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兄弟共患难
离人望左岸2017-04-14 12:403,201

  庭院重重的苏府占地广阔,平素里幽深雅静,此刻天边慢慢飘来墨色的云朵,将金乌遮蔽,阴气有些重的宗祠更显昏暗,苏牧的笑声突兀得让人心悸。

  苏清绥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指着苏牧骂道:“好个胆大包天的贼子,阴谋既已被揭发,何以无状大笑,还不束手就擒!”

  苏牧慢慢停止了笑声,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水,指着宗祠中的众人,泰然道:“我笑你们简直愚蠢之极!”

  “就凭一个胎记,就不认一房子孙,世间还有比这可笑的事情?我依稀记得,三哥你肩膀上本有个痦子,六岁那年摔了一跤,把痦子给磨掉了,如此说来,你也不是二叔的亲儿子咯?”

  “还有七弟,你原本是六指,如今为何成了五指?莫不成你也是冒充的贼子吗?再者,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偷偷让医官把赘指切掉,就不顾及礼法吗?”

  “还有三房的六弟,行冠礼之前外出游学,从马上摔下来,摔瘸了腿,从此意志消沉,如今还人不人鬼不鬼,行尸走肉也似,难不成他也不是你三房的骨血?缘何到了我这里,便这般相待?”

  “你们不是要看胎记吗?我就给你们看看!”苏牧意气激昂,他本不愿理会这件事,可别人逼到了头上,连苏瑜都要受到牵连,他便不能不管不顾了。

  他不是原来的苏牧,对苏府没有任何亲情可言,然而苏瑜却让他找到了共鸣,在现世之时,他也同样为了支撑自己的家庭,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而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他能够理解这种内心之中的矛盾与痛苦,他能够清晰地记得,夜里醒来,眼角挂着委屈的泪水的滋味!

  为了苏瑜,他愿意高调一回,而且为了以后不再出现类似的麻烦,他也不得不出面措置,否则以后哪里还有悠闲日子可过。

  作为读书人,当众宽衣解带实是失礼之极,然则苏牧此刻怒火中烧,嗤啦一声便将袍子给撕扯开来,露出满满一身的伤痕!

  “我苏牧固是年少轻狂,也闯了不少祸事,添了不少麻烦,可为了回这个家,我经历了什么,你们又岂会知道?若我是贼人,就这么一个没半点人情味的苏家,慢说剐了一身的伤,就算伤一个指头,我都不愿意回来!”

  苏牧这一身伤痕触目惊心,似苏清绥这样的书生,都不忍直视,听得苏牧斥责族人没有人情味,想起自己的作为,他心里也有些愧疚,顿时沉默了下来。

  然而想到宋知晋允诺自己的州试资格,他的心肠又硬了起来,厉声反驳道:“你这是混淆视听!据此根本就无法证明你的身份!再者,你故意挑衅宋家,致使赵家与我苏家决裂,害得族中子弟失去州试的资格,一桩桩一件件,根本就是你故意在搞垮我苏家!”

  苏牧也没想到,自己一番激情洋溢的控诉,居然仍旧无法取得这些人的信任,心里也冷了,也懒得理会苏清绥,不卑不亢地直视着老太公苏定山,别有深意地问道:“这等事情,难不成真是因我而起吗?”

  苏定山默然,只是枯瘦的手,不知不觉握紧了扶手。

  苏牧冷笑一声,朝宗祠外挥了挥手,彩儿小丫头连忙走了进来,将攥在手中都快被汗湿的一份东西,交到了苏牧的手中。

  “你们口口声声说是我害得大家失去了州试资格,但我告诉你们,我手上这份,便是州府提学官的帖子,不日便会在府学考校士子,我家兄长将以茂才的身份与会,参加今科考试!你们扪心自问,果真是我之过错?”

  苏牧扬了扬手中的帖子,整个宗祠顿时鸦雀无声!

  苏瑜猛然回头,难以置信地夺过那帖子,上面果真写着他苏瑜的名字!

  此时此刻,他想起苏牧回家之后,二人的第一次见面,在他临下楼之时,苏牧对他说的那句话,辛苦了!

  “原来他一直记挂着!他一直知道我终究还是想读书啊!”苏瑜的手在发抖,他曾经厌烦那个纨绔的弟弟,曾经痛恨过弟弟的不成器,曾经担忧过弟弟今后该如何自强处世,而如今,他却任由泪眼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

  “轰隆!”

  宗祠外传来闷雷声,彷如直接敲击在每个人的心灵上一般,鸦雀无声的祠堂内,只剩下苏瑜捏着拳头的咯咯声。

  “哗啦啦!”

  憋闷了一个上午的老太爷,终于下起暴雨,苏瑜走到老太爷苏定山的前面来,拱手,继而深深鞠躬,而后合起匣子,抱在怀中,走到了苏牧的身边。

  “跟我回家。”苏瑜如是说着。

  苏牧看着兄长霸气的背影,心头顿时一暖,慢步跟了上去,而二房家长苏常源终于忍不住,从椅子上跳起来,指着苏瑜便骂道。

  “大胆小辈!尔等眼中还有无尊长!”

  苏牧闻言,稍稍停顿了一下,声音不大,但格外刺耳:“呵,无聊。”

  大雨滂沱而下,苏瑜与苏牧兄弟二人的身影,便这般慢慢地融入到雨幕之中,彩儿丫头咬了咬牙,低头埋着小碎步,快步跟了上去,来不及找油纸伞,也不知从哪里取来一顶范阳笠,猫儿也似的,踮着脚,伸展着嫩柳枝般的腰身,想要给自家少爷遮雨,虽然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苏牧是哭笑不得,活要装逼死受罪就是这般了,见得小丫头一脸的认真,没好气地想要敲她,看到她头上还有绑带,便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先回去,衣服都湿了!”

  彩儿丫头低头一看,轻纱浸透,小肚兜的颜色都若隐若现,一张俏脸顿时红扑扑地,咬牙闷头便走,结果脚下一滑,摔了……

  苏瑜本来被自家弟弟感动得热泪盈眶,见得彩儿丫头有些笨拙的场面,也是忍俊不禁,真真是泪中带笑,笑中带泪了。

  此时又听得苏牧揶揄道:“喂,被感动到想哭了吧?想借淋雨来掩饰吗,真没出息。”

  苏瑜故作威严地瞪了瞪苏牧,却听得苏牧用奇怪的腔调在唱着:“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德性!”

  苏瑜笑骂了一句,一脚便踹在了苏牧的身上,兄爱弟恭,不过如此了,气氛感染之下,谁还在乎这点雨?

  而他们的身后,隐隐约约传来苏常源的骂声:“这是将家法规矩置于何处!所谓养不教,父之过,大兄,你又岂能坐视不理呀!长此以往,我苏家又以何立足也!”

  苏常宗面无表情,微眯着双目,此刻才抬起眼皮来,正欲开口,老太公苏定山已经发话了。

  “好了,都散了吧。”

  “可是!”苏清绥还欲力争,父亲苏常源已经朝他微微摇了摇头,老太公的权威毕竟不可置喙,诸人却便权且退散,而苏常宗却留了下来。

  太叔公等人都离开之后,便剩下老太公苏定山和苏常宗父子,过得片刻,苏定山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来。

  “常宗啊,牧儿看来确实是转性了,这次外出游学,到底还是让他长进了……”

  听得父亲如此认同,苏常宗也是心头欢喜,只是想起一些事情来,又有些不安,起身行礼,低头请罪道。

  “父亲,非儿子故作心机,当日将他身上无胎记之事泄露出来,便是想试他一试,还望父亲切莫责怪……”

  苏定山看着眼前埋头请罪的儿子,只是冷哼了一声,微微抬起眼皮来,瞥了一眼道:“天底下又哪有父亲认不得儿子的事情,我看你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吧,你那几个兄弟是有些不甘心,但老夫一日没死,就没人敢动你长房的地位,你又何苦挑动事端?”

  苏常宗闻言,登时脸色发白,敛起袍子便跪了下来,面色悲痛地辩驳道:“父亲冤枉了儿子了……族中弟兄如何吵闹争斗,那也只是家事,可若联合了外人来搅局,儿子便无法坐视不管!”

  “哼!”饶是苏定山常年养气,也怒而拍案,指着苏常宗问道:“你说有人联合外敌,可有十足的证据!你可知道污蔑同族兄弟,也是要受家法处置的,若宣扬开来,你这长房的地位还要是不要!”

  苏常宗猛然抬头,眼角却是泛着泪光,他不惜将苏牧身上无胎记的事情泄露出去,引发族中兄弟猜忌,可不就是想要揪出联合外人的蠹虫么,可老太公的态度已经摆在这里,他也只是无奈了。

  苏定山见得儿子如此,心头也软了下来,抬手让苏常宗起来说话,滂沱的大雨之中,父子二人的声音压得很低。

  而此刻,回到房间的苏清绥却怒不可遏地将桌上茶盏杯碗全数扫落于地,口中兀自大骂着,显然不满于长老们对苏家兄弟的偏颇。

  他到底是个心机深厚之人,安静下来之后,便开始思量对策,到得傍晚时分,他终于缓缓站了起来,面色阴狠地走出房间,朝战战兢兢守候在门外的心腹小厮吩咐道。

  “给我备马,去思凡楼,另外,即刻给那位递个条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