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新队友
七品泉2018-03-22 11:473,647

  陆大川专心致志驾车。刘鹏坐在边上神情严肃。从他们的反应看,我意识到这个意外情况跟我发在网上的那些照片有关,不过他们不谈论,我也不好意思问,心里郁闷,也没心思欣赏沿路的风景,后来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关车门的声音惊醒了,睁开眼睛,车在路边停着。陆大川和刘鹏调换了位置。

  刘鹏开动了车子,陆大川叮嘱他说:“我合下眼,你不用开那么快,也没多少路了,急也不急在这一时。”

  “嗯,你睡吧。”

  陆大川把座椅靠背往低调了些,舒展了身体,闭眼休息。

  我低声问刘鹏:“咱们到哪了这是?”

  “你睡醒了,”刘鹏说,“刚过碌曲。”

  “碌曲是哪?”

  “一个县城,离久治县不远了。你再睡会,到了我叫你。”

  “不睡了。”我想看看时间,无奈陆可琴靠在我身上睡着了,我怕惊醒她不敢掏手机,就问刘鹏,“这会有几点了?”

  “快九点了。”

  “跑了一夜了!?”

  “下午九点。”

  “快九点了天还没黑。”我爬到车玻璃上看外面;陆可琴顺势向我倒过来。

  “嗯,这边黑的晚。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慢慢转过身,我想把倒下来的陆可琴扶得坐正了,扶了两次没扶起来她反而倒在了我怀里,真是要了亲命了,我两个胳膊奓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当然,主要是她哥哥和刘鹏坐在前面,要不然哪个男人遇到这种事,不在心里偷着乐,你说是不是?

  没有听见我回答,刘鹏扭头往后瞅了一眼:“你怎么了?”

  “啊?没怎么。”

  扭回头,刘鹏嘟哝了一句:“傻小子有傻福。”

  我假装没听清楚,问:“你说什么?”

  “我问你有没有觉得哪不舒服!”

  “挺好的呀,没不舒服。”

  刘鹏不说话了。

  一个多小时后,刘鹏驾车驶进了一个院落,透过车窗我看见久治县智青松多宾馆几个鎏金大字镶嵌在院子里一座楼房上面。

  “到了?”陆大川睁开眼。

  “嗯。”

  “你们等着,我上去看看到了几个人。”陆大川跳下车,急急走进了宾馆大门。

  刘鹏从另一边下了车,大口呼吸着空气,一边活动筋骨一边围车转着检查车况。我也想下车活动活动,便叫躺在怀里的陆可琴:“可琴姐——可琴姐——”

  叫了几声,陆可琴坐起来揉眼睛。

  “到了。”我说。

  “哦,他们呢?”

  “你哥哥跑到宾馆里面去了。刘鹏在车外头。”我开车门,“咱们也下去活动活动吧!”

  “嗯。”

  我正要下车,一包东西塞到我怀里,“什么?”我问。

  “衣服,你俩穿上再下来。”

  “我们有穿的衣服呀!”

  陆可琴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把包拿过来打开,从里面掏出两件厚衣服给我:“穿上,外边冷。”

  “没觉得冷呀!”

  “你个傻瓜,车上有空调当然不觉得了。”

  我穿上外套,看另一件是一条加厚秋裤,有些发傻。

  “快穿呀,一个大男人还怕我看你!?”

  我磨磨蹭蹭穿上。

  “你下去。”陆可琴说。

  我下了车,关上车门。陆可琴开始穿衣服。

  在外面运动了好一会,不见陆可琴下车,我敲敲玻璃,打开车门看见陆可琴歪在车座上,问:“可琴姐,你不闷得慌?怎么还不下来?”

  “头有些疼。”陆可琴有气无力地说。

  “怎么?病了?”

  “没事,高原反应,你看看还有葡萄糖吗,我喝两支。”

  我上了车,解开装着零食的塑料袋,掏出葡萄糖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两支,用小砂轮划了掰开递给陆可琴。陆可琴正喝着,陆大川和刘鹏一起上了车。

  “现在怎么办?”刘鹏问陆大川。

  “宾馆不能住了,咱们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小旅馆,凑合一晚。”

  “宾馆为什么不能住了?”我有些困惑,想问问,见刘鹏和陆可琴自始至终一个为什么也不问只好忍着。

  刘鹏开着车缓慢地沿街溜达,眼睛注意看着街道两边,绕了两条街他停住车开门跳了下去。“你们在车上别动。”陆大川说了一句也跟着跳下去了。他俩走到一个胡同口往里张望一会,一前一后进了胡同。他们走了后,我才发现我们的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车。不过不是张小虎开的那辆。

  “可琴姐,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有些迷糊。”

  “一会你就知道了。”陆可琴两眼死死盯着陆大川他们进去的胡同口。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刘鹏一个人走出来,他先到后面那辆车跟前跟那车里的人说了两句什么,才走回来上了车,开着往胡同里面走。进去拐了两个弯,他把车开进了一个挺大的院落。我看见陆大川站在院子里面几间低矮的房子前面,身边还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

  下了车,后面那辆车也开进来停在旁边,上面下来四个男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大家进屋吧!”陆大川招呼众人。

  一伙人往陆大川掀起门帘的屋里走。我扭着头还想仔细打量打量这个看着有些破败的院落,陆可琴拽了我一下,我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我看见这个不大的房间几乎被床占满了,大眼溜了一下,一共有六张单人床见缝插针地摆着。在正对着门的一张床头还开着一扇门,看样子是个小套间,里面没有开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

  等大家一个挨一个七七八八坐在床上。陆大川电话响了,是张小虎打来的,他接起来问清了情况,然后说:“我们在黄河路中断,你往过走,我让刘鹏到路边接你们。”

  挂了电话陆大川对刘鹏说:“马上就到,你出去到路边接他们,顺便买些吃的回来。”

  刘鹏答应一声出去了。陆大川简单地介绍另外四个人介绍给了我,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叫刘发山,西安人;留着两撮小胡子的叫赵安,郑州人;另两个都来自成都,陆大川在网站里看到过他们,但没打过交道,具体的也不清楚。他们站起来简单地报了一下姓名。胖的叫胡小明,矮一点的叫陈三。

  说完他们,陆大川指着我说“这就是郑爽,他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

  我正跟他们一一握手,刘鹏他们进了门。

  “确定那辆悍马没跟着你们?”

  “确定。从它超过咱们,我再也没看见它。”

  “但愿是我多心了。你们别站着了,快找地方坐下!”

  林仙儿在陆可琴身边坐下。几个男的分别坐在我们让出来的位置上。

  “大川,到底是什么情况,给我们说说吧,闹得人稀里糊涂的。”刘发山说。

  “是这样的,在路上张小虎发现有一辆可疑的悍马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后来我看见那辆车挂着某国大使馆的牌照,里面坐的全是外国人……大家都知道,从建国前到九十年代都有关于美国、苏联和咱们国家争夺杜立巴石碟的传言,而咱们这次行动从一开始又全部是公开的……我害怕有些不怀好意的人闻到了味道会对咱们这次探险不利,才着急地采取一些紧急措施以防万一。”

  陆大川话没说完,屋子里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仿佛已经弥漫了一股火药味。

  看了一圈每个人的反应,陆大川又接着说:“我知道大家心里明白,如果他们真是冲着咱们来的,绝对不是‘不利’那么简单,所以现在有人想退出还来得及。”

  才刚开始,就听陆大川劝人退出,我心提了起来,还好没有人表态。

  陆大川继续说:“本来咱们这次行动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但是一旦有我所担心的因素介入就完全不一样了,大家可能随时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当然,探险本身就是一件危险的事,可危险和危险却是有区别的,只咱们自己到时可以随时放弃,而有了他们,怕是到时想放也放不下了,即使回到家里,也有可能……不过话再说回来,如果真如我预料的那样,咱们这次单纯的探险活动将被赋予特殊的意义。”

  毕竟来的这群人只是单纯的户外运动爱好者,遇到这种情况都有些懵。

  “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大家用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是走是留悉听尊便!”

  说完陆大川拿过刘鹏提回来的满满两大塑料袋方便食品:“谁吃自己过来拿呀,我就不客气了。”

  满屋子人,除了刘发山他们吃过饭了,剩下的都一天了没吃什么东西,不一会满屋子飘起了泡方便面的味道和吃方便面的吸溜声。

  吃过饭,陆大川说:“水房在房子一头,厕所在院子西南角上。没事大家洗洗早点睡,明天天亮前咱们必须离开县城。”

  人多地方小,用了近一个小时大家才排队洗刷躺到床上。除陆可琴、林仙儿两个女人在里面套间里,其他人全挤在外面六张单人床上。

  躺下后,我担心晚上是否会有危险,问陆大川。陆大川说,小旅馆是临时找的,住宿的客人除了我们没有别人,而房主只有一个老太太,应该安全。

  这时有人问我关于杜立巴石碟和外星人尸体的事情。我害怕他们会退出,把本来就神秘的事又夸大了一些对他们讲了一遍。

  讲完不多会,房间里就逐渐响起了鼾声。

  大家睡着后,我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万一他们要退出该怎么办呢?还有就算没有人退出能顺利找到那些山洞吗?不说具体目标,连个大概范围都没有,在长780公里,海拔5000左右的巴颜喀拉山脉该怎么找呢?还有……还有……

  心里想着种种不可预测的事,不知道过了多久,“吱啊”一声开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几点了老太太怎么还没睡?”想着我掏出手机看1点多了,心里越发疑惑起来,便悄悄下了床,走到窗户跟前掀起窗帘一角,眼睛刚凑到玻璃上心差点跳出来,我看见老婆婆竟然就站在窗户外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