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黄雀在后
疯橘子2015-12-21 10:143,299

  左风绞尽脑汁研究出了一套他取名为“伪逆风行”的身法武技,这武技不光发动起来麻烦,而且还有着一些弊端。

  首先这波动维持的时间长短完全由小兽决定,他对此毫无办法。多次试验过后,他也摸索到了这波动的大概维持时间,也就是在一刻钟以内,绝不会超出这段时间。

  “逆风行”的发动是需要风属性灵气外放,因为那外放的灵气并非是左风本身所有,而是在小兽吸收过他胸口的一点神秘能量后,他们两者之间才达成了某种特殊联系。就是因为这点联系他才可以勉强使用这“伪逆风行”,可是移动距离却和书中所记录的却相差甚远。

  左烈将身法展开到极致,毫不吝惜灵气的损耗,如同疯魔般追赶起忽隐忽现的左风。他现在看向左风的眼神,就如同看到一个会奔跑的“大宝藏”般。

  左风一边努力运用逆风行,一边在心中盘算着脱身之法。他也考虑过在发动逆风行的快速移动中向左烈发出偷袭,但他自身修为有限,即使强忍着反噬的伤害用出上回那种“云浪掌”,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够让对方受到多大的伤害。

  而且自从他将匕首赠给沈蝶之后,他的身上已经再没什么武器,所以他现在对于此刻的窘境一筹莫展。

  再一次显出身形的左风,冷冷的看着不远处大口喘息的左烈,对方的体力和灵力损耗看来极为巨大。但算算时间自己可以发动“伪逆风行”的时间也所剩无几。

  这种不尴不尬的局面眼看就要过去,但结果必将是自己被生擒活捉,受尽酷刑而死。

  “呼呼……,小兔崽子,我还就不信你能飞上天了不成。”

  左风心里一动,那“逆风行”讲求的是顺风疾行,逆风便可翱翔与空。但这想法刚一冒出,就被左风给否定了去,他发动“伪逆风行”的时间太过短暂,恐怕也就能让他飞起一小段距离而已,到时从半空栽落下来可绝不是闹着玩的。

  看着对自己不断坡口大骂的左烈,左风的脑海中好似一道灵光闪过,随即他就缓步向着一旁走去,好在对方尚未发觉自己顺风而行的移动规律。

  “小兔崽子,跑不动了吧。只要你肯乖乖将你身上的秘密说出,我保证放你一条活路。”

  左风默不作声冷冷的看着对方,脚下依旧丝毫不停的绕向他的身后。直到左风真正来到了上风位置,他才略微激动的长长松了口气,冷冷说道。

  “一个能背叛自己村子的奸细,竟然还敢说什么保证,你的保证一钱不值。”

  左风的话好似刺到了左烈的神经一般,只见他本就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脸庞的青筋猛的跳了跳,同时愤怒的大吼着向左风冲来。

  左风冷静的伸手入怀,双眼微眯的瞪着向自己再次冲来的左烈。暗自咬了咬牙,时间已经所剩无多,恐怕这将会是他最后一次发动“伪逆风行”,不管怎样也要搏这一次。

  “我才应该是左家村的村长,你这小崽子懂个屁,我要……”

  左烈怒吼声嘎然而止,一道瘦肖的身影在他眼前缓缓浮现,这少年此时正露出嘲弄笑脸看着对面的左烈,少年手中抓着一物塞入左烈大张的口中。

  左烈先是一阵错愕,但随后他就感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寒气,自嘴中迅速向下蔓延。他的眼中此时还满是不可置信,可如今他连半个手指都动不了,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只是两次眨眼间,左风就将塞在左烈口中的物件迅速收回,那物件终于显现出了原貌,是一个通体晶莹的小玉瓶,正是名叫幻生的女子赠送给左风的“寒凝冰雾”。

  左风将玉瓶抽出后立刻将另一只手中的木塞插入瓶口,然后将小瓶轻轻放在地上,就转身向后飞快跑走。

  因为之前使用过,他可是知道这东西的威力有多恐怖。不清楚将木塞拔去后,是否不丢出去也会爆开,所以他明智的选择暂时躲避开。

  片刻钟后,左风小心的走了回来,看了一眼静静躺在地上的小玉瓶,再确定它没什么异状后,这才小心的再次踹入怀中。

  抬头看了一眼如木雕般站在那里的左烈,左风伸手在他的脸上戳了戳,入手处冰凉坚硬,如万年坚冰一般。

  左烈此时的死状极为恐怖,整张脸青中透黑,皮肤表面有着一层薄薄的寒霜。两个眼珠已经变成灰蒙蒙的冰球,其上还有着丝丝裂痕,他那大张的口中依旧有屡屡寒气透出。

  看着左烈如此模样,左风胸中翻腾有种几欲呕吐的冲动,他不知道是因为左烈此时让人恶心的样子所导致,还是自己首次杀人后的不适反应。

  压下胸腹间的阵阵不舒服,也略微平复了一下情绪,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将手缓缓深入对方的怀中。

  “嘻嘻,你这小鬼还真不简单,竟然能将他做掉。不过也好,我们也快要对你们动手了,到时他也终难免一死。”

  一声尖利的笑声在左风耳中响起,声音响起的极为突兀,吓得左风立刻缩回手,向四处张望。

  只见声音响起的方向,一名身穿灰衣的老者从密林中走了出来。这老者出现的很突兀,左风看到他的灰色衣衫时,就已经大概猜出对方的身份“奉天皇朝那群老鼠”。

  嘴里不禁一阵发苦,他刚刚用过“伪逆风行”,短时间根本无法再次使用,同时也显露了“寒凝冰雾”这张底牌。这人的修为明显不低于左烈,他清楚自己这次将再无生望。

  “小子,你那身法武技好像只能向着一个方向移动吧,好像是只能顺风施展。”

  左风暗暗心惊,对方显然早已来到,却一直静静观察这边的变化,看来自己此刻就算能够施展“伪逆风行”也依然没有活命的机会。

  “你们是奉天皇朝的人?”

  “嗯……”

  灰衣老者的表情微微一变,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显然他的身份极为敏感,所以才会让他如此在意。

  “小子,你竟然知道我的身份,看来我需要和你好好聊一聊了。”

  灰衣人嘴上说的轻松,但目光之中却是有着淡淡杀机隐现。一种无力感笼罩在了左风的心头,对方一定会用最为残酷的方式折磨自己,然后从自己口中将所有想知道的事情一点点挖出。

  ‘看来今晚注定是难逃一死,那自我了断也未见得不是好的选择’。

  左风心中已经做出决断,他暗暗调动灵气运于掌心,只要对方再靠近一些,他就准备向自己头顶拍去。

  可就在这灰衣人迈步而行中,他的身体猛地僵硬住,随后左风就发现了他喉结上多出一截剑尖。

  剑尖缓缓收回,那灰衣人满脸的不可置信。鲜红的血液自那道细小的伤口处喷溅而出,他的身体缓缓向前扑倒,露出身后一道极为熟悉的身影。

  当看到这道身影的刹那,左风感觉自己再无任何危险,好似浑身都有些脱力,身体晃了晃就一屁股坐到地上。

  “风儿,你也太过胡闹,这样大的事情怎么都事先不和我说一声。”

  听着那严厉中带着丝丝关切之情的话语,左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

  “师傅,是我错了。”

  来人正是左风的师傅,左家村的村长藤肖云。看到左风那如阳光般的笑容,藤肖云轻轻叹了口气,后面的责怪话语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让为师看看,你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左风依旧面带笑容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只是灵气有些损耗过度而已。”

  左风在使用“伪逆风行”时,虽然那些释放在外的灵力都来自于小兽,但同时他也要调动大量的灵气加以操控。而刚刚在躲避左烈过程中,他也是因为频繁使用这身法武技,才导致了如今这般模样。

  “师傅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藤肖云说着指了指脚边那具尸体,同时目光看向那僵立着的左烈说道:“我来时,正是这个家伙出现的时候。”

  “他是你杀死的?”

  目光有些诧异的在左烈身上看了好一会儿,藤肖云才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继续说道。

  左风轻轻的点了点头,见藤肖云一脸不解的望着自己,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了那小玉瓶。

  “这是?”

  以藤肖云的眼光竟然也看不出它的来历,左风本也未打算隐瞒,于是就将自己被左鹏欺骗,之后在东山峡谷的一切遭遇缓缓讲诉了一遍。

  藤肖云在听完左风的叙说后,不禁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左风,直到道将左风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后,才再次说道。

  “竟然是‘幻生’前辈,没想到她竟然还活在世上。你这小子真是福缘不浅,既然是她赠送你之物,必然不会是什么凡品,赶快将其收好吧。”

  左风有些惊讶的说道:“‘幻生前辈’,那明明就是一位中年女子啊。”

  藤肖云听到左风这么说,笑着摇了摇头,道:“什么中年女子,她成名之时我甚至都还未出生,你若有缘下次再见到她,可千万不要失了礼数。”

  左风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好似想起什么,快速说道。

  “师傅,你是如何知道我会有危险的?”

继续阅读:第20章 收战利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逆焚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