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人面桃花伤
离人望左岸2017-04-14 12:403,375

  空气中弥散着幽幽桃花香,春风习习醺人而欲醉,作陪的青楼佳人红红绿绿莺莺燕燕,或唱和诗文,或即兴表演歌舞,众多才子击掌而和,时有佳作传出,相互传阅品鉴,将桃园诗会的氛围逐渐推上高潮。

  但若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些人总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有只老鼠卡在喉间,吞不进又吐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但慢慢渲染开来,总是对整个诗会的氛围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影响。

  造成这般效果的原因自不必言,李曼妙出去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眼看诗会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顶点,她却还未回来,诸人由不得暗自揣测起来。

  倒是宋知晋和赵鸾儿,此时悠然自得地坐着,喝酒品茗,听曲赏花,好不惬意。

  盖因适才宋知晋应景作诗,连陈公望都出言赞赏,一时间被传为佳作,今日桃园诗会,也算是出尽风头,该当尽兴而归。

  反正无论李曼妙能否请来苏牧,他宋知晋都已是赢家,经过今日之事,苏瑜应该知道赵家与宋家联姻的意图,本该是苏瑜的接风宴,如今却成了他宋知晋的扬名之时,这种事情,如何不让人开怀?

  “清夜坐蟾宫,月华照幽容,心念凡间人,洒下三千红!”

  “这宋家公子果真有些才华,此作当为今日最佳了,过得几日,说不定要传唱开来了。”

  “那赵鸾儿虽然性子开脱,但赵家的家底也是不薄,若两家联姻,今后苏家的处境堪忧啊……”

  “可听说两家的老人是有些情谊的,还不至于撕破脸皮吧?”

  “哼,你且看着吧,听说赵家傍上汴京的大人物了,那赵文裴补实缺之事,便是由宋家暗中伸以援手,半年多前,苏家与宋家交恶,如今赵家想袖手旁观是不可能的了。”

  “那苏牧再如何顽劣,也是个可怜人了,未婚妻被夺,家族又将遭遇打击排挤,真是让人唏嘘啊……”

  “他只懂吃喝玩乐,可怜个甚,我看该可怜的是苏瑜,此子胸怀远大,可惜要被这个不成器的胞弟给拖累了……若当初他不从商,想来今日也能够与赵文裴那般高中了。”

  众人议论纷纷,虽然不敢高声,但或多或少都会传到苏瑜的耳中,不过他并无太多情绪,照样谈笑风生,只是赵文裴感受得出来,他与这位至交好友之间,到底是多了一层隔阂了。

  他内心里轻叹一声,也不知今日的选择是对是错,家中长老们决定此事之前,他是极力反对的,并非因为他看好苏牧,而是因为他看好苏瑜,可宋家的插手,让事情变成了这样的态势,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总而言之,他完全没有宋知晋和赵鸾儿那种愉悦,这宋知晋在他眼中,连苏牧都比不上,别人或许不清楚,赵文裴是知晓的,适才那首诗,不过是宋知晋买来的罢了。

  此人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目光短浅,并非良人,奈何小妹被迷昏了头脑,若苏牧不曾归回,撕毁了婚约也就罢了,可苏牧已经回来,如今再做这样的事情,赵家到底是理亏的一方,哪怕与宋家联手,今后大展宏图,说起来名声还是不好听的了。

  在座诸位各怀心思,表面热热闹闹,实则貌合神离,也只有宋知晋这样的人,还在洋洋得意,好好的一场接风诗会,便成了这等模样,陈公望也是有些无言以对,脑子里没来由想起那卷饼的味道来,连自己都自嘲了一番。

  而在下一刻,原本吵吵闹闹的场面,却是诡异地瞬间安静了下来,诸人翘首以待的李曼妙,终于回来了!

  这位思凡楼的红牌姑娘此时满脸通红,却并非因为心绪羞怯,也不是因为覆了妆容,而是被大太阳闷出来的!

  宋知晋见李曼妙身后无人,知晓苏牧是不会来的了,当即兴奋难当地站起身来,片刻才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故作镇静地缓步而来,将李曼妙迎入坐席,周围的诸人纷纷将目光聚焦过来。

  虽然明知苏家败局已定,但对于李曼妙迟迟不归,他们还是很好奇的。

  李曼妙本人也气得不行,坐定了之后,也不顾仪态,将茶盅里的凉茶一口饮尽,这才幽怨地朝苏瑜看了一眼,不满道:“苏家少爷果然病的不轻,妾身在门外候了半个时辰,最终还是未能请动人家……”

  众人看着李曼妙那红扑扑的脸蛋,也是于心不忍,窃窃之声变得越来越大,颇有对苏牧口诛笔伐之态势。

  宋知晋哈哈一笑,朗声道:”无妨的,苏贤弟不愿前来,想是已经看开了,不愿与我等凡夫俗子为伍,便也不能强求了,总之宋某心意如此,结果如何,倒是无关紧要了。“

  他如此一说,任是苏瑜城府如何深沉,也忍受不住,朝陈公望和王锦纶拱手,面带愧色地说道:“愚弟顽劣不教,苏某以无颜驻留,诸位尽兴吧……”

  轻轻的叹息,带着重重的无奈,苏瑜此举,倒是让人唏嘘,诸人也不忍落井下石,倒是陈公望开口安慰道:“人各有志,令弟淡薄名声,独善其身,未尝不是我等苦求不得的境界,亮之小友不必如此的……”

  宋知晋见得苏瑜俯首认栽,心里早已吃了蜜一般甘甜,此时也假惺惺过来劝慰,颇为大度的样子,李曼妙静下来之后,也觉得这事有些过分了,她毕竟是青楼女子,将苏家得罪得太过了,今后也多有不便,于是从怀中取出那张纸来,朝赵鸾儿说道。

  “哦,对了,苏牧公子虽然未能亲至,但托付了妾身,让妾身将此物交予赵家小姐……”

  众人皆以为热闹已经散去,此时听说还有后续,纷纷将目光聚焦到了那薄薄的纸张上,苏瑜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救星一般。

  他素知弟弟的为人,虽然看似轻浮,但为人聪慧,他的贴身护卫已经提前回去报信,苏牧又岂能毫无作为?

  只是这小小一张纸,对大局又有何改变?

  赵鸾儿看了看李曼妙,又看了宋知晋一眼,见得宋知晋成竹在胸胜券在握的表情,也就安心下来,将纸张接了过去,可摊开一看,眉头便皱了起来,而后又读了一遍,却是久久不能言语。

  宋知晋疑窦顿生,将那纸张取了过来,读了两遍之后,脸色顿起怒容,身后等着看热闹的人已经忍耐不住,试探了一下,见宋知晋并无反应,便小声地将纸张上的字迹念了出来。

  “这是一首诗了……嗯……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什么?竟是一首诗作?”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虽然并无引经据典,言词也直白通俗,但这意境嘛……见仁见智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首极为应景的佳作,既应了桃园的景,也应了今日之事啊……”

  “就说嘛,人家为何不来?那是知道了今日宋赵二家的事情了,好一个桃花依旧笑春风,感情人家根本就没将婚约当一回事啊!”

  诗词赏析这种事,便与听曲赏舞一般的道理,千百人看了,便有千百种观感,若无今日之事,此诗说出来,也便是一首叙事的小诗。

  去年在这里见了一个妹子,跟桃花那么漂亮,今年再来,没见着妹子,但桃花还是那么漂亮,好想那个妹子啊,也就这么一个意思。

  可发生了今天的事情之后,意思就有所不同了。

  去年我跟你赵鸾儿感情是不错的了,跟桃花一样怒放,还奔着成亲去了,今年我再回来,你就要毁了婚约,跟宋家小哥勾搭上了,虽然物是人非,但木有关系啊,老子还是像桃花一样淡看这一切,你们成亲什么的,我半毛钱关心都不会有啊,所以根本就不屑来参加这个破诗会啦!

  嗯,因为有今日之事先入为主,在场诸人解读出来,大抵便是这个一个意思了。

  宋知晋和赵鸾儿本觉着无论苏牧来与不来,效果都是一般无二,总之最终的结局,是对苏牧,对苏瑜,对苏家,造成成吨的羞辱伤害。

  结果人家确实没来,但来了一首诗,这诗作放在平常,也绝计是一首佳作,加上应了今日之事,更是让人回味长久。

  人家早已看破了你们那点猫腻,而且根本就不把你赵鸾儿放在眼中,你要跟谁成亲,对我苏牧来说,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一件事,我不来,不是因为害怕你们羞辱我,而是根本看不上你们的羞辱!

  这就等同于双方对弈,宋知晋和赵鸾儿走出了一步必杀的妙棋,造成了如何都无法破解的死局,然而苏牧却直接将棋盘给掀了,根本就没将这胜负放在眼中!

  陈公望等人咀嚼着这首诗,想象能力发挥到了极致,不得不说,文人的脑补能力,绝对是天下无双的,这才片刻时间,这首诗早已传遍了宴席,而诸人再看宋知晋和赵鸾儿,眼色就有所不同了。

  “呵呵,我这弟弟,才华还是有一些的……呵呵……”苏瑜想笑,但忍住了。

  虽然这首诗一出来,也算是正式宣告,苏家与赵家那点情分,到今日算是彻底没有了,但如此扬眉吐气,就算今后的日子再艰辛,苏瑜也觉得,值了啦!

  此时的苏府之中,苏牧静静地站在小楼上,双手压在栏杆上,目光遥遥望着远方,而后居高临下地看着整座府邸,轻声对自己说道。

  “嗯,以后要努力一点啦骚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