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萝莉会上网
离人望左岸2017-06-12 19:493,503

  作为京杭大运河的终点,杭州的水路四通八达,城内城外多有支流,沿岸杨柳青青,花草重重,似乎要将整座杭州都装扮成一座巨大的园林。

  时值重午,也便是五月端午,走在杭州城中,无处不是人声鼎沸喧嚣,人流摩肩擦踵,河道之中满是大舰小舸互相争流竞帆,到得夜晚,河中满是漂流的河灯,而诸多青楼的画舫则将河道渲染得如梦似幻。

  玉粽袭香千舸竞,艾叶黄酒可驱邪。骑父稚子香囊佩,粉俏媳妇把景撷。

  所道正是这端午的景致了。

  大焱朝的重午风尚与宋朝并无太大出入,家家户户贴着天师符,街上也都是叫卖天师符的道人,贩卖菖蒲、雄黄、香艾等物的摊贩真真是随处可见。

  男女老少穿街而过,欢声笑语不绝于耳,一些朱门大户更是张灯结彩,大行拜天之礼,绿地上人潮涌动,正在举行射柳和蹴鞠,围观者大声喝彩,太平年岁,大抵如斯。

  信安县的捕头余海轻轻按着刀头,巡游于街道之上,虽然面带着笑容,刻意将腰刀隐藏在公服的下面,但一双眸子却丝毫不敢放松。

  他之所以如此谨慎,倒不是为了重午节气的治安问题,按说重午和中元中秋元宵等节气,都该是捕快们最为忙碌的时节,但眼下他却无暇顾忌。

  盖因三四日前,涌入杭州的绿林人士变得多了起来,而且私下已经发生十数次的械斗,甚至有人被沉尸河底,也有人被谋杀于暗巷僻静之处,杭州城内的治安变得极为严峻。

  上官也下了通牒,让杭州府的总捕头派下了诸多人手,带领着县内的捕快们,加班加点地展开调查。

  作为捕头,余海的身手并不算太过高明,但他的一双眼睛却是锻炼得极为老辣,承平年代,连边军都不想打仗,他们这些不入流的胥吏也就更加不想卖命。

  余海在信安县当差二十余年,黑白两道都认识了些人,许多事情也不过是相互扶持,一如外出跑镖的武师,并非依仗自己有多能打的身手,而是靠着广结善缘的人脉和关系。

  只是对于绿林人士汇聚杭州城这件事,似乎场面上下的大人物们都守口如瓶,余海作为官府中人,竟然打探不到任何的消息,上官逼迫甚急,他也是心急如焚,只能加派了人手,没日没夜地寻找线索。

  相对而言,苏府的苏清绥公子的邀约,也就变得有些不合时宜了,若非对方手持宋家的名刺,余海还真不太乐意赴约。

  大门大户总有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蝇营狗苟之事,余海也是见惯不怪,这位苏家公子名为请宴,实则旁敲侧击,却是透漏出一桩事情来。

  若放在以往,余海也多半会一笑置之,无非是这位苏家公子与长房的二公子苏牧有过节梁子,声称苏牧公子暗藏凶器,想要余海查阅一下名录册子,甚至将那凶器的造型都绘制了下来,与一个银袋一起偷偷塞给了余海。

  宋家平素里与官府来往密切,许多政令都需要通过本土大户的支持来实施和维持,余海作为一个捕头,也不可能假清高地拒绝这些腌臜的银子和腌臜的勾当。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若他余海是这等古板之人,也不会在捕头的位置上坐得如此稳当。

  从宴会出来之后,余海到底还是把这个事情给记了下来,打算晚些时候到衙里调阅一下,也就是举手之劳,到时随便给个交代,也就完结了此事。

  按下此事不想,走到城西一处绿地上,却见得人山人海,余海也凑了上去,原来是杭州城的齐云社正在举办重午蹴鞠赛。

  那球场上的健儿们英姿飒爽,将脚底下的皮球儿耍得如通灵性,博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一阵阵鼓掌喝彩。

  稍稍一打听才知晓,原来那齐云社得了苏家的资助,牵头举办了一个所谓的“重午杯蹴鞠联赛”,将杭州城内有数的蹴鞠好手和社团都组织起来。

  而苏家也是出手阔绰,果真是用金子打造了一座巴掌大的奖杯,将往常去看龙舟赛的百姓们,全都吸引到了此处。

  苏家的产业涉及生活方方面面的百货经营,此时将诸多摊点全部摆设开来,看客们兴致勃勃而不忘消费,苏家掌柜和店长们一个个是笑逐颜开,这等经销手段果是让人刮目相看。

  “这苏家果是花了大心思大力气了,这等踢圆的活动,真个儿是从所未见了。”

  “可不是嘛,人说苏家长房的苏瑜可是文曲星下凡,本有资格考取功名,可惜弃学从商了,没想到从了商仍旧是个犀利的好手!”

  “我可听说了,这次活动并非苏大公子的意思,而是苏二公子的手笔,那齐云社的球头高俅与苏二公子交情匪浅呢!”

  “苏二公子?莫不是与宋家大少在思凡楼争风吃醋,把宋家大少的脑袋敲破了,跑出去避风头那一位?”

  “呃……正是那位了,不过听说先前举办了一个什么桃园诗会,宋家公子想要找回场子,又让苏二公子狠狠羞辱了一番……”

  “别瞎说了,是那宋家公子偷吃了人家的未婚妻,也怪不得苏二少动怒,要我说,男人就该有这般手段,不过那赵家小姐水性杨花,也不是什么良家人了。”

  余海听了一阵,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趣来,他算是半个武夫,对文人圈子不甚清楚,但苏家到底是大户,一些有头有脸有名有姓的人物,他还是知道的。

  只是这已经是一天之内第二次听到苏牧的事迹了,这样一来,他倒是有些意动,便加快了脚步,提前往衙门方向走去,说不得真要好好回去查阅一下档案了。

  余海刚走不久,苏牧便从蹴鞠赛的主席台上走下来,悄悄往家里赶了回去。

  举办蹴鞠联赛,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一下他对现世生活的怀念,随便结交一下今后的太尉大人高俅罢了。

  目的达到,他也不想久留,自从那柄刀的消息泄露之后,他也警惕了起来,无论走到哪里,总感觉周遭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这让他有些心虚,不得不提前准备一些东西。

  也正是因此,这段时间出行,他都是孤身一人,并未将小丫头彩儿带在身边,包子妞陆青花因为答应了陈公望的事情,正在气头之上,苏牧也不敢去招惹。

  此时的彩儿丫头正生着闷气,心里暗自嘀咕,怪那个自称叔叔的家伙不带自己出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到了苏牧的房间,想要好生打扫一番。

  虽然苏牧曾经交代过,这些天不让彩儿进自己的房间,但作为未满十四岁的少女,彩儿正是最为好奇和叛逆的年岁,甚至还怀疑过苏牧是否在房里偷偷藏了个成熟女人。

  她假模假样地拖着一个扫帚,便轻手轻脚地来到了苏牧的房中,轻车熟路地检查了一番,玲珑小巧的鼻子在空气中吸了吸,发现没有女子的气息,这才安心下来,又坐到了苏牧的床上,一张小脸顿时羞红起来。

  嗅闻着苏牧那熟悉的气息,小丫头没来由捂着脸偷笑,而后仰躺了下去,将苏牧的薄被抱住,滚了两个来回,顿时从床上弹起来,自骂道:“羞死人了啦!”

  如此女儿态了一会儿,小丫头才平静了下来,正欲出门,却见得床底那个长匣子。

  她嘿嘿一笑,便走到了床边,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那匣子,想着那天在宗祠,远远看着那柄据说是绝世凶器的断刃。

  “就只看一眼!”她在心里如是想到,而后抓住匣子,轻轻用力,将匣子拉了出来!

  可就在匣子被拉出来的那一瞬间,一声“咔嗒”声陡然响起,彩儿丫头汗毛倒立,发自本能地感应到了危机!

  这还未反应过来,船沿的木板陡然弹开,“噗”一声闷响,一大蓬白色粉末扑面而来!

  “咳咳咳!啊!我要瞎了!”

  彩儿被那白色粉末迷得满脸满身,眼睛也进了不少,只觉得刺痛难当,白色粉末刚喷射出来,也不知从何处射过来一支秃头箭,正中彩儿丫头的胸口!

  “啊!”

  彩儿丫头一声惊呼,胸口如遭重锤,剧痛之下,气息一滞,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听得地板咔嚓一声,房顶落下一张渔网,将她结结实实笼罩了起来!

  “救命啊!呜呜呜!哇哇哇!”彩儿丫头接二连三遭遇突如其来的机关攻击,心神早已大乱,顾不得便大哭大喊起来,而那张渔网却将她的身子缠住,嗤啦一声便将她拖了起来,悬挂在了房梁上!

  “少爷这是弄哪样啊!”

  彩儿挣扎了一番,眼泪冲开了眼睛内的白色粉末,发现只不过是面粉,这才安心了一些,想起早两日夜里,苏瑜大公子不断命人夜里送了许多东西到二公子房里来,想来这是二公子的手笔了。

  可是这个二公子在自己房里布置这些机关作甚?难不成就是为了故意捉弄玩耍她这个小丫鬟?

  “真是个怪叔叔!”彩儿丫头瘪着嘴如是想道。

  过得半刻钟的样子,彩儿见着无人来救,知晓苏府中的人都外出游玩了,便死了这条心,不喊也不闹了。

  直到苏牧一脸愕然地出现在门口,她才如同委屈的小猫咪一般,眼泪汪汪地喊道:“叔……”

  “不是让你别进来么……好在还没完成……”苏牧无奈摇头,哭笑不得,仰头看时,却发现这小妮子被吊在网中,裙子不知何时早已翻了过去,露着两条小白腿和粉色的亵裤,再加上那泪眼汪汪的表情,苏牧不得不调笑了一句。

  “小萝莉,一天不见你都会上网了,这是捆绑加制服诱惑么……”

  彩儿见苏牧的笑容极为怪异,往下一看,登时红了脸,娇声怒道:“可恶的叔,人家才不叫萝莉,快放我下去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