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再见佳人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4,298

  雾月几人刚转身进门,突然听到后面的喊声,立即回头,疑惑的问道:“你们是?”

  商泽上前恭敬的行礼道:“商傲天之孙,商泽携家妹商怜,前来拜访雾月大师”商怜也是一副恭敬摸样。

  “原来是商傲天的孙女,哈哈,不错,果然是人中龙凤。”雾月满意的点点头,商怜一听大是欢喜,有意瞟了一眼将夏,将夏此时的目光没有看到她,而是在一个红色小姑娘身上,在他跟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英月儿,眼中一眨不眨的就那样盯着英月儿,不禁喊出:“月,月儿”

  “额,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英月儿看着将夏的眼熟,又听出他喊出自己的名字,不由的一愣。

  “月儿,将夏兄弟,月儿小姐在哪?”商泽也是听到将夏的话,顺着他的目光看到雾月身边的英月儿,双目一亮,竟是有些痴呆了。

  “咳,咳”英吉林看到两个少年都这样盯着自己的女儿,有意咳嗽一声,两人把发现自己失态,忙把目光转向别处。

  “她就是你说的月儿啊?果然有几分姿色。”商怜看到英月儿时倒也有些惊叹,还是嘴硬的和将夏说道。

  “噢,我想起来了,你是酒楼里那个小偷对不对呀?都怪你,害的那个张大汉都没给我讲完故事就跑了。”英月儿终于想起将夏,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将夏显得有些窘迫,当众被揭穿丑事,还是被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虽然是无意的,但还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噢~,原来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啊?还一路上“我的月儿,我的月儿”,的叫的那么亲热,看来只是自己的单相思。”商怜一把抓住将夏的小辨子挖苦道,而旁边的商泽心中竟然松了一口气,没有制止商怜的挖苦。

  将夏怒羞皆有,如果他从没有恨过人的话,商怜是第一个他恨的人,让在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出丑,英月儿看得将夏窘迫的样子,走到他面前:“你是不是因为太饿了才去偷那个大叔钱袋啊?这样做是不对的,以后别这样了,我只有这点钱,都给你了,以后别拿别人的了。”说完英月儿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钱袋递在将夏眼前,女孩眼中清澈无比,毫无做作之意,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单纯心思,将夏心中一暖,还是摇摇头道:“不用了,我以后不会偷的。”

  “好吧,乖拉,嘻嘻”英月儿一楞,然后开心一笑,如百花齐放,宛如落入凡间仙子,一旁的商泽竟是有些嫉妒起来。

  雾月大师一看便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看到英月儿的单纯善良,心中更是喜爱,笑着说道:“各位还是进去再说吧,那位小兄弟既然是商家兄妹的朋友,也一起进来吧!”

  商怜嫌弃的说道:“我们可没有小偷一样的朋友。”还厌恶的看了将夏一眼,雾月眉头一皱,英月儿不满的说道:“他已经改过自新了,已经不是小偷了。”

  “是吗?知人知面不之心。”商怜满脸鄙夷之色,商泽立刻制止“怜儿,不许无礼。”

  将夏气极攻心,深呼两口气道:“哼,商家的大门,我将夏高攀不起,我一市井之徒怎有资格是你商大小姐的朋友,告辞了。”说完对着雾月大师一行礼,然后深意的看了一眼英月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将夏离开的背影牵动着几个人的心,一句高攀不起那是一份少年内心的傲气,一声我没资格是对不同关系不同家庭的讽刺,人穷志不穷,命贱心不贱,曾几何时,属于自己的一份少年热血不知是否还在。

  看着将夏的背影,雾月大师叹了口气,喃喃道:“我若年少,也像他般傲气。”英吉林则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态,英月儿更是单纯,压根就没多想,唯有商怜气得咬牙切齿。

  将夏游荡在大街上,已经接近傍晚了,一路上问过几家客栈,不是爆满,就是太贵,看着手中仅有的一两银子,要是再找不到客栈的话,今晚就要露宿街头了,商怜最后一番恶意重伤的话还萦绕在心头,但是一想起英月儿明亮的大眼睛,心中觉得温暖起来,那是一双没有歧视,没有瞧不起,甚至还有一点关心,心中不愉快也慢慢消退。

  将夏不知不觉走出了铸剑城,“看来今晚要在荒郊野外过夜了。”还好,运气还不错,将夏在离城外五六里处找到一所没有人住的破房子,里面破旧全是灰尘。

  床铺还算干净,随意收拾了一下,赶路一天后的疲倦如潮水般袭来,慢慢的闭上眼睛睡去,梦中的画面清晰可见,先是英月儿单纯的小脸,雾月大师无所谓的态度,商泽嫉妒的眼神,最后变成了商怜鄙夷的目光,“你就是个小偷,你就是个小偷,你怎么配当我们上层人的朋友,你不配,你不配。”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变成了鄙夷,被自己盗走钱财的张大汉,教自己武功的青云子都是鄙夷的看着自己,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不配,你不配。”,将夏从来没有感觉到这样无助过,为什么,梦里面的将夏抱着自己的脑袋,“是啊,我是小混混,我是不配,我不配。”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对着商怜刺过去,他要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商怜惊慌的后退,眼中依然是鄙夷,就要剑要刺进商怜的身体中时,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和他对视着,眼睛中没有歧视,没有不屑,那是一双纯洁的眸子,就像看自己的同辈一样,将夏慢慢的平静下来,嘴角划过一丝笑意,“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人不讨厌自己的。”身体渐渐的放宽松,安详的睡去。

  …“横剑式”将夏冷喝一声,手中的树枝如剑一般疾速切开面前的空气,夹着破风之声在空中挥动着,相比于蓝羽的秋水十三式少了一份凌厉和剑气,毕竟没学多久,能有此成绩已经不易了。

  “刺剑式”树枝像宝剑一样刺在一棵大树干上,枝头插进去一点,放开右手后,树枝慢慢往下倾斜,最后还是掉了下来,将夏看着树干上浅浅的痕迹,无奈的摇摇头,当日青云子凭着灵魂之体就把半截树枝深深的插入树干之中,故而对自己不太满意,继续拿起树枝,一遍又一遍的演练起秋水十三式来,渐渐的树枝上面出现一丝淡淡的剑气,肉眼几乎不欲所见,将夏一心一意的只顾练剑,也没有在意。

  “断剑式”将夏冷喝一声,树枝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练了一上午了,一点进步都没有,索性把树枝扔了,擦擦额头上的汗,肚子早已饿的咕咕响,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将夏觉定还是先进天机城逛逛,找个地方把肚子填饱了先。

  铸剑城的人比昨日还要多,到处是年轻男女,俊秀男女颇多,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子女,齐聚铸剑城皆是为着灵天剑而来,将夏的一身粗布衣衫显得比较寒酸,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不过自己并不是太在意。

  “老板,这个多少钱呀?”清脆的如银铃般的甜美声音想起,吸引了附近几人的眼光,将夏一愣,随后大喜,不远处一个花衣小姑娘手中拿着一条蓝色宝石项链,开心的样子楚楚动人,正是英月儿,买项链的老头笑道:“这个只是玻璃的,就卖你一两银子吧!”英月儿笑着点点头,刚要付钱。

  “嘿嘿,小姐你好啊?这条项链我为小姐你买吧!”一个衣着华丽的年青公子笑眯眯的看着英月儿,显得有些猥琐。

  英月儿厌恶的皱皱眉头,然后放下手中的项链,“我不认识你,我自己有钱,不要你的。”

  华丽年轻公子一愣,笑道:“在下大东城宋家宋文风,敢问小姐芳名啊?”英月儿没有理会,转身就要离开,宋文风连忙张开双手挡住英月儿的去路,谄媚道:“我真的很想结识一下小姐您,别急着走啊!”旁边的人鄙夷的看着宋文风,又迫于宋家的威名,不敢出言,英月儿眼珠子一转,嘴角一扬,假装开心道:“既然公子要送我项链,我可不可以去挑啊?”

  宋文风看见英月儿笑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忙说:“行,行。”英月儿狡诘一笑,朝着一家名为“人间极品”的珠宝店走了进去,宋文风头发一甩,自认风度翩翩的跟上。

  “那,我要那个。”看着英月儿指着一个红色项链,项链之上淡淡的发出氤氲之气,安放在众多珠宝的最中央,珠宝店老板一看生意来了,笑盈盈的迎接:“小姐真是好眼光,这件“红鳞”是九龙兽身上掉下的一块鳞片,有防毒去寒之功效。”

  英月儿嘻嘻笑道“是拉,就他吧,多少钱啊?”说完邪邪的看了一眼宋文风,后者一副潇洒摸样。

  “四万两黄金,少一分不卖。”老板伸出四个手指头,坚定的说道“什么?”宋文风一听,吓的大叫,英月儿挥挥手不屑道:“算了,我也不是非要不可。”宋文风收起惊讶笑道:“嘿嘿,买买,不就四万两吗?”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递给老板“刚好四万两。”,老板开心的接过银票,乐呵呵的去取“红鳞”宋文风一阵肉痛,自己这一趟也就带了四万两黄金,这下全没了,但一想到英月儿天仙般的美貌,心中阴险一笑。

  英月儿拿起项链,看都没看一眼,随手抓在手里,转身就往外走,宋文风急忙跟上,英月儿疑惑道:“你还跟着我干嘛?”

  “不跟着你,我去哪?”宋文风一愣,英月儿把项链那到前者面前道:“项链卖完了啊,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啊!”,不待宋文风说话,英月儿转身晃悠着“红鳞”,惦着脚步离开,走过街道旁,一手把“红鳞”宝石扔在一个乞丐的碗中,乞丐瞪着眼睛,拿起项链,不可置信的一口咬在宝石上面,牙齿搁着生疼,两眼放光对着英月儿磕了几个响头后,兴高采烈的跑掉了。

  宋文风看着着一幕,自己所有家当买的项链竟然被英月儿当垃圾一样扔掉了,一股无名之火燃上心头,本想一亲佳人,却被佳人戏弄,气昏头的宋文风不管此时是在大街上,一把冲上去抓住英月儿的玉手,英月儿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手臂已被宋文风抓的死死的,不禁大喊“你想干什么?救命啊!”旁边的人见如此可爱的少女被一顽绔子弟欺负,立刻围了上来。

  宋文风脸色阴沉道:“我乃大东城宋家二少爷,你们谁敢动我?”周围人群一听,不敢再上前半步,宋家绝对是大东城的强势家族,而且离铸剑城不远,在这里得罪宋家的话无论如何都是个不明智的选择,看着人们的反应,宋文风大笑起来:“看今天谁敢管你,敢戏弄我,少爷我今天要你好看。”说完手上一用力,把英月儿拽开。

  “哎哎哎,小心拉,乖狗别挡道!”一句话让宋文风停了下来,摸样清秀的少年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少年明亮纯净的眸子,只是粗布衣衫有些寒酸,不知为何,英月儿在他出现时,心竟然平静下来。

  “臭小子,哪有狗,识相的别管大爷我的事。”宋文风左看右看没看到狗的影子,知道被人耍了。

  将夏吸了一口气,迷惑道:“哎呀,乡亲们啊,这么一大只狗你们都没看到吗?这狗好不要脸,还敢强抢少女,真是没有一点兽性。”

  路人爆发一阵哄笑声,英月儿也忍不住“扑哧”一笑,宋文风见将夏骂的是自己,脸色大变,一把放开英月儿,扑向将夏:“臭小子,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将夏一闪,躲过宋文风的攻击,后者一掌拍向将夏胸口,将夏翻了一个跟头狼狈的躲开,英月儿看到将夏处于挨打的份,不由的担心起来,一双小手紧紧的握紧。

  “啪”将夏被一掌拍在后背,一个踉跄趴在旁边的小贩摊位上,把杂货弄的满地都是,“小王八蛋,叫你敢管老子的闲事。”宋文风恶狠狠的*近将夏。

  “乖狗儿,你竟敢打主人,明天把你扒皮宰了吃。”将夏捂着胸口还口道,另一只手悄悄的摸向旁边的一个长棍。

  宋文风大怒,“去死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