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绝地反击
李初晨2015-12-21 18:582,575

  “你居然不是太监!”窦女官吃惊地说道。

  后宫之中出现了带把的男人!窦女官一扫之前娇羞模样,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同时还有惶恐不安。

  “你不是太监为何会出现在后宫之中?”窦女官问道。

  “呃……”

  刘安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般模样,什么情况?要知道以前无论是乐坊歌妓,或者后宫娘娘,得知自己胯下之物,无不准备宽衣解带。

  为什么到了窦女官这里会是这样,不仅衣服没脱,反而还质问自己。

  这完全不按情节走啊,叫刘安如何回答?难道告诉对方说自己潜入后宫为了完成搞皇后大任?别傻了,如果自己这么说,没准儿会把这窦女官吓成什么模样。

  “这个……”

  刘安左思右想,都得不出一个结论,东张西望一番,结果一眼又瞟到窦女官领口春光,巨龙顿时微颤,在窦女官小腹处蹭了几下。

  “嘶……喔……”

  两人同时发出羞人的声音。

  “那个,窦女官,你先松绑,放我下来,我慢慢跟你说。”

  窦女官此时脑袋一片空白,听到刘安说道,便照做了,完全没有想过此举放的不是一个犯错小太监,而是一匹饿狼啊!

  刘安被放下后,活动了一下自己手腕,有些疼痛,身上不少地方还有皮外伤,不过不影响行动,窦女官此刻低着头,脑袋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作为女官,窦女官曾有幸见过皇上与蓉贵人在寝宫之中做羞羞之事,皇上的龙根有灵丹妙药滋补,自然硕大!但是刚刚她与刘安接触,完全可以感觉得到,刘安的更是吓人!

  窦女官不知此时放下刘安是多么危险,依旧沉浸在刘安与他接触时的感觉之中。

  片刻,只见窦女官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后宫中出了假太监,还是被她发现的!摊上了这种事儿,她怕了!正是这恐惧,让她保持着一丝清明,否则她恐怕早已沦陷。

  “你为什么会害怕呢?不应该呢!”刘安不知何时,身子贴向了窦女官,在其耳边轻轻说道。

  一股股热气吹得窦女官耳根发烫,一时间浑身顿觉无力,兴奋与恐惧并存。

  突然窦女官发现了什么,大惊!抬头看向刘安,“你怎么被松绑了!”

  刘安邪邪一笑:“当然是窦女官你松的了。嘿嘿……”

  “我……”窦女官还想说点什么。

  只见刘安突然抱住窦女官。

  更是大胆的直接亲了过去,趁着窦女官来不及反应,舌头滑溜的伸进窦女官那小嘴之中,巧舌交缠,相互吮吸。

  “唔……唔……”

  窦女官大惊,连忙推开了刘安,脸上潮红未褪,嘴中怒叱道:“大胆小安子,竟敢假冒太监,混入宫中,说!是何居心,尽然还敢对本女官无礼,不怕本女官秉明皇上,将你五马分尸么!”

  俗话说色胆可包天,刘安这会儿可顾不得这么多,就算死,我也要在死之前不留任何遗憾!

  不退反进,一步步走向窦女官,直到其退无可退。

  “不要!”窦女官无力地说道。

  可是这声音在刘安耳中却好似一种鼓励,催促着刘安行动。

  刘安喘着粗气,大声地说道:“不要什么呢?窦女官,你大声点说,我听不清,对了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没有沉沦,你们后宫的女人不都是渴望男人鞭打么?怎么了?求我啊!”

  窦女官欲哭无泪,谁说后宫女人都渴望,那是有,不代表每一个女人都是啊!虽然曾经陛下宠信娘娘时,那动静儿可以让她好几晚都睡不着觉,心痒难耐,可是她毕竟是黄花闺女,见过,听过,没做过。

  虽有yu望,也不可能像妃子歌妓好久没吃肉一般,黄花大闺女,怎么说也有矜持的,刘安所做,最多让窦女官春意萌动,可要是如刘安所想饥渴难耐,那倒还不至于。

  所以只能说刘安还不太了解女人,对付窦女官这样的女人,可别指望她主动脱了衣服裤子,黄花闺女,未尝肉味,不识美好,心里更不会深入去想。

  窦女官身下,此刻一片泥泞,已是采摘佳时,刘安毫不犹豫,将自己二等小太监衣服褪去,露出男儿本色。

  只见刘安本钱如此之巨,惊得窦女官一时间大脑供血不足,昏厥了过去,这么大!不得把肚子捅破啊!

  就这么晕了?刘安好不郁闷,晕了还怎么玩?刘安眼珠一转,连忙将窦女官衣物脱去,自己躺在其身边,然后取了一些水,在窦女官身上洒了洒。

  初夏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没过多久,窦女官便被冷醒,醒来时,见自己衣衫不整,躺在刘安身边,不用想也知发生了什么。顿感委屈。

  刘安躺着,一切看在眼里,心想,这窦女官太好骗了,早知道就不洒水了,不知道冻坏没有?连忙坐了起来,安慰道:“哭什么?跟着我,难不成还委屈你了?总比当那些太监的菜户强吧!”

  窦女官没有理会刘安,越想越委屈,糊里糊涂的就被男人睡了,更重要的是,还没有一丝感觉,太失败了!

  ……

  ……

  刘安安慰了好一会儿,窦女官便不再委屈,偶尔还被刘安逗得噗哧一笑,刘安见形式一片大好,便面带羞涩地说道:“刚刚一心想着让你做我的女人,太快,感觉全完了,要不……”

  窦女官笃的,脸红了,岂会不知刘安所想,反正这事儿也发生了,再来一次也无妨,只得羞涩涩的点了点头。

  刘安大喜,连忙抱着窦女官啃来啃去,最后更是压着窦女官,身子一挺。

  窦女官痛呼!“小安子!你个骗子!”

  ……

  ……

  刘安搂着窦女官香肩,小黑屋无窗,不知是什么时辰,刘安总算是得偿所愿,被后宫众女,以及乐教歌妓引起的邪火总算是熄灭了,历尽千辛万苦,可算是开辟了一条极乐大道,可由于窦女官是第一次,刘安不敢采摘得太狠,毕竟后宫这个地方,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细水长流才是王道!

  只得诱惑着窦女官用五龙抱柱,最后窦女官小臂酸胀。

  刘安对窦女官说道:“窦女官,我觉得这件事你会保守秘密的不是吗?”

  “说这作甚,奴家又不是小孩子,知道轻重,更何况人家被你那个了,已经是你的人了,别窦女官窦女官的叫奴家嘛,奴家有名字的,叫窦静,你可以叫我静儿。”窦静头靠在刘安身上毫不犹豫地说道。

  刘安不禁紧了紧窦静,这可是她第一个女人啊,虽然之前这女人和自己不怎么对付,可是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女人,刘安从心底,还是很怜惜的。

  没想到静儿这么上道,才做了自己的女人就这般温顺,想起之前这女人撅着大腚对着自己,刘安就色心大起,有些按耐不住了。

  “好的,静儿,要不这会儿,我们再……”

  “不要啦!来日方长嘛,这会儿都不知是什么时辰了,天亮了可不好。”窦静轻轻地推着刘安,欲拒还迎啊!

  让刘公公兴致高涨,如不开心一番,岂不是不美。

  “咚咚咚……”

  小黑屋的门传来阵阵敲门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品太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品太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