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初尝苦果
易峰寒光2017-04-08 16:163,086

  李可德没有想象过工地的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对于一个才十七岁青涩的八零后来说,曾经幻想过人生的未来是多么美好,来之前也想过工地是如何的美好,如何的理想化,可是现实往往“得非所愿”。

  第二天一大早,李路和李可德就起来了,收拾好带的东西,出了工棚。一辆浅蓝色的有后斗的双排座汽车,拉上了李路和李可德,穿过繁华的市区道路,李可德也不清楚转了几道弯,汽车开进了一个工地门口,大门口牌子上写着“坤鹏建筑公司承建美华商务中心工程。”从场地看这个工地面积不算太大,进了工地大院,走不了几步,前面是一个四米左右深的大坑,四周用刷了黑黄油漆的钢管围着,坑西边,从坑上到坑底也是用钢管搭成的上下行人梯子,供工施工的人们上下。在坑南侧是钢筋加工厂,搭着一个钢筋加工棚,有五、六个工人戴着安全帽紧张的忙碌着,钢筋卷扬机发出“呲愣……呲愣……”的声音。坑北边有二十几米远,是一排石棉板房子,大概有十几间。现场有个小型混凝土搅拌机在“隆隆”的响着,工人们都紧张的忙碌着,有的用小车推着混凝土,有的拿着铁锹,正在硬化工地的道路。还有十来个工人在坑底清理场地。工地上人来人往,干什么活的都有,还有,包工头一样的人在喊叫着,指挥工人们干这干那。

  车停好后,李路和李可德从车上下来,取下行李,司机领着他们到了北边那排板房处。有个门口写着项目经理办公室,司机敲下门,李路和李可德跟着司机三个人进了屋。里面有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瘦高个,一看就是这个工地的领导。屋里还有两个人,看样子像是工人,再向那个瘦高个汇报,问什么时间坑里能打灰的事。瘦高个看看李可德三个人走了走来,对那两个人说:“你们先出去吧,先等会,一会再说!”那两个人站起来出去了。司机首先说了一句:“赵经理,郑总给你打电话说了吧,我把人带来了,你给安排一下吧?”只见那个项目经理脸沉着说:“哼,郑总真行,老给我找事,前两天他给介绍的那个他什么什么亲戚,就是做饭的那个老张,大家都说吃不了那饭,馒头蒸的都不熟。”这个项目经理停顿了一下,话风一转:“好了,不说那个了,哪个人呀!”这个项目经理看了看李路和李可德说。司机急忙用手一指,说:“后面这个年轻的!”司机用手拉了李可德胳膊一下说:“快,认识一下,这位是咱们项目部的项目经理,赵经理!”李可德上前一步,低声说:“赵经理好!我叫李可德。”赵经理稍稍客气地说:“嗯,小李,好好,这么办,你看现在也没别的活,你先到钢筋加工厂那干吧,我把那儿负责的陈工喊过来,你等会!”说着,他走到门口喊了一声:“喂,老陈,过来一下!”只听到外面有人答应:“好,等一下!”

  时间不大,一个中年人,穿着一件蓝色衬衣,戴着安全帽过来了,一进门,赵经理说:“老陈,这个是郑总介绍过来的,你先安排到你钢筋加工厂干活吧,帮忙找个地方先住下。”“好,好的!”说完,这个姓陈的人看了看李路和李可德,说:“来,跟我走吧!”李路和李可德拿起行李跟在陈工后面,陈工领他们进了西边第三间屋子。

  这个屋子很大,能装下二十几个工人。床是几块红砖码放,上面铺了一片一片的竹粑片,在上面是一个个工人的铺盖,有的折起来了,有的还放着,显得零乱不堪,门口一块木板上放着工人们的饭盒饭碗。屋里的气味恶臭还加杂着烟味和潮湿的气味,感觉像是土窖里生活,地上也没人扫地,烟头能扫半大水桶。李可德一闻,自然的捂着嘴和鼻子,捂了一下觉得不大好,就放下了手,任凭这些恶心的气味冲击自己的大脑。这时,就听陈工说:“唉,小李,看,这边有个位置?”李可德一看,在这间房子的东侧靠墙边处有个空地,上面是工人们穿的脏兮兮的衣服,陈工过去把那些衣服扔地上,说:“来,就这儿吧,工地就这条件,别在意呀?”李可德看看说:“没事陈工,谢谢啊!”李路用地上的笤帚简单的扫了扫李可德的位置,把行李放在上面。就听陈工说:“好了,你是他爸爸是吧?”他对李路说。李路赶紧说:“嗯,是。这孩子没干过活,以后你多教育。”陈工笑着说:“嗯,好说,我看你也没什么事了,就先回去吧?喂,小李,你换件破点的衣服,一会去加工棚那找我,我先走了。”李可德点点头。陈工走了。

  李可德和李路相对看了看,两个人心情都很沉重。李路心一酸,好悬眼泪没掉下来,说:“可德呀,你在这儿试试吧,不行就往家打电话,我接你来。”李可德看看爸爸无耐的眼神,说:“爸爸,没事,我能坚持,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干的,不给家里丢脸!”李路咬了咬牙,摸了摸兜,拿出钱来数了数,还有二百三十几块。李路拿出一百给李可德,说:“可德,给,我回去够路费就行了,你不想吃饭了就买点。”李可德接过来放进了口袋里。李可德从包里拿出一件以前去地里干活穿的迷彩服,几下换上了。对爸爸李路说:“爸爸,你就放心吧,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吧,要不赶不上火车了?”李路点点头,二人出了宿舍。

  两个人走到大门口,李可德说:“爸爸,路上小心点,回去告诉我妈妈,说我这挺好的!”李路此时说不出话来,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圈,他心一狠一咬牙,眼泪没有掉下来。说了一句:“嗯,我先走了!”扭头向来的路走去。望着爸爸的背影,李可德心里感觉说不出的难过,心想:“这下,就剩下我自己了,这还是我头一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头一次干工地上的活呢,心里觉得孤零零的。”望着爸爸的背影越来越远,李可德眼泪终于挣脱了眼眶的束缚,一颗颗泪珠滚落下来。李可德感觉一股揪心地痛传遍了身体。等他再也看不到爸爸了,李可德稍稍平静了一下心情,抹了一把眼泪,进了工地。

  李可德走到钢筋加工棚,一看,有三四个工人正在从一大堆圆盘钢筋上,往下翻一盘钢筋,几个人一边使劲,一边口里吆喝着:“来,使劲,一……二……三。。”李可德看了,马上跑上去帮忙,在大家的努力下,把这盘钢筋滚到钢筋加工厂处,几个人又喊来其他几个人,七手八脚把钢筋套在一个钢筋焊成的圆盘上。这时,陈工喘粗气说:“兄弟们,我给介绍一下,这个小伙子叫李可德,是新来的,以后就叫他小李吧!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大家多照顾着点?”就听那几个说:“好呀,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欢迎!”李可德看了看大家,没有说话。李工说:“小李,好了,以后就在这跟大家一块干活,勤快点就行!”李可德听了觉得心情好多了,他点点头,说:“李工,你放心吧!”李可德说完和大家一起从圆盘钢筋上找到钢筋头用手拉着向远处走去,等拉到一定位置,这头的人用大剪刀将钢筋剪断,那头大家把钢筋固定在卷扬机上,这头也有一个固定点夹紧。这时一开卷扬机钢筋就被拉直了。这样重复的把一圆盘钢筋变成一根根的,然后根据图纸下料,剪成一截一截的,放在加工好的料场。大家都重复这样的工作,有时还要扛螺纹钢筋,这样的钢筋不是成盘的,比圆盘筋粗很多,是一根根的,要拿到切割机边进行切割搬运。

  李可德开始觉得还好,没过几个小时就觉得又累又苦。这里卷扬机的声音能把耳朵震聋了,大家说话都要喊破喉咙,使李可德想起了以前在家麦收过后,打麦场上打麦机震耳的响声跟着差不多。还有,更让李可德受不了的是他从来没干过活的手都快被磨破了。李可德看看大家都戴着手套,李可德自己是光着手,手上全是铁锈,时不时攥一下手,觉得很疼。李可德一咬牙,忍着疼痛,心想:“晚上我就去买手套,唉,我要坚持,大家都能干,我不能让大家看不起。”

  中午吃饭了,大家排队在食堂窗口打饭,有的工人往前挤来挤去,李可德也懒得管这些。吃的是馒头和熬大白菜。李可德发现菜里简直看不到油水,吃着菜只是咸根本感觉不到别的滋味,但是不吃也不行呀,还要干活呢。李可德硬着头皮吃着,自己告诉自己:“不管怎么着,别人能坚持我就能坚持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