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雪 (六 上)
酒徒2019-10-29 13:263,436

  回到了家中,王洵立刻把紫萝叫到自己的卧房内,屏退了闲杂人等,低声叮嘱道:“我最近可能有点事情需要出去支应几天。家里边,你多留神些。云姨年纪大了,别让她累到。若是有家奴趁机作乱,就立刻找王吉、王祥两个出手拿下。该打该关,千万别手软!”

  “相公,您要去哪啊?走得这么急?”昨夜刚刚得了王洵一个承诺,还沉浸在幸福之中的紫萝没反应过来,上前拉住他,满脸依恋。

  “遇上点儿小麻烦。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怕她听了承受不住,王洵没有实话实说。“我放印子钱那些契据,都收在家祠香炉底下的暗格里,具体位置以前告诉过你,你千万要记好。其他店铺、赌坊的契据,还有渭河上那些田产的地契,都锁在书房的那个黄梨木柜子中。所有正经买卖,都有管家照应着,你时不时督促一下就行。至于那些高利贷,别人主动偿还,就叫王祥去收。如果别人趁我不在赖账,也别忙着追要……”

  闻听此言,紫萝终于意识到王洵可能惹上了大麻烦。吓得脸色惨白,哏着泪点头,“相公,相公,真的不要紧么?你别吓唬婢子,奴家可是不能没有你!”

  “没事儿。是受了宇文小子的牵连罢了。也许官府会找我问几句话。也许得跟他们好好理论一番才能脱身!“王洵笑了笑,伸手去摸紫萝的秀发,“看你急的。成什么样子。我不在时,还指望着你帮云姨掌管这个家呢!”

  “相公!”紫萝低低叫了一声,抓住王洵的手,紧紧贴住自己的脸,“我不叫你走。我陪你去打官司。如果真有麻烦,奴家替你挨板子!”

  “就你那小身子骨,两板子就打死了!”王洵笑了笑,轻轻摇头。官司到底有多大,他心里也没谱。京城里边的事情,向来很难说。有人只不过酒后说了几句李相的坏话,便给发配到了交州,终生不得还乡。有人当街冲撞了太子的车队,不过罚了几十吊钱,就算了结。京兆府衙门里,打的向来不是官司,而是当事双方的背景。背景深的,没理也能断出理来。背景差的,有理永世照样翻不了身。

  “奴婢心甘情愿!”紫萝也发了狠,擦了把眼泪,沉声道。“相公把这些东西交给别人吧。这辈子紫萝赖上你了。你走到哪,我跟到哪。即便刀山在前,也绝不后退半步!”

  “傻妮子,不过是场小官司罢了!”王洵摇了摇头,伸出大拇指擦去紫萝脸上的眼泪。到了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平素依仗的权势有多脆弱。当得罪了真正实权在握的大人物,居然连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终归他良心未泯,不肯丢下庶母和小妾,独自跑到外边避祸。见紫萝死死拉着自己的手,唯恐一转眼,自己便凭空消失了般。只好又笑了笑,强装镇定说道:“听话,别闹了。再闹,就来不及了。官差估计很快就会找上门,你振作些,云姨那边也能少受些惊吓!”

  “不!我不!”紫萝也突然犯了拧,死活不肯放手。

  主仆二人正拉拉扯扯的时候,门外已经响起了王祥焦急的声音,“小侯爷,小侯爷。大事不好了。外边来了一大堆官差,指名道姓叫你出去问话!”

  “你先去塞些铜钱,让他们别惊动了家里其他人。我马上就出去!”王洵知道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叹了口气,低声叮嘱。

  “哎!”家仆王祥答应一声,转身正要出去按照王洵的叮嘱行事。却被人迎面堵了回来,“什么事情,用得着这么慌慌张张的。外边来了一队官差又怎么了。你出去,告诉他们老实在门口候着。你家爵爷正在处理家务,待会儿腾出功夫,才能让他们进来说话!”

  “哎----,啊?”王祥一时没反应过来,还顺口答应,随即便呆立在了当场。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云姨狠狠瞪了他一眼,低声呵斥。转过头,却对王洵露出了慈爱的笑容,“二郎,到底怎么了,能跟我说说么?”

  到了此时,王洵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只好整理了一下思路,将从马方嘴里打听来的细节,简略说给云姨听。末了,还不忘了补充一句,让云姨不要为自己担心。自己跟秦家哥俩交往多年,真的出了事情,秦府未必肯袖手旁观。

  “你啊,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听王洵满嘴傻话,云姨爱怜的戳了他一手指头。“老秦郡侯还在,秦家哪轮得到国模、国祯哥俩说了算。即便他求了老秦郡侯,以那老人精的性子,帮不帮忙还在两可之间呢。你跟姨娘说句实话,最近你在外边惹什么大麻烦没有?”

  “没有,保证没有?”王洵连连摇头,“除了昨晚跟人比武,不小心冲撞了虢国夫人的车驾外。但她当场表示,不会追究。并且今天上午还派人向雷大哥示好!即便翻脸,也不会这么快!”

  “她既然答应了秦家哥俩不追究,想必不会这么快就出尔反尔!即便真的因为此事,也只是个引子而已。否则官府动作哪会这么利落!”云姨耐着性子听他讲完了,轻轻摇头。

  王洵第一次遇到靠祖上余荫解决不了的麻烦,眼前雾蒙蒙的根本找不到头绪。听云姨这么一说,心里头登时闪起一道亮光来。

  就在这当口,小厮王祥又铁青着脸跑了回来。低下头,闷声闷气地说道:“回夫人的话,那捕头是个新来的。说如果一刻钟之内小侯爷不主动出去见他,他就要带人闯进来了!”

  “咯咯咯!”没等王洵开口,云姨嘴里发出了一阵冷笑。“王富、王贵,召集家丁,抄家伙迎客。如果官差敢硬往里闯的话,就下死手。打残废了自有人顶着。王吉,收拾一下前院,一会儿打开正门,请官差老爷们从正门进来说话!”

  刹那间,她已经完全换了一幅王洵从没见过的面孔。双目之内,寒气毕现。“紫萝,伺候你家爵爷穿上过节时出门走动的那身衣服。雪烟,拿出朝廷当年赐给我的命服来。我倒是要看看,没凭没据的,哪个敢把王家的人带走!”

  一连串的命令传下去,根本不给其他人插嘴的机会。王洵从没见过云姨如此强悍,只好硬着头皮按照对方安排行事。片刻后,二人都穿戴整齐,端坐在正堂,静等带队的官差进门。

  他家住在崇仁坊,按地域归万年县管辖。万年县的捕头孙仁宇是刚刚走了门路,从关内道调来的,不知道京师水深水浅,今日接了上峰命令,说要找王洵问话。又听人说王家势力早已不复当年,家里边只有一个寡居的庶母和一个嘴上没长毛小子爵,便眼巴巴地抢在几个同僚的前面,将这个难得一遇的“肥差”接了过来。反正衙门里边的规矩向来是吃了原告吃被告,特别是这种上头交代下来的案子,不让当事人倾家荡产,就等于坏了规矩。

  谁料想来到王家门前,刚开始还狐假虎威地吓住了几个小厮。片刻后对方就翻了脸,一个个彪形大汉手持朱漆大棒列队而出,在门口默不作声站了两排。把孙仁宇和跟着他来发外横财的差役们夹在中间,吓得两腿直打哆嗦。

  “我,我可是奉了上命而,而来!”到了这个时候,孙仁宇还不肯死心,手往天上指了指,意思是自己头上有人罩。带队家将不清楚自家主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所以也不敢过分嚣张,笑了笑,低声呵道:“我家主人只是说没时间见你罢了。你稍等会儿怕什么,大秋天的,太阳又晒不死人!”

  “好,好,我等,我等!”孙大老爷耸了耸肩膀,做出一副不与尔等刁民一般见识的模样。心中却暗自发狠,如果此间主人拿不出可以真正配得起这份下马威的物件儿,就休怪自己出手不留情面。

  倒是同来队伍中有个上了年纪的老帮闲,清楚崇仁坊在京师算什么地段儿,不忍看着孙大老爷自己往坑里边跳。趁人不注意,用手指捅了捅他,低声提醒:“头儿,我听人说,这家祖上曾经跟着太宗跨海东征,功劳大得很。”

  “功劳再大,能大过早晨那家姓宇文的去?那可是正经的国公之后。张头不也是带人去一条链子给锁了来!”唯恐王家的人听不见,捕头孙仁宇撇了撇嘴,提高了声音嚷嚷。

  同来的众差役们纷纷退开半步,唯恐沾了此人的晦气。孙仁宇尚浑然不觉,四下看了看,悻然道:“大唐律例黑纸白字写着呢,即便王爷犯了法,也得与草民同罪。上头既然放心把这件事情交给我等,就是……”

  话音未落,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吱呀”声,一年四季难得开过几次的子爵府大门被人从里边缓缓打开。刚才还被孙仁宇吓得脸色煞白的小厮王祥迈着四方步,趾高气扬地从门里走了出来。目光四下扫视了一遍,站稳身形,高声叫道:“今天是哪位捕头大人带队,我家郡君有令,请捕头大人到正堂问话。哪位啊,哪位啊?上前一步说话。”

  “郡君?”听到这两个字,孙仁宇心里陡然打了个突。回头看看一干差役都躲了自己老远,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半步,强挤出幅笑容来说道,“回小哥的话。我就是今天带队的捕头。不敢自称大人。我是新来的,没想到会惊扰郡君。麻烦小哥头前带路,我奉命找你家小侯爷问几句话,就几句话,问完了,立刻就走!”

  “哼!”这回,轮到王祥狐假虎威了。从鼻孔里冷哼一声,拔腿走在了前面。

  注:唐代女性封爵,一品为国夫人,三品以上为郡夫人,四品为郡君,五品为县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