第5章 春晓 (三 下)
酒徒2017-04-13 22:153,080

  虽然言语里边不无长辈对小辈的关心,但上来就一句子不如父,这话未免太刺耳了些。王洵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正琢磨着该不该反唇相讥,却又听见那矮个子封将军继续数落道,“怎么,小子,你不服气不是?想当年你阿爷虽然也未曾出仕,但知交故旧满长安。甭说一个小小的捕头,就是京兆尹本人也没胆子上门来撒野!你看你,做得都是什么事儿……!”

  “四叔苛责明允了,他今年不过才十七岁。还是个半大孩子!”云姨在一旁也听不下去,主动站起来替王洵说话。

  “孩子,嫂子,不是我多嘴。就因为你一直拿他当孩子,他才始终长不大。”矮个将军封常清回头看了云姨一眼,沉声反驳,“只要是个男人,肩膀上的担子便是与生俱来的。外人哪会管他是不是个孩子,只要他撑不住,毁得就是整个老王家!”

  见封常清说得郑重,云姨也只好点点头,叹息着闭上了嘴巴。王洵被羞得面红耳赤,却不能不承认对方说得都在理儿,只好又做了一揖,低声谢道:“四叔教训的极是。侄儿不争气,给王家抹黑了!”

  “抹黑?那倒也不至于!”封常清摇了摇头,把说话的语调慢慢放缓,“好歹你在遇到麻烦时,没丢下你姨娘,自己一个人去跑路。就凭这一点,也还算个男人!最近的事情,你姨娘刚才都跟我说了,正巧我最近奉命整顿飞龙禁卫。从明天起,你跟我到军营里住几天吧!”

  王洵是个懒散惯了的性子,最讨厌受人约束。听了封常清的话,本能地就想拒绝。但猛然间耳畔又飘过张巡今日临别前对自己的叮嘱,犹豫了一下,低声回应,“但凭四叔安排。小侄给四叔添麻烦了!”

  “倒也算不得什么麻烦。朝廷刚刚升我为节度副使,手底下正好出现了几个空缺。你跟我去,先做个六品参军,将来到塞上后再积攒些功劳,我也好拔你出头!”封常清用力拍了拍王洵的肩膀,笑呵呵地许诺。

  一入伍就是六品参军,这番厚待又出乎了王洵预料。想想自己不能欠太多人情,他沉吟了一下,低声客气,“会不会太给四叔添麻烦了,小侄略通些武艺,可以从马前卒做起!”

  “是啊。你刚刚做了节度副使,立刻大举提拔私人。难免会被那些眼红的家伙抓做把柄。洵儿平素武艺练得好不错,就让他先给你做个亲兵吧!”云姨再度站起来,设身处地的替双方考虑。

  以王洵的年龄和声望,一入伍就当了六品参军,肯定会令很多人不服。而他的阅历又不足以让他能摆平各种关系,还不如先跟在封常清身边当个亲兵。一则日后提拔的机会多,二来也不用亲自上阵,能避免许多意外的风险。

  封常清就是从高仙芝的亲兵做起,一步步爬到副节度使高位的。此时云姨肚子里边这点小算盘,他岂能猜测不到?但是扭头看了看王洵,他却笑着表示了拒绝,“嫂子有所不知,他这样子,做个参军容易,做个小兵反而会让我为难!”

  怎么会这样?王洵和云姨两个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了过来,盯着封常清,满脸迷惑。

  看着二人欲言又止的模样,封常清继续笑着摇头,“我安西军中的士卒,要求‘刀山敢前,火海不退。每战争先,死不旋踵。’明允他也许会点儿武艺,但凭着这两下子想做我的马前卒,恐怕还差了些火候!”

  “你……”王洵一听就急了眼,再不顾双方的辈分差别,大声顶撞。“我以前的确做事有欠考虑的地方,四叔今天骂也就骂了。可你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辱我。甭说你那安西军的什么破参军,我未必看得上眼。就算是我先前主动求着你想去的,此刻我改主意了,还不行么?四叔请便,侄儿今天在外边刚喝过酒,有点累了!”

  “哟喝,年龄不高,脾气还挺大!”突然挨了一顿顶撞,封常情不怒反笑,“行,有脾气就好。男人不怕有脾气,就怕三棍子敲不出个屁来!心里不服是吧?不服咱们就伸伸手。十三,帮我教训教训这小子!”

  “是,主上!”墙角边突然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紧跟着,一个身材比封常清还矮小,长得像几辈子没吃过饱饭一般的家伙猛然跳了出来。

  “啊!”猝不及防之下,王洵不由得后退了数步。再定睛细看,只见那个几辈子没吃过饱饭的侍卫双手握住刀柄,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地施礼致意,“小侯爷,十三向您讨教!”

  “四叔!”怕王洵有闪失,云姨赶紧出言阻拦。

  “没事儿,嫂子,我陪他玩儿一会!”封常清促狭地眨眨眼睛,让云姨稍安勿躁。然后笑了笑,低声叮嘱,“十三,别在屋子里边打。这屋子里边随便一件都是上了年份的古董,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出去,我记得这个家中有个练武场。你去那跟小侯爷比划比划。只准使三分力气,千万别伤了他!”

  “是,主上!”被唤作十三的饿死鬼立刻收了刀,站在封常清身边,深深俯首。

  自从进门时起,就一直被封常清以长辈的身份教训来教训去,王洵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此刻听对方提到演武场,不觉正中下怀,也不再多废话,做了个请的手势,,拔腿就往外走。

  封常清手捋短须,微微而笑。紧接着又冲着云姨点点头,拔腿跟在了王洵身后。正是求人之际,即便对方有多少失礼之处,云姨也没法计较。只好笑了笑,命令下人把矮几和茶水、点心都摆到演武场旁。

  不一会儿,王洵收拾好了一身短打,在演武场中直身站稳。名叫十三的饿死鬼也迈动两条罗圈腿,跟在王家仆人们的身后跑了进来。为了比武方便,他也脱去盔甲,换了一身短衣,捡了把包了葛布的木刀,冲着王洵再次施礼。

  “请!”见对方如此礼貌,王洵也不好上来就动手,将包了葛布的木刀向上举了举,笑着说道。

  “呀!’话音未落,饿死鬼十三已经凌空跳了起来,半空当中,人与木刀合二为一,呼啸着冲王洵头顶砸下。

  “啊!”没想到此人说动手就动手,王洵赶紧举刀招架。这一下却无论如何使不上全力,刀刃与对方的兵器一碰,身子立刻被冲得摇摇晃晃。那饿死鬼却借着双方兵器碰撞的反作用,在半空调整了身体,猛然踹出一脚,正中王洵肩膀。

  一股大力传来,蹬,蹬,蹬,王洵倒退数步,结结实实坐了个大屁股墩。那饿死鬼从半空中飘然落下,于王洵面前三尺处站稳,双手再度搭住了刀柄,“小侯爷,十三承让了!”

  “你——”王洵这个气啊。心道真是有什么样的家主,就有什么样的仆人。这封常清就是个为老不尊的无赖,底下的随从也是个地痞,根本不讲比武的规矩。

  仿佛听到了他心里想说的话发,封常清哈哈大笑,“两军交手,谁跟你讲那么多规矩。一刀下去,输的死,赢的活,就这么简单。不服,是吧?十三,再跟他比试一次,这回,准许你使五分力!” “是,主上!”饿死鬼十三先冲着封常清一躬身,然后退开数步,冲着王洵再度拱手致敬。

  这回,王洵不肯上他的当了。从地上跳起来,挥刀便劈。饿死鬼十三向旁边轻轻一闪身,随即将兵器贴着地面横扫。“啪!”刀头正敲在王洵的脚踝上,疼得他向前一个踉跄,再度跌倒。

  “如何?”封常清得理不饶人,压根不管王洵的面孔已经涨成了紫茄子,笑着追问。

  “他这是耍诈!”王洵从嗓子里发出一声怒吼。仿佛平生所受到的委屈,独以今天为最。

  “那就再来。十三,五局三胜。输了就罚你去清理马圈!”为老不尊的封常清笑了笑,伸手从矮几上抓起茶盏,自斟自饮。

  “是,主上!”饿死鬼十三大声回应,“十三肯定能赢,十三不需要去清理马圈!”

  “打死你这饿死鬼投胎的家伙!”趁着对方自吹自擂的功夫,王洵跳起来,挥刀扑上。仗着自己手长脚长,大开大合,将身材矮小的十三逼得无法靠近。那十三虽然长得一副吃不饱饭的模样,身子远比常人灵活。只见他围着王洵猴子般蹦来跳去,突然用鞋子往地上狠狠一挫,一股浓烟夹着沙子跳起,直奔王洵面孔。

  “啊!”王洵眼前立刻什么都看不见了,眼泪被沙土刺激得滚滚而下。还没等他发觉自己上当,脖颈后猛然传来一下轻轻的敲击。紧跟着听见十三在自己耳边喊道,“五局三胜,主上,十三幸不辱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