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意外收获
七品泉2015-12-21 18:543,961

  很快老婆婆出来了,她对我说:“他不出来,有什么话让你进去说。”

  “让我进里面去!?”我指指自己,又指指柜子里面昏暗的门洞。

  老婆婆点点头:“有什么快点说,我去门外给你们看着。”

  看着老婆婆转身走出了屋子,我咬咬牙低头钻进了被当做门的柜子。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我以为刚从外面进来的缘故,硬着头皮站了一会才发现是这间屋子根本没有窗户。心里叫了一句“要命”,反过来一想,也许不看见更好。

  “吭!”我故意咳嗽了一声,压住内心的慌乱,也在告诉那个人我进来了。

  果然,屋子深处传来一个干巴巴的声音:“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真的能救我?”

  “我叫郑爽,我知道你的事情是因为我老爷爷、我爷爷、我爸爸身上都发生了和你一样的变化,将来这种情况还有可能在发生在我身上,至于能不能救你,现在还不好说。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解决这种怪事的方法,我需要知道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告诉我。”我尽量控制着让语气平静。

  对方沉默了一会,说:“你想知道什么?”

  “我家里人变成这样很可能和一种叫杜立巴石碟的东西有关系,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回事?”

  “几年前我无意中闯进了一个山洞,回来的当天夜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到现在也不知道。”

  “什么样的山洞?在什么地方?”我强压着心头的狂喜。

  那个人不说话了,黑暗中我听见牙齿碰撞的声音,感觉到他无比恐惧,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样的山洞,过去几年了还让他这么害怕?”

  过了很久,那个人说:“那个地方特别危险,你要非去不可,去索呼日麻乡找一个叫扎旺的人,他知道怎么走。”

  “扎旺?”

  “对!到了索呼日麻乡你说出他的名字,没有不知道的。”

  谢过那个人,我从柜子里出来,出了老婆婆屋子,到隔壁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急忙往外跑,到院门口差点和往进跑的陆可琴撞在一起。

  “怎么这么长时间?你要把人急死呀!”

  “老婆婆收拾床把手机拿了,吵了半天才要下。”

  陆可琴还想说什么,见刘鹏跑到了跟前就闭上了嘴巴。

  “找到了?”刘鹏问。

  “找到了!”我晃了晃手机给刘鹏看。

  “那还不快走,都吃完了,就等你了。”

  刘鹏说完转身往外跑。我伸手拉上陆可琴跟了上去。

  跑回小吃店,我端起桌子上的杂碎汤吃起来,心里琢磨着该怎么告诉陆大川他们发生在我家里的那些事情。之前瞒着不说,我是害怕告诉他们在关键时刻会出现对自己不利的情况,现在却不得不说了,因为必须把从小旅馆中的那个人口中得到的线索告诉他们,如果不和盘托出,单说这一条,怕是说不过去。

  老板娘很热情,特意给我加了热汤,我吃得满头冒汗。

  “郑爽。”吃完饭出来,陆大川叫住我,指着走在身边的两个人说,“来,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姜平,这位是蔡正东。他们今早才赶过来。”然后又指着我对他俩说,“这就是郑爽。”

  刚才只顾想心事,没注意我们队伍中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现在陆大川给我引见,我赶紧伸手:“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他们用很重的南方口音和我打招呼,分别热情地和我握手。

  走到路边,我才发现我们车前面又多了一辆越野车,而姜平和蔡正东正往车边走。上车前我留意打量了他们一眼,见他俩个头差不多,不胖也不瘦,浑身上下透着精明。

  上了车,我担心有人退出,问陆大川:“有多少人跟着咱们走?”

  “没有人退出。”陆大川回答得很干脆,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

  一个没走反而多了两个人,说实话,这么好的结果是我始料未及的,还有在小旅馆里的意外收获更是做梦也没想到的。

  我还没顾上高兴,陆大川按了一下喇叭,已经开动了车子,过了久治县政府,直奔南环路。其他的车辆紧跟其后鱼贯而行。

  按计划我们要先到白玉乡找一个名叫博巴的老牧民。因为几年前陆大川带队来过一次巴颜喀拉山脉,就是这个叫博巴的老人给他们做的向导,带领他们征服了年保主峰,所以对这次事事都抓瞎的探险,陆大川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位经验丰富、脾性温善老人。

  白玉乡离县城一百来公里的路程,以陆大川的开车速度,顶多一个小时就能到,再不说就有可能误事,所以我也顾不上琢磨更好的方式了,开门见山说:“有些事我没告诉你们,刚开始我是有意隐瞒的,后来想说一直没合适的机会。”

  “什么事?”陆大川潜意识点了一脚刹车,随即又踩到油门上。刘鹏回头看着我。

  我一股脑把家里的事和昨天晚上在小旅馆发现的异常情况跟他们讲了一遍,然后说:“刘鹏看见的那个人不是什么鬼,他应该和我爷爷他们一样。今天早晨我回去找手机,其实就是为了见他一面。”

  刘鹏眉头紧皱。

  “你见到了?”陆大川放慢车速。

  “就算见了吧。我和他说话了,却没看见他的样子。”

  “怎么回事?”

  “老婆婆那间屋子的立柜后面是一间暗室,那个人就躲在里面,我进去了,里面既没窗户也没灯,我站在黑暗中把我家里的事告诉他,然后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跟我说,他是去了一个山洞回来后,突然变成那个样子的。我估计他去的那个山洞有可能就是最初石碟被发现的地方。”

  陆大川把车停在路边,转过身:“那个山洞在哪?”

  “不知道。我问他山洞的具体位置,和里面的情况,他就不说话了,我能感觉到他特别惊恐……”

  陆大川准备调头,我赶紧制止他:“不用回去了,他告诉我非去那个地方的话,去索呼日麻乡找一个叫扎旺的人。他说到地方一打听,谁都知道扎旺。”

  后面的车追上来了,打喇叭问怎么回事?陆大川从车窗里告诉他们没事,然后一脚油门,带领着车队直奔索呼日麻乡。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句责怪我的话也没说,我想说点什么表示自己的歉意,又觉得不说也许更好一些,便闭起嘴巴,看向车窗外。

  “好美呀!”

  没想到,不再“心怀鬼胎”,我一下子便被车窗外西部高原的美丽景色深深吸引了,眼睛盯着公路沿途那重峦叠嶂、雪岭泛银的山峰;那浑圆粗狂的山坡;那翠绿的草滩;那倒映着山峰、蓝天、白云的湖泊;还有那远远近近散布在青草绿水间的牦牛和绵羊,看得如痴如醉。

  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到了索呼日麻乡境内。陆大川停下车。透过车窗我看见公路右侧远远近近二三十座低矮的红瓦房不规整的散落在黄绿相间的草地上。一条清澈的河流曲曲折折从这些房屋旁边流过。房屋后面是一道平缓的山坡,大大小小几十头皮毛黄白相间,或黑白相间的牛在山坡上悠闲地吃草。

  “真是风景如画呀!”我感叹的当儿,陆大川和刘鹏已经下了车,向那片房屋走去。

  “等等我们——”陆可琴推开车门跳下车。

  “你和郑爽在车上呆着。”陆大川回头说。

  我一只脚塌到地上,听陆大川让我们呆在原地,刚想收回来,陆可琴已经从车那一侧跑到我这边,拉了我一下说:“傻子,走呀!”

  我关好车门,跟着蹦蹦跳跳的陆可琴走到陆大川他们跟前。

  陆可琴吊在陆大川的一条胳膊上说:“我们也去看看,在车上闷死了。”

  “真拿你没办法!”陆大川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对后面那几辆车山的人喊道,“你们等着,我们去打听一个人,马上就回来。”

  收回欣赏风景的目光,心思回到正事上,我不禁担忧起来,扎旺是什么人?真的像那个人说的到了索呼日麻乡一打听就能找到吗?难道就没同名同姓的人?

  陆大川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问:“刚还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怎么一下愁眉苦脸了?”

  我把心里的担忧说了。

  他哈哈一笑说:“你小子早干什么去了,不问清楚,到了这了才瞎担心!”

  我不好意思笑笑,掩盖自己的囧像。

  他又说:“在藏区有些人是人尽皆知的,比如活佛、智者、库拜等,他那样说,我想扎旺就是这其中的一种。”

  “哦。”

  这时,不远处一个院落里走出一个戴礼帽,穿藏袍的老者,手里拎个水桶,看样子像去河里打水。

  “呶,有人了,过去问问就清楚了。”

  走上前去,“扎西德勒!”陆大川他们弯腰、曲臂跟老者施礼。我也学着陆大川的样子向老者施礼。

  “扎西德勒!”老者放下水桶,摘下帽子,很热情地回礼。

  除了简单的打招呼,我们几个都不会说藏语,还好老者会说汉语。

  “我们要找一个叫扎旺的人,请问……”

  陆大川话说一半,老者脸色陡变,拎起水桶转身奔回他刚出来的院落。

  我们还在惊愕中,“哐当”一声,院落的大门已经紧紧关上了。

  “靠!老头怎么一听扎旺像见了鬼一样?”我看向陆大川。

  他紧紧皱着眉摇摇头:“古怪的很!咱们再找人问问。”

  长话短说,二三十座房屋的村庄实在不算大,没多大一会我们走了个遍。除了那个老头又见到三个人,像提前商量好的,他们都是刚开始很热情,一听我们在打听扎旺,扭头便走,连脸上的表情都一样。

  遇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已经从单单好奇转变为无比震惊了。从他们的反应看,确实是认识扎旺的,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听到一个人的名字就唯恐避之而不及呢?难道扎旺不是一个人名,而是一个可怕的诅咒?

  “怎么可能呢?”我摇摇头,赶跑这种可笑的想法,再次把目光投向陆大川,看得出来他也想象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人们听到一个人名便如此害怕。

  四个人面面相觑,站了一会,陆大川说:“我记得往前走十几公里还有个小村子,要是那里的人也是这种反应,咱们还按原计划去白玉乡找博巴老爹。两个乡离得也不远,这里发生了什么怪事,博巴老爹也许知道。”

  刘鹏赞同。我和陆可琴当然没有异议。

  我们回头往公路上走,走到快出村庄的时候,冷不丁地一个东西砸到我左边脸颊上,生疼生疼的,我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那个狗日的……”一股无名火起,扭头顺着那个东西飞来的方向望去,看见两座房屋夹缝中一个人影一闪不见了,正要追,陆大川拽住我,让看地上的东西。

  原来砸在我脸上的是一个小纸团。打开来,上面狗爬一样写着一行字:找扎旺,走大路来山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