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金华寺
雪雪2019-11-30 02:103,209

  洛夫人正在偏厅用早膳。雪颜走进去请安之后,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膳。洛夫人看着雪颜,心中不免感伤。

  “娘,您怎么不用了?”雪颜看出了她脸上的那丝忧伤。

  “不知道还能和雪儿这样用几次膳?”洛夫人想到宝贝女儿入宫,不免又伤心落泪。翌日,雪颜起的很早。梳妆梳洗之后就去了大厅。

  “夫人,雪儿不是还在家里嘛,今天让她好好陪陪你!”洛泽坤握住洛夫人的手安慰道。

  “娘,无论女儿在哪,都会想您的。”雪颜虽然对洛夫人仍是生分,但是她那真切的眼泪,却让她感动。

  “夫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管家此时正好走进偏厅禀告。

  “娘,走吧,晚了就误了时辰了!”雪颜扶着洛夫人向大门走去。身后跟着几个丫鬟婆子。到了门外,正好遇见洛泽坤一身官服的欲上轿子,雪颜赶快俯身告别。古人的规矩就是多,雪颜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和洛夫人上了马车。

  雪颜从窗帘缝隙处向张望着,初秋的清晨,带着入夜的露水点点。清爽的风,迎面而来,顿时舒畅无比。此时街市已是人员熙攘,街道两边商铺都以开门,一路上都是商贩叫卖的声音。雪颜挑起帘子,不禁暗叹这京城的繁华。目光流连处,却发现一个身着青衫的男子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深黑的眼眸,高耸的鼻梁,配着白皙的皮肤,目光却是婉约的伤感。不禁让雪颜心中诧异。他是谁?从他那忧伤的眼神中,不难看出是认识自己的。雪颜盯着他,心下不禁疑惑。

  “雪儿!”这时洛夫人轻声呼唤,打断了雪颜的思绪。

  “娘!”雪颜微笑的靠在洛夫人身上,暂时不再想刚才的事。

  “雪儿,我们要在金华寺住上几日。你快要进宫了,为娘想为你祈福!”洛夫人一提入宫,不免又感伤起来。

  “娘,女儿只是入宫而已,女儿时时刻刻都会念着您的!”雪颜莞尔一笑,轻松的样子,到让洛夫人心宽慰了一些。

  “我的雪儿真的懂事了!”洛夫人搂着雪颜,安慰不已。马车向东郊行进,很快停在金华寺门口。洛夫人和雪颜下了马车,方丈便迎了上来

  “洛夫人,洛小姐,老衲有礼。”方丈大师和手行礼。

  “大师有礼,今日带小女入寺祈福,叨扰之处还请见谅。”洛夫人还礼说道。

  “夫人慈悲为怀,乐善好施,佛祖定会保佑。夫人请!”方丈礼让之间带着笑意。

  雪颜看着这座建筑,青砖绿瓦,檀香缭绕。香客络绎不绝。穿过宽敞明亮的前堂,便来到大雄宝殿的面前。一座几十丈的院落,宽敞依然。金子牌匾气魄宏伟。进入大殿,佛祖的金像,透着慈祥和庄严。洛夫人和雪颜上前进香膜拜。这座寺院绝对不比二十一世纪的差,看这高耸的柱子,应该也是百年老刹了。雪颜和洛夫人虔诚的进香,之后便出了偏门,绕过一片僧堂,来到了后院厢房。

  “洛夫人和小姐就住在西厢吧!老衲这就去准备明日祈福之事。稍后便会有寺僧送上素饼喝清茶!”方丈合手行礼,准备告辞。

  “劳烦方丈,这是洛家的香油钱,还请方丈大师收下。”洛夫人拿出几张银票递于方丈。

  “洛夫人如此慈悲,是苍生之福!”方丈收下了银票离开了。

  雪颜扶洛夫人进房,房中摆设简单干净。只有一张床榻,一张八角圆桌。几盆富贵青竹。正对正门有一座观音像。洛夫人一进门就先对着观音膜拜起来,雪颜紧随其后。

  “雪儿,娘今日早课还未做,你先去房里休息吧!”洛夫人拿出紫檀佛珠,盘坐在佛像前闭目念经。

  “娘,雪儿想在寺中逛逛!”雪颜轻声请求道。

  “也好,只是别出寺,早些回来。可儿好生服侍小姐。”洛夫人嘱咐道。

  雪颜拜别洛夫人,退出厢房。雪颜依着刚才进来的路,向大殿走去。雪颜穿过大殿,细细的品着这百年古刹。大殿后面是一处碧悠的放生池,水清碧绿,鸟鸣花香。

  “可儿,有点冷!”雪颜坐在池边,偶有秋风拂过,不觉得凉气袭身。这金华寺依山而建,似乎比城中要清冷许多。雪颜后悔刚才没披斗篷出来。

  “小姐,可儿这就去给您取斗篷来,您在这等奴婢。”可儿话毕,便匆匆而去。雪颜眼睛望着水中的乌龟出神,忽略了身边的来人。“雪儿!”雪颜抬眼看着眼前人,有些眼熟。突然一个影从记忆中闪过。

  是他?刚才在街市上盯着她马车的男子。男子有些激动,上前握住了雪颜的柔荑。雪颜有些害怕的向后退,费力的摆脱了眼前人。“你是谁?雪颜警惕的看着眼前人。目光不时扫着四周,准备逃走。

  “雪儿,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子棋表哥啊!”男子一脸哀伤,她难道真的失忆了?他原以为是洛老爷为了拆散他们故意那样说的。

  “你就是林子棋?”雪颜想起那日可儿的话,这就是正主喜欢的男人?雪颜上下打量着林子棋,眼中却都是陌生。

  “雪儿,想起我了吗!”男子望着心心念念的人,眼中满是期盼,没想到几日之间,她尽然忘得一干二净。

  “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雪颜不想伤害他,但是真正的洛雪颜的确死了,而他和她不过就是陌生人。

  “雪儿,我带你离开!我们远走高飞!你一定会想起我的”林子琪似乎还是不死心,失控的抱住雪颜。

  “林子棋,我想我爹已经告诉你了!你我之间已经不可能了!”雪颜挣脱了他的怀抱,不断的后退。

  “雪儿,你怎能忘记我,我不信,不信!一定是洛老爷逼你的对不对?”林子琪还是不愿意相信,雪颜竟是这么的绝情。

  “林子琪,没有人逼我,你我之间已成过去。既然这是天意,何必不放彼此一条生路!我即将入宫,你也好好走自己的仕途之路,从此两不相干。”雪颜背过身,冷冷的回道。

  “林公子,您怎么在这?”可儿适时的出现,让林子棋收敛了些放肆的情绪。

  “雪儿,为何你要如此决绝?连你也看不起我了?”林子棋大笑,笑声中透着绝望。

  “表哥,听我一言,男儿志在四方,莫要太过沉溺儿女之情。”林子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话竟然是从曾经的娇柔任性的洛雪颜口中说出来的。雪颜看了一眼此刻失神的林子琪,转身离开了。她看得出,他对曾经的洛雪颜用情至深,也不枉洛雪颜的以死明志。世间总是如此的造化弄人,只愿他们情深缘浅。雪颜不禁心生惋惜。今日她是有意如此刺激他,不这样刺痛他的心,也许他就永远醒不来了。这也算是对真正的洛雪颜一个交代吧!毕竟就此颓废毫无希望的活着,还不如让他彻底清醒过来。可儿有点不相信的看着决绝离去的雪颜,没想到之前要死要活的小姐,今日竟是这样的绝情。看来她的担心真是多余了。这失忆果然能让人性情大变!可儿不敢多想,匆匆的跟上决然的雪颜,不敢在多言一句。雪颜回到厢房,正看见洛夫人和方丈在喝茶,进去请安行礼。

  “雪儿回来了?快坐过来。”雪颜应声坐下。

  “方丈,这便是小女—洛雪颜!”洛夫人笑盈盈的向方丈介绍到。

  “洛小姐生的冰清水秀,仙玉傲骨,真是大贵之相。”方丈细细的盯着雪颜,眼中却流出一丝犹豫。雪颜不去理会,这种话估计也就是哄洛夫人开心的。洛夫人听到如此之说,自是欢喜,毕竟雪颜便要入宫,谁都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雪颜坐在一旁默默不语,只是品茶,未露半点声色。洛夫人询问了一些关于参禅的东西,雪颜全然听不懂。只是百无聊赖的吃些素饼。这寺里的素饼倒是不赖,茶叶也特别的清爽。此处如此幽静,的确是个清修好地方。洛夫人与方丈聊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

  雪颜也找个了折,回了自己的厢房。回想着林子棋,虽然身着有些潦倒,但却不失读书人该有的硬气。若是能就此发奋读书,他日考取个功名,应该也不是难事。这些大户人家,最看中门第,这洛泽坤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封建礼教卫道夫。满口的仁义道德,其实竟是算计些阴谋权位。哎,这个时代的女人,真是悲惨!

  她—方紫君的命运,绝对不允许这样葬送在这荒唐的礼教中,她的幸福绝对会掌握在自己手中,若找不到一世一双人的爱情,她宁可如此清修且过,了此残生!晚间,寺僧送来了晚膳,雪颜和洛夫人同用,饭菜虽是清淡,味道确是极佳。

  “雪颜,可用的惯这里的斋菜?”洛夫人担心雪颜吃不得这清淡的膳食。

  “娘,挺好的!”雪颜吃饱后放下竹筷漱口。

  “那就好!待祈福道场一过,我们便回府!”洛夫人饮了口茶,便去观音像前做晚课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