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金蝉脱壳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195

  水潭边,蔡家几人安静的站在蔡老身后,谁也不敢说话,以防惹怒正在气头上的家主,蔡家在靠近大东城边缘地区的一个小城里,以经商为主,平日来往于大东城,后来生意越做越好,不仅存在大东城,还往返于大南城,再过十几年的话,发展成一个末流家族还是不成问题的,蔡家的最强是家主蔡业,已经达到人级巅峰,蔡业生有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蔡远,天资虽然一般,二十多岁达到人级初期,但是人非常机灵谨慎,如果不是自信自己的暗器毒辣,一时被灵天剑冲昏头脑,不可能会死在将夏手上。女的名为蔡玉,跟着蔡业经商,也算能独挡一面,来返大南城的生意蔡业也交给她很放心。

  曾经有人对蔡业说过。“就凭着你蔡家这对儿女,以后必定能在大东城城内立足。”蔡业听后开心的几晚没睡觉,大东城内何其的辽阔,能够在大东城内吃的开的,最差的也是个末流家族,家里最少也要有个魂级强者,就更不要说像英家,陈家,商家,宋家的那种强势家族了。其他的小家小族只能生活在大东城边缘或附近的小城内,隶属于大东城。

  正当蔡业等着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晴天霹雳般的事情传来。“自己的儿子蔡远被人杀了。”这一下蔡业犹如五雷轰顶,几乎昏厥过去,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大怒之下,当场把报信的弟子一掌击毙。

  蔡业冷冷的看着水潭,不杀将夏实在难以谢心头之恨。

  “蔡老,那边有个山洞,我们几个前去查探一番?”一个眼尖的弟子发现将夏所藏身的山洞,但由于洞口杂草众多,也没有发现洞口处的将夏。蔡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点点头。

  将夏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蔡家弟子,心中大惊,不由把身子往后面缩了缩,暗想退进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要被人困在里面任其宰杀。看着越走越近的蔡家弟子,将夏急的冷汗都出来了,心中一狠,咬了咬牙。

  蔡家弟子走到洞口处,小心的拨开杂草,然后把半个身子探了进去,里面一片漆黑,手扶着石壁,弯腰前行,大概走了三四米的样子,渐渐的能够站立,还没等腰背完全直立起来,一道红光闪过,喉咙一热,感觉液体向喷泉一样往外涌,眼睛瞪的老大,硬是没有说出一句话,便倒在地上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过了许久,蔡业不见那名报信的弟子回来,眉头不禁一皱,对着另一位弟子道:“罗刚你去看看他怎么还没回来。”

  “是。”

  叫罗刚的弟子恭敬的答应后,一路小跑到洞口,像第一个人一样小心翼翼的往洞里面探索,走了一会,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拌,摔到在地上,罗刚一惊,在地上摸来摸去,突然就摸到一具尸体,刚欲大叫,眼前一亮,一把红色长剑便驾在自己的脖子上面。

  “别出声,敢动一下,你旁边的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罗刚借着灵天剑的光芒惊恐的看着将夏的脸,在红光的照耀下就像恶魔一样,再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同门师兄弟,吓的亡魂皆冒,连连点头答应。“小哥饶命啊,我只不过是个普通弟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哼,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老实的回答,不然休怪我剑下无情。”

  “是是是,我知道的一定老实回答,小爷饶命啊!”罗刚吓的心胆惧寒,眼前这个人可是连自己家主的儿子都敢杀的,连忙允诺。

  “现在大概有多少人在找我?”

  罗刚沉默片刻,颤抖的瞟了一眼将夏,交待道:“大约有两百多人。”

  将夏一惊,灵天剑一抖:“什么?怎么会这么多?”

  “啊,小爷饶命啊,小心你的剑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光是林大就召集了几十人,说你偷袭杀了他弟弟,还有其他想打你灵天剑的主意的人,还有家主也全部出动了所有弟子,不过刚刚撤掉了几十个,还有零零散散的看热闹的,都是来找你的。”罗刚几乎是哭喊着说出来的,生怕将夏愤怒之下要了他的小命。

  将夏冷冷的看着罗刚,见其惊慌失措的样子,暗想应该没有说假话,只是自己的问题却大了,两百多个人,其中不乏到了级的高手,一人一口痰都把自己埋了。

  “两百人中实力最强的达到什么程度?”

  “据我所知,实力最强的是家主,达到了人级巅峰,其他的应该是林大,大胡子侠等人,也都是到了人级的高手,这些人都是有点名气的。”

  将夏暗叹。“自己的情形太危险了,光是达到人级的高手就有这么多,更不要说那些常年习武的人了,虽说这类人虽然没有进入到级的行列,但也是非常难缠的。”

  “小爷,小爷,我都老实交待了,您就放过小子吧?”罗刚见将夏没有说话,以为在想怎么杀自己,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将夏目光一眯,一道红光闪过,灵天剑轻轻的在罗刚的身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后者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感觉一点刺痛,刚欲大叫,将夏冷冷的声音传来。

  “别喊,喊出来你就死吧!”

  罗刚顿时强忍疼痛,捂住嘴巴。额头上的汗珠一滴一滴往下掉。

  “刚才我已经在剑上面抹了毒了,你现在身中剧毒,没有我的解药三天之内必死无疑。”

  罗刚面如土色,趴在地上对着将夏又磕,又拜的。“小爷饶命啊!一切都不关我的事,放过我吧!”

  将夏见罗刚心胆惧裂,心中一喜,道:“不杀你也可以,但你要按我说的做,如果让我满意,我就给你解药,不然那你就等着毒发身亡吧!”

  …山洞外面的蔡业早已等的不耐烦,自己的两个弟子去的一个比一个久,也不知道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哼,这么久在里面干什么,你们几个全部进去看看。”蔡业冷哼一声,对身后几个人道。

  “是,蔡老,我们这就去。”几人恭敬的回应到,就往洞口走去。突然罗刚哭喊的跑了出来,腿脚瘫软的坐在地上,手里还抱着一具满脸血污的尸体,样貌已经看不清了,经过衣服辨认,就是第一个进去探索山洞的弟子。众人一惊,立刻围了上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罗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对着蔡业哭喊道:“蔡老,师兄被将夏杀死了。我费尽力气才把他拉出来。”

  “将夏小贼现在在哪里?”蔡老脸色一变,眼中满是愤怒。

  “就,就在山洞里面,好像受了伤的样子,不然我肯定也出不来了。”罗刚心有余悸的手指着山洞。

  蔡业大喜,对着山洞冲了进去,后面的几个弟子也紧随其后,只留下了脸色苍白的罗刚怀里抱着一具尸体。片刻之后,罗刚怀里的尸体动了动,然后慢慢的坐起来,讥笑的看着罗刚。

  “想不到你还要演戏的天赋,还是去唱戏吧,那老头都被你骗了。”“尸体”一抹脸上的血污,露出一张清秀的俊脸,正是易容改装的将夏,和刚开始进去的蔡家弟子互换衣服后,把灵天剑包好竖放在裤腿里面,*迫罗刚把自己带出来,当时几人的注意全在罗刚和山洞里面的“将夏”身上,又加上罗刚的演技非常,根本没往尸体上多想。

  “把解药给我吧,你就可以走了。”罗刚被将夏这么一讥讽,有些不满的说道。

  将夏一愣,刚刚还吓破胆的罗刚竟然还有一份骨气。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钱袋,打开袋口,把里面的钱全部倒在手心,然后对着罗刚说道:“你的毒嘛,找点药酒擦擦就好了,蔡家你也不能再回去了,这些钱虽然不多,但也可以让你做点小生意,以后好好过吧!”说完把钱放在脸色震惊的罗刚手上,转身头也不回的匆匆而去。

  山洞内,蔡老一行人慢慢的往里面前进,经过窄小的洞口,隐隐约约前面有个模糊的身影靠在墙壁上,蔡老恶毒一笑。

  “臭小子,想偷袭老夫不成。”一道白色的掌力飞向黑色身影。“噗”的一声,掌力打在身影上发出一声低沉的响声,然后倒在地上,蔡老见一击得手,一道道掌力隔空拍在身影上面,虽然看不见,但他认为眼前的“人”就是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杀了他不仅能报仇,还能得到一把宝剑。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腥红的液体溅到自己脸上,确定“将夏”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蔡老才停了下来。

  一个弟子找来一个火把,把山洞里面照亮,地上的那具穿着将夏衣服的尸体早已不成人形,几乎被蔡老的掌力拍成了肉酱,所以弟子吓的大气不敢出。蔡老缓缓平静暴怒的心情,吩咐弟子把山洞搜索一边,把灵天剑找出来。

  半个时辰左右,山洞的里里外外全部搜完,也没有找到灵天剑,蔡老不由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蹿上心头,忙跑到外面去找罗刚,此时洞外面哪里还要罗刚的影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