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雪 (八 下)
酒徒2020-01-19 13:284,490

  看到针锋相对的两个人,王洵不禁哑然失笑。

  这两个人的性格毫无相近之处,真不明白他们怎么走到一起去的?

  张巡乃开元末年探花,满腹经纶,人品和才学都是没的挑。但只有一点,太令人难以接受了。就是这个人说话做事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待人律己都恪守古圣先贤教诲,不到万不得已决不通融。虽然在世间屡屡碰壁,却依旧不知悔改。

  而雷万春,则走的恰恰是另外一个极端。他自持武艺高强,行事完全随心所欲,将人间一切规矩和礼法视若无物。若非后来遇到的张巡,断然金盆洗手。估计在大唐的刑部海捕文书上,早晚必有雷万春这么一号。

  但很快,王洵就明白这两个人成为莫逆之交的原因了。

  虽然被雷万春当着外人的面弄得下不了台,张巡脸上却没有丝毫恼怒之色。仅仅是向着雷万春拱拱手,便悻然作罢。

  “老雷今天这话,当浮一大白”见两人争的有趣,王洵故意大声叫好。

  “满嘴歪理邪说而已!”张巡耸了耸肩膀,摆出一幅我不跟你们争的模样。

  “那张兄还由着老雷满嘴跑舌头?”只是为了看张巡受窘的模样,王洵明知故问。

  “歪理邪说也是理!”张巡斜他一眼,凛然说道。“张某乃圣人门徒,辩论不过就是辩论不过,日后想明白了其中关键,再辩回来就是。说不过人家就强令别人闭嘴,乃法家不孝之徒行径,实非真儒所为!”

  说罢,自己也觉得有趣,率先笑了起来。王洵和雷万春两人也笑。笑过了,因为人处事理念不同而产生些许的不快一扫而空,心中反而愈发觉得对方真实可敬。

  万年县衙门距离平康里没多远,出了坊口正门,转过几个弯,也就到了。才过辰时,地方官吏们还没正式开始处理公务。偌大的县衙门口,冷冷清清不见百姓身影,只有一个刚换了班的差役,背靠着门口的大鼓,双手揣在衣服袖子里,上下眼皮不断打架。

  早早地下了坐骑,把马缰绳丢给从后边追上来的小厮,王洵整理好了衣衫,快步走到差役面前,抱拳施礼,“这位衙差大哥请了。敢问大哥,快班的孙头今天当不当值?”

  “你找谁?”正在假寐的衙差被吓了一跳,顺手抄起辍在身边水火棍,大声问道。

  王洵笑了笑,拉住差役的手,顺势将一串铜钱丢进对方高举的衣袖里。“我想找快班的孙头儿。就是新调来的那个。我是他的表弟孔有方,劳烦大哥进里边帮我看看他在不在?”

  “找孙头啊。等着,我进去给你看看!”不用低头,光凭着衣袖中传来的重量,差役就估摸出铜钱的大概数目。冲着出手大方的王洵点点头,转身快步走进县衙。

  王洵轻轻摇了摇头,闪在一旁,含笑恭候。过了大概小半盏茶时间,昨天受了王家一大笔贿赂的捕快孙仁宇跟在当值差役后,满脸迷茫地赶到。看见笑嘻嘻迎上前的王洵,他吓了一跳,赶紧将对方拉远了几步,低声问道:“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跑衙门口来了!我家大人好不容易才忘了你,你偏偏还到衙门口晃悠,这不是自投罗网么?”

  “嘿嘿!”王洵咧开大嘴傻乐,“只要你孙头不说,衙门里其他人谁还能认出我来?刚才,我跟他们报是你的表弟,表哥,你看咱们俩长得像不像?”

  “像才怪!”孙仁宇气得直跳脚。“我一个衙门里跑腿的,哪敢跟小侯爷你攀亲戚。说吧,你今天找我什么事!”

  “表哥真是个痛快人!”王洵又笑了笑,从贴身口袋中摸出对拿来哄女人开心的玉镯,信手递给孙仁宇,“你看这幅镯子,质地还凑合不?拿给表嫂或者侄女,也算我这当叔叔的一份心意!”

  “又让小侯爷破费了。老孙我怎么好意思!”孙仁宇快速向两旁看了看,嘴上说得客气,手上的动作却一点儿不慢,一把抓住镯子,利落地藏入了衣袖。“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不过小侯爷您也别太难为我,毕竟这是京师里的衙门……”

  “我知道,我知道,绝对是件小事!”王洵笑呵呵地打包票,“我有个朋友,姓宇文的,昨天早晨不知道为什么被衙门抓了。我们几个想进去看看他,表哥能不能行个方便!”

  “啥?”孙仁宇一咧嘴,牙齿上的韭菜叶子清晰可见。“他可是京兆尹下令拿的要犯,你这不是……”

  手伸进袖子,想把玉镯掏出来丢还给王洵,却终究下不了那份决心。犹豫再三,跺了跺脚,低声道,“去衙门后边的角门等我,就是靠近大牢那边的那个。我进去安排一下,一刻钟左右在那里找你。”

  王洵默契地点头,带了张巡、雷万春两个,转身离开。远离衙门口数十步后,再顺着墙根儿慢慢绕向后角门。在那里等了不多时,门从里边被轻轻打开了一条缝隙,孙仁宇的脑袋向外探了探,低声喊道:“表弟,赶紧过来吧。跟着我走,别多看,也别多说!”

  三人大喜,立刻快速闪入衙门内,跟着孙仁宇,先过了一个小小的花园,然后在两堵青灰色的高墙后三绕两绕,经过一个布满铜铃的铁丝网下面,来到牢狱门口。

  “这是我表弟!”孙仁宇向牢头打了个招呼,闪身躲在一边。王洵立刻心领神会,走上前,将一对小银锭子迅速塞进对方衣袖里。那牢头的眼神登时一亮,就像野狼在半夜里看到的猎物般射出两道寒光,随后如同多年不见的老熟人般拍了拍王洵的肩膀,笑着客气道,“既然是孙头的表弟,那就是自己人。跟着孙头进去吧,注意,别耽搁太长时间,弟兄们都担着老大风险呢!”

  王洵点头称是,跟紧了孙仁宇,快速迈进监狱大门。一门之隔,内外差距立刻如两重天。只见沿着门口一条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石板小径直通监狱深处,上面污水横流,秽物遍地。两排粗大的木栅栏相对排开,栅栏后,无数蓬首垢面的囚犯双手奋力探出来,对着门口的差役大声喊冤。

  自幼锦衣玉食的王洵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登时被监牢里的气味熏得把昨天晚上吃的羊肉汤泡馕差点给吐出来。好不容易压下了心中烦恶,再往两边看,只见栅栏后的牢狱被土墙隔成了一个个小间,每个小间或者关着四五个囚犯,或者只关着一个人。同是坐牢,待遇却大不相同。

  那关着四五个囚犯的牢笼,里边仅有一堆稻草给囚犯们做铺盖。并且大多远离牢狱的通风口,暗不见天日。只而关着一个囚犯的牢笼,则被褥,桌椅一应俱全。甚至个别牢笼内,连书本纸笔都摆放得整整齐齐。

  囚犯们身上的拘束物也千差万别。有的压根儿就没带刑具,有的仅仅在脖颈上象征性地套了根铁链子,有的则手铐脚镣片刻不离身。最惨的一个人,则是脑袋,双手,双脚被同一张木板上的五个洞,牢牢枷在一起,整个人趴在泥坑里,抬着脖子慢慢倒气。听到有人从面前经过,圆睁的双眼中露出一丝留恋的目光,这样下去,恐怕过不了两个时辰,整个人不死也变成残废了。

  见到此景,张巡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眉毛往上一挑,大声说道:“没想到的京师大牢,居然也如此污秽不堪!”

  “嗨,一群囚犯,头上有片瓦遮雨就不错了,还能让他们住进客栈里不成?”念在张巡跟王洵同来,极有可能非富即贵的份上,孙仁宇不跟他计较,压低了声音解释。

  张巡却不肯领这个情,指了指被枷成待宰牲口般的那个囚犯,低声喝问:“他到底犯了什么罪?你等要这样折磨他?若是把人弄死了怎么办?天子脚下,就没王法了么?”

  “那又不是我定的规矩?”孙仁宇没想到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张巡这般不懂道理,皱了皱眉,低声回应,“放心,枷上三天三夜也死不了。这是有名的死不得,几百年了,衙门里对不长眼睛的家伙都这么处置。谁让他命贱,偏偏又犯了王法了呢?若是肯使钱的和不肯使钱的同样待遇,京师里的米价这么高,弟兄们还不都得喝西北风去!”

  “胡扯!”张巡气得直哆嗦,想要再驳斥一番,命令孙仁宇将快被活活枷死的囚犯放开,却被雷万春一把扯到了旁边。“我这位朋友读书太多,这里有点不清楚!”一边向孙仁宇赔笑,雷万春一边指指自己的脑袋。“读书太认真,读傻了,你的,明白?”

  看在一双玉镯的份上,孙仁宇懒得跟对方较真儿。笑了笑,加快了行进速度。片刻之后,一行人来到在监牢最深处,向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囚笼指了指,他低声说道:“就关在这里了。是京兆尹下令严加看管的,各位千万别怪我。我先出去给弟兄们交代一下,一刻钟,一刻钟之后进来找你们。大伙必须按时离开!”

  说罢,将手里的灯笼塞给王洵,转身快速离去。

  王洵拱手向对方道了谢,然后慢慢将灯笼挑向牢笼之内。忽然见到了光,牢笼里的囚犯吓得一哆嗦,迅速向后逃去。手脚上的铁链当当作响。

  “是我,子达,我跟老雷,老张来看你了!”王洵看得心里发酸,赶紧低声表明身份。

  “二郎?”宇文子达茫然地回应了一声,然后如见到亲生父母的婴儿般扑了过来。双手握住监牢栅栏,大声哭喊道:“二哥,你可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赶紧,赶紧救我出去,再晚两天,我就被他们折磨死了!”

  “他们对你用刑了?”见到宇文子达浑身上下血迹斑斑,王洵心里一痛,强压住滔天恨意问道。

  “嗯!”宇文子达的眼泪成串地往下掉,这回,可再也不是装出来的了。“问了两次话,打了我两次板子。那姓张的县令说,如果我再不招认,下次就上夹棍!”

  “天!”王洵倒吸一口冷气,“他们让你招认什么?你招了么?”

  “还没!”宇文子达用力摇头,唯恐王洵不相信自己一般。“那些事情,我一件都没做过,我怎么敢招认。若是招了,肯定用不了半个月就被推出去砍了脑袋!”

  王洵和雷万春、张巡三人互相看了看,从受伤的情况推断,宇文子达有可能还真的把两场大刑硬熬过来了。带着几分佩服,他又低声问道:“你到底招惹谁了,他们让你承认什么罪名?”

  宇文子达又是一犹豫,随即低声嚷嚷道:“我也不知道招惹谁了。他们,他们让我承认,结党行凶,当街强抢民女;受人指使,折辱朝廷官员;还有,还有仗势欺人,霸占百姓田产。二哥,我没干过,我真的一件都没干过!”

  随便任何一件,都是杀头的罪名,况且有“受人指使”这关键四个字在。张巡听得心里一紧,上前半步,压低了声音强调,“子达,只要没干过的,再疼也得熬下去。我是张巡,你听我说,你这个案子有点儿邪门儿。若是你还打算活命的话,就仔细想想,跟二郎说句实话,你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没,没有啊!”宇文子达心虚地四下看了看,顺口抵赖。

  “走,咱们走吧,让这小子被人打死算了!”见到了这个时候,宇文子达依旧不肯说实话,王洵勃然大怒,提起灯笼,转身便走。

  “二哥,二哥。我真的冤枉啊!”宇文子达见状,赶紧抱着栅栏大哭,“二哥别走,你走了,我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你死不死,关我屁事。姓王的没有你这号朋友?说,你设计折辱李白,到底是谁指使的?你跟贾老大合伙,到底做了什么生意?”

  听王洵把贾老大的字号都给报了出来,宇文子达又是一哆嗦,举头四下张望了一圈,黑咕隆咚地看不情周围还关着谁。用手向两边指了指,然后高声说道:“二哥,你别逼我。我宇文至一人做事一人当。即便死了,也不会攀扯其他人!”

  看到宇文至这般模样,王洵终于明白他到底担心什么了。将耳朵凑过去,低声说道:“我不管你跟谁有牵连。但你今天必须告诉我,你帮谁在做事。否则,只要他不肯出面救你,衙门里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死得不明不白!”

  “我,我……”宇文至喃喃自语,咬了咬牙,以几乎不可能被人听见的声音回应,“二哥,我先前不是想故意瞒着你。真的是不想把你给牵连进来。贾老大背后的那个人姓朱,是在西市口开南货庄的。至于其背后的主人,整个长安没人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