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莺柯 (三)
酒徒2016-02-23 16:204,367

  第二章 莺柯 (三)

  “好!”正在排队登记报名的力棒和衙门里的差役们齐声喝彩。

  听到众人的叫好声,程小九将两个石锁并在一处,挺举于胸前,四下致谢。然后冲着点将台上的林县令轻轻点了点头,也不把石锁放下,就那样稳稳地挺举着,再度走回校场中央。

  “好——”“够爷们!”众力棒们的喝彩声愈发踊跃,连带着几个文职幕僚都兴奋地站了起来,手扶桌案向校场中央眺望。在大伙兴奋的目光中,程小九慢慢弯下腰,将两个石锁缓缓放回原位。然后快步走回点将台前,叉手肃立。

  “壮士,真乃壮士也!”早已经兴奋得从桌案后跑出来的林县令双手托住程小九的胳膊,大声夸赞。“有道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老夫先前读到此语,还茫然不解。今日见了程壮士,方知古人诚不我欺!”

  程小九脸色微微一红,居然被夸得有些扭捏。笑了笑,他低声回应道:“县尊大人过奖了,晚辈近几个月来一直在码头上讨生活,所以炼出了几分蛮力。”目光转向排队等候测试的众力棒,他将声音提到了几分,笑着向林知县提醒:“其实今日前来报名的乡亲们个个都能扛着二百斤重物走几个来回。程某只是有幸第一个献丑而已,算不得出类拔萃。”

  听小九这样一说,林县令愈发对其刮目相看。不骄不躁,还懂得谦虚容让,这都是古圣先贤推崇的好品质。林县令自己也做不到,但并不妨碍他对优良品质的欣赏。有心让程小九多露几手,他向兵器架旁的弓箭指了指,笑着询问道:“壮士可曾习过射艺?进境如何?”

  “只是摸过几天弓,入不得方家之眼!”程小九脸上堆满谦虚,肚子里却暗暗叫苦。拎着两块死沉死沉的石锁走了一个来回,到现在他大臂和小臂还在微微颤抖着。完全凭借从小练就的调息之法,才没让林县令和周围的武学外行们看出破绽来。但此时再去拿弓,十有**会拿不稳。加上自己平时对射艺便只有三分熟,颤抖着手臂去找靶子,那箭肯定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

  林县令根本不知道射箭也需要花费力气,听程小九说得谦虚,还以为是年青人不愿过于出风头,笑着拍了拍对方肩膀,以长辈的口吻教训道:“年青人谦虚一点是好事,但今天是校场演武,有多大本事就应该使多大本事。若是一味地老成持重,反而失了年青人的锐气。去挑一把弓,射上几箭给我看看。不要怕失了准头,反正咱们整个馆陶县也没几个擅长射艺的!”

  程小九被逼无奈,只好含混着回应道:“既然如此,晚辈就斗胆再现一次丑!”说罢,跟着差役去挑弓箭。此时中原已经太平多年,一个弹丸小县里哪能有什么良弓。衙役们搬出来的六把弓中,倒有五把是一石之下的软弓。另外一把勉强有一石半的硬度,却多年没经过保养,整个弓身上都布满了漆皮,根本不堪再用了。

  好在靶子就树在五十步远近,也不需要强弓来射。程小九将五把软弓依次拉了拉,在其中挑出一把最顺手的,仔仔细细检查弓耳、弓弦和弓身,反复调整弓臂弯度。他是借着调整的机会将养体力,看在一干外行眼里却愈发显得高深莫测。几个负责登记民壮名姓的差役都停下手来,翘着脚向校场中间观望。一干力棒们也都停止了喧闹,排成几条长队,远远地看程小九如何试射。

  好不容易赖到手臂的酸涩感觉减轻了些,程小九取来三支箭,缓缓走到试射位置。只见他先弯下腰,将三支精挑细选出来的羽箭依次插入身前泥地中。然后挺直胸膛深吸了一口气,弯下腰去,搭箭于弦,借着直腰的惯性,将手中步弓拉了个半圆。

  五十步外的靶心在眼中猩红一闪,程小九猛然松开手指,羽箭如流星般飞出,“呯!”的一声,将靶子砸得向后晃了晃,几欲歪倒。待晃动停止,众人定睛细看,只见一杆白羽落在靶心上方五寸之处,兀自颤动不休。

  “好!”唯恐别人不给喝彩,王二毛第一个大叫起来。他不佩服刚才程小九拎石锁的本事,但凡在码头上讨生活的人,力气都不会太差。两只石锁加在一起还不到两百斤重,他一样能像程小九那样拎着走个来回。况且程小九曾经教过他如何均匀用力,刚才好朋友那一拎,一挺,还有那几步走路方式,都藏着很多技巧。只要掌握到其中窍门儿,校场上的力棒们十个里边至少有八个能做得和程小九一样气定神闲。

  但随便一箭都能射中五十步外的靶子,在王二毛这样的穷孩子眼里就是种非常高明的技艺了。他们平日连弓都摸不起,能不让羽箭飞错方向已经是老天在保佑了。更做不到能一箭正中,距离靶心也就差了区区数寸之遥。

  听了王二毛的喝彩,众力棒也齐声加油助威。程小九被四下里传来的叫好声羞得面红耳赤,弯下腰去,拉起第二支羽箭在弦。这回他不敢再遵从“满弯弓,紧放箭”的歌诀,而是仔仔细细端平弓臂,用目光去找箭羽、箭簇和箭靶。可越是努力,胳膊越不听话,大臂小臂之上,几块过度劳累的腱子肉“突突突突”同时抖个不停。

  “冷静,冷静!”程小九暗中给自己打气。屏住呼吸,再次找准靶心。没等他松开手指,箭簇又是向上一跳,目光随着箭簇偏移开去,入眼一片静谧的幽蓝。

  “程小九啊程小九,莫非你不想吃这碗饭了么!”心中一边斥责着自己,他一边重新调整呼吸。一个月三斗米,已经可以让娘两个的境况大加改善。至少每天早晨起来不用再被饿得头晕眼花,半夜时也不必再用冷水欺骗干瘪的肚子。想着每月三斗米的“军饷”,他的呼吸渐渐沉稳,远处通红的靶心仿佛变成了一个大碗,中间装满了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在箭簇、箭羽和“饭碗”重叠成一线的瞬间,他稳稳地松开手指。黑色的羽箭带起一股风,“啪!”地一声落在红心正中,瞬间深入半寸!

  “好——!”王二毛这次的喝彩声显然比上一次底气更足,带动得整个校场上都掀起了滚滚热浪。雷鸣般的呼喝声里,程小九松开第三支羽箭,又是正中在红心之处,与第二支并排站成了一丛。

  双手捧着步弓,他快步走向点将台。无意中捡到了宝贝的县令林德恩笑得耳朵都歪到一边了,快步迎上前,拉着程小九的手夸赞道,“神射,神射,有壮士这般神射手在,我馆陶无忧矣!”

  夸完后,他也不待程小九再谦虚,硬扯着对方来到兵器架子前,指点着一堆心目中的绝世神兵问道,“壮士可否挑一样兵器,让老夫再开开眼界。去选一件你最拿手的,以振我乡勇之威!”

  听到县令大人如此一说,程小九知道自己肯定被入选了。爽快地答应了一声,从兵器架子上挑了一杆缨枪,先轻轻抖了抖,然后收起势子,笑着向林县令拱手,“大人希望我在哪里使枪,但请示下!”

  “去校场中央,让所有人看个清楚!”林县令高兴得不断地捋胡须,将下巴都捋得通红一片,整个人却像傻子般浑然不觉。

  程小九冲着林县令轻轻点头,将缨枪反持在手,大步走向指定地点。洁白的柘木枪杆、火红的枪缨和其矫健的身材一配,还没等开始用枪,已经赢得了个满堂彩。

  程小九四下拱手执意,然后口吐一声轻叱,长缨猛然间像有了生命般疾刺正前。力道尽时,红缨瞬间散开,宛若开了满树春花。花瓣落处,枪杆圆圆地画了个圈子,旧力未去,新力又生,几十树春花一棵凋零,一棵绽放,真个是生生不息,连绵不断。

  “好啊!”“小九好枪法!”“壮士好本领!”校场周围,喝彩声此起彼伏。只觉得即便今天自己无缘被录为乡勇,能看到这场精彩万分的枪舞,也值得被白白晒上大半天了。

  程小九心情愉快,抖擞精神,将自己小时候学过的十分本领发挥到了十六分。若是此刻有个习武的老将军在场,肯定能看出他的枪法表面看上去绚丽无比,其实处处都是破绽。真的到疆场上争功名,遇见普通山贼流寇还能勉强应付一阵子,遇到百战行家,十招之内肯定会将小命儿丢掉。但眼下周围看热闹的人哪个曾经真正上过战场?只觉得那杆缨枪如一树盛开的杜鹃般,说不出地惊才绝艳。

  也不是程小九刻意在敷衍大伙,他武艺入门于父亲遭人陷害之前,所以基础打得非常扎实。这么多年坚持不断地练习下来,在基本功方面已经堪称高手。但各种兵器的使用技巧,招式变化,还有招式和步法之间的配合,却是他根据家中收藏的几本图谱,以及平时在街头观察卖艺人演武所得。看上去精彩纷呈,实际却漏洞百出。

  至于程小九私下里传给王二毛的那些糊弄人的把式,更是花架子中的花架子,用来走街串巷卖艺肯定能博得满堂彩,用于实战,纯属于找死无疑。

  几趟大枪走下来,程小九的呼吸渐渐均匀,肌肉也不再颤抖。一张红扑扑的笑脸挂着数滴纯粹被太阳晒出来的汗水,看上去甚为亲切可爱。看看时候已经差不多,他又来了个巨蟒翻身,人枪合二为一,半空中干净利落地一滚,然后双腿稳稳落地,手臂平端,红灿灿的枪缨“突突”乱颤,一团绚丽虚影当中,居然至少探出了三个枪头来!

  “梅花七蕊!”“梅花枪,正宗的梅花枪!”“老天,真的是梅花枪”常在街头听卖艺人胡侃的差役们脱口赞道。双目看向少年人,端地是满眼惊羡!

  听到周围“行家们”的喝彩声,林县令更相信自己捡到了宝贝。快走几步,一把拉起程小九,左看右看,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想不到,老夫治下,居然也隐藏着一个罗士信!你既然有此等武艺,何不早为国尽力。亏得老夫贴了这个募兵告示,否则岂不是让外人说老夫无目,空令明珠蒙尘么?”

  “大人过奖!晚辈惭愧!”程小九赶紧抱拳施礼,“晚辈只是胡乱练过几招,算不得精熟,更无法与历城罗士信相提并论!若能在大人帐下为相邻们尽一些力,已经心满意足。至于明珠二字,晚辈实在是愧不敢当!”

  “当得,当得,谁人说你当不得。老夫说你当得,你就当得!”林县令满脸红光,笑得就像庙里边的弥勒。第无数次打量完小九,他轻咳嗽两声,笑着问道:““程名振,你可愿意为本县效力?”

  “程某不才,愿听县尊大人调遣!”程小九立刻躬身,刹那间,心中的狂喜无以复加。

  “嗯——!”林县令拖长声音嗯了一声,尽情享受着当伯乐的感觉,“既然如此,程名振,本县就提拔你做一个兵曹,负责训练所有乡勇,伺机剿灭周边盗匪,你看如何?”(注1)

  “啊——!”被巨大幸福砸晕的程小九先是瞪圆了眼睛,然后长揖及地,“谢大人厚爱,程某粉身碎骨,难报大人知遇之恩!”

  林县令笑着摇了摇头,“本县不要你粉身碎骨,若有贼人来犯,你协助本县和诸位同僚,为乡邻父老尽力便是。咱们馆陶……。”他四下看了看,突然轻轻叹了口气,“咱们馆陶乃鱼米之乡,百姓安居乐业之所,无论如何不能让贼人把这份安宁破坏了去!”

  听县令大人如此心怀百姓,程小九禁不住肃然起敬。举了举右臂,郑重答应,“大人尽管放心,只要程某还站在这儿,便绝不许贼人从我身边从容而过。此言一出,天地为鉴!”

  “好,你很好!”林县令高兴得连连点头。近几天来,张金称派人到馆陶踩盘子的消息就像朵乌云般盖在他的头顶上,逃不得,战亦无门。如今,有了程小九和一群乡勇在,还怕那些山贼流寇作甚!

  他抬眼望去,发现四野里一片阳光灿烂!

  注1:隋代地方官制,县令、县丞、主簿为上级委派。县丞,主簿之下的地方杂职,不算官,只算小吏,可由县令自行委任,俸禄也是地方自筹。规模较小的县里边不设县丞,由兵曹则负责捉奸捕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