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灵天雌剑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698

  蓝梦和宋成风进去之后,众人的目光都期待的看着剑池入口处,不知过了多久,地面突然轻微的震动一下,雾月大师古井无波的眼神也闪过一丝惊讶,最后还是摇摇头,而人群有些骚动起来。

  “是不是成功了?”

  “雄剑被成功取到还是雌剑?”……

  众说纷云,巨剑旁边大家族的子弟也都紧张的看着剑池出口,如果灵天剑真被捷足先登的话,那未免有些遗憾了,商怜怨恨的说道:“一定不是天机门的蓝梦拿到的。”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两道身影终于是缓缓走出来,蓝梦依然是一副冷美人姿态,虽然略显狼狈,但是眼神没有涣散,身体也没有不适,相比宋成风,后者更加狼狈一点,双手不断颤抖,掌心的伤痕清晰可见,衣服也被烧掉一大块,很明显两人都已经失败了。

  “连他们两个都失败了吗?”将夏喃喃道商怜冷哼一声,对蓝梦还是耿耿于怀,宋成风走到巨剑下面,对雾月大师行礼道:“灵天剑果然是把绝世神兵,晚辈无缘得之。”

  雾月笑道:“宋家小子不必过歉,在年轻一辈中,你算得上是人中之龙。”宋成风摇头叹息回到自己家族群中,蓝梦也走到自己天机门弟子前。

  “师姐,那灵天剑真有那么厉害,连你都没办法?”一弟子问道,蓝梦摇摇头,把目光看向剩下的几个家族的子弟,英月儿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在她看来得不得到灵天剑无所谓,如果不是自己的爷爷,英家的族长英元前叫自己来,她真不会来这里,英月儿身边的英俊男子找她搭讪几次无果后,也就不再说话了,只是眼睛不时在英月儿身上瞟。

  随着时间的推移,几大家族的年轻人都尝试取剑,最后都弑羽而归,雾月大师的目光转向了最后两大家族身上,英月儿感觉到雾月大师鼓励的目光,心中一动,对着旁边的英吉林说道:“老爹,我去试剑拉,失败了不关我的事哦!”

  英吉林慈爱的看着英月儿:“小心点,不可太强求了。”英月儿乖巧的点点头,往剑池入口走去,人群中的将夏看到英月儿进入剑池,心里一阵紧张,刚想跟上一起,一道修长的身影率先抵达剑池门口,正是英月儿身边的英俊男子,男子对雾月大师行礼。

  “雾月大师以前只造了五把宝剑,我大东城陈家眼馋的很,尚未得到一把,今日晚辈陈楚阳尽力为家族夺取灵天雄剑。”陈楚阳一番话虽然是对着雾月大师,更像是对在座的所有人,英俊的外表,潇洒的气势让众多少女有些痴迷,雾月大师点点头道:“不愧是陈封玄的儿子,或许你能成功带走灵天雄剑。”

  此话一出,全场大惊,雾月大师说的话没有任何人怀疑,焦点全部聚集在陈楚阳身上,将夏也暗叹,与此人相比,自己黯然失色。

  陈楚阳点头示意,消失在剑池入口,众人唯有静心等待,英月儿比陈楚阳早点进入剑池,剑池入口通道有十几米长,通道宽约五米,高约三米,一股热气迎面扑来,英月儿走完通道,剑池的原型显露在自己眼前,整个火山口就像被掏空一般,形成一个千平方左右的空间,就像一个翻过来的漏斗一般,周围地上每隔几个地方就插了几把长剑,在最中间位置,有一个几十平方的剑台,剑台周围流着一圈炽热的岩浆,只有一条小石路可以走到剑台面前,剑台中间有个石鞘,上面插了两把剑,英月儿好奇的大量的两把剑,左边一把稍长,剑身通体发红,剑柄是一只凤的形状,上面散发淡淡红色光芒,想来便是那灵天雄剑,旁边一把剑身稍短,剑身青色,剑柄是一只鸾的形状,周围萦绕着一圈青色的光芒。

  英月儿看着灵天雌剑,眼中并没有太多的兴奋,走过石道,到剑台面前,手指轻轻的触碰在灵天雌剑上面,“嗡”雌剑发出一声嗡名,把英月儿吓一跳,急忙收开手,“好吧,那我不碰你了,我也不喜欢整天拿把剑打打杀杀的。”英月儿转身就离开剑台,刚想出去。

  “老爹叫我来试剑,总不能空手而归吧!”英月儿眼珠一转,看到别处地上插的长剑,心里一乐。

  “没有灵天剑,随便拿一把也行。”就在周围挑选起别的剑了陈楚阳进来后没有看见英月儿,火山里面的石块还是比较多的,英月儿正在某处挑把漂亮的剑出去交差,陈楚阳直接往剑台走去,走过石道,穿过岩浆,看着左边的灵天雄剑,眼中满是激动。

  “就让我来取走你吧!”陈楚阳伸出双手抓在剑柄之上,雄剑震动不已,红色光芒暴涨反抗陈楚阳的双手,后者眼神一狠,死死的抓住剑柄要把剑身拔出来,“嘶”陈楚阳手心一阵剧痛,剑柄之上传来高温把手掌烫伤,陈楚阳还是死死的不放,一股皮肉焦臭的味道传来,额头上布满汗珠,“哧”剑身被拔出一点,火山口摇晃一下,在外面等待结果的众人清晰的感觉到地面的震动,不可置信的盯着剑池里面。

  “真的要成功了吗?”

  雾月大师脸色凝重的看着剑池入口,这是雄剑即将问世的征兆,将夏紧张的看着剑池入口,此时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巨剑旁边各大家族的子弟也是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英吉林眼中满是担忧,殊不知英月儿还在某处小心翼翼的挖自己觉得挺漂亮的长剑交差的。

  “哥,那个宋文风还有英月儿会成功吗?”商怜问道,商泽摇摇:“我也不知道。”

  剑池内,专心致致挖宝剑的英月儿被震动吓了一跳,连忙跑到剑台面前,看到陈楚阳双手不停往外冒血,吓的捂住小嘴,灵天雄剑突然红光大盛,陈楚阳直觉得双手要离开自己的身体一样,心中大骇,为了一把剑废了一双手的事怎么也做不到,眼中满是不甘心,最后还是松开了双手,雄剑再次回到石鞘中,地面也停止了震动,外面的众人大气不敢出,紧张的盯着出口。

  “停住了,成功了吗?”一个个面面相嘘。

  陈楚阳看着自己已经惨不忍睹的双手,“我失败了!”转身无力的看了一眼英月儿,失落的往剑池出口走去。

  “那个,等一下,这个是我们家的疗伤药拉,很有效的。”不等陈楚阳回头,英月儿就跑上去把一个瓶子塞在他身上,陈楚阳一愣,自己跟她搭讪那么久都不理自己,现在又关心自己,心中一暖,“你不出去吗?”陈楚阳知道灵天剑的强悍,自然不认为英月儿能成功。

  “哦,我还要挖把剑去向老爹交差呢,我找到很漂亮的剑呢!”英月儿目光看向周围插在地上的长剑,眼中带着惊喜,陈楚阳苦笑不得,只好点点头,一个人往剑池外面走去。

  外面人群的目光已经锁定在出口了,“看,出来了,好像是陈楚阳?”人群变的骚动,陈楚阳苦笑一声,无奈的摇摇头,众人也是一片惋惜,但是其他家族的弟子心里却偷着乐,如果被陈家拿到灵天剑,对自己家族势必会有些影响,雾月大师早已知道结果,惋惜的暗叹一声。

  英吉林见陈楚阳一人出来,忙上前询问英月儿为何没有出来,陈楚阳据实相告,英吉林一阵无奈,又好气又好笑,众人在陈楚阳出来后,已经不如开始那般期待。

  英月儿终于把地上尘土挖松开来,单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抽,被自己看中的剑出土,看着手中的长剑锋利无比,开心的点点头:“不错,就拿你出去交差吧!”转身欲离开,突然剑池震动不已,比刚才的陈楚阳拔剑的效果更强,剑池外面众人大惊,雾月英吉林等人脸色一变,不知发生何事,雾月所在巨型石剑位置一偏,地面裂开十几米长的裂缝“这是,雌剑要出来了吗?”雾月不可置信的看着剑池的入口“前辈,月儿在里面不会有事吗?”英吉林稳住身体,紧张的问道,将夏也是担心英月儿的安危,听到英吉林说话,也把目光转向雾月,雾月摇摇头,安慰道:“月儿不会有事的。”将夏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英月儿站立不稳,几欲摔倒,剑台上的雌剑萦绕青色光芒发出一声清鸣,飞出石鞘射向英月儿,英月儿一惊,手中长剑挡在身前,雌剑一剑劈在英月儿手中长剑上,长剑应声而断,灵天雌剑并未伤害英月儿,悬浮在她面前,英月儿惊讶无比,扔掉断剑,试探性的伸出右手抓在剑柄上面,“嗡”雌剑嗡鸣一声,青色光芒完全收敛,平静的被英月儿抓在手上。

  震动终于是停止了,外面已经是一片混乱,地面裂开好几道缝隙,巨型石剑也倾斜了不少,雾月大师也站回了地面上,眼睛紧盯着剑池内。

  “停下来了,成功了吗?”商泽喃喃道,一旁的商怜眼中闪过一丝不满嘟啷:“我看她才没那么走运呢!”

  蓝梦,宋成风等大家族子弟全都看向出口,将夏握紧拳头,心中暗叫:“月儿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几百双眼睛齐齐的看着出口,皆是紧张万分。

  “老爹,我拿到灵天剑了。”一阵欢快的喊声远远传来,英吉林心狠狠的抽动一下,那正是自己宝贝女儿的声音,急忙迎了上去,将夏也松开满是汗水的掌心,由衷的为月儿开心,雾月大师深吸一口气,亲眼证实自己的猜想,而且月儿毫发无损。

  各大家族的人各自不同的心情,商怜的嫉妒,蓝梦的无所谓,陈楚阳的开心还有宋成风的担忧都埋没在几百个观众的欢呼中,几百观众都是失败者,清楚的知道灵天剑的厉害程度,能拿下灵天剑的人绝对是他们心中的偶像。

  “老爹,我拿到灵天剑了。”英月儿笑嘻嘻的看着英吉林焦急的脸,手中晃着精致的雌剑,英吉林脸上满是自豪,拉着月儿走到雾月大师身边。

  雾月大师慈爱的摸着月儿的脑袋,对着激动的观众道:“灵天雌剑已经认主,未伤及其分毫,这就是缘分,还有谁要去试灵天雄剑的?没有的话就要再封剑一年了。”

  众人鸦雀无声,一个个的失败早已把信心磨碎,一时间谁也没有勇气再去试雄剑,各大家族的年轻一辈也都不再说话,雾月看着众人的反应,无奈摇摇头,刚欲说话。

  “我愿去试试!”一道坚定的声音打破沉默,瘦弱的身影从人群中慢慢走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