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天机卷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045

  将夏安稳的闭上眼睛睡了起来,旁边湿的衣衫在火堆旁边也升起一团水汽,将夏在睡梦中也眉头紧皱,被人追杀了几天几夜,身心早已疲惫不堪,就算在梦里也放松不下来。

  “啊!”不知睡了多久,将夏突然大叫一声,被惊醒的坐了起来,看着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汗,刚才的噩梦还萦绕在脑中。

  “哎,连睡觉都不踏实。”叹了口气后,将夏扔了几块干柴在火堆里面,目光盯着上下蹿动的火苗,心中思绪万千,现在人人都想杀自己,这种转变是在是太快了一点。

  下意思的拿起一根树枝拨动着火堆,树枝一热,冒烟,然后就点着了,将夏目呐的看着着火的树枝,想着就是自己一样,慢慢的被人追杀致死。

  “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大南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月儿?”将夏有种近乎绝望的感觉,手里的树枝也烧了大半,手腕一动,想要把半截树枝扔向火堆中。

  不知是意外还是精神有些模糊了,树枝竟然飞向了钱袋和玉简,将夏大惊,忙拿手去抓,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带着火苗树枝砸在玉简之上。

  “师父啊!我不是故意的。”将夏连忙把树枝拿开,查看玉简有没有什么损伤,玉简的封口处是一层蜡,在火堆边烤了那么久,那层蜡早已经融化掉了,将夏并不知情,用手一抓,玉简直接散开,摊在地上。

  将夏大叫完了,青云子临死前吩咐不能打开的,不由把目光移向别处,以免看到玉简上面的文字,可奇怪的是玉简打开之后发出一阵金色光芒,将夏完全被震住了。

  “这不是师父的家书吗?”将夏喃喃道,满是疑惑的看着慢慢悬浮在空中的金色光芒。光芒一点一点的从玉简中升起来,像是一个个金色的小蝌蚪,又像是一个个奇怪的文字,片刻后,金色文字终于全部离开玉简,在半空中随意游动。将夏何时见过这种奇怪的事,还好这几天把心理承受力变强了,倒也算镇定,仔细的看着金色文字。

  金色文字左变化一下右变化一下,就像是在排列什么一样,把将夏弄的眼花缭乱,半个时辰后,金色文字停止了扭动,字迹也变的清晰起来。将夏把目光看向最上排的一行文字,心中大骇,眼睛睁的老大,满是不可置信,第一行清晰的十几个大字。

  “天地万物,暗藏玄机,命不由天,天机卷”

  将夏心中翻起涛天巨浪,青云子要自己带的家书竟然是天机门的无上神功“天机卷”,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这是一个阴谋吗?将夏脑子全乱了,如果天机卷真的像传言中的那么神奇,自己又把天机卷带回王家的话,那么必然造就一个个的地级强者,甚至是天级强者,王家必然独步四大城。

  将夏在一瞬间想的太多了,不知道该怎样决定,一是青云子的临终所托,二是天下人的安危,两者一直折磨着将夏的脑神经。最后抱着头在地上做出艰难的选择。

  悬浮在空中的金色字体开始慢慢的摇晃,竟然慢慢的涌向将夏,而将夏浑然不知,依然想着到底怎么做才好,一遍又一遍的决定,一次又一次的否决,只是在两个选择中来回,最后想起青云子临终前安慰的眼神,将夏心中一动,叹了口气。

  “还是交给王家吧,青云子对我也算有再造之恩,这东西也毕竟是青云子的,他愿意给谁都行。”

  做出决定后,将夏心情也不再那么沉重,抬起头,空中哪有什么金色文字,那么一大片文字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将夏一慌,拿起玉简,只见上面也空空如也,完全没有任何字迹。

  “完了,完了,怪不得青云子叫我不要打开,这下全跑了,该怎么办?”将夏心中大急,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这下连王家也不用去了。

  “咦,这是什么?我脑中怎么有这么一段记忆?”将夏发现脑子似乎多了一点什么,仔细一辨认,熟悉的一句话出现在脑海里。

  “天地万物,暗藏玄机,命不由天,天机卷”

  这么一下更是把将夏吓的不轻,天机卷竟然跑到自己脑子里来了,这下可怎么办,青云子知道的话还不气的再死一次,天机门十几代祖宗知道了也不得全从地里爬出来。将夏一声不吭的坐在地上,这几天一次又一次的事情要把这个少年折磨疯了,看着空白的玉简,将夏眼神一凝,自言自语道:“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只有这么办了。”

  将夏把玉简放在地上按紧,一手拿起灵天剑,剑锋小心翼翼的对着玉简,把脑子天机卷一字一字的刻下来,灵天剑何其锋利,轻轻一划便在玉简上留下一道刻痕。

  刻了几个小时,将夏是累的腰酸背痛,等到把脑中的天机卷全部刻上去之后,又发现问题了,玉简的面积并不大,将夏的字也不小,但是天机卷刻完后,玉简竟然还有一大片地方,将夏大惊,把脑中的天机卷再对一遍,一字不差,回想起刚才悬浮在空中的文字,那可不知一点点,将夏吓的冷汗都出来了,难道天机卷另外一部分消失了,又是长时间的沉思,看着手中还未填满的玉简,将夏苦笑一下:“算了,只能这样了!”

  把玉简重新卷起来,用残余的蜡封好后和钱袋放在一起,算了一下时间,天差不多也该亮了,把衣服都收拾好,拿起灵天剑。

  “今天等待自己的又会是什么?”深呼吸两下,竟然感觉精神充足异常,有种想挥剑四方的冲动,冲动越来越强,将夏眼神一眯,灵天剑“嗡”鸣一声,“横剑式”挥过空中,一道淡红色光芒射了出去,碰到石壁之上,溅起一点石灰。

  “剑气”将夏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眼中满是震惊。

  将夏满是不相信自己会发出剑气,走到石壁前查看,上面还要一条淡淡的痕迹。

  “真的是剑气,我突破人级了吗?不可能啊?”灵天剑又是一挥,犹如红色长蛇闪过,但这次没有发出来,将夏失落了,刚才自己明明是发出了一道淡红色的剑气,墙壁上也有痕迹,一切都证明刚才那是真的,现在又不行了,这种失落感就像从山腰掉了下来。自己清楚的知道要想突破人级是对于没有功夫底子的自己是件多么难得事。

  “算了,出去再说吧!既然偶然能发出剑气,看来离人级也不远了。”将夏唯有自我安慰,把灵天剑包好背在身后,靠着墙向外面走去,深邃的石道慢慢缩小,已经慢慢的能看到明亮的出口了,将夏弯着腰,小心的扒开洞口的杂草。

  “快点,那边,那边,灵天剑一定在下面,大家快找。”

  将夏听到声音一惊,把身子缩回山洞,目光看向水潭处,水潭周围差不多有二十几人,还有十几人在水中打捞着什么。

  “大家快找,将夏那小贼最后就是掉进这个水潭,身受重伤的他肯定葬身水底,谁要是能帮我找到灵天剑和那小子的尸体,我就赏他一万两黄金。”一个满脸横肉的老者指挥道,身材微胖,眼神凶狠的看着下方的水潭,满是怨毒。

  “娘的,不就一把灵天剑吗?搞的我像杀了他儿子一样。”将夏远远的看着老者的表情,像是和自己有大仇一样,忍不住骂了一句。

  半个时辰过去后,水中打捞的还是没有任何收获,老者不由眉头一皱,一人上前恭敬道:“蔡老,将夏那小贼应该不在这里了,我们还是去别处找吧?”

  “蔡老?姓蔡?难得是那个蔡远的老子,看来我确实是杀了他儿子。”将夏恍然大悟,心中猜测道。

  蔡老点点头,略有不甘心,无奈道:“你们留下五六个人跟我继续找,其他人去护送玉儿去大南城,那边的生意不能耽误了。”众人答应道,留下五六个人,其他人由一人带着下山而去。

  蔡家一行人百米远处,宋成风冷目而视。身后站着恭敬之色的宋老。“没用的东西,这么多人找个人都找不到。”

  “少爷,我们现在怎么办?找那小子的人越来越多,就算我们拿到灵天剑也会被人知道,族长可答应雾月三年不追杀那小子的。对我们宋家来说名声还是比较重要的。”

  宋成风眼神微变,冷冷道:“先回家族吧!至于你的事,我会为你向爷爷求情的,我那个废柴弟弟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是,多谢大少爷,我以后一定全力为大少爷尽心尽力。”宋老恭敬的对宋文风行礼。不再多说,两人下山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