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早寒 (二 下)
酒徒2019-10-29 13:263,103

  不得不说,除了略微有点儿食古不化以外,张巡在处理事务的才能方面,的确是无可挑剔的干练。一旦他过了自己心中那道“宁在直中取,不往曲中求”的坎儿,接下来的事情就无需王洵和雷万春两个操心了。只见他信手翻开宇文至留下的账册,边看边说,须臾之间,已经将账册里哪几页可以撕下来,交给雷万春选好的朋友送到朱掌柜手里;哪几页可以略作删节,当做谣言请人四下散播;哪些页必须握在手里,作为威慑杨国忠的最后把柄,都做了详细归类,井井有条。随后,又取来纸笔,将整个行动计划重新整理一遍,交给王、雷两人推敲其中细节。

  待将所有细节都敲定了,时间也就临近正午。三人小心地把可以救宇文至一条小命的东西重新藏好,然后打马出门,赶往临风楼赴约。

  临风楼的背后大股东就是王洵。既然是东家的朋友要在此设宴,掌柜的和伙计们岂有不使出浑身解数的道理?早早地就腾出了二楼上一个巨大的雅间,按预计人数摆放好了矮几,餐具,酒盏等物。并且特地从秦氏兄弟的产业中,调了一批陈年佳酿来,

  因为临时又请了公孙大娘和白荇芷两位前来献艺,王洵到后,少不得对房间内的陈设又做了一番临时调整。堪堪将屋子里的陈设收拾停当,李白等人也就到了。三人笑着将贵客们迎接入内,伸手将李白等人往最里边的主位上让。李白见状,赶紧摇了摇头,笑着推辞:“雷大侠还是自己先请吧,毕竟今天是你请客!”

  “呵呵!”雷万春一咧嘴,满脸得意,“我今天一个铜子儿都没带!这酒楼是王兄弟开的,他才是真正的财东!”

  众人大笑,纷纷请王洵入席。在这些人面前,王洵哪敢装的大头蒜?看了看张巡,又看了看李白、高适,笑着四下拱手,“今天不管谁请客,长者为尊。小弟斗胆猜猜诸位的年龄,当以高书记为最长吧。那就请高书记坐了首席,大伙儿以为如何?”(注1)

  高适的实际年龄比李白只大了几个月,因为经历相对比较坎坷缘故,看上去却是比所有人都大出甚多。听了王洵的提议,赶紧摆手客套,“论才学,我不及小张探花,论名望,我不及……”

  “又不是考进士,谁跟你论才学名望了!”雷万春笑着打断,抱起高适,不由分说将其按到了正中央主座之上,“年长者为尊,这个提议最对我的心思。高书记赶紧做好,否则,再谦让一会儿,天就黑了!”

  听他说得有趣,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笑过之后,便按照王洵的提议,请李白坐了左手第一席,张巡的位置与其对面。随后依次是崔颢、雷万春,岑参,王荃。其中崔颢和王荃两个当日因为与李白、高适同游,不为王洵所注意。刚才在路上被张巡指点了一番,才知道前者也是个赫赫有名的大诗人,而后者,则是五斗老人的子孙,家学渊源极深。(注2)

  说话间,秦氏兄弟也到了。向大伙告了来迟之罪,捡挨着岑参的位置坐了。那岑参当日提剑追杀宇文至闯祸,事后心中甚觉愧疚。看席间还有两个空位,便笑了笑,低声问道,“子达今日怎么没跟明允在一起,莫非他连喝酒也要搬救兵乎?”

  “他今日有事,恐怕不能来了!”王洵立刻坐直了身体,笑着向大伙解释。然后整了整衣衫,冲着李白、高适等人团团做了揖,“前天之事,是子达误信了别人的挑拨,所以才多有冒犯。他今天有事没法来,王某替他给大伙赔个不是吧!还请诸位哥哥,多多原谅我等年少轻狂!”

  众人将身体挺直了,拱手还礼。其中以高适最为洒脱,笑了笑,大声道:“我本来今天想灌他几大碗,把当日吃的亏找回来的。没想到这小子提前跑了。算了,该灌他的酒,我还是留着自己喝吧!”

  闻听此言,李白也笑,摇了摇头,低声道:“说什么赔不是的话来!谁年少时没打过几场架?我跟你这么大年龄时,一天不跟人动手,恐怕都浑身发痒!”

  “太白还有如此无赖时候?”大伙瞪圆了研究,却是不敢相信。

  “我当年可是生在碎叶,从记事儿起便跟那些胡人的孩子打架,一直打到大!”李白笑着点头,丝毫不隐瞒自己年少时轻狂。(注3)

  王洵仔细看去,果然发现李白的眼仁颜色比大伙略淡些,想必是祖上长期居于胡汉混居的边陲,与异族通婚的缘故。此刻大唐境内光说的上名字的民族就有数百个,民间相处得还算融洽。到了官场上,因为皇帝陛下的偏好,则有胡人血统者升迁反而容易些。是以大伙对李白的说法只是笑了笑,谁也不打算较真儿。

  须臾,伙计们将酒水和餐前水果摆了上来,请客人先行品尝。高适见席间那两个座位还空着,便笑着问道:“何人姗姗来迟,误了大伙的酒兴?再不露面,高某的肚子里酒虫可就要自己爬出来了!”

  “这两个人,绝对值得高书记稍等片刻!”雷万春神秘地笑了笑,就是不肯透漏客人的名姓。

  话音刚落,楼梯口已经响起了一阵错落有致的脚步声。凭借着经验,众人分辨出脚步声来自两个女子,忍不住纷纷抬头张望。只见一袭嫣红,一袭雪白,联袂而来。登时让屋子中所有点缀都失去了颜色。

  “公孙大家!”高适立刻起身,用力抚掌,“原来是京师四绝之首驾到,这个客人着实值得大伙一等!”

  公孙大娘微微一蹲身,落落大方地向高适等人打招呼,“什么四绝之首,高书记真是愧煞人了。谪仙在前,妾身怎敢再称个‘绝’字。这位是我的好妹妹白荇芷,她的歌喉想必大伙也是听说过的!”

  “听说过,听说过!”众人纷纷起身,向公孙大娘还礼。

  能请了“小四绝”之中的头两位联袂到场助兴,这场赔罪的酒宴摆得不可谓心意不诚。当即,大伙顺带着纷纷向王洵点头致意,前天那场误会,这辈子估计都没人再计较了。

  待大伙寒暄已毕,公孙大娘和白荇芷两个依次入席。一个恰恰坐在雷万春的下首,另外一个的座位则紧邻着王洵。见白荇芷的脸色还带着几分害羞,公孙大娘笑了笑,主动把众人的目光向自己身边吸引,“青莲居士,最近身体可好?当年修道落下的病根儿,已经调理得差不多了吧!”

  “劳公孙大家挂念,已经好多了!”不知为何,李白突然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青莲居士又起了诗兴么?”公孙大娘笑了笑,继续问道。

  “不是!”李白素来是个洒脱之人,心里有了事情也不向大伙隐瞒。“刚才高书记提起四绝,让我又想起了贺老。当年蒙他一句谬赞,使得李某空负虚名近二十载。如今李某又跟公孙大家重逢,而当年曾一道为公孙大家抚掌的贺老,却已经仙去快十年了!”

  “是啊,七年光阴,一晃而过!”公孙大娘想了想,低声附和。“想当初妾身得以被陛下赐予乐师身份,离开禁宫,还是承蒙贺老在君前美言呢!”

  他们二人口中的贺老,自然指的是“大四绝”之中的贺知章老大人。此老在天宝三年过世,算起来至今已经整整七载了。七年当中,京师里边的小四绝除了为首的公孙大娘没变外,其余三绝已经换了两代。而大四绝却始终保持着三缺一的遗憾,至今没人有资格填补贺知章留下的空缺。

  “借一杯酒!”李白伸手,从面前的矮几上抄起一盏美酒,快步走到窗前,缓缓洒落。“今日得见故人,不胜唏嘘。谨以此酒,敬四明狂客。”

  “我也借一杯!”公孙大娘缓缓走到李白身边,并肩将一杯美酒撒入秋风当中,“诗狂不在,谁解谪仙寂寞!”

  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当众缅怀起了故友贺知章,浑然没把在座的其他诸君放在眼里。偏偏在座诸君谁也生不起嫉恨的心思,反而纷纷举头向窗外眺望,仿佛那位绰号为“诗狂”老人正优哉游哉骑着一头毛驴行于秋风当中,慢慢在云间隐去了身影。

  注1:古代正式宴会,通常为分席而坐。每人面前摆一个小矮茶几,跪坐于其后。

  注2:崔颢,唐代著名诗人,早年恃才放旷,仕途坎坷。晚年以边塞诗为名。其诗甚受李白推崇。五斗老人,即隋末隐士王绩,大儒王通之弟,著名酒鬼,五言诗的奠基人。

  注3:碎叶。碎叶城于唐高宗调露元年置,属条支都督府,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曾经盛极一时,城中一切格局皆仿照长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