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蓝梦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437

  英月儿看着宁死不屈的将夏,心中不由的一动,产生一丝异样的感觉,这个曾经的小混混竟然有这样的骨气,“不要打了!”英月儿紧张看着宋文风。

  宋文风没有理会,恶狠狠的*近将夏,“看老子我今天不杀了你。”一掌拍向坐在地上的将夏,强硬的掌风拂过脸面,英月儿蒙住眼睛不忍再看,将夏盯着有些发狂的宋文风,脸上毫无俱意,掌力近在咫尺,将夏心中一动,右手摸起旁边的棍子,“横剑式”以棍代剑扫在宋文风的手臂之上。

  “啊”后者吃痛,万万没想到将夏会有这么一下,将夏趁其不备,使出“刺剑式”,棍头重重的点在宋文风的胸口,宋文风的脸色立即变得鲜红,似呼吸困难,胸口剧痛,大口大口的呼气,缓解不适,将夏目光一变,不给对手机会,身体背靠贴近地面,长棍由下往上,“挑剑式”重重的捅在宋文风的小腹处。

  “啊”宋文风痛苦的倒在地上大叫,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脸色极为难看,英月儿此时还紧张的闭着双眼,当听到声音不对时,慢慢睁开眼睛,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秀的少年脸庞正含笑看着自己。

  “你,你”英月儿指着将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将夏摊开双手笑着道:“我怎么了。”英月儿摇摇头,悬着的心终算是放下来了“少爷,你怎么?”几个随从样的人远远的看见宋文风躺在地上呻吟着,急忙跑过来,刚才宋文风不让他们跟着就是怕碍事,没想到一会儿不见,就被人放倒在地上,将夏看道宋文风的手下来了,拉着英月儿就跑,人群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

  “追,追啊!别让他们跑了!”宋文风大怒道,指着将夏逃跑的方向,几人一愣,“哦,哦,是。”立刻朝着将夏逃跑的方向追去。

  将夏就这么拉着英月儿朝城外跑去,奇怪的是英月儿没有反抗,就跟着将夏后,也没有说话,一直跑到昨晚过夜的小破房子才停下来,确认宋文风的随从没有追来后,才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哪里啊?”英月儿问道,心里都在怀疑是不是要被将夏拐卖了,还在后悔刚才怎么跟着他跑来了。

  将夏大口喘着粗气道“这是铸剑城外,等晚点我再送你回雾月大师的庄园,现在只怕宋文风还在到处找我们呢!”英月儿乖巧的点点头,心里相信眼前这个清秀的少年不是坏人。

  屋子里面太脏了,两人就在外面的大树下面坐着,一时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气氛有些尴尬,突然将夏从怀里拿出一条蓝色的项链递在英月儿面前,英月儿眼睛一亮,开心道:“谢谢!”

  接过来拿在手中把玩着,这条项链正是英月儿在地摊上看中的玻璃项链,对她来说只是一两银子的事,但是将夏身上只有一两银子,他没有吃饭,没有住宿,用它买了一条链子,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真漂亮!”英月儿拿起玻璃对着太阳底下照了两下,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子在像大人炫耀自己心爱的玩具,将夏不禁看的痴了,心中想着眼前这个女孩属于自己该多好,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出身,心一下就黯淡下来,就把眼神移到别的地方。

  “哎,我还有个问题呢!你怎么知道我叫月儿啊?”少女天真的问道,似乎自己以前只跟将夏匆匆见了一面,并不认识对方,将夏也不知如何回答,总不可能说是做梦梦到的吧,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看着将夏不知所措的样子,少女眨巴的大眼睛期待着答案。

  “这是个秘密,这样吧!这次灵天剑事情过后,我们还能再见面的话,我就告诉你。”将夏说道,其实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和英月儿的差距,在她的面前说不感到自卑是不可能的,再见面也许是一句告别,也许是一种期待,期待自己以后还能再见到她。

  “好吧,那就这么说定了。”英月儿笑着说,善良的她并不喜欢强人所难,就征求了将夏的意见。

  ……。

  “蓝梦师姐,我们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少年和宋家宋文风打斗,少年使出的竟然是秋水十三式。”一名天机门弟子恭敬的对一位年轻女子说道,女子黛眉凤目,五官精致,修长的身材一身蓝色长裙,全身散发的冰冷的气息,正坐在大堂之上,如果在大街上一站,多少男人终将拜倒在其石榴裙下,只是冰冷的气质拒人于千里之外。

  “什么?秋水十三式,那人可是我天机门人?”蓝梦美目盯着下方弟子,询问道。

  “不是,我从没见过此人,我也没有看错,只是剑法尚不成熟。”报告弟子恭敬的说道,对于这位出了名的冷美人,实在不敢不敬。

  蓝梦沉默片刻道:“我去查下,你们先别告诉蓝严,一切等我回来再说。”报告弟子应声退出门外,蓝梦把眼睛转向别处,随后身形一动离开了房间。

  …“月儿,我去给你抓只野鸡烤着吃好不好啊?”将夏把裤腰带勒紧一点,其实是自己一天没吃东西了,唯一的一两银子给英月儿买了项链,自己早已经饿的头昏烟花了。

  英月儿点点头道:“好啊,你快去吧!”,将夏艰难的站起来,一天没进食,练了一上午的剑,又跟宋文风搏斗一番,再不好好补补真要饿死了,交代英月儿别乱跑,等自己回来后,将夏往后山找寻野鸡野兔。

  将夏走后不久,月儿在树下老实的呆着,无聊了就拿树枝在地上画圈圈,突然月儿眼神一变,表情有些无奈,“哎,还是让老爹找到了。”片刻之后,英吉林焦急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看着眼前可爱的少女,心中的责备也不忍宣泄出来。

  “老爹,你来拉,我迷路了。”英月儿天真的样子让英吉林彻底无奈了,对女儿知根知底的他怎会不知道月儿是在说谎,但又不忍责备,只好冷哼一声,转过头去,“还不跟我回去,你再赶乱跑的话,以后就别想出来了。”

  月儿看看父亲,再望着将夏离开时走的路,那个清秀的少年还未回来,心中生起一丝失落,叹了一口气后还是跟上了英吉林的脚步。

  “月儿,我回来了,山鸡没抓到,摘了一些果子。”将夏老远就对着屋子这边大喊,自己大约离开了近半个小时,找不到野味,又担心月儿一个人,就摘了一些果子回来,将夏喊了几句不见月儿答应,心中一急,加速跑到大树下面,此时哪见月儿的身影,附近空空如也,将夏手中的果子不自觉的滑落在地,心中被失落所填满。

  “她还是走了吗?没有等我回来!”将夏慢慢蹲下来,内心充斥着孤独,自卑,看着地上满是圈圈,都是月儿的“杰作”,却无心欣赏,将夏余光一瞟,大树下面一块空地,空地上面放着一个漂亮的钱袋,将夏认识这是月儿的钱袋,在雾月大师门口,她还想送给自己的,好奇的拿起钱袋,下面写着几行娟秀的小字。

  “我爹来了,不能等你的烤山鸡了,钱袋留给你住个好点的地方,知道你怕丢面子不愿收,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再见哦,月儿留。”

  看着短短的几句话,将夏心中大是感动,原来她没有不辞而别,原来她是在乎自己的,“哈哈,万岁。”将夏的心情几乎是翻越式的转换,从高山跌到谷底,再从谷底回到高山,乐的抱着月儿的钱袋又抱又亲。

  “真是个白痴!”冰冷的声音把兴奋中的将夏惊醒,面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位蓝衣女子,女子黛眉凤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又忍不住让人想多看两眼将夏发现自己失态,收起钱袋,问道:“不知姐姐有何事?”

  女子沉声道:“谁是你姐姐,我叫蓝梦,只想搞清楚你为何会秋水十三式。”蓝梦直接正入主题,冰冷性格的她不喜欢婉约,直接最简单的问道。

  “蓝梦,青玄子的二徒弟!”将夏一惊,随口说出。

  “不错”

  将夏眼神一变,如果蓝梦知道青云子是被青玄子和青城子暗害,她定然不信,为了维护师父,说不定自己还要遭来杀身之祸,如果不说,自己的秋水十三式又做何解释,如今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一时不知如何做答。

  “快回答我!”蓝梦如女神一般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问将夏道,“嘿嘿,蓝梦大美人,什么秋水十三式,我不知道啊?”事到如今,也只有装傻充愣了。

  “不说是吧?”蓝梦冷哼一声,一道淡青色剑气袭向将夏将夏没想道蓝梦说动手就动手,一时没反应过来,再加上一日未进食,唯有眼睁睁的看着剑气飞向自己,“哧”剑气割破将夏的衣服,尖锐的疼痛传达神经,胸口处慢慢的渗出红色的液体。

  “嘶”将夏忍着疼痛,深吸一口凉气,正视蓝梦道“我根本不会什么秋水十三式。”

  “是吗?”蓝梦脸色一沉,又是一道凌厉的剑气飞向将夏,这比刚才那道更加的凝实,速度也更快,剑气切进将夏大腿肉中,一个踉跄单膝跪在地上,随后又颤抖着强行站起来。

  “说了我不会什么秋水十三式,你不信的话就杀了我吧!”将夏有些愤怒的大喊道,看上去确实有些委屈的样子,蓝梦不为所动,手中长剑直指将夏,“那么,你就去死吧!”

  看着蓝梦认真的样子,将夏脸色凝重起来,暗叹道:“我说师父,您老人家死在你师弟手上,难度我今天要死在他们的徒弟手上吗,真要冤死了!”

  将夏心一横,就要把青云子被暗害的事情说出来时,几道人影正往这边赶来,为首一人正是宋文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