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早寒 (一 上)
酒徒2019-10-29 13:253,236

  “又撒谎,又撒谎!我踢死你,踢死你!”王洵抬起脚来,冲着牢笼栏杆“咣咣”猛踹。“你就等着烂在这里吧,不说实话,谁也甭想捞你出去!”

  骂过了,又迅速低下头来,以细不可闻的声音迅速问道:“你怎么跟他搭上关系的?!你被官府抓了,他们怎么不肯出面捞你?”

  “二哥,二哥,救命,救命!”宇文至十分配合地哀嚎,仿佛真的被打得很惨一般,“我真的是冤枉的,真的是冤枉的!”,喊过了,又迅速回应道道:“我哥哥在那人背后的东家手下当差,我能不听那人使唤么?事发突然,我估计东家还没做出反应吧!”

  王洵听罢,心里又是一抽。宇文至卖身投靠,只是为了替他那个当官的同父异母哥哥谋取更好的前程,借此重振宇文家。却不知道,在他被差役抓走后不到一个时辰,他哥哥宇文德已经吞掉所有家产,借机将其驱逐出门。但这些消息,眼下他无论如何不能告诉宇文至。以免对方听了后灰心丧气,真的死在万年县的大牢里。略作沉吟后,王洵又蹲下身子,把手从木栅栏缝隙之间伸进去,一把扯住宇文至的衣领,厉声喝道:“好,好,好,你尽管嘴硬是不?继续嘴硬是不?反正你自己也是作死,不如我先杀了你干净!?”

  说罢,却迅速一抬手,将几锭小银元宝塞进了宇文至的胸口,“藏好,关键时刻也许能让你少吃些苦头。别一次给出去,记得要细水长流!”

  “二,二哥。啊,啊,啊……”宇文至装作呼吸不上来的样子,哭喊求饶。随即压低声音,迅速回应,“我有一份账本,藏在斗鸡场后院左数第四个鸡笼底下。二哥帮忙收好,也许能派上用场!”

  “算你还没傻到家!”王洵以极低的声音斥骂。点头答应了宇文至的请求,又问他还有什么其他吩咐。

  宇文至又趁机请求王洵去自己家看看,让哥哥嫂嫂不要太着急,也尽量别牵扯进来。还请王洵带话给自己的两个通房丫头,让她们盯紧往来账目,以防底下人趁乱捣鬼。王洵听了心里头愈发难过,强打着精神头,一一答应了。

  一刻钟的时间转瞬即到,还没等宇文至啰里啰嗦地把事情托付完,黑暗的甬道里已经响起了孙捕头那令人厌恶的声音,“表弟,时间到了。赶紧出来吧。别给大伙添麻烦!”

  “知道了!”王洵快速答应,伸手按了按宇文至的肩膀,“老实在这里呆着吧,你个蠢猪。看你能倔到几时!”

  “我没做过,我冤枉!”宇文至梗着脖子哭喊,一半时假装,另外一半却是发自肺腑。

  大伙不再理他,跟在孙捕头身后走出了监牢。拐到僻静之处,王洵将自己贴身荷包掏出来,将里边剩下的几锭平素用来应急的小元宝和所有铜钱一股脑倒出,硬塞进了孙捕头的衣袖里,“今天的事情劳烦表哥费心了。我那朋友是跟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铁哥们,还请表哥跟衙门里的弟兄们说一说,这几天让他少吃点儿苦头。眼下他们宇文家虽然败落了,却是树大根深。只要诸位能保得他平安,日后宇文家少不了会再补一份厚礼!”

  “好说,好说!我一会儿就跟牢头打招呼,让他给你那朋友换个雅间!”孙仁宇眉开眼笑,点头不止。心道还是京城的捕头油水厚,才一桩案子,就是几十两银子的进项。这样的案子若是能多接几桩,老子一年后就可以在郊外置办庄子了。

  “若是你家大人非要用刑,也请掌刑的弟兄们高抬贵手。若是给他治伤的汤药钱不够,我等随时还可以再补!”雷万春从后边跟上来,淡淡地补上了一句。

  这人是个行家!孙仁宇警觉地回头。衙门里打板子轻重有别,同样四十大板,可以把人活活打死,可以让人终生残废,但也可以让人打完了不用搀扶就爬起来,活蹦乱跳的自己走回牢房去。这一点王洵不知情,因此只能笼统地拜托孙仁宇对宇文至多加照顾。雷万春却一句话戳到点子上,让人不该随便糊弄。

  见孙仁宇脸色不对,雷万春笑了笑,继续说道:“孙老哥是个明白人,有些话我就不绕弯子了。只请老哥跟衙门里的诸位朋友知会一声,千万别受人诱惑,做出什么短视的勾当来。否则,即便宇文家不出头,我老雷也不会放过下手之人!”

  说罢,抬脚往地上用力一顿。登时,将铺地青石顿得四分五裂。

  孙仁宇吓得一哆嗦,再也不敢信口打包票了。双手冲雷万春做了个揖,以极低的声音说道:“这位老哥,有小侯爷的面子在,能行的方便,我们肯定一点儿不少地行给你牢里那位朋友。可是,您老不知,这件案子是上头压下来的,我们这里未必能罩得了你那朋友几天。他还好了,身上没了爵位,归咱们万年县审理。其他几个头上还顶着世袭爵位的,昨天下午,刚一到案,就被大理寺给提了去。据说连夜开审,整个给折腾的没了人样。连小时候在骊山温泉偷看亲姐姐洗澡的事情都给招出来了!”(注1)

  “嘶!”王洵惊得倒吸一口冷气,“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这不也是才知道么?小侯爷,我就一个衙门里挑酸泔水的,消息哪可能太灵通!”孙仁宇苦着脸作揖,唯恐王洵将刚才给自己的赏赐再讨还回去。

  好在一直没说话的第三个人看上去比王洵和络腮胡子大汉多少明白些事理,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别难为孙捕头了。这事儿的确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孙捕头,我们不求你别的,能保证宇文兄弟不死在你万年县大牢里就行。至于日后他被押到哪儿,我们再重新想办法!”

  “唉唉,一定,一定!”刚才还于肚子里对张巡腹诽不已的孙捕头如蒙大赦般,冲着对方连连作揖。“这位大哥放心好了,有我在,保证不让宇文兄弟在万年县衙门里再吃苦头!”

  “那就有劳孙捕头了!”张巡拱手相还,礼数一丝不苟。

  “不敢,不敢!”见张巡在盛怒之下,说话做事尤自保持着清晰的条理,孙捕头更是不敢小瞧了他。赌咒发誓,会尽自己所能护得宇文至在万年县衙内周全。

  张巡三人没精力跟着市侩小人纠缠,快步出了县衙。重新见到了外边的如洗苍天,心情却一点儿也明朗不起来。王洵是第一次看到长安城内最龌龊的一面,自然无法承受这种沉重。张巡却是因为天子脚下的衙门肮脏到出乎自己想象的地步,对自己一直坚信的人生观念产生了极大的动摇。只有雷万春,见得最多,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也最快,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苦笑着道:“我终于明白探花郎你为什么连年考评优等,却始终不得升迁了。在你的治下,咱们清河县的衙门穷得连耗子都不来。若是你得了升迁,掌管一州,则一州的官吏要跟着受穷。掌管一道,则一道的官吏无法伸手捞油水。若是让你入朝为相么?呵呵,全天下的官吏就都得上吊去了!”

  “胡说!”张巡翻了他一眼,终是无法反驳,只能装作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能给个考评优等,也算你家大人的上司良心未泯!”刚刚受到了刺激,王洵的性子也变得激愤起来,冷笑了几声,摇头点评,“若是真的黑了心肠,就给张大哥的考评上写一句,‘廉而无能!’,让张大哥彻底绝了升迁的希望,以儆全天下的官员效尤!”

  说罢,只觉得头上的天空漆黑一片,郁闷得只想以头撞树。

  身为朝廷命官,虽然眼下失去了实职,张巡毕竟不能任由雷万春和王洵两个给‘自己人’抹黑,笑了笑,把话题岔往宇文至的案子上,“别乱嚼舌头根子了。事情的解决总需要时间,不能指望一蹴而就。先别管它,咱们先想办法解决小宇文的麻烦。明允,子达刚才提到的那位姓朱的掌柜,到底是什么来头?”

  “还能有什么来头!他背后站着当朝贵妃的哥哥呗!”提到朱掌柜背后的人物,王洵忍不住连连苦笑,“这京师里,凡是从广东道运来的稀罕货,六成以上都出自朱记。若是没有贵妃的哥哥罩着,谁有本事占那么大的份额?”

  “你说的是杨国忠?”张巡的脸上凛然变色,“那另外一位神仙,岂不是来头更大!”

  ”刚才不是说了么?”王洵一拳捶到路边的枫树上,砸得漫天红叶飞舞,“京兆尹和大理寺都出动了。京兆尹那位王鉷,还身兼御史大夫,户部侍郎,权力比贵妃的哥哥只大不小。并且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他跟李相穿的是一条裤子?嘿嘿,我本来以为自己在长安城内基本可以横着走了。现在看来,什么王家、秦家、宇文家,跟前面这三家相比,恐怕连个屁都算不上!!”

  注1:大理寺,按照唐代官制,负责审理与贵胄和高级官员相关的案子。宇文至是庶出,没继承到爵位,所以只能算平民,归万年县管辖。如果换了王洵,则有可能被移交大理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