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百炼成钢(之四)
易峰寒光2017-04-08 16:163,318

  李可德所在的修公路的这个工地属于开发区,离市里还有一段路程。附近除了村庄,还有一块块的田地分列在公路左右,充满了煎熬的夏天早已经过去了,现在工地上深秋的风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充满了凉意。远远望去在玉米地中间有一片果树上结满了红红的果实,看上去像是一幅美妙的田园画。

  前一段又来了一大批工人,李可德听说是一个专门施工过公路的专业队伍,他们来后,工程速度进展很快。路基基本上都完成了,现在有两台压路机白天黑夜的压路,“嗡嗡”的响声五里地都能听到这里在施工。德阳的天气过了夏天就接近了冬天的感觉,工地西侧玉米地的玉米已经成熟了,黄黄的一片一片的看不到头。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周春勇来到李可德宿舍,坐在李可德床上,看看李可德正在看小说,他眼里充满了惆怅,轻轻地说:“可德,先别看了,我想和你就会话?”李可德正看的起劲呢,他看到周春勇进来了,以为没什么事,没想到周春勇说有话说。他放下手中的书,看看周春勇很认真的看着李可德,李可德有些奇怪,说:“怎么了春勇,感觉你有心事?”周春勇叹了口气说:“没什么,我感觉活不多了,我昨天给我叔打了个电话,把这里情况说了一下,他说明天让我回家,先回家呆一段,明年再找别的活。我一想,这一走可能我们就没机会再见面了,心里有些舍不得,所以来和你说说。”李可德一听,感觉莫名其妙,他皱着眉头说:“真要回呀!现在活还没完呢,再呆一段吧?”周春勇叹了口气说:“我想好了,明年继续干钢筋活,我要把钢筋这门技术吃透,为以后包活打基础。早晚都是要走的,唉!希望明年还能见到面。你给我拿张纸,我把我联系方式给你?”李可德心里觉得空落落的,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和笔,递给周春勇。周春勇认真的在李可德的笔记本上把联系地址写好,说:“好了,可德,以后有什么事直接联系我,上面有我老家的地址,还有我叔叔家电话号码。”李可德看看上面的内容,很用心的把笔记本合上,好像又想起什么来,他说:“对了,春勇,我把我的地址也给你,有什么事可以联系!”说完,李可德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把自己的地址也写在了上面。交给了周春勇。周春勇接过纸,用心折好放在兜里。认真地说:“可德,明天我就走了,今天我把工资都领了,咱们再去外面吃个饭去吧?”李可德说:“行,应该去吃一顿,上次是你请的我,这次啊,我请!”周春勇笑笑说:“怎么,兄弟还分这个呀,我钱多,就我请吧!”李可德一听,有些不高兴地说:“你别来这套了,你要不让我请我就不去了!”周春勇一看李可德很认真,便说:“那行,你请就你请,走吧!”

  李可德披上外套、穿好鞋,和周春勇一起向饭店走。离工地不远,大概二里来路有个小饭店,农民工们如果想要改改口,换换味了大部分都到那里去。还没到饭店门口,老远就看到门口人来人往,隐约还能听到推杯换盏的声音,里面的人一个个兴致勃勃,叫喊声、拍桌子声、厨师炒菜声……此起彼伏,很热闹。李可德和周春勇走了饭店,看上去像是老板娘的人说:“来了啊!……请……您几位呀?”李可德说:“两位。”就听老板娘跟一个正在端菜的小姑娘说:“花儿,给找个位置。”这小姑娘看了李可德他们俩一眼,笑着说:“二位,来,坐这个地方吧?”李可德一看,东南角靠着窗户,桌子不大,但是坐两个人绝对没问题。周春勇说:“行,就这儿吧?”

  两个人坐好。李可德说:“今天你来点,我请!”周春勇也不客气,拿起菜单,说了句:“呵呵,我点就我点。服务员来个宫保鸡丁、老醋花生、麻辣豆腐、还有一个拌凉皮。”周春勇看看李可德说:“可德,够了不?”李可德赶紧说:“你呀,瞎点这么多,肯定吃不了!”周春勇笑笑说:“没事,咱们好好吃一顿,以前也没好好吃过。”李可德点点头,说:“嗯好,我去看看酒。”说完李可德站起来,走到柜台处看了看,说:“老板,来一瓶老村长吧!”“好,给……!”过了一会儿,菜上来了。两个人倒满酒,李可德把酒杯端在手上,说:“来,春勇,我敬你一杯。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了,真舍不得你走,别的不说了,只希望你以后越来越好!”周春勇拿着酒杯,听完李可德说的话,眼泪在眼里转了几圈,他一闭眼,一咬嘴唇,叹了口气说:“可德,你真是好兄弟,好多事情不是我能抉择的,未来是什么样我真的不太清楚,但是我只知道要一天比一天好,不能再这样了,我都干了两年小工了,我真不想再干这个了,原来不上学是因为家里穷没钱,现在我可以自己挣钱了,所以我要干自己喜欢的事业。”说完,两个人一饮而尽。李可德吃了口菜,说:“春勇,你比我强,你才比我大一岁,比我懂的事多,比我能干,我很佩服你,你走了,我也不想在这儿干了。其实我早就不想在这儿了,想学个技术活,可是这都快来了一年了,什么也没学到,觉得很不是滋味!来吧,再倒上,喝一杯!”两个人把酒倒满,周春勇说:“我理解你的心情,做为我们都一样,想得不一定能做到。其实我也挺佩服你的,一个人第一次出来这么远,举目无亲,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相信你以后肯定能有出息。”出来这么久,李可德是第一次听到夸奖的话,心里觉得挺舒服。说:“别说了,喝。”周春勇喝完,接着说:“可德,如果以后能一起干一番事业该多好,我们一定都好好努力,争取能共创一番事业!”李可德现在已经有点晕了,说:“好……春勇,以后一起干!”两个人一边吃一边喝,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了,喝到了很晚。

  第二天一大早,李可德帮周春勇拿着行李,走出了工地,两个人走在经常去夜市行走的那段熟悉的再熟悉不过的路上,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可德提着沉重的行李包走在前面,周春勇在后面慢慢地跟着,心里感觉挺难受的。李可德看看前面拐角处就是公交站牌,站牌处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两人把行李在地上,李可德看看周春勇,周春勇也看看李可德,李可德说:“春勇,明年一定要来原北,只要在原北,不管是哪个地区,我们就有见面的机会?”周春勇勉强笑了一下,说:“可德,我们是好兄弟,以后在哪都是兄弟,一生的兄弟!”李可德一听,再想想自己说的话,心里感觉很愧疚,佩服周春勇说话,同时感觉很感动。他点点头,说:“嗯,一辈子的兄弟!”这时,一辆公交车缓缓驶来,周春勇走到李可德跟前,说:“来,握个手,我上车了!”李可德还没伸出,早被周春勇拉紧了,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李可德此时感觉到了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周春勇眼圈也湿润了。周春勇一回头,背起行李,李可德帮忙给递上车,周春勇向李可德挥手告别。车越走越远,李可德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低落和难过充斥着李可德的大脑。

  过了好一会,车已经看不到影子了,李可德往回走。他看看这条熟悉的路,想起和周春勇天天嘻笑、谈天说地,经常走的这条路,现在感觉这条路怎么那么的荒凉,怎么那么让内心感到失落呢?李可德现在也不想呆下去了,可是又一想:“该怎么办呀,今天晚上我给我二舅打个电话吧!”

  晚上,李可德在小卖部的公用电话机上,拨通了二舅张国栋的电话,“喂,二舅,我是可德。”“噢,可德呀,在德阳怎么样干得?”李可德有些激动地说:“二舅,我不想在这儿干了,上个工地让我干的钢筋工,这个工地是修马路,累得要死,也没学到技术,你给找个别的地方吧?”就听电话里停顿了一会,说:“可德这么办吧,我一会给郑坤鹏打个电话,明天你就先回家呆一段,明年我再给你找别的地方,行不?”李可德几乎要掉眼泪了,说:“行……二舅,麻烦你了!再见!”打完电话,李可德又给家里打通了电话。

  最近他家安上了电话,张艳娥说是为了和李可德联系方便,同时联系拉砖的活方便而安上的。李可德拨通了电话,听对方说:“喂,谁呀!”李可德每次一听妈妈用自己家里电话说话,就觉得想笑,有点文绉绉的。李可德说:“妈妈,是我可德。”张艳娥笑着说:“可德,吃了吧?”“嗯嗯,吃过了,妈妈,明天我就要回家了?”张艳娥有点吃惊,又觉得兴奋,说:“真的呀?怎么事先没听你说呀?”李可德笑笑说:“我看这边活也不多了,也不想在这儿干了,就给我二舅打了电话,他说先让我回,明年再给我找别的地方。”“噢,那就先回来吧,天气也凉了。”李可德又说:“没别了事了吧?没事我就挂了。”“没事了,可德,明天让你爸爸去接你吧?”“不用了,我会坐车,放心吧!我先挂了,不说了啊!”李可德放下电话,心里觉得很轻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