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十年磨一剑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794

  两天时间眨眼便过去,将夏的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把自己满身血迹的粗布衣衫换掉,穿上蓝梦所买的,从未有过的丝制柔软,一股英气散发出来,就算与商泽那种贵公子也丝毫不惶多让,将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果然是人靠衣装,想不到我自己这么帅,嘿嘿!”猥琐一笑,离开住了几天的房间。

  走到大街上时,人群都往铸剑城的西南方向涌去,将夏也向酒店的小二打听过,铸剑城西南方是雾月大师的造剑之处,是一座废弃的火山口,里面含有高温岩浆,雾月大师的所有宝剑都是在那里打造出来的。被命名为,“剑池”

  剑池附近已经是人满为患,曾经每十年一次就会出一把绝世好剑,雾月花了三十年的心血造成一雄一雌灵天剑,其声势可想而知,剑池的入口广阔无比,一把比城门口还要大的石剑直插入土中,雾月大师就站在剑柄之上,石剑巨大无比,雾月大师的身影就想是只大树上的小鸟一般,将夏混在人群中,目光在石剑周围搜寻月儿的身影,在看到商泽两兄妹,英吉林后,终于是发现了自己梦中的身影,英月儿今天换上一套劲装,长发也扎在脑后,彰显出曼秒的身材,灵动的大眼睛左瞧瞧又看看的,似乎像是再找什么好玩的,英月儿旁边站着一英俊男子,想搭讪英月儿,只是后者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将夏还在石剑旁边看见蓝梦几人,还有其他年轻男女,想来也是一些大家族的子弟。

  “众位,安静一下。”雾月大师的声音如海潮一般扑向人群,雄浑的声音虽然浩翰,却不震耳,众人顿时安静下来,看向那一代“巧夺天工”。

  巨大的剑柄之上站着铸剑的大师,一代“巧夺天工”那个位置也只有他才能站着,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雾月大师身上,有恭敬,有崇拜。

  雾月平静的老眼也是一丝波动,对于自己的名声来说,任何人都难以抗拒,雄厚的声音传入人群。

  “吾今年一百零八岁,已接近入土之年,生平造出六把宝剑,皆是威震一方的绝世神兵,十年磨一剑,三十八岁造出第一把宝剑,“杀星”,增予大东城宋家”说完雾月大师撇了一眼巨剑旁边宋家阵容,宋家正是被将夏砍断手臂宋文风的家族,将夏也顺眼看去,打伤自己的宋老恭敬的站着一年轻男子身后,男子跟宋文风有几分相似,想来应该是宋家的大少爷。

  “四十八岁第二把宝剑“秋水”问世,赠予天机门上一任掌门,天机十五,其后创出秋水十三式精妙剑法。”

  “五十八岁造出第三把宝剑,“鬼泣”,此剑森冷无比,出鞘时阴风阵阵,如鬼哭狼嚎,赠予大东城商家。”

  “六十八岁打造出来的是一把短剑,名为“浩然”,用此剑者乃一身正然之气,赠予大东城英家。”

  “七十八岁,已是晚年,回味起一生,就像一场梦一般,造出宝剑“梦回”,赠予大南城王家。”

  下面已经是异常骚动,议论纷纷,议论的矛头自然指向了雾月大师的一百零八岁,也就是今年所要造出的剑。

  “今年我一百零八岁,这是我造出的最后一把剑,应该说是两把剑更准确点”此话一出,不知道底细的人群更是惊讶无比。

  雾月大师有些激动,这最后两把剑可是花了三十年的心血,“此剑名为“灵天”,我从三十年前就开始打造此剑,灵天为一雄一雌,雄剑者,须有霸者之心,王者之气得之,雌剑要善良之心,纯净之灵所得之。”

  将夏深吸一口凉气,虽然已经知道了一点,但从雾月大师口里说出来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以前造的每把宝剑里面都有一个剑灵,剑灵就是宝剑的灵魂,就像人有灵魂一样,我为了寻找灵天剑强大的剑灵,我三十几年来踏遍大半个大陆,最后让我在大北城的妖兽山脉找到一鸾一凤的残骸,残骸中有一丝微弱的残魂,我把他们封进灵天剑内,用自己的灵魂喂养两只残魂十几年,残魂终于是有了自己的意识成为真正的剑灵,鸾凤的威力不用我多解释,灵天剑的威力单是一把就胜于其他宝剑,如果双剑合壁,鸾凤合鸣,那达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

  雾月大师认真的说完,似乎想起自己早已过世的伴侣,眼中闪过一丝黯淡,随后又恢复正常。

  “敢问雾月大师,灵天剑既然是一雄一雌,鸾凤又是一对,那得到双剑的男女是否会成为情侣呢?”站在英月儿身旁的翩翩公子问道,眼神还时不时的在英月儿身上瞟过。

  雾月大师笑着道:“不错,灵天剑确实是情侣之剑,得剑者很有可能成为一对,但事实成不成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老头子我就不敢乱点鸳鸯谱了。”

  震憾,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光是里面的剑灵就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将夏目呐的看着雾月大师,下面的人群更是骚动不已,只有巨剑旁边的几个大家族的子弟显得比较平静,身份特殊的原因,他们也早已经知晓了其中的一切。

  雾月大师满意的看着人群的反应,“相信试剑的规矩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二十五岁以下的少年男女才能试剑,为自己家族而来的,为自己的将来而来的,祝你们好运了。”

  雾月大师话音刚落,剑池的大门就缓缓的打开,一股燥热之气入潮水般扑过来,除了燥热之气还有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人群中的少男少女可不管这些,就向剑池的入口处涌去,一下就跑进去二十几个人,灵天剑的诱惑太大了,将夏看着疯狂的人群,犹豫不定,转眼往向巨剑旁边的英月儿,只见她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身边的大家族的子弟都有些戏虐的看着入口处的人,一点也不担心灵天剑会被人捷足先登,将夏暗自点点头,最后还是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半个时辰左右,第一批试剑的少男少女出来几个,看着出来的几人,人群皆是深吸一口凉气,只见男人的衣服几乎烧毁大半,双手全部烫伤,极其狼狈的跑出来,而试剑的少女则要好的多,身体几乎没什么损伤,只是眼神比较涣散,喊了多遍也不理人,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在试剑的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

  后来一批又一批的试剑者出来了,可以说是一个比一个惨,甚至还有一个男人的眉毛头发全部烧光,既滑稽又可怜,有几个比较乐观的就苦笑一声道:“灵天剑果然不是我们凡夫俗子所得”自嘲的背后,又是对它的深深渴望,雾月大师冷漠的看着试剑的众人,眼神古井五波,或许他自己都不认为灵天剑会顺利找到主人,二十五岁以下可没有那个实力来强行压制灵天剑,所以必须要靠自己的韧性,将夏看着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而失败的人群却越来越多,眉头不禁一皱。

  又是几个时辰过去了,将夏身边的人所剩无几,甚至有的看见失败人的惨样,都不敢上前,失败的队伍有几百号人,将夏的心被悬在嗓子眼,如果不是看着巨剑身边那一个精灵一样的身影,或许自己也跟着人群一起进去了,他在等,在等能和那个身影并肩走在一起的一天,他害怕,害怕像其他人一样惨淡的出来,被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从小受惯别人讥讽嘲笑不屑的眼神,早已无所谓了,因为自己就是个混混,就是个小偷,但自己见到她之后,虽然也是高贵的身份,但看自己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不屑,没有嘲笑,从此心中就很在乎她对自己的看法,纯净的眸子,温暖的笑脸,让自己骨子里面的傲气再次散发出来。

  再进去试剑的已经变的断断续续的,有的更是提不起勇气再进入剑池了。

  “哥,那些人真没用。”商怜不屑的看着失败的人群,眼中尽是不屑,商泽没有说话,看向雾月大师,后者依然一副冷漠的表情,蓝梦离商怜较近,对这个被惯坏的大小姐也是反感的很,虽是不愿多管闲事,但也看不过商怜,冰冷说道:“说别人不行,有本身自己去试剑。”

  “你”商怜俏脸一红,瞪着蓝梦,后者冷笑一声。

  “我什么我,有本事就去吧!说不定输的比别人更难看。”

  “去就去,不就一把灵天剑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说完商怜就跑向剑池入口,商泽一惊,连忙跟了上去,雾月大师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商怜的一句话无意中贬低了自己的作品,不远处的将夏看到商怜两兄妹,冷冷一笑,说实话还是挺希望看到商怜失败后气急败坏的样子。

  不出所料,十几分钟后,商家两兄妹在众目睽睽中狼狈而出,商泽一身华丽的衣衫烧毁大半,头发也有些散乱,商怜更是不堪,被商泽搀扶着出来,眼神涣散毫无活力,嘴巴张的老大,口水沿着嘴角流了出来,完全处一种心智迷失状态。

  巨剑旁边的大家族子弟脸色终于变得凝重,脸上毫无戏虐,兔死狐悲,看见商怜的下场,没有一个笑的出来,商怜被商泽扶回巨剑旁边,眼神恢复正常,“哥,我怎么了?”,商泽不知如何回答。

  “哼哼,大家全都看到你流那么多口水了。”蓝梦冷笑道,商怜大惊,“不可能?”摸着自己的嘴角,还有一点湿润,感受到众人异样的眼神,眼泪冲破眼眶掉了下来,商泽把商怜搂在怀里对蓝梦行礼道:“蓝师姐抱歉,家妹年少无知,还请不要计较。”蓝梦转头过去,不再说话。

  雾月大师雄浑的声音响起:“灵天剑是有灵性剑,强求不得。”

  “宋某不才,想为家族得到雾月大师第二把神兵”说话者正是与宋文风有几分想像的宋家大少爷宋成风,此人无论的是心智还是功力都在年轻一辈中极为优秀,雾月大师赞赏的点点头,“去吧!”

  蓝梦见是宋家之人,一想到几日前差点落于宋文风之手,心中不由的有些恼怒,抬头恭敬的对雾月大师道:“天机门蓝梦愿为天机门取雾月大师的第二把宝剑。”

  “哈哈,去吧,记住了,凡事莫强求,尽力就好。”雾月大师与宋家家主,天机门前任掌门天机十五皆是好友,对于两人态度也不错。

  宋成风复杂的看了一眼蓝梦,没有多说,奔向剑池,蓝梦也跟了进去,将夏看着两人,一个是被自己砍掉手臂的人的哥哥,一个是救自己一命的“同门师姐”,虽说自己和青云子没有师徒之名,这两人在同辈中也算小有名气,众人的目光从他们进去后就没有离开剑池的入口,是否会成功取得灵天剑,谁也不得而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