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再见蔡琰 武艺大成
无边几度2017-04-08 15:093,244

  蔡邕道:“琰儿,那你跟王越一起去吧!记着,要注意安全!我是朝廷命官,不能轻离朝堂!”虽然蔡邕已经确定了廖化的身份,但是蔡邕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便打算让王越一起前往。

  “爹!你也注意点身体!孩儿去了!”蔡琰眼中含泪,悲声道。

  “琰儿,又不是生离死别,别那么伤感!我已经让人去请王越了!走,我们赶紧去收拾东西吧!”

  “廖小兄弟,我就不陪你了,你先在这休息会儿,吃点东西吧!”

  “哦!好!那你们快点!”

  ························在襄阳,神医张机这段时间几乎天天都在于讲一些他就死扶伤以及生老病死的故事,以图化解王恒的心结。终于,在将近一个半月的讲解与解说,王恒的脸色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吓人了,身体情况也逐步好转,说明王恒的心结解了,就差最后心药的到来了。

  这段时间,王睿是也隔三差五的来看王恒,对王恒是异常关心。

  王越、蔡琰等人在廖化的带领下,迅速南下。蔡琰这几个月好生想念王恒,这次突然听到王恒的噩耗,恨不得立刻就出现在王恒的面前。蔡琰心道,“哥哥,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哥哥,你知道吗,我好想你!我马上就来看你了!”

  当蔡琰他们走到荆州附近时,被一群黑衣人埋伏了。不过,王越展现了他无双的战力,瞬间斩杀几人后,就退走了。

  很快,也很慢,但时间走到一个月二十七天的时候,蔡琰他们终于赶到了襄阳。因为蔡琰在路上大病了一场,所以速度慢了一些,但还好赶上了。

  张机对他们道,“你们总算来了,吴翔的药呢?叫她赶快进去吧!”

  “呃!在车里呢!她也病得不轻!”

  “那我先帮她看看!唉······”转身走了出去,道:“啊!就她,她也太小了吧!她能行吗?”

  “那小子才十一岁,你指望他未婚妻多大?”,王越突然道,“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好了!我先给她看看!”片刻,又道,“按着这个药方去抓药吧,一个时辰后让她进屋当药吧!”

  一个时辰后,蔡琰道,“神医,有什么要求吗?”“你多给他讲讲,你们在一起的往事引起他的共鸣,并且用你的思念去唤醒他。”“好!谢谢神医指点!”

  蔡琰握着王恒的手,对着王恒道,哥哥,你是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自从你离开的那天晚上,我每天都会做梦,梦见你在对我笑,梦见你在对着我哭。

  在我脑海中,经常闪现你临走时的那句话,现在的分离,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团聚。可是,我在这,你在哪?你还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可是,我在这,你在哪!难道你就要这样抛弃我了吗?我不要。你说过,你要保护我一生一世的,可是,我在这,你在哪?

  但蔡琰说到着的时候,没有人发现,王恒的眼角有一滴眼泪流出。而说到着,蔡琰早已泪流满面。

  哥哥,你还记得吗?我们曾经一起捕捉过蝴蝶,一起抓住过麻雀,一起钓过鱼,这些事,我还记得,你都要遗忘了吗?

  哥哥,你还记得吗?我们曾经一起玩过毽子,一起玩过捉迷藏,一起玩过歇后语,这些事,我还记得,你都要忘记了吗?

  哥哥,你还记得吗?我们曾经一起欢笑过,一起痛哭过,你教我唱歌,你教我弹琴?这些事,我还记得,你都要遗忘了吗?

  在这个时候,王恒的手动了一下。蔡琰略有所觉,心中大喜,又继续往下说。

  哥哥,你可还记得,那次在洛阳城外,我们一家被土匪所劫,最后连娘亲也被他们带走,那时你才十岁,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你却不顾土匪实力的情况下,直接冲了过去,最后将娘亲救回,那次让我的心中已经留下了你的烙印。

  哥哥,你可还记得,那次我们一起去大街上,最后被围追堵截,在你明知道我不会有危险的情况下,还要抱着着我逃跑,就是那次你无意的行为,让我再也无法忘记你了。

  还有,哥哥,其实那天逛街你送我的时候,我并没有睡着,你的话我都听见了!嘻嘻!

  “哥哥,我想你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琰儿想我了,我也想琰儿了!”王恒突然道。

  “哥哥,你醒了!”蔡琰惊喜道,“哥哥,我想你了!”

  王恒一把把蔡琰抱在怀中,吻了一下蔡琰的脸颊,对蔡琰道:“琰儿,我也想你了!”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打开,王越站在门外,满脸尴尬道,“咳咳咳,你们继续,你们继续,俺没看见,俺什么都没看见······”

  蔡琰小脸红得发烫,使劲推着王恒的胸膛,想要脱出他的怀抱,好不被众人嘲笑。“哎呦!”,王恒发出一声惨叫。蔡琰立马停止了动作,关心道:“怎么了?”浑然没有发觉王恒的眼睛对后面人的那个得意劲儿。“痛!别动,痛!”“好!哥哥,那我不动!我不动了。”

  半响,王恒松开蔡琰,对众人道,“师父,神医,廖化,大家都进来吧!我有伤在身,就不起来相迎了!”

  “小子,你挺牛啊!你一受伤,把大家弄得,都忙里忙外的。你过得挺舒服啊!”“呃!师傅,那个我也不想啊!师傅,神医,廖化,在这里小子先谢谢大家了!以后有用得着小子的地方各位尽管直说!”

  只见王越与张机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廖化便道:“公子,廖化不敢!”“有什么不敢的!你在那晚不惜用伤,来给我换取了一个机会!那份恩情我还没报,有什么不敢的!”“可是公子,那晚你不是——”“好了!别说了!以后若有事记得告诉我就行!”“是,公子!”廖化见王恒发怒,心道:“机会你是给了,以后用不用还不是我说了算!”

  转眼间,又是十天过去了,早在五天前,医圣张机就已经回长沙郡了,不过走之前,为王恒留下了一部医术。

  王恒和蔡琰一起呆了八天,又让师傅王越指导王恒两天,当然王越指导的时候,蔡琰是在一旁看着的。在第十天,王恒便让王越带着蔡琰回洛阳了。

  在第十五天的时候,王恒便有了即将突破的感觉。王恒便在襄阳城内一处小院,开始准备突破,让廖化护法。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终于到了五个时辰的时候,只听王恒体内“轰”的一声,第八层最后的关卡终于突破。王恒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气,想要战斗。然而一会儿,王恒突然闻到一股臭味,遂道,“哪来的臭味?”只听廖化道:“公子,我先去烧水!待会让您洗洗澡!”“哦,好!不过,廖化,这哪来的臭味啊?”“呃!公子,那是你身上发出来的!”

  第二天,王恒便与廖化在襄阳城中游玩。王恒与廖化走累了,便走进一家酒馆准备喝酒吃饭。

  刚走进那家酒馆,王恒便听到“好!好!”的声音,从酒馆中传来。王恒便急忙望去,发现三个中年人正围在一起饮酒相谈,其中一位松形鹤骨,器宇不凡,峨冠博带,道貌非常;另一人身高八尺,面带胡须,相貌不凡;还有一人身高八尺,满面胡须,道貌非常。只听满面胡须的中年人开口道:“那小子器宇轩昂,一看就知是不凡之士,你们说,他是谁?”另一位松形鹤骨的中年人道:“好!好!”最后,那位面带胡须的中年人道:“你知我知,三人全知。不如唤他过来如何?”“好!”

  “不知三位先生唤小子来何事?”

  “你先自报家门吧!省的我们三个老家伙猜了!”那满脸胡须的中年人道。廖化听之,大怒,正欲发作,见王恒拦着,便不再言语。

  王恒笑道:“三位先生正直中年,怎么会老呢?呵呵!”

  “三位先生,小子名王恒,字子信,幽州涿郡人,曾拜大儒蔡邕与剑师王越为师。是时名吴翔。”

  “原来是蔡邕高徒,那老夫也自报一下姓名,老夫黄承彦。你们两个是让我说还是你们自己说?”那满面胡须的中年人道。那两人均是瞥了一眼黄承彦,以示不满,然后就自报家门。

  “老夫司马徽,人称水镜先生。”那松形鹤骨的中年人道。

  “老夫庞德公。”那面带胡须的中年人道。

  王恒大惊,遂拜倒,道:“原来是三位隐士高人,小子这厢有礼了!”

  廖化也是大惊,他不知道公子王恒为何突然行此大礼,遂愣在了那里。

  王恒见此,便道:“廖化,还不行礼?”廖化不解,然公子吩咐,遂行了礼。

  那三人见此,也都起身,司马徽道,“好!好!两位若日后有空,不妨鹿门山一行,必有所获!”

  王恒大喜,道:“谢先生指点!小子定然前往!”

  遂即,司马徽等三人飘然离去。

继续阅读:第18章 奇丑庞统 临行赠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恒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