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莺柯 (二)
酒徒2016-02-23 16:203,099

  第二章 莺柯 (二)

  王二毛和程小九两人身子骨本来就生得比其他人灵活,早晨时又吃过半条蛇,肚子里边有肉在,所以跑起来比饿着肚子的人快上几倍。顺着人缝之间三晃两晃,转眼便到了县城内唯一的小校场。抬头向里边粗粗望了望,径直奔用以登记应募者名姓的点将台跑去。

  县衙里的一干幕僚正在闹哄哄地拍县令马屁,夸赞除了县令林大人外,天底下绝对不会有第二个智者能想出易地报名,以考验应募民壮体力的办法。只夸得县令大人粉面如春,肋下生云。突然看到两个半大毛孩子气喘吁吁地冲了过来,全都吃了一惊。当即有差役举起水火棍迎上前去,骂骂咧咧地威胁道:“哪里来的野孩子,不知道这里是校场么。快滚地远远的,别妨碍县令大人执行公务!”

  程小九和王二毛被吓了一跳,继续向前踉跄了几步才勉强收住了身形。一边弯着腰喘粗气,二人一边交替着问道“请,请教差役大叔,是在这征募乡勇么?”

  “我俩,我俩前来报名,敢,敢问差役大叔,负责报名的老爷是哪一位?”

  众差役闻言一愣,仔细又打量了对方一遍,确定了眼前是两个半大小子后,才用水火棍向外推了几下,大声呵斥道:“滚,哪里凉快上哪里玩去。大热天的,咱家老爷没功夫理会你们两个小杂碎!”

  两名少年被推得连连后退,根本没机会靠近点将台。眼看着校场边上又露出了几个人头,程小九把两腿一扎,冲着点将台上抱拳施礼,“敢问县令大人,募兵榜上曾经说过要考校应募者的品行、心志和气力这三项,可曾有过考校年龄这一条?我二人的确年轻,但陛下亲点的李将军十六岁已经带着八百壮士于辽东杀了个来回。我二人年龄与他相若,怎地连个乡勇也当不得?”

  他打定主意要赚那三斗米,所以两腿扎在地上如老树生根。衙役们连推了几下没有将他推开,忍不住瞪着眼睛骂道:“吆吆喝,小孩子不大还挺有劲儿。你再不滚,爷们可就动真格了!”

  “就不走,你们既然没说限定年龄,就不该赶我们走!”王二毛也急了眼,双手握住一根水火棍,用力与差役们顶起了牛。

  正僵持不下间,只听得点将台上一声脆响。县令林德恩猛地一拍惊堂木,大声喝令:“不得无礼,速把两位小壮士请上来,本县要亲自考校他们二人!”

  “是,大人!”差役们答应一声,然后又狠狠地瞪了两个毛孩子一眼,气呼呼地让出了一条通道。程小九和王二毛两个大步向前,走到点将台下,冲着刚才发号施令的人抱拳施礼,“平恩程名振见过大人!”“馆陶王二毛见过大人!”

  “免了!”馆陶县令林德恩笑着摆手。刚才程小九在台下突然提起的李将军,就是皇帝陛下春天时作为激励士气的典型通报全国嘉奖的雄武郎将李旭。据说此子十五岁从军,十六岁带领八百壮士在辽东杀了一个来回,将高元小丑麾下的数十万大军视若土偶木梗。一个民间长大的毛孩子,能随口举出官府邸报上受嘉奖的英雄为例子,并愿意以其为楷模,那自然意味着他这个县令教化万民的本事出类拔萃。这样的毛孩子若是多上几个,来年郡里报到京师的升迁文书上,他林德恩的名字理所当然要列在第一页了!

  上上下下反复打量程小九,越看林县令觉得越顺眼。这孩子身上的衣服虽然旧了些,却收拾得非常干净。身子骨虽然粗壮了些,眉宇间却带着股子书卷气。更难得的是此子的胆量异乎寻常,别人家的孩子见到自己,即便不吓得体若筛糠,至少也不敢大模大样地站在那里,将自己的目光当做过耳之风。而眼前这位程姓少年,居然不卑不亢地站在点将台下,偶然还向自己看上几眼,仿佛自己与他仅仅是平辈一般,目光中根本没有半点畏惧之色。

  “你叫程名振?可念过书?”仔细打量了程小九好几遍,县令大人终于开口。

  “回大人的话,小时候学过几个字,粗通句读而已!”程小九点点头,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亲切自然。被县令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要说半点儿也不紧张,那是纯属扯谎。但为了今年娘亲和自己不再挨饿,再大的场面他也得应付下来。否则错过眼前机会,自己每天又要顶着别人的白眼四下找活计干了。受点儿屈辱是小,那股惶恐无奈的滋味实在难受得很。

  “嗯!”林县令慢慢地捋了捋胡须,目光再次仔细打量程小九,又再次比照他身边的王二毛,。若有所思。正紧张得心中如一百只爪子在挠的王二毛感觉到了林县令目光里边的轻视,也强打起精神抬正头,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无所畏惧。

  “嗯!”林县令又点点头,“你这同伴也不错。他也读过书么?”

  “回大人的话!”抢在王二毛回答之前,程小九拱手施礼,“王家小弟最近一直在跟晚辈学习写字,已经入了门,很快便会有所进境!”

  闻听此言,王二毛后悔得肠子差点没从嘴里吐出来。他娘亲的确曾经提过,让他别终日顾着玩,跟程小九学学识字。程小九也的确答应过,可以手把手教导他读书。可自从二人相交到现在,他只学会了写自己的姓氏和大名的第一个字。至于比划较多的“毛”字,则属于半生不熟状态,跟“二”字搁在一起还勉强记得。与“二”字拆开,就彼此形同陌路了。

  谁料到今天的县令上来不考武艺,先靠看书识字。早知道这样,二毛早就好好读书了,又何苦现上轿子现扎耳朵眼儿?

  好在林县令只是随意一问,并不想真考二人文字方面的造诣。“嗯,少年人,知道努力就好!”他对程小九的回答非常满意,笑着点评。侧开头看了看,发现已经有很多前来应募的民壮赶到校场,立刻大声命令道:“来人,给他们登记姓名。第一,第二个就登记这两位少年壮士的名姓!然后把家什摆开了,本县要仔细考校他们的本领!”

  “是,大人!”正在看热闹的衙役和幕僚们齐声回应,将围观的民壮们驱赶成一排,挨个登记造册。数名力气大的帮闲则从点将台后扛出两个石锁,五六把步弓,还有一个兵器架,在上面插满了各色常用兵器。

  看自己手下的差役们已经准备停当,林县令有心考考程小九别的本领,冲着他笑了笑,和颜悦色地问道,“看你的模样,可能也学过武艺吧。可否告诉本县进境如何?”

  “回大人的话,小时候学过一些,只能算做粗通而已!”程小九抱了抱拳,朗声回应。

  “只是粗通么?”林县令笑着追问。

  没等程小九回应,一直得不到机会表现的王二毛冲着县令大咧咧地一抱拳,抢先答道,“禀告大人!小九哥他是谦虚,实际上,他文武双全,在我们那条巷子,不,在整个馆陶也是数得着的身手!”

  “哦!?”林县令笑着皱眉,“你就是程小九?”

  “回大人的话,晚辈的确还有一个名字叫程小九。都是朋友们叫着玩的,算不得正式名字!”程小九不清楚台上的县令大人为什么对自己的名字比对自己的身手还感兴趣,施了一个礼,小心翼翼地回答。

  “很好,嗯嗯,你很好!”林县令连连点头,眉宇间的笑意让程小九直发毛。他当然不清楚,眼前这位县尊曾经受了某“大人物”的托付要照顾一个叫程小九的少年,正发愁到哪找这个有姓无名的家伙的时候,自己恰恰主动送上了门。而校场之上,又正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好机会,无论县令大人如何给自己好处,都可以顺理成章地打着爱才之名,丝毫不会在别人那里落下什么话柄。

  正狐疑间,又听得台上的林县令问道,“程名振,我想考校一下你的武艺,你可愿意?”

  “晚辈斗胆,愿在大人面前献丑!”程小九知道无论在县令大人狡诈的目光后隐藏的是福是祸,自己肯定躲不过去,把心一横,朗声回答。

  “好,果然是初生犊儿不怕虎!”林县令大笑,伸手指点摆放在校场中央的两个石锁,“那两个东西一个重八十斤,一个重一百斤,你能挨个将他给本县搬过来么?”

  “大人稍等!”程小九冲着台上一抱拳,然后撩起短打下摆向腰间一系,快步走到石锁跟前。他日日在码头上扛大包,最不缺的就是搬东西的蛮力。左上手拎住较小的那个石锁耳朵,右手拎住其中较大的那个,双臂一较劲儿。迈开大步,登登登,三步并做两步回到了点将台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