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狼舞
七品泉2015-12-21 18:543,292

  难道狼群要进攻了!?

  我和陆大川都“蹭”站起来,爬到身边地形高一些的一个土包上,向山下望去,月光虽然明亮,但离得远了,山谷中情形看不真切。

  刘发山、张小虎等人跳也似的出了睡袋,睁着满是惊恐的眼睛:“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和陆大川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现在还搞不清楚情况,你们赶紧把东西收拾了。”

  他们三下五除二收拾起睡袋、水壶等装备。登山包统统背在身上。

  狼嚎声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戛然而止,山谷陷入一片寂静。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弄得我们心里毛毛的,篝火堆里树枝被烧得爆裂的噼啪声也让我们心里毛毛的,仿佛这些都是狼群在悄悄向我们靠近不小心弄出来的响动。

  提心吊胆等了十分钟左右,狼既没跳出来攻击我们,也没再嚎叫,仿佛它们根本不存在,我们只是发神经自己吓唬自己。

  本来等待就容易让人烦躁,在恐惧中的等待更是让人崩溃。陆大川骂了一句“狗日的难道喊了句口号,散会各回各家了!”,问刘鹏要望远镜。

  陆大川一要望远镜不要紧,刘发山、蔡正东等人纷纷爬上土包,拿出望远镜像山下观望。我被他们挤得没地方站了,只好下来和刘鹏一起警戒四周。

  不一刻,土包上的几个人一个接一个惊呼出声,弄得我们莫名其妙的。

  “你们看见什么了?”我又爬上土包,侧身挤在陆大川身边,伸手去拿他举在眼睛上的望远镜:“给我看看。”

  陆大川扭头避开我的手说:“用老刘的,他那个是夜视的。”

  “我就要用这个。”我一把给他抢过来。

  “这谁家的小孩,怎么一点也不听话。”

  我不管他说什么,只顾向山下望去,夜晚虽然不像白天看得清楚,但借着月光,谷底的情形倒一点也不模糊。我很轻松地看见山坡前的空地上,几十匹狼整齐地排列成金字塔形,重复地做着特别奇怪的动作:脑袋向左边跑四五步,抬起一条前腿,嘴巴斜冲着空中停顿一下,然后掉过头脑袋向右再跑四五步,再抬起另一条前腿,嘴巴再冲着空中停顿一下,然后在原地转个圈,脑袋一律冲前停下来,前腿不动,两条后腿交错着跳几下,爬到地上,下巴平伸贴着地面过一会又爬起来循环这个动作……

  整套动作整齐而缓慢,神秘而沉重,看得我血液都要凝固了:“我操!人们都说与狼共舞,原来狼跳舞是这个样子。”

  站我身边的陆大川说,“它们应该是在举行一种祭祀仪式,你没看见它们前面那只岩羊,那应该是它们献祭的祭品。”

  经陆大川提醒,我向它们前边望去,果然看见一头大个岩羊头朝金字塔顶端一动不动爬在地上,看样子已经死了:“它们在祭祀什么?狼的祖先,还是这座山的山神?”

  “想知道恐怕只有下去和它们共舞一回了。”

  “我可不敢去。”

  这时刘鹏、张小虎他们要看,我们把望远镜给了他们,回到火堆旁。

  陆可琴问我看到了什么?我要带她去看。她不敢。我把看到的给她讲了一遍。她说真够恐怖的了。林仙儿听了我讲的忍不住好奇,跑去看了。陆可琴小声问我白天跑下山坡是不是为了她?我说我吓得都尿裤子了,不为你为谁!?她趁人不注意飞快亲了我一下说,姐没白疼你。太意外了,我差点晕厥。

  “变了,变了!”这时我听见土包上面刘鹏他们说道。

  “什么变了?”我再次爬上土包。

  “狼的队形。”刘鹏把望远镜递给我。

  我看见狼的队形已经不是原来的金字塔形,而变成了内外两个圆环。它们以那只岩羊为中心首尾相接,内环和外环的两匹狼间隔一尺左右,以同样的速度跑动,说不上多快,但也不算太慢。隐隐能听见它们发出低沉的呜咽。

  狼群还在继续。我们回到篝火旁,商量了一下,觉得与其干等着,不如趁狼群还顾不上我们再找找上山的路,免得到时真被困住了无计可施。经过狼群这么一折腾,大家睡意早跑没影了,所以都赞同。

  刘鹏拿出一把折叠式工兵铲,胡乱铲了些土,压灭火堆。我们打着手电,沿着刀切般的石崖根部往左手的方向走。越走我越觉得奇怪,眼前的山峰怎么看也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山壁过于平整光滑不说,连颜色也黑得不太正常。

  我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陆大川说他白天时就发现了,山坡上面的这面石壁是经过处理的,不过以什么样的方式处理的却看不出来。

  脚下的山坡虽然有一定的倾斜度,但没什么障碍,所以我们走得很快,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发现又转回了原地。

  惊讶地盯着我们之前熄灭的火堆看了一会,我脑子里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一座被削去了山顶的山上,修建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炮楼。

  我们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情况,一时找不到北了。陆大川说:“我去看看狼的动静,你们把火再生起来了。”

  我们火还没点着,就听陆大川土包上说:“他妈的,狼群不见了。”

  一听陆大川说狼群不见了,我心想坏了,连忙打开手电向山下看,差点又尿了裤子,只见在我们山坡上的树林里到处闪烁着灯泡似的狼眼睛。

  “狗日的上来了!”我大喊一声。

  这次狼群被我们发现后没像白天那样停下来,而是低着头呲牙咧嘴一阵咆哮,然后发疯了似的向我们扑来。

  陆大川跳到我身边,端起枪对着跑在最前面的一匹狼扣动了扳机。一道火光,那匹狼“嗷”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离得太近,枪声震得我耳朵嗡嗡响。

  另外几支枪也被张小虎、蔡正东他们打响了,不过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没收到明显的效果。

  陆大川喊还在生火的刘鹏:“拿大灯给大家照明。”

  刘鹏拿出两只大功率照明灯,一左一右放在大家面前。一阵枪响,好几匹大狼倒下了,狼群不知道是被强烈的灯光刺得看不见东西了,还是觉得硬拼不是办法,调头向山下退去。

  火堆烧旺了后,我们数了下,总共五匹狼被留了下来,三匹已经死了,两匹躺在地上,张开的嘴巴里冒着血红的泡沫,肚子一鼓一鼓的起伏着。

  陆大川掏出弯刀,对着没死的两匹狼的喉咙各砍一刀。

  刘发山看着狼快要掉下来的脑袋,心疼地说:“用那么大劲干什么,两张多好的狼皮筒子被你毁了。”

  陆大川收起刀,指着另外三匹狼说:“那不是还有三张,全归你了。”

  刘发山哈哈笑笑:“我也不是真的要,只是觉得有些可惜。”

  这一仗我们虽然胜了,但狼群接下来还会玩什么花样,谁也吃不准,毕竟我们中间没有人有跟野兽打交道的经验。我最担心的是到了天亮,灯光和火光对狼群起不到震慑作用的时候,它们会不要命的冲来跟我们玩肉搏。

  陆大川说:“有背后这面石壁,不用怕它们硬冲,我害怕的是它们埋伏在咱们出山谷的路上出其不意地攻击,到时咱们背后失去依托,就会腹背受敌。”

  刘发山说:“现在说什么也不顶用用,要我说还是轮流睡会觉,养足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胡小明附和:“就是,就是。”

  蔡正东插一句:“死胖子,吃饭睡觉的时候最积极的总是你!”

  胡小明当没听见,从背包里掏出睡袋:“天亮了别忘了叫我啊。”

  “一会就把你抬得喂狼。”

  胡小明钻进睡袋:“我睡着了,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早晨别忘了叫我就行。”

  陆大川看看表说:“再有两三个小时天就亮了,老刘,你们想睡的也睡吧,我们盯着。”

  围着山跑了一个小时,又和狼打了一仗,大家都有些疲乏,凌晨三四点又是人最想睡觉的时候,所以陆大川说让睡,坚持不住的人纷纷卸背包,掏睡袋。

  我也有些困,陆大川让我睡会,我心里不踏实,用冷水擦了一把脸坚持着。陆可琴害怕,拿个睡袋和林仙儿两人睡在我跟陆大川身边。

  最后剩我、陆大川、刘鹏、张小虎四人没睡,他们三个把枪抱在怀里吸烟。我无所事事,问陆大川要来望远镜,不知道什么时候月亮没了,远处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我丢下望远镜,往火堆里又加了些树枝,回来在陆大川身边坐下,转脸看看陆可琴。她已经睡着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空泛白。

  “把他们都叫醒。”陆大川说着拿起望远镜,观察山坡上的动静。

  我推了推陆可琴,等她睁开眼睛,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转过身准备叫其他的人,却发现我身后的山峰不见了。我以为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确实不见了。

  那么大一座山峰怎么会凭空消失!?我真不知道自己在做梦,还是撞鬼了!

  带着满腹的疑惑,凝目向远处望去,在不甚明亮的天色中,隐隐约约看见前方十几米的地方有一片浩淼的水泊。难道是那个藏族男孩说的湖泊!我不由惊叫出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