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佳人来请将
离人望左岸2017-04-14 12:403,260

  苏瑜到底是见过大世面之人,可谓喜怒不形于色,局势已然如此,也只能泰然处之,不多时便恢复了笑容,与王锦纶等人把酒言欢,看似不再将此事挂在心上了。

  此次与会,随他而来的还有二房三房的几个堂亲兄弟,只是诸人身份敏感,众目睽睽之下,也不便离席退场去提醒苏牧,倒是苏瑜的贴身护卫寻了个空当,快马赶了回去。

  苏牧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桃园诗会的绝对主角,此时他正召唤了府中的家丁和小厮,在主屋的院落里蹴鞠,陆青花由彩儿陪着,四处参观了大宅院之后,也是感叹不已,而后与彩儿在凉亭之中喝茶吃果子,看着男儿们挥汗如雨地争抢那皮球儿。

  “少爷以前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女孩家之间总是能够很快建立起友谊来,彩儿虽然是苏牧的通房丫头,在府中地位稍高一些,但平日里也没少干粗活,与陆青花倒是有些共同语言的。

  陆青花本想出言嘲讽,但发现苏牧不在,再嘲讽也没甚么效果,便故作随意地问起:“你家少爷以前是怎样的一个人?”

  “以前啊?以前……少爷他……”彩儿本不太喜欢论人是非,可八卦之心,乃是女人的本能,如今少爷又不在,她觉着与陆青花这个大姐姐又亲近,便吧啦吧啦小声说了起来,但说到游学归来之后的苏牧,话锋便是一转,连眸中眼色都变得柔和起来。

  苏牧也是见着天气不错,一时兴起,便想见识一下大焱朝的足球运动,于是就让徐三斤去操办,徐三斤先前那般表现,也担心少爷会责怪他,没想到在陆家的时候,苏牧不计前嫌,还请他吃饼,倒是让徐三斤心服了。

  他虽然只是个市井出身的小厮,但也自认为是条汉子,否则也不会真的履行诺言,到陆家的包子铺去帮工。

  得了苏牧的吩咐之后,他便架起苏府的幌子,到齐云社请了几个蹴鞠好手过来,陪少爷好好玩耍。

  这齐云社乃是杭州城内小有名气的蹴鞠社团,里面个个都是蹴鞠好手,本以为苏牧少爷只是见识一番,没想到少爷撸了袖子亲自上场,而且脚底功夫居然还不错,连齐云社的好手们,都惊讶不已。

  蹴鞠早在盛唐就兴起壮大,到了大焱朝之后,风靡天下,但读书人自恃身份,不愿做这等有伤大雅之事,但苏牧不认为自己是读书人,下场踢球也就无关紧要了。

  在这个时空里,历史的轨迹似乎从隋唐开始就发生了变化,李太白并没有成为诗酒仙,反而成为了西域绿林的高手榜第一,许多人物和事件也都有着极大的差别,连蹴鞠所用的球儿,都是充气的皮球,而非毛发填充的实心球。

  苏牧在现世之时并非什么球迷,但学生时代也曾经狂热过,如今跟一帮子古代人踢球,心里的恶趣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此时的蹴鞠运动只有一个球门,两根高杆竖起的球门极大,但真正能够射门得分的,却是球门上面的一个小门,唤作“风流眼”,球手们也大多注重观赏性,将踢球玩出许多赏心悦目的花样动作来,倒有些像花样足球的感觉。

  踢得累了,苏牧便吩咐府中仆人端上凉茶糕点,好生招待这些球手,其中一名球头身材颀长,细腰乍背,目光灵动,颇有几分儒雅气质,倒是让苏牧多谈了几句,可当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苏牧却惊呆了。

  “你刚才说叫什么名字?”

  “哦,在下高俅。”

  “哈,原来你就是高俅。”

  “苏公子听说过在下?”

  “嗯……听说过,你,很好,好好踢球,本公子看好你。”

  “公子谬赞,高某实不敢当,不过还是谢谢公子夸奖。”

  苏牧隐约记得,在另一个时空,高俅应该是苏轼苏东坡的一个小书童,并非不学无术之人,反而有些文学功底,若单凭踢球便成为当朝太尉,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不过这个时空并无苏轼这个人,高俅的身份经历也便有所不同了。

  如此交谈了一番,高俅又带着球手们下场去踢球,苏牧却是留在了凉亭之中,吩咐彩儿到帐房去支些赏钱过来,一会分发下去,还特意嘱托,给高俅的那一份要厚重一些。

  陆青花见彩儿离开,凉亭里只剩下她和苏牧,又想起彩儿刚才对她透露的信息,不由将身子挪远了一些。

  苏牧察觉到这老姑娘眼中有些忌惮和生疏,也是不明所以,还以为自己一身臭汗把人都给熏跑了,正打算回去换身衣服,却见得一人从门外疾走而来。

  苏府虽然是商户人家,但大门大院也讲究规矩,这些仆人们从小就能够进入苏府的私人书院读书识字,若无大事,绝不会如此失态。

  那人穿过院落,朝苏牧行了一礼,见陆青花在场,便在苏牧耳边低声禀报了一阵,苏牧微微皱眉,而后摆了摆手,那人又急匆匆出了院子。

  “喂,你若有事,我……我就先回去了……”早在那仆从过来的时候,陆青花就想借机离开,不过觉得有些失礼,也就没敢动,如今见苏牧神情不悦,生怕这纨绔之徒发怒会殃及池鱼,就开口告辞。

  “哈?没事的,你坐,等会儿让彩儿送你出去。”苏牧察觉到陆青花的不安,便淡淡笑着说了一句,而后靠在凉亭的栏杆上,微闭着双目,似乎在思考着事情。

  凉亭安静了下来,陆青花就更觉得尴尬,可又不好就此离开,偷看了苏牧几眼,只觉得这人跟彩儿口中那个纨绔恶少,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这种尴尬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过了片刻,便有府中门子过来禀报:“少爷,有思凡楼的李曼妙姑娘在外头,说是来找少爷的。”

  “思凡楼的?李曼妙?”陆青花虽然是市井人家,但这个年代,才子佳人的佳话传唱不衰,一些个青楼女子也是声名鹊起,而且每年的中秋元宵之类的节目,各大青楼都会组织表演,寻常百姓也是认得一些有名气的人物的。

  陆青花还在回忆关于李曼妙的传说,苏牧已经睁开了眼睛,朝那门子淡淡地说道:“让她等着,你去取纸笔来。”

  “这……”这门子似乎是知道李曼妙与苏牧曾经有过一些旖旎事迹的,估计李曼妙也曾经登门拜访过,苏牧少爷曾经一度成为李曼妙的入幕之宾,此时太阳猛烈,让李曼妙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在门外候着,到底有些不懂怜香惜玉了。

  “去。”

  “……是!”

  苏牧摆了摆手,那门子也便不再多言,倒是陆青花终于想起了彩儿说过的事情,一面觉得苏牧浪荡羞人,一面又觉得苏牧不懂怜惜,不由鄙夷道。

  “呐,你好歹是个汉子,怎地让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在外面晒太阳……”

  苏牧扭头看了陆青花一眼,淡然笑道:“无妨的啦,青楼里的姑娘白天睡觉,晚上干活,见不了太多光,多晒晒太阳是有好处的,补补钙嘛……”

  前面半句听得陆青花一脸羞红,后面补钙什么的,她自然以为这位苏牧少爷又在发疯了。

  两人又争了几句,那门子便将笔墨纸砚取了过来,铺好在凉亭的石桌上,苏牧扭了扭手腕,调整了一下呼吸,悬笔凝神,而后唰唰唰落笔,一气呵成,不多时便大功告成。

  拿起纸张吹了吹墨迹之后,苏牧将之交给门子,挥了挥手道:“就说本公子有恙在身,不便出门,让她回去便是。”

  “是……”门子这次倒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正准备走,又听苏牧补充道:“哦,你先下去踢会球,小半个时辰之后再出去打发她。”

  门子:“…… ……”

  门子下场踢球之后,苏牧见陆青花一脸鄙夷,不由起了顽性,嘿嘿笑道:“包子妞,不如本少爷教你写字好了。”

  陆青花听得苏牧叫她包子妞,正想发怒,可察觉到苏牧说这三个字的时候,目光从她的脸上往下移了三分,顿时明白苏牧那促狭的心态,脸色登时通红滚烫,起身甩袖而去,临走还骂了一句:“无耻!”

  苏牧看着陆青花愤愤而去的背影,倒是有些洋洋得意,而后摸着下巴自语道:“嗯,不多,不是包子妞,应该叫包菜妞……”

  陆青花三步两步出了苏府,果见得门外停了一辆马车,由于烈日当头,车厢内闷热无比,车帘子早已掀了开来,她扫了一眼,见到了传说之中的青楼红牌李曼妙。

  那女子果是姿容出众,想起苏牧将这等样的女子拒之门外,让人家晒着大太阳,而自己却可以坐在凉亭之中品茶吃果,心里倒是是有些优越感的。

  不过想起苏牧恶趣味地喊自己包子妞,不由羞涩起来,内心却不满地觉着:“包子才多大……叫包菜妞还差不多……”

  如此想着,脸颊越是滚烫,羞臊难当地跑过了街道,李曼妙见一高挑女子捂脸疾行而过,似乎已经知道自己为何被冷落在门外了。

  “这该死的,又祸害了一个良家……”

  这边等得期期艾艾,桃园诗会那边却已经热闹非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