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雪 (三 下)
酒徒2017-04-13 22:142,027

  “奴家不是嫉妒。奴家真的觉得自己不该太贪心了!”紫萝挣扎了几下,无法挣脱王洵的大手,强笑着表白。“与其让爷不能尽兴,还不如换个人来伺候爷。也省得哪天把爷真的惹烦了,把我赶出府去,这辈子都懒得再理!”

  “死丫头,原来小心眼藏在这呢!”王洵终于恍然大悟,伸出巴掌,狠狠赏了对方两记。“这两下是让你长个记性,免得以后再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你生是我王家的人,死是我王家的鬼,这辈子也甭想从爷的掌心逃出去!”

  虽然屁股被打得火烧火燎,紫萝的心里却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满足来。缩着身子朝王洵的腋下又蹭了两蹭,抬起头,以蚊蚋般的声音问道:“那,那爷今晚怎么……”

  问到一半儿,已经羞得脸红到脖子根儿,把头迅速缩进被子里,再也不肯探出来。

  “你这妮子!”王洵先是一愣,随即苦笑不止。当着这么一个敏感的小人儿的面儿,他自然不能说刚才云雨时想着别的女人,摇了摇头,低声补充:“爷今天遇到了些麻烦事情,所以就有点儿心不在焉!断不是厌倦了你。即便你将来老了,我也不会赶你走。就像我阿爷对待云姨那样,这个家,永远会给你留个位置!”

  闻听此言,紫萝心里瞬间一热。命运让她生在贫贱之家,这辈子身若浮萍。她却不想被别人用过了就丢弃,像秋萍般在污泥中烂掉。所以能真心实意为王洵付出,同时也竭尽全力要保住自己的一席之地。

  既然不是已经腻烦了自己,其他事情就都好解决。想到这层,紫萝把忐忑的心情先收起来,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认认真真的替王洵谋划,“是不是在白姐姐那儿受了制?爷不要为她心烦。依婢子看,她也就是待价而沽。您狠狠心晾上他几天,我想她肯定主动派人上门讨饶!”

  “去你的,这种事情,你别跟着掺和!”王洵气得直摇头,笑着申斥。

  “还有一个办法。爷要是想快一些得手。不妨就先让让她,无论什么要求都答应下来。反正只要轿子进了王家的门,怎么炮制她,还不是爷说了算?”见自己的谋划没被采纳,紫萝的眼睛转了转,很快又献上了另外一条妙计。

  “我看出来了。今晚最该被炮制的人是你!”王洵又好气又好笑,伸出手去,在紫萝腋下狠狠抓了几把。直到对方连连讨饶了,才收起笑容,很无奈地说道:“不关白小姐的事情,你别跟着瞎掺和了。我今天稀里糊涂地跟人打了一架,现在想起来还很后悔!”

  “爷伤到了?”紫萝吓了一跳,赶紧翻身去点蜡烛。

  “老实躺着吧你!没伤到半根寒毛!”王洵一把将其按住,低声制止。“我的本领,你又不是没看见过!”

  “那爷把人打伤了?”借着月光,紫萝的明亮的眼睛围着王洵上下乱扫。确信对方的确没受伤,才彻底送了口气,低声安慰道:“打伤了也不要紧,大不了,咱们多赔些钱呗!想那长安县令,也不会为了这点儿小事找上门来!”

  “也没伤到人!”王洵轻轻叹了口气,“我是因为宇文小子故意骗我,心里有点儿堵得慌。他如果真需要我帮忙打架,直说便是。何必弄这种下作手段?”

  “宇文家那小子?”紫萝的提起此人就满脸不屑,“那小子也太坏了,怎么连少爷你都骗?对方很难惹么?所以他才怕你不肯帮忙?”

  “怪就怪在这儿?按说,那李白虽然有官职在身,但在皇上眼睛里,地位恐怕和贾老大差不多。”王洵又摇了摇头,反正已经被折腾得没了倦意,索性把事情经过详细将给紫萝听,只是隐去了马车的主人名姓及自己刹那间惊艳的失态模样。

  贾老大又名贾昌,是长安城斗鸡界的前辈。从十三岁起,就已经开始执掌斗鸡界的牛耳。此人能将三百只斗鸡组织起来,像一支军队那样按照号令指挥进退。因此被皇帝招到身边,专门掌管宫廷斗鸡的训练和比赛。

  李白在二十出头便名满天下,却因为性子高傲,一直得不到贵人相助,直到四十二岁才被贺知章大人引荐入朝。虽然皇帝陛下也非常欣赏他的才华,但实际上却把他当做一个随时能给大内提供歌词的弄臣,地位与贾昌等人等同,根本不肯委以重任。

  这背后的种种隐情,王家一个通房丫头紫萝当然不会懂得。即便能看透,她也不会在乎。她只在乎自己的主人心情如何,会不会惹上什么难以解决的麻烦。想了片刻,居然慢慢推测出一个模糊的答案,“李白有官职在身,估计不会主动到常乐坊砸场子。宇文至那小子虽然喜欢招惹是非,赌品却向来不错。应该不是因为输钱输急了,才耍诈骗人。我估计,他跟李白早就有什么过节,要不就是替另外的人出头!”

  到底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洵想了一路没想明白,被紫萝随便几句话,就给把那层迷雾给戳破了。宇文至主动启衅招惹李白,并非因为输钱输急了眼。而是他想借机收拾一下李白,让对方栽个大跟头。可他书都没读过几本,跟李白这个大诗人能有什么过节呢?莫非他背后另外有人指使?可指使他的那个人又是谁,到底花了多大价钱,让他连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几个好朋友都全不在乎了?

  越是想,王洵心里越不踏实。支起脑袋,想再跟紫萝商量几句,却发现身边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鼻孔中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注1:广州在唐代已经开港。史载其城中客商云集,繁华冠绝东南。但后来因为黄巢之乱而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