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雪 (三 上)
酒徒2018-03-15 10:122,333

  好不容易对付走了云姨,王洵也感觉有些倦了。叫过一直在门口伺候着的婢女,命其将残羹冷炙收拾下去,然后自己也踱回卧室安歇。

  虽然自幼失去了亲生母亲,王洵在生活上却没有被云姨苛待过。凡是大户人家嫡子应该享受到的待遇,他半点都不比别人少。包括通房丫头紫萝,也是从八岁起便贴身伺候他的饮食起居,待主人刚满十四岁,即被教习嬷嬷拉出去单独面授机宜。回来后虽然羞得面红耳赤,却大着胆子,把男人家应有的启蒙,都跟王洵两个手把手地摸索了个遍。

  三年多的光景下来,主仆二人不能说水乳(交)融,彼此之间却已经熟悉到了能感觉到对方身上任何细微变化的地步。王洵今天原本肚腹间憋了一股子邪火,但抱起紫萝的那一刹那眼前却不由自主地浮现了虢国夫人那魅惑的身影。秾纤得衷,云髻峨峨,靥辅承权,瑰姿艳逸。偏偏紫萝自幼受到的是正统教导,发不出那种粉腻酥融的声音。因此便有些意兴阑珊,只是草草地应了个景,就转身睡下。

  紫萝慢慢地爬起来,披上衣服,唤伺候在外间屋的洒扫小婢雪烟打来温水,先仔仔细细地将王洵的身体某部分擦拭了一遍,然后将水交给雪烟端走,自己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发呆。

  “你不困么?”王洵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发觉今晚的床榻比以往空了许多,睁开半只眼睛朝光亮处望了望,喃喃地追问。

  “不困。爷先睡吧。奴家这就把蜡烛吹了!”紫萝回过头,爱怜地看了一眼王洵棱角分明的面孔,幽幽地回应。

  “怎么了?”从小一起长到这么大,即便是只猫儿,也会养出感情来。王洵隐隐觉得紫萝今天的表现有点儿不对劲儿,把眼皮睁得略大了些,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是紫萝自己犯糊涂。不该打扰了爷休息”紫萝轻轻摇了摇头,用扇子扇灭蜡烛,然后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悉悉索索地爬上床,躺在王洵身边,一动不动。

  “你这丫头,谁欺负你了?”王洵心里有些疼,伸开胳膊,揽住对方僵硬的身体。在夜风中吹了这么久,紫萝的身体已经凉得像块玉。刚一接触,便有股冰冰的滋味顺着皮肤缓缓渗进了王洵的心里头。

  “在这个院子里,眼下谁敢欺负我?”紫萝的鼻孔有些堵,抽了抽,低声回应。

  “那你怎么了?”王洵伸手去摸对方的额头,手指间却接触到了一片湿漉漉的东西。翻过身,借着月光看向对方的面孔。

  如水的月光下,他看到了一片汪洋。“真的没什么,爷,睡吧!是紫萝自己发傻!”躲避不及,紫萝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惶恐,索性伸开双臂,紧紧抱住王洵的身体,仿佛一松手,便要一无所有般。

  “你这倔丫头!”王洵笑了笑,仰面朝天躺下来,将紫萝抱在胸前,慢慢捂热。“有什么事情就说么?从小到大,我几时难为过你来?即便我答应了你的事情一时做不到,家中还有云姨呢。看在我的面子上,她也会想方设法帮你的忙!”

  “真的没什么?少爷已经待我够好了!”王洵越是温言抚慰,紫萝的眼泪越是“吧嗒,吧嗒”往下掉。猜不出少女的心思,王洵只好用一只胳膊抱住她,腾出另外一只手,像摸小猫一样在她背后慢慢拂拭。

  这是他惯用的招数,屡试不爽。抚摸了一会儿,紫萝果然像只小猫般平静下来。却赖着不肯睡下,半个身子继续粘在王洵胸口,用耳朵听他的心跳。

  王洵自幼丧母,庶母云姨虽然对他照顾得很仔细,毕竟隔了一层关系,不能像亲娘那般无微不至。所以对于陪伴着自己一道长大的紫萝,他用情很深,很杂。瞪着眼睛看对方淘了好会气,才又伸手捏了捏对方的鼻子,笑着说道:“听够了没,听够了就下来吧。再不下来,我可被你给压扁了!”

  “嗳!”紫罗调皮地伸了一下小香舌,然后灰溜溜地滚下来,在王洵腋下缩成一个小团。

  “看你这样子!”王洵笑着骂了一句,然后侧过身,轻嗅对方的头发,“这会儿可以说了吧?你再不说,我可真要睡了!”

  “真的没什么?是奴家自己犯傻了。”紫萝讪讪地笑了笑,把身子团得更紧。片刻之后,她却又赶在王洵被倦意重新带入梦乡之前,探起脑袋,怯怯地追问道:“少爷,奴是不是已经老了!”

  “老个屁!你只比我大两岁,你现在就老了,那我怎么算?”王洵终于猜出几分紫罗今晚举止异常的原因了,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记,笑着骂道。

  “啊!”紫萝被拍得低声惊呼,却不肯躲开,身子继续膏药般往前贴,“奴家怎能跟爷比。爷是男子汉,即便七十岁,也能挽得了三石强弓,一顿吃一斗米。奴家却是枝头桃花,即便绚丽,也只有刹那间的光景。”

  “哪学的这些污七八糟。”王洵气得又拍了对方一巴掌,下手却愈发地轻柔。“那都是某些人吃饱饭后无病呻吟,岂能当得了真。有那功夫,你还不如带着雪烟去街上走走,看看有什么从南洋泊来的稀罕货,给自己买几件,也替我买几件来孝敬云姨!”

  “广州的商人说,海船要一年才往返一次。”提起逛街,紫萝的眼睛立刻亮了一下,但很快又回复了黯淡。(注1)

  “广州的海船走了。西域那边,总会有胡商来吧?”王洵打了个哈欠,笑着提议。

  “那边卖的珠宝玉器全都以份量取胜,做工粗糙得很!”对于西域来的贵重之物,紫萝很是看不上眼。这些年大唐四海升平,工匠们有的是时间琢磨新鲜玩意。做出来的的簪环坠珏巧夺天工,比胡商运送来的那些高出好几个档次。如今也就是某些爆发户,还会买那些胡人做的饰品。真正在长安城有头有脸的人家,谁要是带一块西域来的金土坷垃出门,都不好意思碰见熟人。

  “那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反正我的钱箱子钥匙在你手里,想买什么,你自己决定好了!”王洵又打了个哈欠,很无奈地说道。

  “爷!”尽管知道他已经很困了,紫萝还是大着胆子支撑起头,痴痴望着他的眼睛,“雪烟也不小了,爷改天把她收了房吧!”

  “我看你这妮子是真讨打了!”王洵伸手将她重新按倒,脸对着脸教训,“居然吃起雪烟的飞醋来!她才跟了我几年?连我早晨喜欢吃什么点心都不清楚,还能爬到你头上去?!”

继续阅读:第2章 初雪 (三 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