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旅馆里的诡异
七品泉2015-12-21 18:544,269

  看见老婆婆站着不动,我也一动不敢动了,尽量平息自己的呼吸,看她到底要干什么。过了足足有五分钟,老太太才挪动脚步往她住的那边走去。竟管外头映在院子里的灯光不甚明亮,我还是能看出她走得蹑手蹑脚。

  难道是一家黑店的想法在我心里一闪而过,老婆婆就被墙壁挡着看不见了。轻轻走到门后,我把耳朵贴到门上,想听听外头有什么动静,但屋里几个大男人的鼾声实在太大了,什么也听不见,我无奈地站直身子等了一会,估摸着老太太走过去了,才小心翼翼拔开门闩,轻轻把门拉开一条缝往外观望,院子里除了一片灯光并不见人影。

  “是出去看看情况,还是叫醒他们?”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一个男人跟老婆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不是说只有老婆婆一个人吗?怎么有男人说话?”我更疑惑了,心里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不觉得就拉开门,把脑袋伸了出去。说话声大了不少,可还是听不清,不过见他们不在院子里,我大着胆子走了出来。

  老婆婆住在隔壁,窗户和这边门是挨着的。我出门往过走了两步到了她窗户外边。这时他们说话声清晰得不能在清晰了,可……弄明白一直听不清的原因,我差点吐血。原来他们说的是藏语。

  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心里更着急了。屋里有男人为什么要隐瞒?难不成是老婆婆在偷汉子?谁相信呢!想看看他们在干什么,窗户挡得严严实实,头发丝宽的一条缝隙也找不到。

  在窗户底下干耗了一会,我见屋里除了说话再没别的动静只好回屋了。关上门,摸黑上床躺下,经过一番折腾更没睡意,“不过这样也好, 万一那边有什么企图,也能及时知道动静。”我想。

  干躺着睡不着觉滋味最难受,我忍不住总翻身,几个回合下来和我睡在一个床上的刘鹏被吵醒了。

  “你不睡觉折腾个什么劲!”

  “我睡不着。”

  “几点了?”

  “有两点了吧。”

  刘鹏嘟哝了一句什么下了床,往门口走去。我只顾琢磨刘鹏刚说了什么,等反应过来刘鹏早已开门出去了。害怕没有一点准备的刘鹏会遇到危险,我赶紧下了床,还没走到门口,外面猛然响起了一声长长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

  听见尖叫声,我身上汗毛全竖起来了,长这么大我从来没听见过那么恐怖的声音,顾不得细想,一步跨出门。隔壁老婆婆屋子里的灯还亮着,我借着她房门和窗户映出微弱光芒迷茫地打量黑乎乎的院子各处。

  这时我们住的房间里的灯也亮了,说话声脚步声响成一片,不一刻人全出来了。他们中有几人拿着手电,顿时几道强烈的手电光芒把院子里照得雪亮。

  “怎么回事?”陆大川神色严肃地问我。

  “应该是刘鹏,他出来上厕所……”

  “那还愣着干什么?大家快找人呀!”陆大川两步跑到停在不远处的车跟前,打开车门从座位旁边抽出一把CAS狗腿大弯刀,一马当先向院子西南角厕所奔去,同时嘴里喊,“虎子你守着门别让可琴和仙儿出来。”

  我紧跟在陆大川身后跑向厕所。

  厕所破败的木门大开着,走到门口,我们就看见刘鹏以极不雅的姿态倒在厕所地上,拉亮墙壁上的电灯,检查了见他呼吸均匀,身上也没有伤我们才放下心。

  “应该是昏过去了。来,大家让一下。”厕所里地方狭小,陆大川系上刘鹏裤子扛着他出来。我们搭手抬进房间平放在床上。经过一番救治,刘鹏醒过来了,睁开的两眼直愣愣望着站在床边的我们。

  陆大川扶他坐起来,接过陆可琴手里的水喂他喝了几口,见他神色好转了才问:“发生什么事了?”

  刘鹏抬起手像要把下巴揪下来一样在嘴上擦了一把说:“我看见鬼了!”

  屋子里一片哗然。

  陆大川制止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说话声,神色凝重地对刘鹏说:“说详细点。”

  刘鹏坐直了身体说:“正睡着郑爽把我吵醒了,我就起来上厕所,出了门发现没拿手电,不过隔壁房间灯亮着院子里倒也不是太黑,我就没回来拿直接往厕所走去。进了厕所我一手解开裤子一手在墙上摸着拉电灯绳,灯一亮我看见贴墙站着一个骷髅头,下巴颏吊得长长的用一双血红的小眼睛望着我,我不由得叫了一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刘鹏描述了看见的“鬼”,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本来想告诉他们刘鹏出去前我发现的情况的,想了想还是觉得还是不说的好。

  “你出现幻觉了吧!”

  “肯定是怎么可能有鬼呢。”

  “……”

  刘鹏说完他们又七嘴八舌说开了。

  陆大川皱着眉把事情前后经过想了一遍说:“不会是幻觉,刘鹏肯定看见什么东西了,或者说刘鹏进去时厕所里肯定有什么东西。因为他是拉亮灯以后看见的,咱们到厕所时灯却是灭着的,所以厕所里不但有东西,它还关了灯。”

  “也说不定灯是自己灭了。”有人提出不同看法。

  “一没停电;二灯没坏,我拉了一下就着了,怎么可能自己灭了?”

  听陆大川说得在理,每个人立即觉得背后有东西似的,头发根子不由得奓了起来。林仙儿忍不住回头看,刚扭头看见门帘边伸进来一只干枯的手,“妈呀!”她叫了一声就往站在她旁边的陆可琴身上扑。

  十几双眼睛齐齐地投向了林仙儿,见林仙儿两眼直勾勾看着门口,我们也顺着她目光向门口看,看见房主老婆婆正神色慌张地站在门口。

  见那么多人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老婆婆张了两次嘴才说出话来:“听见你们这边动静挺大,没出什么事吧?”

  “大娘,你来得正好。”陆大川站起来,一边示意大伙别那样看人家一边往老婆婆跟前走,“我有些事想问问你。”

  “要问什么事?”

  “昨天晚上我们住进来后有没有再来别的房客?”

  “没有啦。”老婆婆摇着手说,“你们把床位都占满了,怎么还可能有别的房客!”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要见怪。你这有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都干净,床单我天天换,屋里院里也没有一天不扫的。”

  “大娘,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你这有……有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吗?”

  “你们放心住,哪都干净。”

  陆大川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总不能问人家你家里有过鬼吗!

  老婆婆见陆大川不说话了,说了一句“没事了我就不耽搁你们睡觉了。”掀起门帘出去了。

  陆大川走到门口想去厕所再看看,又想人没事爱有什么有什么吧,便拴上了门。

  “大家不要傻愣了,该睡的睡觉吧!我不睡了,给你们站岗。”

  在地上站的人拖拖踏踏上了床。陆可琴和林仙儿不敢进里面小套间里去睡了。张小虎让出他跟马强的床说:“我们进去睡。”

  陆大川阻止他们说:“你们睡你们的,我一个人睡一张床早睡好了,让他俩睡我床上。”

  张小虎还想让,陆大川说:“别争了,这事有些邪性,还是大家在一起我比较放心。”

  说让睡觉,其实谁能睡得着,大家躺在床上心事重重。我打算借故上厕所到老婆婆屋里探个究竟,听陆大川那样说只好放弃放弃了念头。上床躺下后,我掏出手机看了看随手压在枕头底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时间走得慢的像被刺挂住了一样,好不容易熬得天空泛起了白色,陆大川简单地说了一句“愿意去的跟着我走,不愿意的就此别过。”便打开房门走向自己的车,检查了车况发动了引擎。

  我和刘鹏、陆可琴自然是要去的,所以麻利地出了房间上了车。等我们关好车门,陆大川鸣了两声笛。房主老婆婆出来给我们开院门。

  看着后面的人陆陆续续出了房间,我心里别提多紧张了,两只手紧紧地握着指关节都白了。陆可琴察觉到了,轻轻地在我手上握了握。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后来我知道,其实陆大川他们心里也挺紧张的,只是他们经历的事情多,表面上不显露罢了。

  院门一开,陆大川调转车头出了院子,一溜烟驶出胡同。我心里惦记着刘鹏见到的那个人,昨天晚上没捞到单独行动的机会,心里正想着再走一段以手机丢了为借口让陆大川停下来,再回去一趟,到街面上我还没说,他却停下车,望着街边一家开了门的小吃店对刘鹏说:“去看看有什么吃的吗?”

  刘鹏下了车,一路小跑着进了店里,没停又跑了回来:“有杂碎汤和锅盔。”

  “走,先去填饱肚子,下一顿热乎的还不知道在哪呢!”

  陆大川提出吃早饭,既省了我找借口的麻烦,又给了我回去的时间,真是让我喜出望外。

  我们下了车,眼睛不约而同地去望胡同口。两辆车一前一后驶了出来,在我们跟前停住。

  “有热乎的杂碎汤,大家下来喝一碗再走。”陆大川大声招呼两辆车上的人。

  他们下来随着我们一起走进了小吃店。店不大,十几个人进去差不多占满了。开店的是一对小夫妻,看大清早来了这么客人,满脸透着喜庆,男人掀开大锅用勺子可劲地在里面搅拌了几下让肉香飘满屋子,女的热情地招呼客人坐。

  等他们刚坐下,我两手在口袋里东摸西摸,嘴上说:“诶?我手机怎么不见了?”

  坐在我边上的陆可琴说:“是不是掉车上了?”

  我一拍脑门:“坏了!我可能压到枕头底下忘拿了。”说着我就站起来往出跑。

  陆可琴一把拽住我:“干什么?”

  我知道她担心我的安危,不过害怕有人看出我的异常,故意满脸惊讶地说:“拿手机呀!”

  “一个手机多大事,擅自离队出了事怎么办?”

  “拿个手机能出什么事!”

  “你忘了昨晚……”

  “姐姐,天都亮了!”我冲陆可琴翻白眼。

  陆可琴没想到我会这样跟她讲话,满脸不高兴地冲陆大川说:“哥,你看他……”

  陆大川说:“一个手机也不值几个钱不要去拿了。”

  “我新买的手机膜还没舍得撕。”

  “小气样!”陆可琴冲我翻白眼。

  “再说万一我妈给我打电话找不见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去吧!去吧!让狼给你叼走才好!”陆可琴放开我,两只眼睛忽闪忽闪望向别处。

  看着她为了担心的样子,我心里有些不忍,不过还是往外跑去,嘴上说:“你们先吃,我马上就回来。”

  “让刘鹏跟你去。”陆大川冲我背影喊。

  “不用了!”

  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小旅馆,我没有进我们昨晚住的房间,而是直接闯进了老婆婆住的屋子。老婆婆正在屋里扫地,见猛不丁地闯进了个人,吓得手里笤帚都掉了。

  我不管不顾地说:“我都知道了,让他出来吧!”

  “你是谁呀?”

  “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家里藏着一个男人,我时间不多,你快让他出来,我有话要问他。”

  “出去!”老婆婆拾起笤帚赶我,“你这小伙子,我家里有没有男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大娘,你家里的男人是不是好好的突然就成了和干了的尸体一样的人了?”

  听我这样说,老婆婆挥动笤帚的手臂僵住了。

  看老婆婆的反应,我知道自己猜对了,接着说:“你让他出来,我能帮他。”

  老婆婆半信半疑地看着我。我坚定地对她点了点头。老婆婆犹豫了一会,走到靠墙放着的一个大柜子前面,颤巍巍打开了柜门,抬脚走了进去。我奇怪地走到跟前,看见柜子里面竟然是一个门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