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重伤退敌 医圣张机 (求推荐)
无边几度2018-04-04 16:353,225

  廖化与那鹰四先后倒地,王恒没有继续向鹰三攻击,而是向廖化奔去。那鹰三见此,也急忙跑到鹰四身边,背着他退出房间。

  出去后,半响,他大喊一声:“老四!”遂即又冲屋内大喊一声,“王恒,我要你为我兄弟陪葬!放火,烧!”

  王恒直到大火已经燃起时才开始察觉,心道,“看来只有冲出去了”。王恒转头看了看重伤的廖化,将床上的被单撕裂成绳,然后将廖化绑在自己背上。就在此时,廖化苏醒,感动而哽咽道:“公子,你把我放下,自己走吧!这样你的机会大些,否则我们谁也走不了!”“不!你是我的兄弟!如果我连我自己的兄弟都放弃,那我是人吗?若那样,我就不配做你的兄弟。”见廖化还有开口的趋势,王恒便道,“别说了!我们走!”

  于是,王恒带着廖化冲过火焰的阻挠,来到屋外。但下一刻,他就愣住了。大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客栈,在火光中,有人影四处窜动,惨叫声连连,也早有黑衣刺客,在四处挥刀狂砍。

  那鹰三也不管他人,看着王恒身影的出现,指着火光中闪动的人影,对着王恒道,“看吧!这就是你的罪过!这些人都是被你害死的!被你害死的!”

  王恒已经愣住了,泪流满面,“这些人都是被自己害死的吗?是啊!自己若不来这里投宿,他们或许就不会死。都是自己害的他们!”

  那鹰三见此,便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已经起了作用,于是又加以诱惑道,“看吧!那些人都在天空中看着你呢!他们在等着你去陪他们呢!”突然转变声音,以那些无辜死去的人的口气道,“我们本该无事,都是你,都是你将那些人引到这里,我们才会死的!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所以,你该死!”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鹰三已经吩咐众人,按着阵法,将王恒二人团团包围,而自己也冲向王恒,以求一击致命。

  而廖化此时已经注意到了王恒的异常,又注意到那鹰三即将到来的偷袭,心中慌乱之极,便使足全身的力气,一口咬在王恒的肩上。然后廖化又陷入了沉睡。因为他已经身受重伤,他的手根本是不出多大力气,便用最方便最有效的方式以求能唤醒王恒。

  似乎,廖化成功了,王恒感到了疼痛,苏醒了过来。当王恒苏醒的那一刻,他看见了鹰三的偷袭,便立即闪避并还击。不过,他虽然闪过了要害,却被刺中了右臂,他的右臂鲜血直流,手中的剑几度欲下,最终到了他的左手。王恒在被刺中右臂的同时,也刺向了那鹰三的胸口。那鹰三极力闪避,但也被王恒划破了右手腕,鲜血直流。不知为何,那鹰三手中的武器突然掉在地上,左手捂住了右手腕。王恒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在鹰三离开的时候,直接冲向了那些外围的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按着阵法迎向王恒,而王恒由于对那阵法颇为忌惮,若是平时,他定然不会去闯,然而此时却是危机之时,不容他有丝毫懈怠。

  当他与那些阵法接触时,发现他们只是徒有其表,并无其神。但王恒左手使剑,实力比之右手大打折扣,只有右手的两成。不到片刻,王恒便已经身中两剑,而那鹰三这时也用左手提着剑走了过来。

  就在王恒的情况,危机万分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嘭!嘭!嘭!嘭!

  王恒大喜,便迅速以伤换伤的*退了两名黑衣人,从缺口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王恒心道,“幸好,平时练武的时候,也用左手练习,用左手也能抵抗几招。否则,今天可就交代在这里了!呵呵!”

  当王恒奔出的那一刻,那些黑衣刺客并没有追过去,而是迅速撤离了现场。王恒并没有注意,而是迎着步兵冲了过去。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冲撞军队!”,前面军队的一个小什长道。

  “呃!没事,没事!走错方向了!我们走了,走了!”这时,王恒也发现那些刺客并没有追来。王恒突然感到有些眩晕,没走两步便因失血太多而昏倒在地。

  那什长初见王恒一身黑衣,且满身血迹,而其身后背着的那人早已昏迷不醒,便让人传讯给身处后方的将军。

  那将军飞马来到对前,道:“你们先带他们去医馆救治!记着,好生看管,说不定他们知道本案的重要情况!我先带人去前方看看,大火的起因。”

  “是,校尉大人!”

  ························“王大人,我们在那重伤昏迷的两人身上,发现了这个。请大人过目!”只见那校尉在一处大厅,对中年官员道。这位官员就是当时的荆州刺史王睿。

  “好!拿来看看!”

  “咦?”

  “怎么了,大人?”

  “这好像是御史大夫蔡邕的随身之物,怎么在他们身上?”

  “大人,他们其中一个不会是蔡邕的弟子吴翔吧?”

  “呃,有可能!”王睿心道,得跟蔡邕打好关系,朝中有人好做官嘛,便又道,“速去长沙请长沙太守张机与他们医治!并派人火速向蔡邕报告,说吴翔一切安好!本官会好生照料!”

  转眼间,十天已过,长沙太守张机已经来到,并且妙手回春的就醒了廖化,而且伤势已基本恢复。而王恒的伤势已经有所恢复,但王恒却始终没有醒来。

  廖化急道:“神医,我家公子何时能够醒来?”

  那张机道:“我也不知道。按理说,他的伤势比你弱多了,你都醒来了,可他却还没有醒来。那我问你,他在昏迷前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哎,对了!他之前确实受了那些人的刺激,几乎陷入幻境,而被杀。”廖化道。接着,廖化便把那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那就是了!那他就是心结未开,再加上思念某一个人,而不愿醒来。要想让他醒来,心病自有心药医。须得先帮他解开心结,然后将他心中思念的那个人带来,由她唤醒!”

  “神医,还有其他方法吗?”

  “没有了!只有这一个方法,最终结果还不知道!因为我们还不知道他思念的那个人是谁?”

  “神医,我知道,一定是她,我去把她接来。那先生,你先帮他解开心结!”

  “好!我答应你!你速去速回,如果超过两月,他还未醒,那他就永远都醒不来了!”

  廖化双眼含泪,心道,公子,你可一定要醒来啊!你是因为救我才变成这样的,你可一定要好过来啊!我们一起争霸天下!

  廖化在当天就带着王恒的信物与王睿的书信,赶往洛阳。

  这几天,蔡琰心里隐隐作痛,心绪不宁,好像有什么心爱的东西即将离去似的,也不知道是何原因。蔡邕也找了一些大夫来,甚至还找了一些太医,也给蔡琰开了一些药,但都不见效。

  这天,一个纯着灰色衣衫,年色苍白,眼带血丝的少年人来到蔡府门外。他来到门前,道,“快!我要见蔡大夫!快!再晚就可能来不及了!”说完,他就昏倒了。

  蔡府门人见此,急忙通知蔡邕此事,并将那少年人抬进府中。对,那少年人正是廖化。

  半响,廖化醒来,问道:“去了吗?”

  众人大感疑惑,蔡邕道:“兄弟,什么去了么?到底什么事?”

  廖化听到此话,嘿嘿一笑,挠了挠头,从怀里将王恒的信物与王睿的书信拿了出来。

  蔡邕见他拿出了王恒的信物与王睿的书信,便微微皱眉道:“你是谁?你手中怎么会有恒儿的东西?还有王刺史的书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叫廖化,是公子在南下时收的护卫!还有公子现在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现在正在王刺史那修养。大夫说,心病需要心药医,他是思念一个人而不愿醒来,需要有他思念的那个人去把他唤醒,超过两个月的话,他就再也醒不来了。而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天了。”

  这时,突然传来声音,道,“哥哥?哥哥!哥哥他怎么了?”蔡琰从外面跑了过来。

  一会儿,廖化便把当时发生的事以及张机的事讲了出来。

  众人听得心惊不已。

  蔡邕道:“好了,琰儿!廖化,你怎么确定恒儿心中思念的那个人一定是琰儿?”

  蔡琰愣了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廖化的眼睛,只是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廖化道:“因为公子跟我说过,他父母尚存,还有他很喜欢他的未婚妻。而那神医也道,‘他心中思念一个人’,那就是说,他思念的如果说是他的父母的话,那就应该是两个人,而非一个,所以我断定,公子心中思念的那一个一定是他的未婚妻。”

  听到这,蔡邕与蔡琰的心中大定,他们在廖化同时拿出信物和书信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没人敢冒充刺史的书信,而且王刺史之前已经来过一封信了,就已经确定了廖化的身份。

继续阅读:第17章 再见蔡琰 武艺大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恒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