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百炼成钢(之二)
易峰寒光2017-04-08 16:163,029

  李可德来到小卖部,这个小卖部地方不大,只有一间屋子,里面架子上摆着烟、酒和一些零散的物品,架子顶上还有各类盆子,有铁的也有塑料的,侧面架子上是布鞋和蚊帐等用品。屋里同样热得难受,里面只见一个老头儿躺在长椅上,旁边一个台扇“哗哗”地转着。老头儿估计是困了,两眼闭着,都没发现李可德进屋。李可德看看架子上的东西,说了一声:“喂,老板。”老头一个激灵,睁开眼一看,一个小伙子。老头儿咳嗽一声,说:“要买什么?”李可德想了想,说:“给我拿个脸盆,还有一双鞋子?”老头早已经站起来,伸手向上,指着盆子说:“要塑料的还是铁的?”李可德说:“都是怎么卖的?”“铁的十二一个,塑料的五块。”李可德说:“那就要个塑料的吧,拿那个蓝色的就行。”拿盆子递给李可德。只听老头儿又说:“鞋呢?要哪种,一共是两种,军用鞋和这种方口布鞋?”李可德不喜欢穿军用的,这种鞋穿了脚太臭了。于是说:“就要方口布鞋吧?多少钱?”老头儿说:“这个呀,八块。”“给拿双四十二号的。”“好……来,给你!”

  买完东西出来,李可德热得要命,慢慢地向宿舍走。这会阳光照的正热,看看远处车辆和机械还在不停地穿梭。李可德心想:“唉呀,这地方真不如市里,也没地方玩,还整天在土堆里生活,好在不用和钢筋打交道了。”他正走着走着,就听不远处身后有人喊:“小李,李可德……”李可德感觉很吃惊,这地方会有人认识我?他回头看,不远处有个黑乎乎的年轻人正在向他走来,上身穿着一个白色的大背心,下身穿着深色裤衩,李可德看着眼熟,就是想不起来,等那人到跟前了,李可德终于知道了,说:“呀,你怎么在这儿呀,周春勇?”只见那小伙子留着平头,比李可德稍高一点,高高瘦瘦的,满脸微笑地对李可德说:“可德,真没想到你也会来这儿?”

  周春勇是陕西人,比李可德大一岁,但是他出外打工已经两年多了。上一个工地上,李可德和他在一块儿工作,李可德是钢筋加工棚里面干活,周春勇是楼上绑扎钢筋。在李可德看来,周春勇是个很热心的人。李可德记得有一次腿上被钢筋划了个大口子,正好宋志远请假回家办事,李可德也没有去医院。自己弄了点开水正在擦洗呢,周春勇到宿舍拿工具,看到李可德受伤了,他急忙跑到自己房间把半瓶白酒拿过来,帮着李可德擦洗,然后用一条布包扎好。这让李可德很感动。这时看到周春勇,李可德感觉很激动,高兴地说:“春勇,你说说你怎么来的!”只见周春勇脸上坏坏的笑了一下,:“因为我知道你要来这儿,所以我就来了!”李可德脸一板,生气地说:“你就忽悠我吧,快说呀!”周春勇一拍李可德肩膀,走,那边凉快,去那边说。原来路西边还有一排房子,李可德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看着像是库房。

  他们走到房子跟前的阴凉处,两个人蹲在那里。周春勇说:“可德,告诉你实话吧!我不是两个礼拜前就从那个工地走了吗?我以前没和你说过,我叔叔在坤鹏公司当保卫科长,就是看大门的。他给我问了问公司,最后让我来这儿了。”李可德一想:“噢,原来那个看大门的,视力眼一样的人是他叔呀。”李可德点点头,说:“原来这样呀!”只见周春勇说:“可德,那你呢?原来也没打听过你,是不是也是公司里有亲戚呀?”李可德点点头,说:“也没什么亲戚,就是我二舅和郑总是战友!”李春勇一听,一种很吃惊的眼光看着李可德,说:“好家伙,那厉害呀,郑总的战友呀!那你叔肯定也很厉害吧?”“也没什么,在山西当个团长!”二人聊得很起劲,这时,周春勇看看太阳,说:“可德,你这是买的生活用品呀,这几天没什么活,很轻松,就是平平土。我看也快下班了吃饭了,你先回宿舍吧,一会我领着你去打饭。”李可德站起身来,说:“行,那我先把东西放下去?”周春勇也站起来,说:“嗯,你去吧,我去那边再干会。”说完李可德向宿舍那边走去,李春勇也去干活了。

  中午吃饭时,李可德正在吃米饭、大白菜,陈工走过来,对李可德说:“小李,下午啊,你去那北边,看到没,那有几大堆块灰,看清没?”李可德说:“嗯,看着了!”“这几天你主要负责用水管淋灰,把块灰变成灰粉。”李可德一听,心里感觉:“那还不容易,不就是浇水吗?”高兴地说:“好,知道了!”陈工又说:“天这么热,下午两点上班,下午你先去库房拿双雨鞋穿上再去干活!”“好,我知道了。”

  中午太阳太毒了,大家都光着膀子,穿着三条裤睡觉,即使这样,也感觉不到凉快。李可德也没买凉席,感觉热得更受不了,满身是汗。李可德热得实在撑不住了,自己跑到了北边水龙头处,用冷水冲了一下头发,洗了把脸,才稍稍感觉到了凉爽。李可德回到宿舍坐在床上,他看看大家都没有起床的意思,虽然很困还是睡不着。周春勇告诉他在隔壁住,李可德站起来,走出宿舍,来到李春勇宿舍。李春勇还躺在床上,四脚朝天的睡着,李可德来到他床边,想要喊周春勇,还没说话,周春勇翻了个身醒了。一看,李可德在他旁边,说:“天真热呀!可德,你来了!是不是热得睡不着呀?”李可德说:“是呀,天真热,真不习惯。”周春勇坐起来,说:“下午让你干什么,说了没?”“说了,北边让我淋白灰。”李春勇一听,紧张地说:“可德,干那活小心点,很容易被烫着,我前段干了几天,感觉那活,还不如跟大家挖沟、平土的活呢?”李可德一听,说:“这么严重呀,我以为就浇个水呢?”周春勇接着说:“那么一大堆灰块儿,在底下就没法浇水,得到顶上去浇水,上面热死人,要不下午你试一下?”李可德一听才知道,原来浇个水淋灰还这么麻烦。他们聊着聊着,就听外面有人喊:“上班了啊,都起来了,上班了……”大家一轱辘,都从床上爬起来,赶紧穿衣服。李可德听到后,也从周春勇宿舍出来了。

  李可德从库房里拿了一双雨鞋换上,把水管接好。开始直接用水管往上喷,试了试,发现一是喷不到一定高度,二会感觉很累。所以李可德找了一根长长的木棍,找来钳子,绑了半天才绑好,才把木棍绑在水管上,想用木棍把水管顶到块灰顶,让水能从高处流下来。李可德一试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由于这一大堆块灰太大了,足有十几大货车的灰块,水管只能放在中间部位,根本到不了顶上,水如果把四周灰淋松散了,上面的块灰就淋不透了。

  最后李可德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了,李可德只能放开水,自己爬上灰顶找个坚固的块灰蹬着,使水管往下浇水。淋了这边淋那边,来回地淋。天很热,水洒在灰块上,就听到“啪啦,,啪啦”的响声,块灰遇水炸开,热气腾腾的。李可德顶着烈日,踩着热气,感觉块灰把雨鞋底都烤热了。他穿着裤衩,感觉在雨鞋里的那一节腿都被灰的热气快烤熟了。李可德在上面呆了还没一个小时,就受不了了,跑了下来。一看,雨鞋口处的皮肤已经有了一个很明显的红印子。李可德呆了一会,又上去调换水管位置,在上面又呆了一会以,又跑下来。李可德现在感觉这活儿确实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正如周春勇说的一样,太小看了这活了。

  李可德干了一下午淋灰的活,脚还有半截腿都烫伤了,红红的,手一碰就痛,李可德对穿雨鞋一看就怕,心里可烦透了雨鞋,夏天雨鞋里脚本来就觉得烧得很,再踩在白灰上能不难受吗?晚上吃了晚饭,周春勇进了李可德宿舍,一进门就问:“可德,烫的严重不?”李可德笑着说:“没事,就是有点红。”周春勇说:“没事就好,走,咱们去逛夜市吧?”李可德一听,挺高兴,说:“好呀,领着我转转,有个熟人就是好,要是没有你在,那我可就只能呆在屋里了,天太热了,这么早也睡不着觉!”周春勇也说:“就是,这天没法睡,走,转转!”说完,李可德和周春勇,光着膀子,穿着裤衩,溜达着往夜市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