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偶遇
雪雪2019-12-03 02:103,408

  雪颜回到自己的厢房,望着墙上大大的一个悟字,心却迷茫起来。众生之苦,也许就是难在了悟吧!可儿看着呆呆不动的雪颜,以为她是在想白日里遇见林子琪的事。

  “小姐!”可儿犹豫着,该不该问。“有话要说?”雪颜坐下,低头饮茶。

  “小姐,真的不记得林公子了?”可儿小心问道。

  “嗯,真的不记得了!”雪颜很淡然。

  “小姐别怪林公子今日莽撞,小姐不记得他了,恐怕他比死了还难受。”可儿似乎有些同情林子琪。

  “可儿,这个人从此不要在提了,即使记得,我和他也不可能了。”雪颜说完,就拿起一本佛经看起来,让可儿去休息了。这个地方,真的好无聊,没有电脑,没有手机,雪颜开始怀念高科技了。放下书,想出去透透气。这么早睡,可不是她的风格。

  雪颜来到回廊,漫无目的在点点灯笼的微光中逛着,这个时辰竟是如此安静。这寺里的僧人起的早,一般做完晚课估计就睡下了。雪颜喜欢这种夜深人静的感觉,没有人打扰,只有花香鸟鸣。这寺中的后面是一座塔,白天雪颜本来想过去的,不想林子琪这么一闹倒忘记了。雪颜看着塔的那边有灯光,便向后院走去。雪颜走上青石台阶,只看见塔四周的灯笼全是点亮的,只是塔门已关。雪颜有些失望,准备离开。便听见四周有几声急促的咳嗽声。雪颜好奇的沿着塔向后走,便看见一个身着紫色锦缎长袍的男人坐在石阶上,身上还披了一件雪裘。虽是深秋,但也没冷到穿裘的份上吧!雪颜好奇的慢慢走近他,便看到男子警惕的目光,目光若能杀人,雪颜知道自己肯定死了很多次了。

  “你是何人?”男子不停的咳嗽,有些虚弱,但是却不失气势。

  “我是这寺中的香客!”雪颜有些害怕的向后退,她已经感觉到了危险。

  男子苍白的脸上带着汗珠,一双让女人都羡慕的美眸,只是透着寒冰,笔挺俊秀的五官,宛如鬼斧神工所刻。天下还有这么妖孽的男人。雪颜此刻所有思绪全部都被这男人吸引了过去,倒忘记了害怕。男子有些痛苦的扶住手臂,雪颜才发现他的右臂全是血渍。他受伤了?也许是出于医生的本性,雪颜快步走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口。

  “你是谁?”男子举剑,像一只受伤的刺猬,眼中满是杀气。

  “你受伤了,让我看看!”雪颜绕过他的剑,俯身看着他右臂的伤口。丝毫没有顾及男子的不悦。

  “你是大夫?”男子盯着雪颜问道。

  “你的伤口很深,需要缝合,不然久了这手臂就废了!”雪颜没回答他,只是用手帕扎紧他的手臂,暂时止血。男子不停的咳嗽,身体似乎很虚弱。雪颜搭在他的脉上,发现他体内有股寒气,也许这就是他咳嗽,脸色苍白的原因。

  “你有哮症?”雪颜看到他眼中闪出的一丝惊异之色。这时几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男子眼前,速度之快,让雪颜有些恍惚。难道这就是古人的轻功?

  “属下参见主上,属下来迟了,请主上责罚。”领头的黑衣人跪地请罪。

  “你的罪责稍后再说,先离开这!”男子口气冰冷,虚弱的声音却丝毫不减那份杀气。黑衣人领命忙上前扶起了紫衣男子。雪颜看着这些人,才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他们灭口?好奇果然可不止是害死猫。

  “把她带走!”男子看了雪颜一眼,露出一丝冷笑。雪颜想逃,却已被黑衣人打晕了。

  雪颜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张帷幔轻纱的床上,红木雕花,做工相当考究。雪颜起身便看见坐在榻上闭目养神的男子,已经换了一件月白色的锦袍,披着一件金丝玲花雪袄。他真的很怕冷!雪颜想起刚刚那个穿裘的他,不禁失笑。

  “你醒了?”男子睁开眼,望着雪颜。

  “你的伤怎么样?”雪颜下床,走到他身边想看看他的右臂。

  “你自己不会看!”男子不动,一副傲气的尊容。

  雪颜不理会他,拉起他的衣袖,便看到他手臂上自己那块已经染红的手帕,似乎已经止血了。难道古人真会点穴止血?

  “我需要针,线,酒,银针,还有清水!”雪颜对着男子说道。

  “血影!”男子声音一出,便看见一个黑影闪了进来!

  “主上!”黑影跪地请安。

  “去准备!”男子话音刚落,黑影便不见了。雪颜有着惊诧的看着门口,这就是所谓的移形幻影?她还真是大开眼界了。

  雪颜还在感叹之中,她要的东西就备好了。

  雪颜先取下了手帕,用清水清洗了男子伤口周围的脏污。最后用酒冲洗。这个时代没酒精,只有酒来代替。雪颜准备给他做清创缝合。

  “会很痛,我会用银针给你止痛的。”雪颜解释后,便开始缝合。这时颈间的冰冷让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若是救不了主上,小心你的命!”是刚才的那个黑影的警告。“血影!”男子示意他退下。

  “你可以开始了!”男子很平静的说道。雪颜稳定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开始缝合。半盏茶的功夫,雪颜就轻车熟路的做好了。想不到换个时空,她的技术却是没变。雪颜的宛然一笑,也完全入了眼前人的眼睛。

  “去找一些干净的白色棉布来。”雪颜对着门口的血影吩咐道。心中有些愤怒。血影看了一眼榻上的男子,便转身而去,顷刻即回!雪颜取下了男子右臂上的银针。

  “这几天,都会有些疼痛,不要乱动就好!”雪颜用棉布帮男子包扎起来,嘱咐道。

  “你是谁?”男子突然问道。

  “那你又是谁?”雪颜反问道,眼中虽有畏惧,但却不失气势。

  男子浅笑,将手边的茶一饮而尽。

  “血影,送小姐回去!”男子吩咐道。

  “你记得,今夜你没遇见过我!”男子警告的语气中透着杀气,不寒而栗。雪颜怎会不明白,她惹了不该惹的人,能保住小命已是万幸。雪颜跟着黑衣人出去,直接被送回了金华寺的西厢房。雪颜看着黑影一晃消失在夜色中,想着今夜的奇遇,不禁后怕。她到底遇到的是什么人?雪颜只觉得好累,回房躺在床上,脑子中却还是刚才的景象,一遍遍不停的放着。直到她困倦的支撑不住。

  血影很快的回来复命。男子苍白的脸,映着点点烛火,更加冰冷。

  “血影,她是何人?”男子突然问道。

  “她是洛侍郎的女儿,洛雪颜。”血影回道。

  “洛泽坤的女儿?”男子脸色平静,并无惊异之色。

  “她怎么会医术,还是很特别的医术?”想起雪颜那兴奋的笑容,不经意间流过脑海。

  “我要知道她的全部!”冷峻的脸上,宛若寒霜。

  “属下马上去查!”血影躬身退出房间。

  “洛雪颜!”男子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露出狡黠的笑容。随后体力不支的咳嗽着。

  翌日,雪颜直到可儿进来都没醒。

  “小姐,起来梳洗了!一会要陪夫人祈福呢?”可儿拿着衣物准备给雪颜换。

  雪颜一脸困倦的起身,准备洗脸。

  “小姐,您昨夜怎么没脱衣服就睡了?”可儿看着雪颜皱褶的衣裙,一脸疑惑。

  “哦,昨夜看书晚了,困了就睡了!”雪颜顺口编了个理由。

  “可儿,我渴了,你先去给我沏茶吧!”雪颜发现自己的袖子上有血迹,应该是昨夜蹭到的。赶快打发可儿离开。可儿出去后,雪颜赶快换下了衣物,用剪刀剪下了那块血迹,埋在了花盆里。要是让可儿看见那血迹,又要解释不清了。昨夜那个男人绝不是善主,她这次恐怕是惹上麻烦了。但愿不要再见到他就好。雪颜双手合起,把所有神明都拜了一遍。所谓病急乱投医啊!

  洛雪颜梳洗好就到洛夫人的房间。用过早膳后就随洛夫人去了大殿。此时方丈已经准备好,正等着洛夫人。二人寒暄几句便开始祈福诵经。雪颜跪在蒲垫上,四处张望。还是第一次看佛家的法式,有些期待。不过没过一会她就不再这么想了,实在是太无聊了。几十个和尚呜噜哇啦的,加上昨夜没睡好,脑子都要被吵炸了。一直隐忍着,挨到法式结束。

  “雪儿,昨夜没睡好吗?怎么脸色这么差!”洛夫人关心的问道。

  “娘,没什么,可能有些乏了!”雪颜微笑的回道。

  “那一会派完福饼,我们就回府吧!”洛夫人说道。

  “一切娘做主!”雪颜乖巧的回道。

  洛夫人在寺外派完福饼,便辞了方丈回府。

  “雪儿,这是娘给你求的平安符!”洛夫人上车之后,就递给雪颜一个红色的福袋。

  “雪儿谢谢娘,雪儿一定好好的带在身上。”雪颜笑吟吟的收下平安符,乖巧的靠在洛夫人身边。她有时真的很羡慕这正主,双亲皆在,这是她方嘉怡求不来的。她的父母三年前遇难于飞机事故中。那份失去的痛苦又岂是言语可以表达的。只有失去方知拥有时的珍贵。雪颜眼睛不觉得湿润了。

  “雪儿,这是怎么了?”洛夫人看出雪颜的异样,关心的问道。

  “没事娘,只是想到要入宫和您分开,有些感伤而已。”雪颜用丝帕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雪儿,娘不要你去争宠当妃子,世间繁华皆为空,娘只要你平安。”洛夫人伤心的抱住雪颜。从此之后,这世间她便多了一种牵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