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雪 (五 下)
酒徒2017-04-13 22:154,228

  想那白荇芷,自从与自己相识之后,明知道不可能嫁入王家做正房,还对自己曲意逢迎,唯恐哪天自己不高兴了,从此再不来捧她的场子。别人把她像宝贝一样捧在头顶上,她不屑一顾。唯独自己,可以随便出入她的闺房,随便亲近他的芳泽,任意施为。

  而自己不过是一个顶着空头帽子的子爵而已。这样的勋贵子弟,长安街上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前程比不上现在听歌那些军汉,未来也比不上那些日日围着白荇芷转的诗人才子。

  王明允啊,王明允,你有何德何能,让荇芷姑娘为你在孤独中守候,一直到老呢?

  她不过是想要一个安稳的生活罢了,你能给,为什么迟迟不肯付出呢?

  想到这儿,再听那隐隐约约的春愁闺怨之声,不觉目动神摇。恨不得立刻将白荇芷喊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自己要给她一个归宿。正痴痴迷迷间,身背后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不是说叫你们不要打扰么?”王洵的一腔春愁被打断,非常恼怒地回头喝道。已经推开了房门的人吓了一跳,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期期艾艾地回应,“二,二哥,是,是我,是我啊!”

  “守直,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王洵也楞了一下,皱了皱眉头,满脸困惑。

  “二,二哥,坏事了。宇文小子被官府给抓了!”见王洵语气放缓,马方嘴巴一咧,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他这回犯了什么事情,官府要抓他?”已经有了昨天被宇文至欺骗的经验,王洵今天的表现冷静了许多。上前拉住哭哭啼啼的马方,将其按到胡床上坐好,手上塞了一杯水,然后不紧不慢地追问。

  “我不知道!”马方就像没娘的孩子见了亲人般,哭得愈发委屈。

  “哪个衙门抓了他。是万年县,长安县,还是京兆尹衙门?”王洵皱了皱眉头,继续盘问。(注1)

  “我不知道?二哥,你快躲起来吧。不止宇文小子一个,官府今天抓了很多人!”马方一问三不知,却始终念着朋友的安危。

  “那你从哪得来的消息,总能告诉我吧?”王洵又气又急,伸手拉开马方正在抹眼泪的手臂,“别哭了,哭管个屁用!你怎么知道宇文子达被抓的?他什么时候被抓的?说,说完了再哭。”

  “我,我……”马方被王洵的粗暴态度吓住了,眼泪憋在眼眶里不断打转,“我,呜,我今天没地方去,你们都不愿意理我。我就去找宇文小子。才,才走到他家住的那个坊,就看到他的贴身丫头月怜,一边哭一边往外跑……”

  断断续续,王洵终于把事情经过听了个大概。原来马方跟他分别后,同样是百无聊赖,便去宇文至家打探他是否生了病。结果在永宁坊口,恰好碰到宇文至的贴身丫头月怜在哭着往外跑。拦住一问,才知道今天早晨天刚擦亮,宇文至就被一伙官差堵上门来带走了。直到上午巳时还没放回。宇文至的同父异母哥哥宇文德在工部做七品小吏,平素从不管家。每年那点儿可怜巴巴的薪俸,根本不够其一人挥霍。全靠宇文至在外边的收益,老婆孩子才能在旁人面前装阔。可今天,这个不知吃了拿了弟弟多少好处的哥哥居然抖起威风来了,请了假跑回家,说要以长兄之名整肃家门。宇文至不知去向,月怜、猗墨等二房人马招架不住长房的趁火打劫,只好偷偷跑出来四下求救。

  “月怜呢,她这会儿人在哪?”王洵知道继续问下去,马方也说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来,打断他的哭诉,低声问道。

  “我,我把她和猗墨两个藏到平康里的一家妓院里了。她不敢再回宇文府,怕宇文德那厮借机欺负她!”马方重重抹了把鼻涕,哽咽着道。

  “你可真会找地方!”王洵气得摇头苦笑。平康里是长安城有名的烟花之所,妓院、赌场一家挨一家,挤了满满一整坊。把一个女人藏到那,宇文德倒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可日后消息传扬开,女人家的名声也难免受影响。

  “那家妓院是宇文小子偷偷出钱开的。上次他带我去炫耀过!”马方瞪起通红的眼睛,低声抗议。

  “对,这回算你藏得对!”王洵无奈,只好违心地夸赞了一句。宇文至在平康里开妓院的事情,当初倒也没瞒他。但他和秦氏兄弟都觉得那种单纯做皮肉生意的妓院是偏门,赚的钱不多,被人知道后还有损家族名声,所以就都没有入股。仅仅在看场子的人手调配上行了个方便,就由着宇文至自己去瞎折腾了。只是当初大伙谁也没想到,关键时刻,下等妓院还能成为一个非常隐蔽的藏身之所。恐怕宇文至本人,听到马方的这个巧妙安排也会啼笑皆非吧。

  “我,我本来也没想到的。只是,只是今早听你说,你要去平康里。就,就带了月怜她们到那边寻你。后来寻你不到,才临时起意,把月怜她们给藏了起来!”马方倒是坦诚,抽了抽鼻子,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他选择平康里安排月怜藏身的原因。

  “不提这些了,反正你现在也找到我了!”王洵摆摆手,低声打断,“你刚才说,官府还抓了很多人。都是谁,现在还记得清楚么?”

  “是,是月怜告诉我的。她,她好像是从宇文德那王八蛋嘴里听到的!”刚刚止住眼泪的马方嘴巴一咧,又骂骂咧咧地开始哭诉。“宇文德那王八蛋欺负子达是庶出,所以遇到祸事,立刻想把他和他娘逐出家门。子达以往赚的那些钱财,还有地产,宇文德那王八蛋全都给霸占了,一点儿也不给子达留!”

  “这不要脸的东西,早晚有他后悔的那天!”王洵气得直拍桌子,恨不能亲手把宇文德揪过来痛打一顿,“先让他嚣张几天。具体都谁被抓了,你说说看!”

  “好像有弘德坊的薛子敬。还有升平坊的柳雄。还有一个姓郑的,他阿爷做过一任光州刺史。还有,还有,对了,还有去年到东市来砸场子,被你打得抱头鼠窜那个萧长山,还有,还有,其他,我就不记得了,反正很多。”马方低下头,努力回忆自己听说的信息。

  他提及的这些人,王洵心里约略都有点印象。皆是些勋贵子弟,平素在长安城内横行无忌的。但这些人平素彼此之间要么彼此有隙,要么老死不相往来,怎么突然会被官府给一勺烩了进去?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见他皱着眉头半响不说话,马方收起眼泪,低声补充道:“月怜好像,好像听宇文德那王八蛋说,这回宇文小子甭想再找你给他撑腰。好像,好像说官府抓人名单上,你也是其中一个!”

  “谁说的!”王洵心里猛然打了个突,站了起来,沉声追问。

  “月怜啊!”马方扬起泪汪汪的双眼看着他,“她也是听宇文德那王八蛋说了一嘴。二哥,你快躲起来吧。一旦把你也抓了,大伙可怎么办啊!”

  “躲?”王洵快速走到窗口,向外张望。楼下没有人埋伏,是他自己太小心了。现在逃走肯定来得及。但内心深处,一股强烈的耻辱感却死死地拉住了他的脚步。“躲,我躲了,家中其他人怎么办?云姨是个女流。我又没哥哥弟弟支撑这个家。”

  “可,可官府要抓你啊!”马方拉了一下他的衣袖,哭哭啼啼地劝告。

  “我又没犯事儿,官府抓我干什么?”王洵心里慌得像被一百只爪子挠般,脸上却不得不强做镇定。这事儿肯定不能指望马方来担,马小子是被他阿爷管萎了的,真的被叫到公堂上去,肯定犯没犯过的错事全会承认下来。秦家哥俩肯定也不在官府抓捕的名单内,第一,那哥俩平素很少惹麻烦。第二,那哥俩家里背景太深,轻易没人愿意惹。

  “你们昨天刚刚冲撞过虢国夫人车驾,还说没事!”马方一着急,驳斥的话脱口而出。“那杨家现在是什么背景,三个夫人,一个贵妃,还有一个当朝副宰相……。”

  “虢国夫人说过她不会追究!”王洵轻轻摇头,心里却没有半分把握。仗着家中背景欺负人的事情,他跟宇文至、马方等人肯定或多或少都干过一点儿,并且曾经以此为荣。这会儿被更大的势力欺负到头上来,却发现自己平素依仗的势力是那样单薄,连喊冤的地方都没有。

  “那女人说话能算话么?他哥哥杨国忠是个什么人?”马方摇晃着王洵胳膊,继续催他赶紧逃命。“你出去躲一躲,等风声过去了再回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不能躲!”王洵顿了顿脚,郑重作出决定。“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真的躲了,小事儿也许就会变成大事儿。我真的要进去了,秦家哥俩不会袖手旁观。至于你,赶紧回家去。你阿爷追究起来,要么你一问三不知,要不你把所有过错都往我跟宇文至身上推。千万别硬撑!”

  “我不!”见王洵拿出了交代后事的架势,马方又呜咽着哭了起来,“我发过誓,要跟你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男子汉大丈夫,发过的誓不能当放屁。你不躲,我也不躲。大不了陪你一起去坐牢!”

  “我呸!”王洵被他单纯的样子给硬生生气得笑了起来,“还坐牢呢。信不信,如果你主动出来顶缸,不用官府收拾你。令尊大人就会活活把你给打死。到时候,正好便宜了你那几个替孩子盯着家主位置的姨娘!回家去,我刚才想明白了,被抓的那几个,家道要么已经中落,要么就是父辈刚刚失了势。你马家肯定不在此列。只要你阿爷一天不倒,官府就不敢上门找你麻烦!”

  “那你呢?”马方被他信心十足的模样唬住了,抬起泪汪汪的眼睛问道。

  “我也先回家一趟。提前做好安排,免得官差上门,找不到我,骚扰其他人!”王洵叹了口气,抓起披风,举步向楼下走。

  白荇芷那边的客人还没有散。锦华楼阿姨红姑见王洵和马方两位贵客都阴沉着脸,以为他们是怪罪自己招待不周。赶紧急忙忙从背后赶过来,拉住王洵的袖口撒娇,“啊吆我的小侯爷啊,怎么这么快就走了。白姑娘那我刚刚打过招呼,她马上就过来伺候您。静官,赶紧去看看,白姑娘那边完了没有。”

  王洵只是轻轻一甩袖子,就把她给甩了个趔趄,“不用了!我今天有急事。让白姑娘继续忙,甭出来招呼我。”

  “啊!”红姑一脚没站稳,差点直接坐到地上。“小侯爷!”她脸上陪着笑,声音却已经开始打颤,“小侯爷您千万莫生气,荇芷她,荇芷她今天……。”

  “好了,我没生气,真的有事。我最近可能不会经常过来。你看着,别让人欺负了她。否则,我肯定饶不了那闹事的家伙!”为了白荇芷不被为难,王洵丢下一句狠话,快步向外走去。

  才走到坐骑旁边,白荇芷已经急匆匆地追了上来。“二郎,二郎你今天怎么了?莫非嫌姐姐怠慢了你么?”

  “不干你的事!”王洵翻身跳上马背,双脚一磕,飞也般去远。

  白荇芷脸色立刻变得煞白,嘴唇发青,忍了好一会儿,眼泪才勉强没有掉下来。“这人不知好歹,姐姐你甭搭理他。晾他几天,他自己就会乖乖回来!”小萍儿见状,好心上前安慰。

  “你懂什么啊!”白荇芷劈手给了小萍一巴掌,还不解气,又冲上去,冲着小萍的腿上踢了两脚,“都是你,都是你,尽瞎出些馊主意……”

  发泄完了,猛然抬头,看见很多正出门的客人都在满脸惊诧地看着自己。愈发觉得无地自容,双手捂着脸,低头往自己居住的小楼去了。

  注1:唐代长安,以朱雀大街为界,分为长安,万年两县。西为长安,东为万年。京兆尹府总管整个京畿道,级别更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