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遭遇狼群
七品泉2018-03-22 11:443,802

  真要命!原来陆可琴和林仙儿因为害怕根本没上山坡,开始不敢看,后来又被我们说话吸引转过了身,而我们只顾看山坡上的尸骨也没人注意山坡下的动静,才使狼群快走到跟前了才发现。

  “山下有狼!”我尽量用冷静的语气警告了陆大川他们一句,然后缓缓转过身,望向山下。

  之前猛然看到山坡上的大量尸骨时除了陆大川大家都慌了,现在狼群如此之近,我真怕有人再慌乱做出不该有的举动,致使狼群冒然进攻首当其冲的陆可琴和林仙儿,所以转身的同时眼中的余光扫视着身边的每个人,他们不愧是有经验的野外探险者,得到我的警告,每个人都无比的镇定,除了拿武器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多余的动作。

  狼群发现突袭计划失败,不约而同停了下来,半仰着头装作无所事事观察着我们的举动,有两只还卧在了地上,张了张大嘴一副准备睡一大觉的样子。

  陆可琴和林仙儿见我们表情严肃,用异样的目光望着她们身后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想回头看。

  “可琴姐——”我平静地叫了一声。

  陆可琴和林仙儿同时终止了转身的动作,望着我。我目光和她们身后最近的那匹狼对视着,屏住呼吸,咬住牙一步一步向她们走。

  “怎么啦?”陆可琴看我走下山坡问。

  “不要回头,慢慢往我身后走。”

  可能我表情太吓人了,陆可琴和林仙儿都没问为什么,拉着手往我背后走。

  近处的两三匹狼冲着我呲牙、咆哮。陆可琴她们显然知道身后有什么了,我真害怕她俩大喊大叫着跑起来。

  “轻点、轻点……”我尽量平缓地抓住陆可琴一只手,把她们拉到我背后,“不要惊慌,保持着这个速度往山坡上走。”

  野兽翻起嘴唇,呲牙的样子是非常吓人的,我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丝毫不敢看它们白森森的牙齿,目光紧紧盯着它们的眼睛。

  一步、两步……我心里默算着到山坡的距离,脚下感觉着地形的走势,当感觉到我们已经踏上山坡时,大喊一声“跑!”,然后转过身一手推着陆可琴,一手推着林仙儿往上坡上猛跑。

  陆大川、刘发山等人七手八脚拉我们,刘鹏、张小虎、蔡正东几个端枪的人则迅速挡在我们前面。

  到了他们身后,我腿软得站不住了,浑身抖得像狂风中的树叶。

  “郑爽,没事了没事了……”陆大川一边安慰我一边用脚踢着地上杂乱的尸骨,想整出干净地方让我坐下来。

  “我不坐,我要撒……”尿字还没说出口,我便感觉到裤裆了一热。

  “你要怎么?”

  我低头看着洇湿开的裤脚:“什么也不要了……”紧接着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睁开眼睛,我发现我躺在睡袋里,身边坐着陆大川、陆可琴他们和一堆篝火。篝火靠我们的这边烤着吃的,另一边离火远一些的地方则烤着我的裤子、秋裤和裤衩。天空一轮皎洁的明月洒下一片被树木的枝叶分割的斑斑驳驳的月光。

  “醒啦!”陆可琴扒在我脸上问。

  我手直在下面摸自己是不是穿着衣服,不好意思回答她。

  “快起来吃点东西。”陆可琴从睡袋里往出拽我,嘴里小声说,“这会知道害羞了,早干嘛去了!尿那么多,也不怕把我们冲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陆可琴的话让我感到无比温馨。“姐”,我轻轻叫了一声。

  “嗯。”她应了一声,看着我不动了。

  说实话,她静静注视我,让我心里软软的,特别想把她抱在怀里。

  这时陆大川、刘鹏等人全部围过来看我。我不好意思再赖着了,翻身从睡袋里往出爬。

  陆大川狠狠在我肩膀上拍了一巴掌:“你小子真是唱一处像一处,胆子大起来能把人吓死,小起来也能让人够呛,又尿裤子又昏厥!”

  “还笑话我,谁说这个饭碗狼已经抛弃很多年了!?”我回他一句,望向四处,“我们这是在哪?狼群呢?”

  “还在山上,狼群守在山下,咱们被困住了。”

  接下来,陆大川告诉我,在我昏了之后,刘鹏他们朝天鸣枪想把狼群吓退,还真起到了效果,十几匹狼掉头一溜烟往山谷中退了,可没想到它们退到我们发现这座山的地方不走了,并且冲天一阵嚎叫,好大一群狼涌进了山谷,两边山上也是一片狼嚎。

  陆大川他们一看坏了,别说狼是国家保护动物不让猎杀,就算让可着劲打,怕是天黑前也没法摆脱这么大一群狼,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往山上退,爬到我们呆得地方才发现这片山林说是狼的饭碗还真是名副其实……

  “你看这面山壁,”陆大川打开手电照向身后让我看,“根本没法上去。”

  “这么说,我们完蛋了!”我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也不一定,现在无人区都很难有大规模的狼群了,如今它们聚集在离人如此近的地方一定有特殊原因,咱们不过是碰巧赶上了……”

  “你是说这些狼是来开年会,开完会各回各家,咱们就得救了!?”

  “差不多,”陆大川点着头,“是这么个意思。”

  我正要说自己的看法,见他冲我直眨眼睛,到嘴边的话生生给咽回肚子。

  “白天你怎么那么大胆子,敢往狼跟前跑?”陆大川转移话题,“说实话,那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们搞探险的,以前没遇到过狼?”

  “遇到的倒是不少,不过都是我们一群人,遇到一头两头的,碰不到一块,它们远远就避开了。”

  “我知道那样做是因为我多少知道一点狼的习性,比如你独自一个人在野外,突然和一头狼走了对面,这时最忌讳的是调头就跑,你站在原地不动或者是直直的往狼跟前跑,只要狼不是饿极了,一般都会主动跑开,可是你扭头先跑,狼百分之九十是要追的。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是人打狼肯定比狼吃人要多得多,所以天长日久它们从骨子里对人还是有所忌讳的。”

  “是不是呀?从什么书上看来的?”

  我把白天想起来的童年时发生在我村子里关于狼的那些事给他们讲了一遍,听得他们直咋舌。

  刘鹏问:“假如真是遇到狼拍肩膀该怎么办?不能回头,还不能跑。”

  “要是一般的人遇见这种事,除了遇到人救他,还真是死路一条了。不过也有例外,我听说过我村里一个外号叫二愣子的人,年轻的时候遇到过一次,不但没死还把狼给弄死了。据说是一个下雪天,我忘了二愣子干什么去了,反正到了天很晚了他才一个人往家里走,走着走着觉得肩膀被拍了两下,二愣子心里知道坏了,这是被狼盯上了。可是他脚下没停,依然往前走。狼可能以为拍得力道小了,两只后爪随着二愣子的脚步往前走,抬起搭在二愣子肩膀上一只爪子又拍。就在这时,二愣子回手抓住搭在肩膀上的两只狼腿往高一提,把狼脖子提到自己脑袋上方,然后再往下紧紧拽住狼腿,死死用脑袋顶住狼的喉咙。狼哪里会心甘情愿,两只后爪子没命的在二愣子后背上刨,没几下就把二愣子棉袄刨得稀烂,背上血肉模糊。背上疼得要命,可二愣子一点也不敢撒手,拼命往回跑。到了家里,叫开门,他爹弄清情况,喊他兄弟几个拿出家伙事准备打狼。二愣子把狼扔在地上,早断气了。”

  “真有这人,也太神了!”

  “还别不信,二愣子现在还活着,这次咱们回去,我带你去他家里看看,那张狼皮筒子还在,展开差不多能盖住大半个单人床。”

  “好!回去我请他喝酒。”

  “喝酒没问题,不过说起这事你可不敢说我说他二愣子长二愣子短的,论辈分我管他叫二爷。他现在虽然上了年纪,火性可一点不比年轻的时候差。”

  讲了一些关于狼的故事,不少人困了,毕竟折腾了一天,昨天晚上在小旅馆也没睡好。陆大川安排好值夜的人,让大家在篝火和山根间的空地上铺开睡袋休息。第一个班由陆大川和刘鹏值,他们一人拿一把枪守住两侧,防止狼再玩偷袭的把戏。由于昏迷了半天,我找不到一点睡意,便往火上加了一些枯树枝,坐在陆大川身边。

  陆大川掏出香烟给我,我摆摆手,他自己点上一支吸起来。浓浓的烟雾从他鼻子嘴里冒出来,随风而散。我们心里都明白,狼群的事绝没那么简单,我们那样说不过是故作轻松。

  我心里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前前后后想了一遍,怎么想都觉得过于蹊跷:我们来寻找石碟的秘密,出门被人跟踪。陆大川为了安全,退掉预订的宾馆,临时找了个小旅馆。在小旅馆中又被我发现线索,被人指引着一路来到这个狼群聚集的山谷……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了!?

  陆大川见我低头不说话,以为我困了,让我去睡觉。我把心里想的给他说了一遍。

  陆大川想了一会摇摇头:“如果真是个圈套,设置圈套的人得有未卜先知的本领才行。第一,换宾馆是我自己的决定;第二,小旅馆也是我们找的,并没有外人给我们引荐。再说真是圈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谋财害命怕是说不过去。”

  “这个局要是从小旅馆才开始做的呢?目的是阻止我们找到真相。”

  陆大川陷入沉思。

  “你想,我发现石碟和尸体后联系到你们,要用石碟和尸体取得你们的信任,石碟和尸体就丢了,后来我又发现了脚印,要用脚印取得你们的信任,我家里的猪又跳出了猪圈,把院子弄得一塌糊涂,这是不是有人想阻止咱们这次行动?如果是,见阻止不成,他干脆在咱们住宿的小旅馆设了个局,直接把咱们引到这条山谷喂狼。”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说得通。不过到底是不是个局还得看在这座山上能不能找到湖和扎旺。要是找不到人,狼群也不散,”陆大川挥挥手里的枪,“咱们就打出去再按原来的计划走。”

  “你们带着枪真是万幸呀!”

  陆大川笑着说:“现在不说我们是干黑社会的屁话了!”

  我给他个白眼:“什么人了,还记仇!”

  “你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陆大川虎着个脸。

  我知道他不是真的生气,正要再跟他扯个皮,突然“嗷”的一声,山下传来一声长长的凄厉的如南方零下三十度般寒冷的狼嚎,紧接着四面八方狼嚎声连成一片,响彻山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