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高傲的孔雀
离人望左岸2016-05-12 01:393,202

  人间四月芳菲尽,花枝已落,桃李槐桑正在安静又有力地吸取着大地的养分,孕育着盛夏的果实。

  在金黄的晨曦之中,苏牧早早便起床,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直到头顶蒸腾起白汽,这才收了势,冲了个澡之后,便在彩儿的服侍下,用了早点。

  桃园的接风诗会已经过去小半月,宋知晋和赵鸾儿几成笑柄,不过这场接风宴的规模不算太大,虽然文人圈子里津津乐道,对那首《人面桃花》也小有传唱,但苏牧之名却没能够借机鹊起,大抵宋赵二家已经在背后刻意打压了吧。

  因为与赵家彻底决裂,也让苏家的生意受到了影响,为此,苏瑜与父亲苏常宗还到了老太公面前,将当日情况分说清楚,老太公虽有叹息,但也无可奈何,毕竟与宋家结盟,对于赵家而言,确实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在商言利,两位老人之间那点香火情分也变算不得什么了。

  听说苏牧转性,以一首诗作便破了局面,老太公还特意召见了苏牧一次,简单的交谈之后,便发现苏牧确实有了极大的改变,整个人变得沉稳深刻了许多,想起当初让他外出游学的决定,老太公也是我心甚慰。

  苏牧趁热打铁,提起平日里读书的空闲想去家族的工坊看看,增长一些见识云云,老太公自然也是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不过还是提点他不要荒废了学业。

  其实苏牧心里也清楚,自己那点水平,抄抄一些名篇佳作或许尚可,若真要他参加明经科考,却是强人所难的事情。

  一来他再也不想整日枯燥读书,二来哪怕考中了,他也无意进入官场,毕竟他想着的是见识这个朝代的人文风貌,游戏人间,过上逍遥自得的日子。

  苏瑜的心性沉稳,城府极深,远超同龄之人,对于诗会之事,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中,但每每想起,还是颇为扬眉吐气大快人心。

  这日天气晴好,苏牧吃过早点之后,便与苏瑜一道,下到工坊去视察家里的生意,苏瑜对此倒颇有微词。

  他已经失去了读书考取功名的机会,在这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年代,权必定能够生钱,但钱想要生权却并不太容易,科考制度虽然也有纰漏之处,但想要借由漏洞利用钱财来钻空子,需要的财力却是难以想象的。

  虽然大焱朝的经济空前发达,但商人毕竟是贱籍,地位上的提升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大,若无官府的背景支撑,生意想要再往上走,就变得更加困难。

  这也是为何赵文裴高中之后,宋家和其他大户都争相与之结盟的原因了。

  也正因此,无论是苏瑜还是苏家,都将读书考功名的希望,寄托在了苏牧的身上,如今的苏牧既然已经转性了,凭借他的聪慧,想要考取功名,想来是不难的,起码这是苏家长房的一致想法了。

  所以对于苏牧想要接触家族生意这件事,苏瑜是没办法感到太欣慰的,但二人毕竟在桃园诗会上遥遥配合过,也算是并肩作战,兄弟情谊又有了回暖,苏瑜也不好当面训斥,关心家里的生意,苏牧才能更加明白家里要他读书的初衷。

  苏家兄弟在工坊视察之时,宋家的后院却响起乒乒乓乓的响声,这也不知是宋知晋打碎的第几只瓷瓶了。

  “为何会这样!他明明就很在乎鸾儿的!难道失踪了半年,将往日情分都忘记了?他分明就没有太多的才气,为何能够做出这样的诗作来…不对!一定有人在背后帮他!”

  宋知晋摔打一番,发泄了怒气之后,也慢慢冷静了下来,开始着人调查那个替苏牧作诗的幕后之人。

  经历了桃园接风诗会的风波之后,赵鸾儿也不知自觉被苏牧羞辱了,还是被家中禁足,与宋知晋的来往也少了,除了将怒火发泄在府中丫环身上,宋知晋已经召集府中幕僚,决意做出反击。

  想要打击苏家,无非从两方面着手,一个便是商场上的对战,另一个便是官场或者说考场上的压制,前者能短时间内打击苏家元气,后者则是未雨绸缪,将苏家的希望都彻底斩断。

  当然了,作为杭州十大商家大户,苏家的底蕴不可谓不深厚,想要一蹴而就搞垮对方,就算联合赵家和其他家族,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办到,在这里一点上,宋知晋也是心知肚明的。

  虽然大的计划需要商榷与筹谋运作,但也不影响他在短时间之内给苏牧制造麻烦,商议了一阵之后,幕僚纷纷散去,宋知晋不禁想起赵鸾儿来。

  此女乃赵家的千金明珠,姿色自不必说,虽然读了些书,但又不似寻常千金小姐那般娇柔,反而有种难以驯服的刁蛮野性,让人看了便产生征服的冲动。

  念及这赵鸾儿已经很多天没有与自己见面,宋知晋心头顿时瘙痒难耐,双眸之中满是渴望之光,身边侍立着的婢女察觉到自家少爷不太对头,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她如今才十三岁,也没想过成为少爷的人会得多少好处,只是发自本能地感到害怕。

  宋知晋最喜欢看到别人颤抖着,恐惧着,心头的邪恶瞬间便被激发了出来,也没去关门,就朝那小丫头扑了过去。

  此时的赵鸾儿并不知道宋知晋因为思念她而又祸害了一个青涩的良家,因为她正带领着三五个恶仆,守候在苏府的附近,打算祸害另一个良家!

  她是一只高傲的孔雀,她需要别人的吹捧和敬仰,她知道,以自己的姿容,或许并非天底下的男人都将她视为倾人城国的美人,但也绝不能被人如此干脆的无视!

  她以为苏牧将她视为女神,对她言听计从,对她俯首称臣,她觉得苏牧没有了她,就会痛不欲生,她以为自己与宋知晋的结合,会让苏牧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但很显然,苏牧并未将她放在眼里,虽然她喜欢的是宋知晋,但她却同样不能容忍苏牧已经不在乎她。

  她的自尊容不得受到任何的挑衅,这几天她都没有去找宋知晋,而是带着人手蹲守在苏府外面,既然苏牧能够打伤宋知晋,苏牧能够在外出游学的时候差点丧命,那她又为何不能将苏牧暴打一顿?

  无论是赵家宋家,亦或者是苏家,到了他们这样的程度,大打出手往往是最后的选择手段,可在自小养尊处优,骄纵刁蛮的赵鸾儿眼中,动手却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

  她不是一个能吃苦的人,但为了这件事,她亲自带着伪装改扮的护院恶仆,在苏府附近守了几天,一开始还觉得新鲜刺激,但越到后面,便越觉得愤怒难当。

  因为她发现除了贴身的丫头彩儿之外,与苏牧接触最多的,居然是对面街包子铺的那个老姑娘!

  想起苏牧对她的决绝与无视,看着苏牧与陆青花恬静淡然地交谈,苏牧甚至还帮包子铺售卖一种奇怪的卷饼!

  “为了一个没人要的老姑娘,居然自甘堕落至此!”这是赵鸾儿无法接受的一件事情,在她的眼中,大大咧咧的陆青花俨然已经成为了荡*妇一般的存在。

  虽然她不喜欢苏牧,但也绝不容许苏牧无视自己,而去巴结交好一个无论哪一点都比不上她的老姑娘陆青花!

  就这样,她的仇恨怒火,慢慢便蔓延到了陆青花的身上,相对而言,羞辱陆青花比羞辱苏牧要简单得多,而羞辱了陆青花,也便等同于羞辱了苏牧,无论如何考量,陆青花都已经成为了赵鸾儿的目标!

  今日天晴,陆青花戴上了头纱,挎着一个竹篮,神色黯淡地出门,而后往城外走去,赵鸾儿觉得时机终于成熟了,便带着护院恶仆,悄悄跟了上来。

  赵家势力庞大,护院都是来自三教九流的狠辣江湖人,对于娇滴滴无病呻吟的青楼娇花并无太大兴趣,反倒身材高挑丰腴的成熟姑娘情有独钟,常年操持店铺的陆青花充满一种让这些汉子欲罢不能的健美气质,一看就是难以驯服的野马,哪怕没有赵鸾儿的刻意嘱托,这些汉子都知道该如何羞辱陆青花了。

  陆青花虽然年纪成熟一些,但毕竟久居治安状况不错的杭州城,警觉心也没有那么的敏锐,竟然对身后的“尾巴”毫无察觉,只是走到城西的一处酒坊,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正是那讨人厌的苏牧大公子么!

  她想着过去打一声招呼的,可见到苏牧认真地与苏瑜在交谈,她也觉得如此上前有些唐突冒昧,加上今日她要出城办的事有些隐秘,踟蹰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过去。

  不过苏牧倒是朝这边看了一眼,虽然陆青花戴了面纱,但她的身材高挑出众,苏牧很快便认出她来,于是他笑着点了点头,朝陆青花挥了挥手。

  后者见自己被苏牧发现了,似乎有些心虚,也没太多回应,便低着头匆匆而过了。

  “又不是你什么人,挥个劳什子的手!装腔作势!”陆青花心中骂了一句,但嘴角还是不自觉地浮现出了笑容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