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苦中作乐
易峰寒光2017-04-08 16:164,109

  “翩翩少年志气高,一人独自撞云霄。背井离乡磨意志,苦中作乐度华年!”经过这几天的适应,李可德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工作。李可德觉得就是累点、脏点,吃住差点,别的都还不错,只要习惯了就好了。同时,李可德认为工友们都挺好,一点也没有把他当成外人,和大家处的关系都非常好。他们班组一共六个人,除了钢筋班组头儿李工,其他四个人是老杨、老陆、小宋、老金。

  老杨以前听说是在学校里做饭厨师,做得一手的好菜,他在一个中学干了近二十年,没想到学校领导一句话说他岁数大了,就换了新人,他自然而然地无业了,所以经过朋友介绍到这个工地上来干钢筋活的。老杨本来是南方人,性格特别活泼,什么事在他看来都是小事,虽然食堂饭菜不好,但是他已经看透了这些事一样,不想吃了就到外面小饭店要两小菜,喝点小酒,老杨有时还叫让李可德一起下馆子。老陆性格好像有点倔强,听说他以前是当兵的,复员后做过生意,包过工程,可是都没挣到多少钱,现在两个儿子都上大学了缺钱,老了老了又到工地上来干活了,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可是世态炎凉,又能怎么样呢。小宋来自内蒙古,个子高高大大的,比李可德大两岁,人挺实在,话也很少,平时干活很用心,没事了李可德就会和他谈天说地,小宋只是笑着听李可德说,很少发表自己意见。老金就原北本地人,在李可德看来,他是一个比较圆满滑的人,很会说话,但是干起活来不爱出力,整天说这工作不好,那工作不行的,李可德刚来时,老金说:“小伙子,谁介绍过的呀!”李可德说:“我二舅和郑总是战友,所以我来这儿工作了。”老金一听有些吃惊地说:“噢,这么回事呀,既然和郑总认识,那还不让郑总给找个轻松的,比如看个门什么的,多好呀!”李可德淡淡地笑笑,说:“先干着吧,过段再说。”李可德对这几个工友那算是很了解了,不是白天干活就是晚上一块儿屋里聊天、打扑克。

  这天,天下起了小雨,早上大家看看在下雨,都没起床,心想这下好了,可以好好休息了。工地上,下雨这样的情况是最让民工们高兴的,在苦累之余可以得到休息,歇歇身体。李可德和大家一样难得的睡了个懒觉,李可德也好好的睡了起来,一觉醒来大概快中午了,他看了看从夜市上花十块钱买的一块电子表,“呀!真的快十一点了。”外面雨还在下,李可德也不觉得有多饿。李可德看看,屋里的人大部分还在躺着,李可德也不清楚是睡觉还是赖床。屋里一共有十八个人,除了李可德他们六个钢筋后台加工棚干活的人外,其他的是负责工地楼上绑扎钢筋的工人。李可德看看屋里还有十二三个人,李可德想:“其他起床的大概是饿坏了,找吃的去了”,李可德看了看,屋里实在该收拾了,大家也是太累了,回到屋里有的人连衣服都不脱,倒下就睡着了。李可德找了半天,终于从木板底下找到一把破笤帚,李可德先洒了点水,慢慢腾腾地扫起来。不一会,地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让李可德打扫干净了。李可德看看地上,心里挺满足的。李可德也不知道干点什么,他自己爬在床上,找出小笔记本和圆珠笔,这是他从家带来的。来了都快两个月了,里面还是空空的,什么也没写。李可德现在想写点东西,留做纪念。他爬在床上想了半天,听着屋外的雨声,他想起了家,心想:“不知道爸爸、妈妈都好不?前几天打电话,听电话里妈妈好像都快哭了,哽咽着声音问长问短的,还说想家了就回家看看,唉,我也很想他们,但是我要坚持下去。希望他们身体健康,事事顺心!”这时,李可德忽然心头一亮,李可德在小本子上写到《心语》,雨打屋檐哗啦啦,独卧床头心想家。人生在外不由己,只求日后辉煌花!写完,李可德觉得挺满意的。这时,小宋也没穿衣服,只穿着一条裤衩就凑过来,小宋的床挨着李可德。小宋名叫宋志远,跟李可德可以说是好哥们了。晚上没事了,他俩经常到工地门口路上溜着玩,宋志远经常指着路过的车说:“看,那是宝马,还有那个奔驰,这个就是丰田了……”李可德以前对车一点概念都没有,通过宋志远,李可德也认识了好几辆好记的车名,比如桑塔纳、夏利、雪铁龙、红旗……,李可德觉得宋志远这人实在,也没坏心眼,是个可交的好兄弟。小宋手搂着李可德脖子,把头凑过来,笑*地看李可德在小本子上写什么,开心地说:“可德,呵呵,是在写情诗吗?我看看?”李可德说:“你别瞎扯,我在写抒情诗。”小宋抢过去,拿在手上仔细看:“噢,心语……雨打。。屋檐哗啦啦……独卧床头。。”宋志远念完后,吃惊地看着李可德说:“呀,可德,了不得呀,你以后准当诗人!唉,真不错,真的挺好的!”李可德让小宋说的心里美滋滋的,说:“别胡扯了,我是写着玩的,你给我拿过来!”李可德跟小宋手里把笔记本抢过来。宋志远不高兴地说:“切,小气鬼,以后给我也做首诗,别忘记了!”李可德看看宋志远,笑着说:“你想让我给作诗呀!呵呵,没门儿!”

  工地上的生活简直太枯燥无味了,除去上班累得要死外,平时晚上吃过饭就只有呆在宿舍里。有一次,李可德和老杨在外面吃过晚饭,两个人都喝了点啤酒,老杨说:“小兄弟儿,我领着你转转,前面就是火车站,那边比较热闹,想去不?”李可德说:“好呀,走,去转转!”两人漫步在宽敞的马路上,城市里灯火通明,一排排的霓虹灯立于马路两旁,一辆辆行驶的汽车、自行车在路上交织行驶着,人行道上行人络绎不绝。李可德心想:“德阳市晚上还真热闹呀!跟不夜城一样。”穿过一个地下通道,他们来到火车站,那里的建筑都挂着各色彩灯,听老杨说这叫“夜景照明”。这里真得太美了,建筑上的灯一闪一闪的,车站广场上的人还是那么多,纷纷扬扬的。李可德有点失望,心想:“这要是有个照相机该多好呀,可以拍点德阳夜景做个纪念!”他们在车站地下商场转了一圈,里面卖什么的都有,有小饰品、书籍、衣服、书包……应有尽有。如果李可德要是带着钱,肯定会买几个便宜货。他俩走来走去出了商场,李可德跟着老杨来到广场西边一段黑乎乎的小巷子里,李可德一看这里黑乎乎的,有点慎人。这时,就听老杨说:“小兄弟儿,没来过这儿吧?”李可德笑笑说:“没,这里面是干什么的?”老杨笑着说:“呵呵,这儿呀,叫红灯区。”李可德有点头晕,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说:“红灯区……那是干什么的?”老杨兴奋地说:“你真不知道什么是红灯区呀,呵呵,就是鸡店一条街。”李可德一听,终于明白了,鸡店李可德来工地没几天就听工友们说,是的地方,难道这是这种地方?不会吧,竟然在离火车站这么近的地方,也没有人管。李可德对这种地方其实一点兴趣都没有,于是有点心慌地说:“杨师傅,还是别往里再走了,看那边黑乎乎的!”老杨笑笑说:“小李呀,没事的,从这条街可以转到咱们工地的。”李可德一听,唉,那就跟着他走吧。他们在黑乎乎的、弯延的小巷子里行走,李可德偷偷地看两旁,呀,一个个小房间,玻璃的门都不大,门上不是写的“美容美发”就是“足疗”、“按摸”。从店门看进去,红、粉色灯光下似有穿着比较裸露的女人屋内行走,还有几个店门开着,门口都站着个娇艳且穿着暴露,脸上浓装扑面,岁数都是二十左右的小姐。李可德加紧脚步,快速向前走,就听小姐说:“老板,进来服务一下吧!喂,别走呀,很便宜的!”李可德听了这话,觉得太恶心了,在李可德看来这些女人太脏了,李可德头也不回。几乎路过每个站着小姐的店时,李可德都是小跑着过去的。老杨在后面紧跟着李可德,一会就让李可德落在了后面。老杨走得直喘粗气,喊着说:“小兄弟儿,慢点,没事的。”好不容易出了小巷子,李可德可算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巷子外面的空气好新鲜。李可德一摸,头上、身上都快湿透了。心说:“这是头一回,也是最后一回,这种地方以后绝对不来!路过也不来这地方。”

  天气逐渐热起来了,宿舍里一股酸臭味,李可德也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窗户连个纱窗都没有,白天苍蝇结伴“嗡嗡地”乱飞,晚上蚊子和李可德亲密接触。李可德都被蚊子叮了好个大包了。晚上只得把全身裸的严严实实的,头也不露出来。没坚持几天,李可德和宋志远走了好几里路,终于找到了一个卖东西的夜市,每人花十块钱买了蚊帐,解决了蚊子带来的烦恼。但是一到晚上,那些蚊子还是拼命的找缝子往蚊帐里钻,李可德每天都要把蚊帐的蚊子抓干净才睡,可是第二天早上一看,最少又会出现四五个吃得肥肥胖胖的蚊子在蚊帐上扒着,像是在向李可德微笑。李可德对于这种情况从不手软,见着就灭了它。

  这天早上,李可德洗漱完,拿着饭盆去打饭。早上是馒头、咸菜和稀饭。李可德在工地院子里和大家一样,找了个地方蹲着吃。馒头吃了快一个了,李可德吃惊地发现:“呀,是蛐!”就在咸菜里正在蠕动。李可德觉得恶心地吃不下去,胃里的东西直往上涌。李可德看看大家都在像享受美食一样吃着,他难受了一会,一想一会还要干一上午活呢,不吃没力气干呀。李可德小心地用筷子把那东西扔出来,继续吃起来。

  说话间,李可德来工地已经三个月了。工地上原来的基坑(基坑,就是楼房的底部需要埋着的部分,一般指地下室部位和基础部位需要往下挖的部分)早已经不见了,地下室也已经干完了,工程已经开始“施工”第四层了,也就是这个工程的最后一层了。这段时间以来,李可德用坏了好几副手套了,由于天天跟钢筋打交道,基本半天就能磨破一副。李可德现在身体强壮了许多,手掌上磨的水泡变成了老茧,一摸这些长在手掌上的茧,感觉硬硬的。

  李可德来到工地后,没有学到什么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整天不是扛钢筋,就是搬钢筋,要不就是拉直钢筋的活,在李可德看来全都是苦力活。他也不清楚什么时间能给他学技术活的机会,在钢筋加工棚里有一个技术活,就是老陆负责的钢筋下料,听说是他原来包工程时就学会了看图纸和钢筋下料的手艺,现在工资比大家每月高出好几百块。李可德好几次凑到老陆跟前,想让他教教自己,结果每次都让老陆那冷漠的脸和略带讽刺的语言给否了。老陆说:“小李呀,钢筋下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长期学习,以后你自己摸索吧!”李可德一看,人家就是不想教呗。李可德内心十分清楚,要想学钢筋下料,首先要会看图纸,李可德曾经找了一份图好好看了看,觉得真是天书一样,没人教真是不行。在工地上没事了,李可德整天羡慕那些穿得干干净净,拿张图纸在工地上,这指指,那看看的技术员,心想:“我要有一天当了工地上的技术员,那该多好呀,那样,我也就知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