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春晓 (四 下)
酒徒2018-03-15 10:122,048

  在如此风云变幻时刻,能给王家搭上封常清这样一个大靠山,云姨心里非常高兴。能找个大树底下躲躲风头,让云姨和紫萝等人不再日日为自己担惊受怕,王洵心里头也很高兴。能照顾一下朋友的儿子,以酬当年相待之情,封常清心里自然也非常舒坦。因此当晚的家宴吃得极为酣畅,直到坊子外响起了宵禁的邦子声,宾主双方才尽欢而散。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宇文至的事情依旧没有着落。席间王洵转弯抹角地想请封常清帮忙,却被对方用很含混的语言敷衍了过去。“老狐狸!”他暗中腹诽,却也不敢过分强逼,只好把此事先放一放,待宴会结束后再慢慢想辄。

  自家夫主有了正事做,侍妾紫萝最为兴奋。王洵才回到房间里,她就把封常清留下来的武将常服抓起来,一一在对方肩头比量。陪着客人喝了整整半夜的酒,王洵早就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了,轻轻在紫萝的手背上拍了一记,低声抗议道:“大半夜的,瞎折腾些什么。三天后才去军营报道呢,明天有的是时间让你收拾!”

  “妾身喜欢看郎军穿戎装的模样!”紫萝抿着嘴,眉眼含笑。“精神,利索,透着股子飒爽劲儿!”

  “照你这么说,我以前就不精神,不利索了?”王洵戳了紫萝一指头,笑着反问。话虽然这么说,他还是除掉了外套,任由紫萝带着几个小丫头,把戎装一一套在了身上。

  虽然说好去做马前卒,封常清却不能真的让他从一个普通小兵干起。因此留下是一套正八品宣节副尉常服,大红色披风,赭石色抱肚,青黑色缺胯。上衫以蜀锦为面,鲁缎为里,前胸口用暗红色丝线绣着头长着翅膀的野狼,肘部和袖口皆用硝软了的乳牛皮拼垫加厚。腰间系一条四指宽的板带,斜侧挂着汉白玉做的剑钩。脚下则是一双长勒乌皮靴子,尖头高翘,恰似两艘快船,只要架上帆,就可以乘风破浪了。(注1)

  这样的衣服,光各色丝袢就有二十几个,平素甭说穿,看上一眼就浑身别扭。强忍着身上的不适,王洵任由紫萝带着两个小丫鬟将自己摆布整齐。对着铜镜子照了照,低声说道:“这哪里是打仗穿的衣服,站在茶馆里给人说平话,还差不多。真的穿着上阵,恐怕那些西域蛮夷一看到,一个个就争先恐后的冲上来了!”

  “冲上来干什么,冲上来送死么?”小丫头雪烟追随王洵较晚,不像紫萝那样能猜到他的心思,楞了楞,低声追问。

  “扒我的衣服啊。”王洵哈哈大笑,“这身行头,市面上至少能卖两三千钱。那些蛮夷放上一辈子的牛,也未必挣得到这个数。所以,两军一交手,立刻士气大振。一个个喊着‘恭喜发财”,就奋不顾身地冲过来了!“

  说着话,他摆了幅凶神恶煞的模样,嘴里吱吱哇哇乱叫。把几个小丫头们笑得花枝乱颤。“可不能乱说。郎君现在是八品副尉,军官就要有军官的威严!”紫萝一记大白眼,把几个小丫头的笑声全给瞪回了肚子里去,“你们几个别傻站着,赶紧帮忙看看哪里不合适。等一会儿爷脱下来,咱们连夜给改改!”

  “哪用那么着急,还两三天呢!”王洵受不了紫萝这急吼吼的模样,笑着伸手去解腰间束带,“这就脱了吧,别扭!”

  “郎君别动!”紫萝立刻扑上来,死死按住他的胳膊,“别动,马上就好了。还有横刀和腰牌没挂上呢!”

  说着话,利落地给王洵挂上横刀。然后又把一面描金腰牌挂在了刀鞘旁。“得,这回成收废铜烂铁的了,走路时不愁人听不见动静!”王洵笑着打趣,目光在铜镜上扫过的瞬间,却被腰牌上的花纹吸引了过去。

  流云纹,里边隐隐探出一只蛟爪。他微微一愣,伸手便去解腰牌。紫萝以为他嫌挂着累赘,立刻软语相劝,“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郎君别乱动!”王洵轻轻推了她一下,低声命令,“你别胡闹。马上把腰牌解下来给我看看!”

  “嗯”这回,紫萝终于发现出一丝不对劲儿了,赶紧把腰牌解下来,双手托到了王洵眼前。“把灯往这边挪挪!”王洵点点头,低声命令。目光盯着腰牌上的花纹一动不动。

  的确是流云纹,蛟龙探爪印记。这不是安西军的腰牌,而是飞龙禁卫的标记。飞龙禁卫,龙之爪牙。不知道封老爷子是疏忽了,还是刻意,把直属于皇帝陛下的飞龙禁卫腰牌,当成安西军的腰牌留给了王家!有了这块腰牌,非但万年县衙门想动王洵需要掂量掂量。即便是京兆尹衙门的捕头亲自出马,事先也得仔细考虑清楚,为了讨好上司而直接跟飞龙禁卫起冲突,这场麻烦到底由谁来承担?

  想明白其中关窍,王洵心里头不觉涌过一丝温暖。封常清这老狐狸,肯定料到自己在去军营之前的这几天,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所以才故意让人把一面飞龙禁卫的腰牌当做安西军的腰牌留了下来。有了这面腰牌,就等于自己手中多了一个护身符。再为宇文至的案子东奔西走,便不必担心中途被人随便栽一个罪名给抓了去。

  ”二郎,有问题么?”见王洵痴痴盯着腰牌不说话,紫萝望着他的眼睛,忐忑不安地追问。

  “没事。”王洵笑了笑,轻轻摇头。“这块腰牌上的金色花纹不知道是镀上去的,还是嵌进去的,咱们明天找个金匠看看,若是嵌纹,问他能不能把金子给扣出来!”

  注1:安史之乱前,由于中原连续数十年没经历大战,军队的衣服一直向奢华方面发展。京师中的禁军尤其为最。直到战争爆发后,才又回归于初唐时的那种简洁实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