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莺柯 (四 上)
酒徒2016-02-23 16:203,209

  第二章 莺柯 (四 上)

  无意间收了程名振这么一员虎将,县令林德恩对接下来的乡勇招收事宜也就不再像先前那样认真了。稀里糊涂又走了会儿过场,点了包括王二毛在内的十几名民壮入伍。然后叫过麾下主簿董凡森,小声叮嘱了几句,施施然而去。

  众幕僚和差役们恭送县尊大人去远,考校尺度愈发宽松。气力、弓箭、器械三样,凡是有一样特长者,皆征招入伍。从上午巳时忙到下午申时,三个时辰下来,足足征募了七百多名乡勇。看看太阳已经偏西,董主簿清了清嗓子,冲着为数不多的等候者吩咐道,“今日就到这里,诸位想必也是又饥又乏,一身本领难以发挥。若有心为家乡出力,明日请再到校场来,本官再替县尊大人选材一天。若来趁早,过了明日这个时候,便再无吃官府饭的机会!”

  话音落下,没来及参选的人垂头丧气,已经被选中入伍的人却兴高采烈。董主簿先是笑着扫了众乡勇一眼,点手叫来新任兵曹程名振和本县远近闻名的“神捕”郭进,微笑着说道:“本来程兵曹上任的手续还没走全,不该担此麻烦的。但本县人手实在稀缺,所以这些弟兄们,还请程兵曹和郭捕头两个先带去安置。营房、床铺和伙食,县令大人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如何分派,郭捕头非常清楚,程兵曹尽管跟着郭头去熟悉一下情况。至于弟兄们,就暂时就混在一堆放着,待明天咱们招募齐了一千乡勇,再着手分伙编队,严加训练!”

  “愿听主簿大人安排!”程小九恭恭敬敬地抱拳。然后转身又给郭捕头做来个揖,陪着笑脸说道:“晚辈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凡事还请郭伯伯多加指点。”

  “嗯!”五短身材的捕头郭进抬起眼皮扫了一下程小九,微笑着道:“兵曹大人又何必谦虚,照常理,我要事事向你请教才对。不过有些话咱们还是早日说清楚的好,我只是本县的捕头,抓个小偷,给乡邻们做个和事老儿什么的,还多少懂一点儿。这领兵打仗的事情,纯属赶鸭子上架。如果出了什么纰漏的话,还请程兵曹不要见怪!”

  话虽说得客客气气,言语之外的冷落意味却呼之欲出。程小九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对面这个地头蛇,又陪着笑脸拱手,“郭捕头客气了,这阖县上下,谁不知道您老人家德高望重,又经常提携晚辈。若是晚辈哪里做得不到位,您老尽管说,晚辈立刻改正便是!”

  郭捕头又翻了翻眼皮,笑着回应,“程兵曹乃县令大人钦点的属吏,怎能谦虚说什么都不懂呢。那不是等于说县令大人错看了你么?”说罢,他哈哈干笑了几声,用手指点周围数百名乡勇,“这些人可都看着你今日如何耀武扬威的,将来谁敢对你不心服口服?你可千万带好他们,别让县令大人太失望了!”

  “晚辈上午时是被太阳晒傻了,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程小九强压着心中的怒气,继续跟郭捕头打哈哈,“您老就别埋汰晚辈了,再说几句,晚辈都惭愧得无地自容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很容易被乡勇们认为软弱可欺。却仍然不得不忍字当头。否则一旦跟姓郭的起来冲突,自己肯定要吃亏不说,话传到上司那去,无论自己多站理,也难免会落个恃宠而骄的印象。

  见二人话不投机,董主簿赶紧上前撮合,“郭捕头别拿程兵曹开玩笑了。他只是学过些武艺罢了,又怎比得上您对这地方的风土民情熟悉。要我看,您老就当带徒弟一样带带程兵曹,他年纪轻,将来出息了,肯定会记得您老的好处!”

  捕头郭进不敢驳了主簿大人颜面,轻轻耸耸肩膀,笑着道:“看您这话说的。好像我欺负年青人一样。照理儿,兵曹大人的级别可是在我这捕头之上的,我老郭再混账,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啊。您老尽管放心,即便我不收这个徒弟,也会尽力指点他,决不眼看着年青人吃亏便是!”

  “那就好,程兵曹,还不给郭捕头道谢!”董主簿立刻拉起程小九,笑着吩咐。

  “多谢郭捕头仗义!”程小九笑得脸都酸了,还是装出一幅谦恭模样,向郭进抱拳躬身。

  郭捕头口称“不敢”,侧开身子,以长辈的身份还了个半揖,算是认可了程小九这个新同僚。然后竖起眉毛,冲着身后的一干弓手、帮闲、野牢子们喝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帮兵曹大人收拢下属?都安排到营房里边去,二十个人一间房子,仔细照顾好了。若是有什么差池,仔细你们的皮!”

  “是,您老尽管放心!”弓手、帮闲、野牢子们齐声回应,俨然一支嫡系部队。

  这些家伙都不占县衙的正式编制,完全靠着郭捕头的照应才能在乡里横行,无论郭捕头说什么,他们都不敢顶撞。但程小九是县令大人钦点的兵曹,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所以他们也不敢将程小九得罪狠了,以免将来受到池鱼之殃。

  看到郭、程两位“大人”终于勉强走到来一块儿,众帮闲们也松了口气。抖擞起精神,将七百多临时招募起来的乡勇全部领入营房,安排好床铺、馆舍,然后又每人发了一片粗麻布权当行李,一双草鞋包脚。

  这样的条件虽然简陋,比起很多乡勇们原来过的日子,却已经像是在天堂般了。很多人将刚刚发到手的麻布小心翼翼地叠起来,准备日后带回家里给孩子们添置衣裳。也有人摸着额头蹲在铺满金黄色稻草的大通铺旁,唯恐自己是在做梦。如此一来,整个营内的秩序倒也算得上井然,至少比程小九预计之中要好得多。没见到一个闹事的刺儿头,甚至本来该由衙门给安排的饭菜比预定时间晚到了一个多时辰,也没有人发出半点儿抱怨。

  仔细在营房内巡视了两遍,程小九渐渐放下心来。到了这个时刻,他的脑袋也晕乎乎的,整个人觉得像飘在云雾中般,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因此晚饭也没吃多少,随便扒拉了几口,便跟郭捕头留下来给自己帮忙的小弓手告了个假,拉着王二毛回驴屎胡同向娘亲报喜。

  王二毛才吃了一碗免费的白米饭,肚子仅仅被填了底儿。被程小九强拽着,一步一回头地硬扯了出军营,气得嘴里不停地嘟囔,“我说兵曹大人,你自己回家不就行了么?稍带着告诉我娘一声我已经入伍吃粮,也省得我来回跑路。好不容易吃上顿饱饭……!”

  “你吃吧你,早晚一天把自己撑死!“程小九气得用膝盖顶了王二毛屁股一下,低声呵斥。衙门里突然招募这么多兵勇,显然不仅仅是为了防备什么小蟊贼。也就是王二毛这种没心肝的,只看到了眼前那碗米饭,却没想到日后所面临的风险。

  “兵曹大人欺负人了!”看看四下没人注意自己,王二毛哑着嗓子叫道。

  “去你的,再叫我兵曹大人,我就当众揭露你根本不识字!”程小九的思路被打断,气得又踹了王二毛一脚,笑着骂道。

  王二毛嘿嘿奸笑,“本来还认识三个的,被你这一脚,踢没了两个。左近一个王字我不会认错,不管他正着写还是倒着写!”

  被他这么一搅合,程小九暂时没心思担忧自己的未来了。两少年说说笑笑,结伴离开了军营。绕个夫子庙、成贤街、青玉大街、琉璃胡同,正准备向城南拐。身后突然跑过了一匹快马,马背上的过客先是不经意地回头,然后满脸喜悦,一边甩镫离鞍一边笑着招呼道,“那不是我七妹家的小二子么?怎么这么晚了才回家。有阵子没到你家里去了,你们娘几个过得还好吧!”

  王二毛被问得两眼发直,直到屁股上被程小九狠狠扭了一把,才猛然回过神来,战战兢兢地回答道,“蒋,蒋,蒋大舅舅,我,我娘和我们都还行。您这,这是到哪里忙去,怎么这晚了还急匆匆的!”

  “没事,没事。我是照例巡街,免得有贼人胡闹。几个徒弟就在前边等着!”眼神突然变得好起来的蒋姓弓手笑着摸摸便宜外甥王二毛的头,然后冲着程小九抱拳施礼,“这位可是刚刚赴任的程兵曹,在下蒋烨,是本县郭捕头的开山弟子。下午听弟兄们说馆陶出了个少年英雄,正懊恼无缘一见。没想到刚刚懊恼完了,立刻遇到了您!”

  他是王二毛的表舅,程小九自然不敢托大。侧开身子,然后还了个全揖,客气地说道:“晚辈只是突然走运,被林大人亲自考校了一番。其实本事没弟兄们传说得那么强。您要是忙,尽管接着去忙。二毛我们两个没事闲逛,就不耽误您的执行公务了。”

  “看这话说到哪去了。什么公务,小事而已。您现在既然做了兵曹,今后这些事情也少不得让您知晓,所以不如小的陪您走走,也好让地方乡老们认认您的面孔!”弓手蒋烨又靠近几步,笑着和程、王两个走做了一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