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与兄论南方
离人望左岸2018-03-22 11:453,199

  大雨渐歇,雨幕迷迷蒙蒙地笼罩着杭州的夜晚,然而却难以阻挡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兴致,青楼楚馆仍旧红红绿绿、光怪陆离,热闹喧嚣是分毫不减。

  思凡楼的后门,一辆黑色马车戛然而止,一身白衣的宋知晋皱着眉头,露出厌烦的表情来,那马夫便取了干净的毡子,铺在泥泞的台阶上,宋知晋才踩着毡子进了门。

  龟奴早已点头哈腰迎了上来,入得内院,却见得二楼灯火摇曳迷离,李曼妙倚窗而望,胜似粉桃,令得宋知晋心头火热,心情也便好了些。

  领了赏银之后,龟奴便识趣地离开,这才刚带上门,屋中已然响起让人脸红心跳的羞臊声音,显是干柴烈火,一刻都不愿等了。

  宋知晋虽然与赵鸾儿有了夫妻之实,但礼法约束,二人也不能常常私会,加上最近一段时间需要避嫌,以消弭先前的谣传,宋知晋又是个青楼浪子,玩耍惯熟了,自是寂寞难忍。

  李曼妙有心攀附宋家,刻意逢迎,极尽妖魅之能,将宋知晋伺候得舒畅通透,此中之妙,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厢风停雨歇,二人香汗淋漓地说些龌蹉话儿,李曼妙又伺机娇嗔暗示,宋知晋也动了念头,想着与赵鸾儿成亲之后,说不得要想个法子,将李曼妙也藏养起来,当个小妾也是不错的选择。

  宋知晋是个极爱面子的人,既然有心,便夸下了海口,李曼妙心中欢喜,春*心大动,更是极尽缱绻之能事,正欲梅开二度,门外却传来通报之声,宋知晋只能扫兴地出了内室,来到了厅房。

  苏清绥已久候多时,见得宋知晋过来,便起身来迎,后者却不耐烦地冷哼道:“不是说好了少见面么,怎地如此仓惶……”

  若论岁数辈分,苏清绥自是虚长几分,然而自家考取功名的资格便拿捏在此人手中,苏清绥也只能忍气吞声,而后面色凝重地将今日之事说道了出来。

  这还未说完,宋知晋已经愤然而起,猛拍桌子道:“你是在告诉我,你拿那天杀的泼才一点法子都没有么!似尔这等无用,就算给了州试资格,又如何能考上!”

  他苏清绥好歹自诩清高有风骨,被这么一个纨绔小辈羞辱,早已怒火中烧,奈何有求于人,也不得不忍辱负重,撇过此事不提,倒是主动献策道。

  “贤弟切莫焦躁,那苏牧所携,绝计是柄不凡的凶器,想必定有恶名,官府之中又岂无备案?我听说贤弟家里与知府老大人素有往来,只需依仗一二,查阅一番,便能抓住这苏牧的把柄,到时候纠集了捕头衙役,办他个罪名,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么?”

  宋知晋听得苏牧又躲过了一劫,心里早已咬牙切齿,偏偏为了平息谣言,他赵宋二家已经与苏牧达成了协议,不得再出手计较,此时也是无计可处,听闻苏清绥计策,稍作思索,便觉着此计可行,不禁抚掌笑了起来。

  “兄长果是奇计百出,奈何宋某心有苦衷,不能出手施为,倒是浪费了这么一条锦囊妙计了……”

  赵鸾儿被谣传之事,乃宋知晋的耻辱之一,选择与苏牧妥协,接受对方提出的条件,更是耻辱中的耻辱,他自然不会跟苏清绥提起。

  苏清绥已然将苏牧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见得宋知晋面露难色,心里就急了,连忙主动请缨道。

  “贤弟无须忧虑,贤弟为了愚兄的功名而四处奔忙,无暇分心,愚兄也是自觉愧疚,此事便交给愚兄措置,只需贤弟给我一张宋府名刺,剩余之事,愚兄自当尽力而为,在所不辞!”

  苏清绥既已说到这个份上,宋知晋也不再拿捏架子,二人相视一笑,笑容之中的韵味已是不言而喻了。

  思凡楼这厢正在秘密的筹措着这些腌臜勾当,苏府也同样难得平静,诸多宗亲少不得纠集起来,商议今日宗祠所发生之事。

  而此事的当事人,长房的两位公子,此时已经换了干爽的衣物,在苏牧房间的厅里喝着茶,苏瑜不骄不躁地叩击着桌面,而苏牧仍旧在迟疑。

  直到彩儿丫头来换第三回茶水,苏牧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来,喝口茶润了润嗓子,这才沉声道。

  “大哥……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确有纨绔愚朽之时,然凡铁也有淬火时,凤凰还需涅槃日,这次南方游学,也算是我苏牧浴火重生的一番际遇,未经历过死亡的恐惧,确实不知活着的滋味的……”

  外面的雨水仍旧淅淅沥沥,而房中的苏牧已然打开了话匣子,将在南方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苏瑜虽然年纪不算大,但已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可聆听着苏牧的讲诉,有好几次他都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连手掌都死死地抓着椅子的扶手,脸色时而苍白,时而铁青,时而又愤怒通红。

  时间便这般不知不觉地流逝,直到子午时分,苏牧的声音才停了下来,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血,似乎此时此刻的讲诉,又将他带回来当初的那种凶险感觉当中。

  过得许久,苏瑜才忍不住开口问道:“如你所言,南方的形势竟然严峻到得如此地步,难怪早些时日你还提醒着,让我将家里生意开拓到北面……”

  “可惜……宗族长老们安土重迁,不思进取,皆是鼠目寸光之辈,焉知这天下大势早已岌岌可危……不过大哥我还是有些疑惑,你说那些南方匪类果真能成事?”

  苏牧看着兄长那忧心忡忡的样子,也苦笑了一下,虽然他对历史并未有太多研究,但这大焱朝与宋朝相似,一下大事件相信也不会差太多,若记得没错,南方匪患爆发也该在这一两年之内,而杭州在那次事件之中,是受到冲击最大的一座城市。

  他在南方的匪窝里爬出来,已经看到了这股野火的苗头,这也是他为何懒得理会赵宋两家的打压和欺负,若那件事真的发生了,这种程度的小打小闹又算得了什么?

  念及此处,他还是朝苏瑜劝诫道:“我受困于南方大半年,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若有可能,大哥务必弹压宗亲,哪怕一拍两散,也要替家里保留一些火种,生意能转移就尽快转移,嘉兴距离杭州太近,尽量往苏州、常州、甚至江宁这等富庶之地靠拢,如此才能趋吉而避凶。”

  苏瑜频频点头,显然对自家弟弟的话是深信不疑,然而家族产业并非他一人说话作数,想要将生意撤出杭州,转而往北发展,需要付出极大的财力人力,而且前期投入过大,短时间之内见不得收益,想要说服目光短浅的宗亲们,显然是非常有难度的。

  不过他既然做出了决定,这个事情自然是刻不容缓要去措置安排,而苏牧也没有再作隐瞒,将那柄刀的事情也都说道出来,又是引得苏瑜惊骇不已。

  “大哥,不瞒你说,这柄刀并非良器,如今消息走漏出去,怕是不好收场,大哥需替我做些准备,一会我会开个单子,上面的物品但能筹措得到,势必要替我找到,当然了,这个是绝对要保密的……若事不可为,我也知道搬离苏家,免得祸事牵连了大家……”

  苏瑜此时早已对苏牧刮目相看,极为郑重地点头应允下来,又听苏牧继续说道。

  “还有,过两三日我会去七寸馆,也算是提前做些准备,此事大哥不方便出面,全权由我负责便是,倒是族中……这些还需要大哥和父亲尽力为我打掩护……”

  苏瑜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些事情他自己也有考虑到,自然不会反对,心里倒是在庆幸,经历了南方一行,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总算是有了另一番气质,他也终于是安心下来,感觉就好似孤军奋战了这许久,终于能有人来替自己分担了一般。

  可想起苏牧即将要面对的凶险,他又无法安心,又与苏牧细细商议了一番,拿了苏牧的单子,也便回去早做准备了。

  在他们为即将到来的大事件做着准备之事,苏家的宗亲们还在想着勾心斗角之事,这种感觉实在糟糕到了极点,可事关重大,又仅仅只是苏牧的片面之词,更不可能公开来讨论,苏瑜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回到自己的院落之后,他并未安睡,而是连夜召来府中的大掌柜和诸多管事,挑灯议事,将事情全都布置了下去,一直到天蒙蒙亮,这才抓紧时间眯了一会。

  苏瑜手底下的人手都是极有能力的老人,天一亮便各自出发,拿着手里的单子,开始搜罗苏牧所需要的东西。

  他们对杭州城再熟悉不过,趁着早起的人流,慢慢地散布到了杭州城的各个角落,纷纷借用自己的关系和渠道,极为隐秘地进行着这个事情。

  而此时的杭州南门,一个高高瘦瘦的黑衣女子,带着头纱,牵着一匹仍旧冒着热汗的高头大马,缓缓走入了杭州城。

  她的背上,背着一个长条布囊,与三个多月前苏牧回杭州的情景,相差无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