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百炼成钢(之三)
易峰寒光2018-04-03 15:514,283

  通往夜市的路,只有一条新修的路,路灯显得不那么明亮,有些昏暗。稀稀拉拉能看到三五成群的民工也往夜市去,灯光周围聚集了成群的蚊子、飞娥,还有其它飞虫。李可德和周春勇一边走一边聊着,周春勇说:“可德,感觉怎么样,这里好还是上个工地好?”李可德心里觉得很无助,本来没有其他工地想回家看看的,没想到又到新工地来了,这个新工地什么时间完工,还真不好说。听周春勇一问,李可德愣了一下,说:“春勇,说实话本来我想回家看看的,没想到又来这儿了,其实觉得这里比上个工地更没意思,你看这是荒芜人烟的地方!”周春勇笑了一下说:“这就是你的命中注定要来这干一回,没事儿,别多想了,这里还有我呢,以后有什么事你就找我?”李可德觉得心里暖乎乎的,感动的说:“嗯,觉得挺幸运的有个熟人,本来以为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和一群陌生的人呢?”这时,周春勇从兜里拿出盒烟,拿出一支,说:“来,可德,吸一支吧?”李可德摇了摇头,说:“春勇,你什么时间学会抽烟了?我可不会。”周春勇自己把烟点着,吸了一口说:“其实早就会抽,以前不怎么抽,这不工地上忒没意思了,就抽上了。”李可德看看周春勇吸的津津有味,说:“春勇,还是少抽点吧?没好处,对身体不好!”周春勇笑笑说:“呵呵,可德,你真有意思,你看看工地上有几个不抽烟的,我抽的够少的,我保证你从这个工地出去,你就会吸烟了。”李可德有些不以为然地说:“我就不学,看你有什么招让我学会?”

  两个人说着说着来到了夜市,这个夜市也是在路边一侧,长长的一条,南北向摆得满满当当的摊位,里面的人可以用接踵摩肩来形容,整个夜市显得嘻嘻嚷嚷,有附近村里的农民,也有工地上的农民工,还有附近大学里的学生……,各式各样的人都有,真是热闹。李可德和周春勇两个人在人群中挤入,里面有卖衣服的、卖鞋子的、卖盗版书、盗版蝶的,还有凉席、日用品……应有尽有。李可德拍一下周春勇肩膀,大声说:“我今天得买个凉席!”周春勇笑笑说:“急什么,先转一圈,回来买。”两个随着人群,李可德东看看西瞧瞧,可开了眼了,一会走到这个推位前问:“老板,这个剪指甲刀多少钱?”“一块。”李可德一会又走到一个摊位说:“老板,毛巾多少钱?”那老板听上去有点不随和,说:“你要哪条,这么多种呢?”李可德随便指了一下,那老板说:“你诚心要不?诚心要的话给你五块钱,平时都卖八块的。”李可德看看周春勇,周春勇一拉李可德,两个人走开了,就听后面那老板说:“真是流浪鬼,五块钱都买不起。”周春勇对李可德说:“可德,你要不买就别乱打听了,只看看就行了,省得挨骂。”李可德点点头,两个人转了一大圈,然后又转回来,李可德花了十五块钱买了凉席,溜溜达达的回了工地。

  干了几天淋灰的活,李可德实在受不了。一天上午刚上班不久,李可德正在块灰顶上用水管浇水。陈工走过来,喊:“喂,小李,你下来一个?”李可德急忙从上面跑下来:“来啦,来啦……”跑下来李可德擦擦头上的汗,说:“陈工,有事啊?”陈工名叫陈平,老家天津人,个头不高,为人随和,早年在部队当过兵,现在四十出头的人了,身体看着很壮实。只听陈工说:“小李,下午你就不用淋灰了,现在够用了,你下午去挖沟吧!”李可德一听正合吾意呀!心里挺美的说:“噢,知道了陈工。”说完陈工走了,李可德高兴地做了个V字手势。去水龙头那喝了几口冷水,又爬上了灰堆继续浇水。

  下午一上班,陈工给每人分了一段,每人大概有十来米远,李可德和周春勇挨着。陈工说了句:“今天大家努力干啊,谁先干完谁休息。”周春勇看看李可德,笑笑说:“可德,不用急,放心,我们一块干,我从这头,你从那头,肯定比别人会干得快!”李可德高兴地说:“春勇,谢谢你!”大家每人一把铁锹一把洋镐,李可德看看自己这段,正好是原来行人走过的羊肠小道,硬乎乎的,李可德心想:“真他妈的背,怎么这段轮到我了,怪自己呀,跑得太快了,如果晚来会儿,估计就轮不到自己了”。他轮起洋镐刨了几下,刨了几个印,没见地面有什么损伤,就这样已经把李可德累得汗水直流。李可德一咬牙,心想:“豁出去了,使劲干吧,自己给自己打气,把这层硬土刨了,下面就是软的了!”李可德轮起洋镐不管那么多了,使劲用力往下刨,只听到“咚……咚”的声音振得李可德两手发麻。李可德一边干一边向远处看了看周春勇,他一看,看周春勇甩开臂膀,向下刨着,一洋镐下去地面就出现一个坑,干得很带劲。李可德再往远处看,大家几乎都弯着腰有干着,有的铲土,有的使劲刨,整个现场热火朝天。李可德喘着粗气,觉得嘴特别干,口喝的要命。他扔下镐,向自来水处走去。他喝了几口水,洗了把脸,晃了几下头。李可德开始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想:“唉呀,这是什么屁活呀,这些傻子都能干的活,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我得干到什么时候呀!唉……”

  他走到了自己那段,李可德没别的办法,他往自己两手掌心吐了口吐沫,手搓了几个,轮起洋镐用力干起来。李可德累得汗流夹背,手磨了好向个水泡,总算把沟挖下去了。周春勇挖得比较快,没到下午两点,周春勇那段就基本挖完了。李可德才挖了一半,周春勇笑笑说:“可德,抓紧,我来帮你了。”两个都加快了速度,李可德也顾不得休息了,他发现下面土确实不那么硬,用铁锹就能干得动。他俩都干得很起劲,接近下午四点钟左右,太阳还老高呢,他俩就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两个人都累坏了,感觉比参加了五千米长跑还累。找了个荫凉地地方,两个人无力的坐下。周春勇手擦擦头上的汗,从兜里拿出烟,说:“可德,来根吧?”李可德喘着气坐下,感觉浑身无力,他接过周春勇的烟说:“你小子,真是大坏蛋,这烟本来我是不想学,偏偏每天在宿舍、出去玩你都想办法教我,现在可倒好,我也学会了,唉!不过也好,没意思时,就吸根解闷!”周春勇笑笑说:“男人不抽烟,白在世上颠!”李可德一听,眼斜视了周春勇一下,说:“你简直是谬论!”两个人都笑起来。两个人都点着了烟,周春勇吸了一口,指着远处正在修建中的路说:“可德,你看,这条路要修好还差的远呢,这条路除了大坑就是大坡,坑的地方要填土,坡的地方要用挖机去挖,这工程量也太大了。工地上一共就三四辆后八轮大汽车,两台推土机,一台挖掘机,这得干到什么时候呀?”李可德看了看,说:“是啊,天又这么热,我看咱们干活的人也不多,速度快不了。”李可德正在发愣,忽然,周春勇拍了拍李可德肩膀说:“可德,你以后想干什么?”李可德想了想说:“我呀,还真没想过,也不知道将来干什么,反正现在是什么都不会。春勇,你呢?”周春勇看了看李可德,眼睁得圆圆的,说:“可德,我一直把你当兄弟,我从来没和别人说过,我今天告诉你,我的理想是当包工头,多挣钱。”李可德听了感觉有些吃惊,李可德说:“春勇,你真敢想,不过确实应该考虑自己以后干点什么了,我相信你以后肯定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这天晚上,下起了大雨,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李可德躺在床上睡不着,屋内工友们有的正在看夜市上买来的盗版黄书,有的三四个人打着扑克,还有的躺在蚊帐里闭目养神。李可德没心思,什么也不想干,但是睡觉又睡不着,他躺在床上,想:“我没别的要求,我只想学点技术,以后能养家糊口就满足了。如果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可怎么好,回到东落文村,人家问起来,自己是当了一年的小工,那可丢死人了!我该怎么办呢?唉……听天由命吧!”李可德又想到:“周春勇都想着以后当个包工头,我的目标是不是太小了,可是我现在有什么资本啊,唉,我就走一步算一步吧。做人真难呀,做一个没本事的人更难!”他想来想去,在床上辗转反侧。外面的雨依旧下个不停,打得屋顶“啪啪”响。李可德不知不觉又想到家:“爸爸、妈妈、妹妹,还有爷爷、奶奶他们都好吗,德阳虽然离家不算太远,但是我来到这儿也快五个月了,也没回过家,愿他们都身体健康!”这一晚李可德想了很多事,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李可德才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陈工给李可德安排活,说:“小李,今天啊,你和小刘,小孙,你们三个负责把北边那个大坑里的水排出来。”李可德说:“好!”小刘叫刘明,小孙叫孙军,他们俩都是德阳本地村里的人,岁数和李可德同岁,私下里关系还算行。他们几个人从库房用小推车把水泵推到大坑边,几个人一看,都吃了一惊,好家伙水真不少。李可德他们三个人,七手八脚地一起把水泵系到坑底,把电源接好,开始排水。

  三个人每个人都拿了把铁锹,铲了半天泥巴,修了一条简单的水渠,让水顺着水渠流到东边地下水沟里。看着水终于通畅了,三个人终于松了口气,李可德看看太阳离中午还有一会时间。李可德对刘明、孙军说:“喂,兄弟们,咱们今天上午主要是排水,估计下午水能排个差不多,现在咱们想想下午怎么把坑底的水弄出来吧!”孙军和刘明听了李可德的话,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两个人直晃头,孙军说:“没别的办法,我看只有一个人下到坑底,上面站两个人,一桶桶往上拽。”李可德点点头,说:“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下午三点来钟,大面积的水都排出来了,坑底除了到处的淤泥,就是一片一片的小水坑。李可德、刘明、孙军三个人看看坑底,李可德说:“明明,你先去关了电吧。咱们先把水泵弄上来。一会我下坑底,我脱了背心去,正好昨天我洗好了那条裤衩,可以上来洗了再换。”刘明说:“可德,要不我下吧?”孙军也说:“可德,你别下了,我比你们俩有劲,我下吧?”李可德笑笑说:“行了,底下水又不多,一会就完事了,我去脱背心了啊!”说完,李可德跑回了宿舍。

  李可德在坑边脱了鞋,光着脚下了坑,好在天气挺热,李可德到了坑底,弄得腿上,胳膊上全是泥。李可德对着上面说:“明明,你们用绳子把水桶系下来。”只听到刘明、孙军两人说:“可德,快好了,等一下,我们现在正在系绳子呢?”李可德两脚站在泥土里,感觉滑溜溜的。他对上面说:“喂,给我拿把铁锹来,我把下边挖个坑,然后从里面装水。”刘明从下面递下一把铁锹,李可德用力在淤泥里挖,用脚用力蹬铁锹,他挖了几个,一不小心,李可德“哎呀……”一声滑倒在泥坑里,他艰难的爬起来。就听上面孙军说:“可德,你没事吧?小心点?”李可德这回全身是泥了,脸上也溅的是泥点儿,李可德心想:“想不洗*都不行了”,他对上面说:“没事的,放心吧!”费了好大劲终于挖了个能放水桶的坑。刘明、孙军从上面用绳子系下了水桶,李可德弯腰装满水,刘明、孙军往上拽,李可德气喘吁吁,刘明、孙军也喊着口号。

  水渐渐少了,李可德用铁锹把远处的水挖小沟让水流到坑里,才能水桶往上装水。经过三个人的努力,快下班时,终于把水弄干净了。李可德跑到厕所洗衣了个澡,换了件衣服。三个人感觉这一天过得真不容易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