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被挨打了
李初晨2015-12-21 18:582,158

  后宫之中,几乎每一个宫苑都一个独立的小黑屋子,里面造得是全封闭,墙体厚实,隔音效果绝佳,在小黑屋还发生了许许多多不能说的秘密呢。

  漆黑的屋子,是为了让犯错的人感觉到孤寂的恐惧,厚实的墙体,为的就是让濒临崩溃的人放肆嚎叫而不影响他人,所以只要进了小黑屋,可以说完全就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窦女官持一盏烛台走在前面,刘安被几个太监架着跟在其后,只见小黑屋内十分整洁,各类刑具一应俱全,就连皮鞭都有好几个款呢!

  放好烛台,窦女官便道:“将小安子吊起来。”

  “小的领命。”

  几个小太监麻溜的将刘安吊了起来,不用窦女官吩咐,这几个小太监便走了出去,顺便还将门关了起来。

  刘安暗骂:“这帮天杀的,绑自己至于这么麻利么!还绑得这么紧。”

  “啪!”皮鞭抽响。

  刘安看去,只见窦女官手持皮鞭,冷眼看着自己,面带冷笑,“小安子,你可知今天你惹主子不开心了。做奴才的,就要有奴才的觉悟,怎么能让主子不开心呢?”

  “啪!”一皮鞭落到刘安身上。

  打得刘安痛呼,“啊!痛啊!”

  “痛是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叫啊!继续叫,这小黑屋里面,你什么声音也传不出去,你叫得越凶,证明你记得越牢,叫啊!使劲儿叫!”

  “啪!”

  “啪!”

  “啪!”

  窦女官越打越开心,手上的频率也越来越快,最后还放肆的笑了起来:“哈哈……”

  刘安从最开始的痛呼被鞭打到这会儿说话都有气无力。

  这窦女官八成是在后宫中待得太久,压抑的太厉害,否则怎么会打人打得这么开心,刘安心中想着。

  脑海里不停的在想如何才能扛过去,照对方这种打法,估计明天太阳是什么颜色,自己恐怕都看不到了。

  突然!

  刘安顿时想到了什么,如果此计可行,别说不用挨鞭打之苦,就算鞭打对方也无不可,连忙虚弱的小声说着什么。

  窦女官见刘安嘴唇不听在动,却又听不清是什么,有些不喜道:“小安子,你在那里嘀咕什么,莫不是知道错了,想求本女官放过你?告诉你,已经晚了,别做梦了,还是老老实实受了这顿鞭刑,长长记性,以后别再犯类似错误。”

  刘安摇了摇头,嘴唇依旧在动,却还是没有声音,听得窦女官有些着急。

  “小安子,告诉你,别耍什么花样,嘀咕什么?是不是再说本女官坏话?”

  刘安再度摇了摇头,有些虚弱,不过这次道听清了在说些什么。“窦女官,小的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你可不可以走近一些……”

  窦女官一听,莫不是这小太监想耍什么花样?思量一番,便还是靠了过去,刘安双手被绑,又是吊了起来,难不成还怕他玩什么不成。

  “小安子,有什么就现在说告诉你,可别玩什么花样,否则别怪窦女官手下的鞭子不留情。”

  刘安张了张嘴,有气无力的模样示意对方再近一些,待窦女官几乎快贴到刘安身上时,这厮才露出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双眼发亮。

  原本虚弱的模样顿时散发出了神采,腰部骤然用力,猛的抬了起来,夹住窦女官身子,两人本来挨得就很近,刘安这一下,更是让窦女官完全贴了过来,无法动弹分毫。

  “窦女官,你打我打得这么狠,我俩好像没仇吧,做个交易如何,你把小弟绳子解开,小弟就放了你,如何?”刘安得意的说道。

  窦女官顿时大怒,“好你个小安子,竟敢以下犯上,想让我放了你,休想!”

  刘安见威逼不成,换个策略,威逼加软磨,顺便再卖个萌,“好姐姐,你看,这绳子吊得小弟手好痛啊!你就当可怜可怜小弟吧!不然小弟可不放你,就这样一直到天亮吧!”

  奈何窦女官根本不吃这一套,冷笑着,这笑声让人发麻啊!“小安子,你是在威胁本女官么?笑话,本女官可不是吓大的,就你这小身板,我就不信,你能夹本女官几时,有本事一直夹着,否则,待会儿,少不了你的鞭子!”

  我勒个去!刘安完全没有想到这窦女官居然这么变态,差点就把他吓得腿软了,按照刘安的想法就是,架住窦女官,然后威胁对方放开自己。

  只要自己一松了绑,一个女人又有何惧,加上小黑屋隔音效果绝佳,推倒窦女官狠狠地鞭打,外界也不可能听得到,那不是什么仇都报了!

  奈何这窦女官完全就不按套路出牌啊!居然算准了自己夹不了多久,现在刘安能做的只有死磕,能坚持一会儿算一会儿,现在多夹一会儿,待会儿就能少挨一鞭。

  时间流逝着,窦女官身上散发淡淡芬芳,钻入刘安鼻腔,向下一望,不得了!只见若隐若现的两个大白馒头被挤压得变了形。

  刘安还从来没有仔细打量过窦女官,对于窦女官的印象,刘安一直停留在变态,严肃,死人脸的层次,从未细心发现过,而今日仔细看来。

  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弯弯的眉毛,小巧的嘴儿,五官相当的精致,加上有料的身材,不得不说,这窦女官这算得上美女!

  巨龙似有复苏抬头之势,刘安呼吸都沉重了几分,窦女官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她逞强说不惧刘安夹着,可是她也有些异样,认为刘安是太监,可也是异性!

  作为后宫的女人,只有皇帝一人能碰,窦女官作为女官,自然没有被皇帝碰过,否则至少现在也是一个才人,第一次和异性如此亲密接触,难免心中有些异样,加上刘安模样本来就很讨喜,窦女官此刻复杂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刘安沉重的呼吸,让窦女官感到一阵儿热气吹过,双颊绯红,看得刘安眼睛都直了,呼吸更加急促,胯下巨龙成功复苏,高傲的龙头好似在咆哮着什么。

  这时,窦女官大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品太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品太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