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藏身山洞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603

  宋成风和蓝梦的身影渐渐被将夏甩在后面,正前方不能再走了,以现在这种情况,随便被一个身强力壮的大汉逮到都要送命了。

  “快追,那小子肯定就在前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将夏一惊,忙躲在草丛里,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大约有十几个人的样子,将夏慢慢探出脑袋,为首的一人正是东城双侠中的林大,林大还沉浸在林二惨死的悲痛中,眼睛恶狠狠的搜寻着将夏的身影。

  “林大哥,林二哥果真是被将夏那恶贼杀死的吗?听说那小子连个人级都没到,怎么能…”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问道。将夏也认识此人,也好打抱不平,被人称作“大胡子侠”,颇受人们好评。后面几人也都围了过来,问其缘故。

  林大眼神一变,怨毒的说道:“将夏小贼得灵天剑自认了不起,我弟弟与他交谈几句,他便以为我兄弟俩打他灵天剑的主意,趁其不备,一剑杀死我弟弟,各位要为我做主啊!”林大竟然满脸眼泪,哽咽的看着大胡子侠。

  “无耻,这也能颠倒黑白。”将夏暗骂道,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大胡子侠等人见林大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忙劝道:“林大哥言重了,将夏小贼如此天理不容,我等一定尽力将他诛杀。”

  “如果你们能顺利帮我抓到将夏,我愿意抢其灵天剑献给你们。”林大说的冠冕堂皇,草丛里的将夏则听的火冒三丈,众人一听到灵天剑三字,眼中满是贪婪,纷纷簇拥林大追杀“恶贼”将夏。

  “娘的,什么大侠的,全都是些无耻小人。”将夏恶狠狠的骂了几句,等到他们走开后,才小心翼翼的从草丛里钻出来,安全起见,背对着林大等人往另外一个方向逃去。

  又赶了半个时辰左右的路,傍晚已经完全变成了黑夜,将夏脚底一软,头也因为失血过多而眩晕,借着夜色前方百米处好像有一个水潭,将夏忍住头晕往水潭方向前去。

  将夏小心的查看周围,确认没人后,拿手舀起一点水洗脸,碰到脸上的伤口有点刺痛,无奈道:“宋成风果然有两把刷子,不知道蓝大美人逃走没有?”

  “小子,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吧!”突兀的声音传到耳中,将夏立刻握紧灵天剑往上面看去,一看吓一跳,大惊道:“是你这不要脸的老狗。”

  此人正是宋家的魂级强者宋老,剑池试剑之后并没有跟着宋冷空回去,而是与宋成风一起打着将夏灵天剑的主意,宋成风自恃实力远超将夏,一人前去拦截,不料半路杀出一个蓝梦,将夏才得以逃脱,最后却刚好被等候多时的宋老碰见。

  “真是天助我也,臭小子,当日那一掌没要了你的性命,今天你没这么好的运气。”宋老狰狞的*近将夏。

  将夏把灵天剑护在胸口,心中大叫不好,面上却装出一副不屑,“宋家老狗,你也来送死吗?正好陪着你家大少爷去投胎吧!”

  “你说什么,大少爷死了,不可能,又想骗我,大少爷已是人级后期,十个你都不够他杀的。”宋老脸色一变,说什么也不相信将夏能杀死宋成风。

  “嘿嘿,不信是吗?那你就尝尝我灵天剑的厉害吧?凤鸣九天。”灵天剑红光大盛,把周围一片全部照亮,宋老见将夏的姿势诡异,眉头一皱,不由得相信了几分,见将夏攻了过来,本想退开,但还是硬着头皮迎上去,手掌呈鹰爪扣住将夏的灵天剑,一掌拍在将夏的胸口,将夏被打翻在地。

  “死老狗,你还真不信啊?”将夏哪里会什么凤鸣九天,完全是胡编的,红光也只是灵天剑发出来的,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想到宋老虽然信了几分,但就是没躲,误打误撞拆穿了将夏的把戏。

  宋老表情异常的滑稽,其实见到将夏的阵势,吓的冷汗都出来了,没想到又被耍了,一掌打翻将夏,想发怒又不好发,只好装作高深的样子:“臭小子,敢在我面前耍花样,去死吧!”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将夏忙阻止。

  “哼,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砍了二少爷一只手,现在我都不敢回去,我杀了你带回灵天剑,族长肯定会既往不咎的。”宋老一想起宋冷空愤怒的表情,背后就发寒,就凭着他对宋文风的宠爱,说不定一掌把自己毙了,唯有杀了将夏来将功补过。

  “你杀了我之后,灵天剑怎么办?”将夏问道。

  “当然是带回去给族长,以抵消我保护二少爷不周之罪了。”

  “哈哈,你也就这点出息。”将夏笑骂道,宋老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将夏眼中满是不屑,讥笑道:“老头,我看你今年没有六十也有五十七八九吧?”

  “那又怎样?”

  “嘿,怎样,六十岁了也才一个魂级初期,看来这辈子到地级是没指望了,一把老骨头还有为一个家族劳累奔波,做错事连家都不敢回的可怜虫。”

  “你,真是岂有此理。”宋老脸色大变,火冒三丈,但是将夏说的又是事实,顿时气的无话可说。

  “哎,老头你先别生气,既然你要杀我,我也跑不掉了,我们干脆做个交易。”

  宋老一愣,不知将夏搞什么鬼:“什么交易?”

  “交易很简单,我把灵天剑送给你,你放我一命,之后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起此事,你也可以凭着灵天剑之威干出一番大事,不必再看宋家老小狗的脸色,你觉得怎样?”将夏一句话就捅进了宋老的心窝里,年轻就进了宋家大门,对宋冷空忠心不二,最后连自己的姓氏都改了,最后却只是二少爷的随从,心中没有委屈是不可能的。

  将夏见宋老沉默下来,暗想要继续加把火:“你看我连了人级都没有却凭着灵天剑连过三个人级,还杀死两个,可见灵天剑有多么强悍,你都是魂级强者了,难得还对自己没信心,莫非时间的岁月把你骨中的傲气全都磨灭掉了吗?”

  “好,我答应你。”

  将夏一喜,表面上还是诚恳说道:“老头,你现在离我远点,我把灵天剑放在这里,等我走开了,你再回来取,怎么样?”

  宋老眉头一皱,不悦道:“难道你还怕我出尔反尔不成吗?”

  “嘿嘿,还真就是怕这样,我要追,我也跑不掉,只有我跑远点才安全。”

  “你,哼,好吧,谅你也逃不掉,我这就离你远点。”宋老气的语塞,转想将夏也逃不掉,转身走开,在将夏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不行,不行,再离远点,你这么近一道剑气过来我不就被劈死了。”将夏大喊道,其实宋老也算有诚意了,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只有将夏还活着,别人就以为灵天剑在他身上而不会怀疑自己。宋老皱了眉头,无奈走了五六十米远才停下脚步。

  “现在可以了吧,臭小子别给我耍花样,不然就杀了你毁尸灭迹,我再带着灵天剑离开。”

  “哈哈,老头,你早应该这样做了,你是怕杀了我之后,宋成风第一个怀疑到你身上,才想等别人杀我吧!”

  宋老脸色一变,怒道:“你想怎样?”

  “嘿嘿,我想怎样,再见了老头。”,将夏对着宋老咧嘴一笑,对着水潭跳了下去,“扑通”一声,水花四溅,宋老大怒,急忙冲到岸边,发现哪有将夏的身影,一气之下,对着水中狂发剑气,直打了半个小时,也不见水下的动静,气得浑身颤抖,无奈只好离开。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水潭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宋老冷冷的看着下面,心中满是愤怒。

  “看来那小子或许逃了,也可能被我的剑气杀了。”终于是不再停留,往树林深处而去。

  就在宋老刚走不久,平静的水潭中荡起一丝波文,一个黑色身影艰难的慢慢游到岸边,从嘴里吐掉一根空心的芦苇管子,将夏一上岸就大口大口的喘气,嘴唇毫无血色,脸也冷的发青,上下牙床不停的颤抖碰撞发出“咯咯”的响声。将夏看着全身的伤口,已经被水泡的发白了,都不怎么觉得痛,双手抱住灵天剑,感受到上面淡淡的温热,才觉得舒服一点。

  “现在哪都去不了了,现在就算一个小孩子都能取我性命了。”将夏暗叹一声,看向周围,借着月色,水潭右侧有一个黑色山洞被杂草遮掩着,将夏一喜,困难的站起来,提着灵天剑,摇摇晃晃的往山洞方向走去。

  山洞口比较小,旁边杂草又多,将夏起初还要弯腰钻进去,到后面山洞的空间越来越大,已经能够站起身来,将夏拿手摸着,感觉到了一个小空间内,想来应该是山洞的内部了,之后将夏在山洞里面陆续摸到了干草,干柴还有衣物一样的东西,将夏抓起一把干草,灵天剑光芒大盛,划在干草上,一丝淡淡的火光把小山洞照亮。内部空间并不大,差不多能容纳十几个人,旁边摆放着一些干柴衣物。

  “看来这里曾经还住过人,应该是山中打猎什么的暂住点吧!暂时安全了。”将夏暗想道,由于山洞内部较深,他并不怕火光照到外面去,加了几根干柴,便脱下衣物架在火堆旁边烘烤。

  当脱到里面的衣服时,有些粘住了伤口,轻轻一撕就把刚止住血的伤口又弄出血。

  “嘶”将夏深吸一口凉气,左肩膀一道伤口深可见骨,那是宋成风留下的,将夏眼神闪过一丝凶狠。“宋家老小狗,我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嗒”从将夏贴身衣服里面掉出两个东西,一个是英月儿所送的钱袋,还有一个就是青云子托付的家书玉简,这两样东西将夏都贴身带着。将夏拿起钱袋,湿漉漉的,不禁眉头一皱,摇摇头,放在火堆旁边烘烤,再拿起玉简,看着只有巴掌长的玉简,心中燃起一丝好奇,又想起青云子消逝前说的话,不能打开,只好作摆,和钱袋放在一起。

  收拾差不多后,疲倦如潮水般袭来,这几天根本没有好好休息,拿着几根干柴垫在脑后,不管三七二十一,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