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早寒 (二 上)
酒徒2019-10-29 13:253,230

  到了“常乐坊”斗鸡场,却又跟秦氏兄弟走了个前后脚。伙计们说两位小公爷久等王洵不至,留了封信后,又急匆匆地赶往别处去了。

  “拿来我看!”王洵从伙计手中接过信,查验了封口的火漆,慢慢抽出信瓤。只见上面字迹潦草不堪,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在匆忙中写就。在信中,秦国桢很是委婉地提醒他,最近有秋寒来袭。建议他没事尽量不要外出,能到渭水河边的田庄中视察一下今年的收成最好。若是一时脱不开身,出门时也要多穿衣服,免得被秋寒冻伤的手脚。具体情况,今日酒宴后兄弟几个私下里细说。如果今日王洵不能去赴宴,那么见了信后,就在今晚到秦家把上次落在那里的貂皮大氅取回来,免得再浪费财力添置新的。

  在信的末尾,秦国桢顺便提了一句,子达在生意上遇到麻烦的事情,秦老爷子已经知道了。正在想办法凑钱帮他周转。但秦家最近在钱财上也比较吃紧,可能运作起来很慢,也可能是杯水车薪,希望王洵能够谅解。

  “果然让云姨猜对了,秦老爷子不愿淌这趟浑水!”把信纸放下,王洵又忍不住唉声叹气。

  刚才他看信时,张巡一直拉着雷万春躲在远处喝茶,不肯靠近了张望信上的内容。此刻听他主动提起,心中立刻了悟,笑了笑,低声开解道:“秦家世伯这回恐怕也是力有不逮吧!杨国忠、李林甫、王鉷三人斗法,京师之中,文武百官人人避之不及。国模、国桢两个冒着老大风险四处找你,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唉!”王洵又发出一声轻叹。明知道张巡的话句句在理,却依旧很不甘心。

  雷万春看不惯他这种遇上点儿麻烦就怨天尤人的模样,笑了笑,大声道:“照我说,求人不如求己。宇文小子不是告诉你,他藏了个账册么?鸡笼在哪,我去把账本找出来!”

  “雷大哥跟我来吧!”王洵轻轻点点头,无可奈何地回应。此刻三人已经置身于斗鸡场后院专门留给东家的书房内,出了房门,顺着花园的小路走过一个水榭,再往左一拐,便来到了平素蓄养“大将军”们的馆舍。王洵支开伺候斗鸡的伙计,参照宇文至先前的描述,往指定位置伸手一摸,果然从铺在鸡笼里的稻草底下,掏出一个包裹着油布的厚本本来。

  三人将账册收起,快步退回书房。关好了门窗仔细查看,只见上面从半年多以前开始,将宇文至跟朱记掌柜朱福之间的所有金钱和“业务”上的来往,包括当事人姓名、原话,都记录得清清楚楚。其中有好几次王洵一直认为是大伙酒后失德冲撞官员车驾的祸端,实际上都是朱福通过宇文至和其他几个投靠了杨家的纨绔,暗中故意促成。利用的便是那些官员没胆子同时跟十几个世家勋贵为敌的心理,替杨国忠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看到这些,张巡也忍不住幽幽叹气。他没想到,杨国忠身为朝廷高官,皇亲国戚,做事风格却依旧摆脱不了市井无赖的习惯。本来可以在廷议中解决的矛盾,偏偏不肯堂堂正正地解决,反而拿到暗处,用下三滥的手段来处理。他更没想到的是,宇文至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心机,早仿佛早料到了大伙一旦出了事,杨家一定会弃卒保帅。所以提前留下一本账册,为自己搏一个活命的希望。

  “叹什么?有了这个账本,宇文小子至少多了五成脱身机会!”雷万春又把牛铃铛般的大眼睛向他瞪来,气哼哼地说道。

  “问题是,我们怎样做才能把这个账本拿到明面上!”强压住心头对宇文子达的厌恶,张巡低声回应。既然昨天答应过马方,一定想方设法救宇文子达脱险。他便一定要兑现诺言。哪怕此刻想想宇文子达的行为和心机,胸口就觉得堵得慌。

  虽然气愤宇文至瞒着自己做了这么多见不得光的勾当,王洵依旧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好朋友死在万年县的大牢里。摇了摇头,甩掉心中所有不快,低声说道:“宇文至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看样子好像跟杨国忠走得很近……”

  “不可!”没等他把话说完,张巡和雷万春同时出言阻止。互相看了看,雷万春主动闭嘴。张巡继续解释道:“宇文德既然果断与弟弟划清界限,摆明了便是要让子达去背黑锅的。如果账本送到他手里,我敢保证,不出三天。子达必然遭人灭口!”

  王洵也明白自己出了个馊主意,铁青着脸,悻然点头。见他一幅萎靡不振模样,张巡又笑了笑,开口安慰道:“其实此刻即便我们什么都不做,子达也未必有什么风险。那个姓孙的捕头不是说了么,押到大理寺的几个人已经招供了。依我之见,这种神仙打架,臭鱼烂虾之所以首先被波及,为的只是拿出来当个由头。如今由头已经找到了,多宇文子达一个未必会多,少他一个也未必会少!”

  “那也不能让宇文小子继续在大牢里遭罪。虽然他的确是罪有应得!”雷万春摇了摇头,有些恨铁不成钢。若不是早就跟王洵等人有交情,遇到今天这种事情,他也许会为京兆尹的举动拍掌叫好。毕竟京师的纨绔子弟早就恶名远扬,凡是跟他们起过冲突的人,提起来几乎无不以手掩鼻。

  “我只是说,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而已!”张巡摆摆手,示意雷万春和王洵两个稍安勿躁。“这件事情如果想从根本上解决,上上之策是我联络几个当年的进士同门,一起上书朝廷,把杨国忠、李林甫等人弄权误国,殃及无辜的劣行,直达圣听……”

  话说到一半儿,他自己也觉得此举毫无可能。咧了咧嘴,率先笑了。当年的那些进士同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宦海沉浮,身上还剩下多少当年指点江山的锐气?听闻针对的是杨国忠和李林甫,恐怕他们立刻会躲得远远的吧!即便他们真的肯出手相助,凭着几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儿,又如何能撼动连胡国公后人都敬而远之的当朝权相?只怕是大伙的联名折子递上去,要么如石沉大海,要么徒招祸端。等到皇帝陛下重瞳亲照之日,宇文子达的尸骨都已经化成灰了。(注1)

  “你那办法只适用于正人君子!”笑过了,雷万春看了张巡一眼,很直白地宣布,“对付市侩小人,我觉得还是用市井无赖的办法最好。把这个账本扯开,撕下无关紧要的几页,派人送到那个什么朱掌柜的手里去。不为别的,就是让朱掌柜知道,咱们手里有这么个东西。至于救不救宇文子达,他背后的东家掂量着办!”

  “这个……”张巡眉头紧锁,这么多年的儒家经典读下来,让他在心里很难赞同雷万春的行事手段。但同时又不得不承认,雷万春的建议比自己刚才那个一厢情愿的想法有效得多,也更具备可行性。

  “我安排人手去办。你和张大哥别出面。免得日后杨国忠找到线索,报复到张大哥头上来!”王洵心里倒是没那么多负担,觉得雷万春的提议好,立刻点头赞同。

  “你也不能去!”张巡摇头阻止。勉强接受了雷万春的提议后,对于具体行动细节,他的考虑比其余两个人深入得多。“你跟子达的关系是明面儿上的。杨家只要想找,第一个猜测到的人就是你。这种神仙斗法,恐怕一两个回合之间很难分出胜负来。只要杨国忠不彻底倒下,你们王家又在京师,设个圈套把你套进去,轻而易举。”

  想了想,他又继续摇头。“同理,也不能动用马方的人。他能为大伙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国模和国桢一样不能出面。另外经历了这次的事情,杨家跟宇文子达就等于一拍两散。为了让他们日后投鼠忌器,无法报复子达,必须让剩下的账本如同凭空消失般,彻底无迹可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您老倒是说个行的啊!”看到张巡四平八稳的模样,雷万春急得直搓手。

  张巡笑了笑,幽然长叹,“也就是对付杨国忠,才能用如此卑劣伎俩。罢了,罢了,就算是以毒攻毒吧。老雷,你看能不能找个江湖上的朋友,基本上没什么牵挂,以前又很少在京师露脸的,让他去朱记走一趟。从朱记出来后,立刻离开长安,让杨家再也找不到他!”

  “这个?”雷万春还真被张巡给难住了,他已经金盆洗手多年。先前认识的道上朋友要么已经死于非命,要么一样金盆洗手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业。可以毫无保留的相信,并且孑然一身,事后能飘然而去的,一时半会儿哪可能自己送上门来?!

  “不急在这一时!只要你不惜代价往万年县衙门使钱,拖个十天半月没什么问题。”张巡约略有些失望,看了眼可怜巴巴望着雷万春的王洵,低声安慰。

  “有了!”雷万春突然一拍脑袋,哈哈大笑。“我怎么把他给忘了。这个人绝对可靠,只要他肯答应,就没完成不了的事情!”

  注1:重瞳亲照。古人认为圣明天子都俩个瞳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