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收战利品
疯橘子2015-12-21 10:143,258

  藤肖云听他问起,不禁面色又阴沉了下来,严肃的说道。

  “你为了村子甘冒如此危险,我本来也很欣慰,但这计划有着太大的风险。左鹏他们设计让你离村就是为了你身上的秘密,你这样独自出来,根本与寻死无异。”

  左风暗叹口气,深深的点了点头,当左烈出现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想明了所有,此时被师父严厉批评,更是感到有些羞愧。但转念一想,左风就冲口说道。

  “师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变化和那山洞中的物品有关系。”

  藤肖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当时身受致命伤没有身死,而且还未留下一点伤痕,我就已经有所猜测。后来你的修为奇迹般的恢复,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不然我干嘛要将那山洞告诉你。”

  左风听完这些后,知道师父早就猜出了全部,而自己还躲躲闪闪加以隐瞒,心中不免有些羞愧。

  “是左厚发现了大长老匆匆离村而去,想到你可能有危险,急忙赶来通知我。”

  藤肖云好像看出了左风的情绪,微微一笑,将话扯往之前左风问的问题上。

  “师父,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听那灰衣人的口气,他们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对我们动手了。”

  藤肖云略微沉吟后,说道:“对于村子里的那些奸细,我之前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将他们全部揪出来,但刚刚我却想到了一个办法。”

  左风有些急切的问道:“什么办法?”

  “我之前和你一样,只考虑如何能将奸细完全揪出来,但刚刚我却在考虑将村里的人如何转移去雁城。也就是这个想法,让我想出如何将那些奸细引出来的办法。”

  左风有些不解的说道:“迁往雁城?可是我们这么一大群人,几百户到了雁城如何栖身。而且这和将奸细引出,好像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吧。”

  藤肖云好似早就猜到左风会有这个疑问,好整以暇的说的道:“其实早在五年前,我就已经在雁城购买了处临街的商铺,专门出售一些野兽身上的材料,和一些山中的药草、灵药等。”

  略微停顿后,藤肖云继续道:“而自从你一年前被人偷袭那次之后,我就秘密调用村子的资金,在雁城中购买了西城十几所便宜的院落,虽然简陋了一些,却也可以成为我们暂时的栖身之所。”

  左风有些吃惊的张大了嘴,他没有想到藤肖云竟然想的这么远,而且想的如此周到,五年前应该是金岩山那群人刚开始疯狂扩张之时。

  左风最后还是忍不住,试探性的问道:“难道我们就不能选择留下来,和这些人周旋到底么。”

  藤肖云低下头去,深深的注视地上那被自己杀死灰衣人片晌,才缓缓的摇了摇头,道。

  “若是在我没看到他以前,可能心中还存有一丝侥幸。但当我看到他,又亲耳听到了你们间的那段对话,我那一刻就决定,必须让村里人迁离此地。”

  “师父。您认识这个人。”

  藤肖云的目光有些复杂,从其中也看不出喜怒,缓缓道:“算不得认识,但是却对他们这群人早有耳闻,他们是奉天皇朝所秘密培养的一批人,专门负责一些盗取情报,暗杀,破坏这一类见不得光的活动。”

  左风很想开口再问什么,藤肖云好似提前猜到一般的摇了摇头,道:“还不是时候,而且对你来说,不知道反而会对你更好些。”

  左风其实一直很想了解师父的过往,他们的左家村由一个外姓人来做村长,这其中的隐情除了上一任村长外无人知晓。可还未待他开口藤肖云就先一步将他的话给堵了回去,也连带着他另一个关于那山洞中物品的秘密也再问不出口来。

  “其实,我早已怀疑他就是那奸细,也是因为没有抓到任何证据,而我自己也打从心底不想对他采取过激的手段逼他现形。”

  左风根本插不上话,只得默默听着。藤肖云只是略一停顿便,长叹口气继续说道。

  “算起来,当年是我抢了他的村长位置,他也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我因为与人有过承诺,不能轻易将村长让与他,但我也任他做了大长老,而且只要是他的意见,我几乎都未否决过。但却没想到他竟背弃村子走到这条路上,而且还一错再错走得如此远。”

  从藤肖云变得略微沙哑的声音,他能够听出其中的苍凉和疲惫,那是对这位故人的惋惜,虽然他们早已算不得是伙伴。

  “去看看他们身上都有些什么吧。”藤肖云努力的收拾起自己的情绪,对还在发呆的左风说道。

  左风心中不禁一喜,这明显是要将“战利品”送给自己。但他并非是贪财之徒,只是高兴了一瞬,就冷静的说道。

  “师父,村子现在遭逢大难,这些人身上的物品还是交给村子来处理吧。”

  藤肖云注视了左风片刻,随后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容,猛的仰天大笑起来,让一旁的左风反倒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大笑了几声后,藤肖云才重重的在左风肩膀上狠狠拍了一记,由于正好是他被划破的那处肩膀,疼的左风一阵的龇牙咧嘴。

  藤肖云的声音此时才缓缓响起:“不愧是我看中的好徒弟,能够面对这许多好处而不失本心,为师能够有你这样一个好徒弟,就算此刻身死也无甚遗憾了。”

  这话前半段让左风不由得老脸一红,但后面的话却极为刺耳,让左风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心中虽然感到不大舒服,但他也就当做是师父激动之下随口一说。

  “去吧,左家村也不缺这一点点钱财和物品,你先去看看他们身上都有些什么。”

  听到这里左风微微点了点头,就先从大长老左列身上翻看起来。摸索了半天,从他的身上找到了,几十枚金币和百十枚银币,除此之外还有两本书,一本是上品六阶的功法,和一本上品二阶的刀法武技。

  看到这两本书后,左风很想向藤肖云问问,自己那王级身法武技中的“王级”又是属于什么层次,但略微想了想还是暂时将这个问题放了下来。

  左烈长老身上除了这些也就只剩下他那柄长剑,左风对于长剑的用法只是略通皮毛,所以也根本没有太过在意,就将视线转向那灰衣人身上。

  这灰衣人比左风想象中要富裕的多,他的身上光金币就有着一百多枚,而银币就更是有很多。在他的身上左风同样发现了两本书,却完全与修行和武技无关,一本是制药术的详解,一本是制药高手的制药心得。

  因为在这家伙身上找到的东西都还不错,左风的干劲也就更加足了,认真的在这灰衣人身上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仔细找寻了一番。

  没想到这么一阵翻找过后,还真的大有收获。在其后腰处有一个小腰包,将其打开后现出了十几个纸包,左风一点都没有意外,他自己身上就有类似的装药粉的纸包。

  之后又在这灰衣人的小腿位置,翻出了一把极为锋利的漆黑短刃。在手中掂了掂其分量,比自己赠送给沈蝶那柄要沉上少许,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极为趁手,毕竟送人的那柄匕首可是自己六岁左右时使用至今的。

  将这些东西一股脑的抱起,放在了藤肖云的面前,然后从其中将那柄匕首挑了出来,微笑着说道。

  “这些东西中我就看好了这柄匕首,其他的就都交给师父处理吧。”

  看到左风对于其他物件毫无留恋的表情,藤肖云的笑容更加灿烂几分,左风那一脸和煦的笑容和真挚的眼神可是丝毫做不得假的。

  “说了这些都是你的战力品,你就大方的收下吧。今次你为了村子以身犯险,这些东西你也受之无愧。”

  左风好像没有听到般,依旧一脸笑容目光坚定的望着师父。见到他这副摸样,对于自己这徒弟性格极为了解的藤肖云长叹了口气说道。

  “这样吧,我们就按照一般江湖规矩来。左烈是由你所杀,他身上的物品尽归你所有,这灰衣人由我所杀,他的东西尽归我所有。”

  听到藤肖云这样说,左风微微一愣,但最后还是有些不舍的将自己手中的匕首递了过去。心中也搞不清楚,今天师父为何一反常态,做起事来这般婆婆妈妈。

  看着左风那一脸肉痛的将匕首送到自己的面前,藤肖云再也忍不住“噗”的一下笑出声来,随后就亲密的在左风脑袋上拍了一记,说道。

  “你这小子,不耍耍你还真的跟我臭屁起来了,匕首你收好,左烈长老的两本书你也收好。至于那几包药,和那两本关于制药方面的书,你自己带回去交给你师母,这样你是否满意。”

  左风见师父最后说的如此斩钉截铁,也就不敢多说其他。师父的这般举动其实是告诉他,真正婆妈的人是左风自己。

  看着左风对手中的黑色短刃如此爱不释手,藤肖云也仔细的看了一眼后说道:“这把匕首可是刺杀的利器呀。”

  左风听到后,有些不解的再次仔细打量起手中的短刃来。

继续阅读:第21章 炼药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逆焚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