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英雄救美 初见曹袁 (修改)
无边几度2017-04-08 15:093,207

  王恒听了那中年书生的话,认了方向,便直奔而去。

  王恒在去的路上抓了一根木棍,向着土匪离去的方向快速追去。

  大约一刻钟后,王恒终于发现了那群土匪的踪迹。他们缓慢前行,不时发出那种兴奋的笑声。“果然”,王恒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们只是一群被*反的饥民罢了,不能下死手啊!”

  王恒听见女人的哭泣声,便大喊一声,“站住!”

  听到一童声呐喊,土匪们纷纷回头,见一孩童骑着一匹小红马急速奔来,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土匪们齐声喊道,“小子,你谁啊你?”又有人道,“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兄弟们,我们今天有福了。老大刚得了一个压寨夫人,老天又送来一匹马,老天待我们不薄啊!哈哈哈哈!”又有人小声嘀咕道,“可是马也太小了吧!”但却有土匪听到,大声反驳道,“小点儿也是马啊,大伙说是不是啊?”“是!”众人齐声道。

  但是贺一天却露出了沉思之色,心道,这小子肯定不简单,即使是他认为我们人少才追来的,但敢孤身前来,那他就绝不简单,定有所依仗。这一个月来,这些人过得太顺了,让他们吃点亏,长点记性也好!

  这时,“把人放了,我放你们离开,否则后果自负”,冷冷的声音从王恒嘴中传来。听到这话,贺一天心道,这小子也太狂了吧。土匪们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遂即“哈哈”大笑不止,又小心翼翼看了看贺一天。那中年美妇土匪如此见此,急忙喊到,“孩子,快走!你打不赢他们的!快走···”

  啪!

  “你这贱女人,再喊,我现在就让兄弟们轮了你!”土匪们听此,都兴奋不已,纷纷起哄,他们对那女人可都是垂涎三尺的。那女人的声音嘎然而止,并没有哭泣,只是脸颊上悄然升起五个红色的指印,嘴角也流出了一丝鲜血。她用玉手捂住脸,眼睛却是紧盯着王恒,急催他走。可王恒还没有救了她,怎么可能会就此离去!

  “住手”,王恒小脸通红,怒喊道,“混蛋!”王恒直接出手两棍将两个上前的人打倒,纵马向土匪冲去。剩余土匪被冲倒一半,都在地上呻吟不起,剩下的除一个在看着青年美妇外,其他人一起上前,将王恒连人带马团团围住。

  “风气天涯”、“追风逐月”等枪法被王恒悄然使出,另外还夹杂着“风起云涌”的剑法,终于在六七十招时才把土匪全部打到。但其中土匪头领贺一天便占据了将近三十招。然后王恒骑着马走向最后一人。

  那人惊恐,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此人还颇有义气的道:“放我们走!我就放了她!”“你先放了她,我放你们走,不然你们谁也别想离开。”那土匪道:“不行,要是你又反悔怎么办!”“我吴翔,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从来都是一言九鼎。”又土匪小声嘀咕道:“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吗?只一小屁孩而已。”又有人道:“我们不相信你,那万一你反悔了呢!你得发誓!”那土匪老大站在那个土匪后面,一言不发。

  王恒心道,我根本就不信邪,立的誓被违反也不会有什么惩罚,再说了,我本身就打算让你们离开,至于立不立誓王恒根本不在乎。所以我王恒才如此轻易地就立下重誓。王恒对那贺一天有所赏识,本身就打算为难他。

  王恒故意沉思了片刻,道,“我吴翔在此立誓,只要他们放那伯母离开,我便饶过他们,否则五雷轰顶,天诛地灭!”然后冷声道,“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好!放人!我贺某记住你的大恩了,日后定报今日不杀之恩!我们走!”

  “等等!”王恒道。“怎么,你想反悔留下我们?”贺一天面带冷笑道。“不是,我想问你们一句,你们——可愿——跟着我一起闯荡天下?”贺一天犹豫了片刻,便道:“谢公子好意!我们还有事情要做,恐怕不能跟着公子了。公子,若有机会,我会去去找你的。”

  土匪刚走,那青年美妇便松了一口气,昏倒在地。王恒急喊道,“伯母,你醒醒···醒醒···”那妇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王恒,复又昏睡过去了。她受到过度惊吓,加上本身身体就不好,此刻,她的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身体极度虚弱。王恒把她放到背上,牵着马沿原路往回走。

  半响过后,从远处冲来一群家丁,从他们衣服上的标志看,知是河东卫府的人。

  半个时辰后(在树林中马跑不了太快,再加上家丁都没马),众人回到蔡邕父女所在的地方。

  在路上,王恒得知,他刚刚见到的正是当代大名鼎鼎的大儒蔡邕,及他的女儿。王恒转头看了看那昏睡的妇人,心道,“这就是我以后的丈母娘吗?呵呵!”(无边几度:靠!蔡琰好像还没嫁给你吧?王恒:呵呵!这不是早晚的事嘛!无边几度:呃······)那女孩,按照她的年龄,我猜测,她就是蔡琰,我的琰儿,是我曾发誓要一生守护的人。

  蔡邕,字伯嗜,陈留人,东汉文学家,书法家,其妻子名叫周敏(历史没有记载,这里是杜撰),为人温柔贤惠,且聪慧,身体颇显柔弱。其女儿蔡琰,先嫁病夫,后被掳南匈奴,背井离乡十二年,再后又受母子分离之苦,最后又被迫嫁了一个并不喜欢她的董祀,从而一生悲苦,凄惨无比,毫无幸福可言。

  一想到蔡琰的遭遇,王恒的心就痛的难受,看相蔡琰的目光就充满怜惜,心中就暗暗发誓,今生今世,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王恒就守着你一辈子,绝不会让悲剧再次发生。

  洛阳,是大汉之帝都,千年古城,也是千年古都(早在夏商年代,洛阳就曾为都城),集东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为一体。因此,东汉王朝最为繁华的城市,也是最为雄伟的城池。

  洛阳城,北据邙山,南望尹阙,洛水贯其中,东据虎牢关,西控函谷关,四周群关环绕、雄关林立,因为它“东压江淮,西挟关陇,北通幽燕,南系荆襄”,所以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常为建都之地。洛阳的地理位置和存在的意义都非同一般。

  王恒与蔡邕一家随河东卫氏家族一起来到洛阳城外。王恒与蔡邕便分别与卫氏家族告辞,分别离开。他们都不想与卫氏家族有过多的联系,但卫氏家族会不会就此轻易让他们得逞呢?

  远远的望去,王恒看见洛阳城北面的城门上,轻轻出的刻着“洛阳”两个大字。

  进入城中,王恒牵着马独自行走在大街上,寻找着“英雄楼”的所在。大街上,人来人往,吆喝声不断。道路两旁,店铺林立,店铺中人们进进出出的不停。王恒心中感叹,道:“好一个大汉之帝都,好一个繁华似锦的洛阳城!唉!只可惜这是这个时代最后的繁华了!”

  这时,有一些流氓见王恒年纪小,穿着也不好,且并无护卫保护,便纷纷向他走来。王恒见此,心道,那我在洛阳立足就靠你们了。那些流氓过来的结果就是,他们被王恒三两下的解决了。由于王恒动作的干净利索,再加上年龄小,引得行人纷纷侧目,议论纷纷。

  “看哪,就是那个小男孩把比他强壮了不知多少倍的流氓打的落花流水,而且流氓不止一个啊!”路人甲道。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那小男孩一招就把那几个流氓全打趴下了。”

  消息越传越快,也越传越假。当王恒再次听到时,已经面目全非,而且夸大其词,令人不敢相信!

  在英雄楼中,有三个公子哥正在饮酒,三人相谈甚欢。

  中间那位,身着绫罗绸缎,身高九尺,英武不凡,脸上略带微笑,和蔼可亲,给人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左边那位,一身衣着不凡,身高七尺,身材短小精悍,双眼有神,似笑非笑,看似机智警敏;而右边那位,也就是最后一位,一身贵重服饰,贵气环绕,奢侈无比,身高八尺有余,一脸傲气,脸上颇显不耐之色。

  突然听到从市井传来的这些消息,中间那个公子听后,嗤之以鼻,摇了摇头,不言不语,继续饮酒,再无半点反映。左边那一个公子听之,表面上看上去是漠不关心,但若仔细观察,却会发现,他其实是在仔细倾听并在思索。而第三个,脾气好像有些暴躁,听了,粗语骂道:“混蛋!这是在挑衅我们!你们在这等着,看我去收拾他,好给你们出气!”

  另外两人,听见他说,‘挑衅我们’,‘给你们出气’,便知其意,要一起处理,叹了一口气,齐声道,“算了,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很快,他们三人便能看见那个牵着小红马的王恒,眉清目秀,眼睛明亮有神,嘴角带着微笑。不到片刻,他们三人便王恒向他们望来,随即又走过来,显然是发现了他们。

继续阅读:第6章 初戏袁术 拜师王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恒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