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出手相救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704

  树林深处,将夏小心翼翼的和蔡远比斗,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等着自己。以前只是一个小混混,现在因为一把灵天剑惹出这么大的事端,如果说不后悔是不可能的,但是一想到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充满鼓励的眼神,将夏的心就充满斗志,少年有为,谁不想成为英雄,谁不想仗剑走天涯。

  将夏长剑红茫一亮,震退蔡远。“大师兄,这小子顽固的很,不如我们几个来助你吧?”

  “好,就让我们师兄弟一起作战,把属于我们的灵天剑抢回来。”蔡远不要脸大喊道,将夏彻底无奈了,感觉有气又笑,抢劫的也敢这么冠冕堂皇。

  “这年头真不得了了,抢劫的还这么义正言词,这灵天剑何时是你的了?”

  蔡远怒道:“这灵天剑明明就是我的,如果不是我晚去一步,灵天剑岂能被你拿走,你把剑还给我。”蔡远气的脸都红了,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剑是被将夏抢走的。

  将夏以一对六,渐渐出于下风,还好六人中只有蔡远达到了人级,否则一道一道的剑气削下来,将夏还真要死在他们手上,只是再这样发展下去,将夏最后还是要死在他们手上。

  “嗵。”一大汉一脚踢在将夏腰间,将夏后背一麻,急欲退后,而厚颜无耻蔡远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根银针,银针上面附着一层淡淡的光芒,蔡远凶狠一笑,手指一挥,银针疾速射向不知所措的将夏,最后插在将夏的胸口,将夏立即倒在地上,双眼无力的看着蔡远,想要试着站起来,却爬不起来。

  “你,你敢放暗器。”

  蔡远脸上全是得意之色,走近将夏:“小子,银针本来就是我的武器,上面还抹了一点点毒,嘿嘿。”

  “你还真狠啊!毒都用上了。”将夏眼中满是鄙夷之色。

  蔡远的得意更甚了,看着虚弱的将夏,双手慢慢的伸向将夏手中的灵天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眼中满是贪婪,心中想着灵天剑就是自己的了,不禁邪笑起来。当蔡远离将夏半步之遥的时候,将夏嘴角一扬,眼中满是戏虐,轻声吐出几个字:“你完了。”

  蔡远暗叫不好,可是为时已晚,胸口剧痛,一把炽热的红色长剑穿过了自己的胸口,伤口处的衣服变的焦黑,血水流在剑身上面发出“嘶”的响声,然后冒出一股清烟水汽。

  “你,你怎么会没中毒?”蔡远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嘴角不停的往外渗出血来,身后的几个大汉全部吓傻了,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大师兄,一瞬间就被对方穿了个透心凉,一个个吓的没有了下意思的动作。

  “我没中毒是吗?去问阎王吧!”将夏抽出灵天剑,红色剑茫一闪,蔡远顿时倒在地上,脖子被割出一条整齐的伤口,不停的往外冒着血泡,嘴角微微的颤动,眼中满是不甘心,然后开始涣散,生机迅速的消失。

  将夏手持灵天剑站起来,蔡远的几个师弟全都吓的面如土色,将夏刚才的雷厉手段深深的震撼了他们,尤其是最后补的那一剑,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一个个跪在地上求饶,痛哭流涕。

  “大侠饶命啊!大侠饶命啊!是蔡远*着我们来的,我们不想来的。”

  看着吓破胆的几人,将夏收起灵天剑,没有多看一眼,头也不回的朝前面走去,他并不想再杀人了,刚才杀蔡远不过是为了震慑他们,这是将夏第二次杀人了,心中除了恶心之外,竟是有些许兴奋。“我想我是疯了,怎么还有点兴奋。”甩开不良的思绪,将夏又是深深自责起来。

  又是赶了一天的路,这一整个白天,将夏没有休息一下,两只小腿早已是酸痛难忍,看着渐渐变的昏暗的树林,也不知道下一个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将夏停下脚步,靠在一棵大树下面休息,拿出路上随手摘的几个野果子放进嘴里,上下牙齿一咬,一股清涩的果汁顺着喉咙流到胃中。

  伸手摸向怀里,手上托着个精致的钱袋,昏暗的幕色下,钱袋上面扎着两个细小的洞孔,这是蔡远的暗器留下的。

  “月儿,你又救我一命了,你现在在干嘛呢?”

  将夏喃喃道,脑中浮现月儿那清秀的小脸,雾月大师鼓励的眼神,还有青云子消散前深感安慰的表情,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关系自己的人,片刻之后,将夏重新站立起来接着赶路,脚步一顿,眼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将夏仔细一看,心中一惊,此人正是宋家宋文风的哥哥,宋成风。

  宋成风冷冷一笑:“交出你的命和灵天剑!”

  “你宋家可是答应过雾月大师三年内不许追杀我,莫非你想食言不成?”

  “那是我爷爷答应的,与我无关,灵天剑我要定了,你的命也顺便收拾了,就当是给我那废物弟弟一个补偿。”宋成风说到宋文风时,眼中闪过一丝嫉妒,从小爷爷就偏爱自己的弟弟,自己勤奋刻苦,为的只是有一天能得到他的关注,这次来取灵天剑也是想在宋冷空面前证明自己,将夏脸色一变:“要是我不给呢?”

  “你没的选择。”宋成风身影一动,眼中满是阴厉,手中长剑划向将夏脖子,将夏忙拿灵天剑挡下,一招“推剑式”顺着宋成风的长剑推向其手腕,宋成风略感惊讶。

  “小子,难怪你能走到这里,看来被你杀死的那两人并不是偶然。”

  “你就是我要杀死的第三人。”将夏回应道。

  “大言不惭,你一个级都没有怎么杀我人级后期的,要知道到达级的武者和没到级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宋成风毫不在意,自认试剑的年轻一辈中除了陈楚阳和蓝梦能与自己一争高下,其他的还没人能打赢自己。

  “小心了,前面两个说大话的都死在我剑下,你也要步他后尘了。”将夏把秋水十三式的前几招用的活灵活现,再加上灵天剑之威,虽然落于下风,但也还能勉强坚持住。

  宋成风越打越吃惊,将夏就算手持灵天剑也不可能与自己僵持这么久,而且那剑法看上去还很眼熟,只是不敢往天机门上想,因为就连蓝字辈的弟子也就会几式,将夏自然不是天机门蓝字辈的弟子,武功虽然不济,但剑式会的比他们还要多。

  “你这是天机门的秋水十三式吗?”宋成风还是忍不住问道。

  “嘿嘿,你怕了吗?这是我家祖传的杀狗剑法,专杀你们宋家不要脸的狗。”

  宋成风颇然大怒,从下到大还没有被人这样骂过,而且将夏一句话连自己家族全部骂上了,怎么不怒。“小混蛋,去死吧!”手中长剑发出低沉“嗡”鸣,直刺将夏脑袋。

  “怕你啊,横剑式。”将夏不由说出声来,灵天剑劈在宋成风剑身上面,“叮”的一声,宋成风长剑应声而断,后者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将夏,一下愣在那里,将夏抓住机会。“刺剑式”,灵天剑疾速点向宋成风胸口,后者大惊,连忙后退,将夏的速度明显比不过宋成风,但灵天剑的剑锋还是把他的胸前衣衫烧出一个大洞。

  “你这绝对是秋水十三式,你怎么学来的?”宋成风心有余悸的看着胸口的一片焦黑,如果将夏有剑气的话,自己现在肯定是具尸体了,眼睛一亮,心中大喜道:“剑气,是剑气,如果就这么远距离的发出剑气,将夏还不任自己宰割。”

  将夏看着一会惊一会喜的宋成风,满是疑惑:“我说宋家小狗,不是被我打疯了吧?说了老子这叫杀狗剑法,和什么秋水春水一点关系都没有。”

  “哼,臭小子,我管你什么杀狗不杀狗的,今天你再劫难逃。”手中断剑一挥,白色的剑气飞向将夏,将夏拿灵天剑一挡,被震退几步,还没缓过来,第二道剑气就朝着自己的脑袋削过来,将夏大惊,摔倒在地上狼狈的躲开。

  “宋家小狗,有总跟老子拿着剑单干,别发你娘的剑气。”

  宋成风见将夏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一乐,两道剑气同时飞过去,将夏躲闪不及,被其中一道剑气割在手臂上,鲜红的血液立刻流了出来染红了旁边的袖子,将夏开口大骂,但宋成风还是不为所动,一道道剑气飞向将夏,片刻之后,将夏就成了一个血人,有的地方还深可见骨,令人不寒而栗。

  看着就像浸泡在血水里出来一样的将夏,宋成风残忍笑道:“臭小子,你可以安心的死了。”

  “去你娘的,算命的说老子可是富贵命,你全家都灭了,我也死不了。”将夏眼中满是不屈,身体摇晃站立不稳,心中的傲气被激发出来,毫无惧色的直视宋成风。

  “是吗?那你就去死吧。”宋成风眼神一狠,三道剑气直取将夏要害,将夏看着飞过来的剑气,避无可避,暗叹一声。“我将夏的命要交代在这里了吗?”电光火石之间,将夏想到的是那个善良的小女孩,别人交代的事一件都没有完成呢,心中遗憾非常,沉静的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宋成风见到将夏不再反抗,露出邪恶的笑容。

  突然,一道蓝色身影拍在将夏肩膀上,也是发出三道蓝色剑气和宋成风的剑气碰在一起,“砰”的一声消散在空气中。

  将夏睁开眼睛,蓝色身影风华绝代,高挑的身材,高雅的气质像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像一个冰山美人,正是天机门蓝梦,蓝梦一双凤目正复杂的看着自己。将夏强忍着疼痛,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

  宋成风脸色阴沉下来:“蓝梦,你敢坏我宋家的好事,天机十五可是刚死,现在你天机门可没和我宋家叫板的资格。”

  “那又怎样,有本事你叫宋冷空去攻打我天机门啊!”蓝梦冰冷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

  “哼,真是多事,我宋家要灭掉天机门是迟早的事,但你和这小子今天必须死。”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宋成风戏虐笑道:“我的手下马上就会赶到了,看你们插翅难逃。”

  蓝梦脸色一变,对着将夏道:“你先走,我随后脱身。”将夏点点头。“谢谢”,然后艰难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离开。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只会是蓝梦的累赘,还不如先走,蓝梦才更好离开。

  “想走,没门。”宋成风一急忙上前挡住将夏,蓝梦立即迎了上去,和宋成风纠缠在一起,将夏也趁机朝树林中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