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初戏袁术 拜师王越
无边几度2017-04-08 15:093,101

  曹*,字孟德,小字阿瞒,又名吉利,是东汉末年最为着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诗人,与其子曹丕、曹植一起并称“三曹”,在中国历史上与文学史上都具有划时代的地位与意义。他曾一统北方,建立三国之魏国之根基所在,被其后人尊称为“魏武帝”。

  袁绍,字本初,汝南汝阳人,汝南袁家子弟,见小利而忘命,干大事而惜身。他曾一统河北,成为汉末争霸前期最大的诸侯,为曹*一统北方最大的敌人。

  袁术,字公路,汝南南阳人,袁绍之弟,曾称帝。

  曹*等三人少时为友。此时,他们结伴正是为了王恒而来。他们远远的望着那个牵红马的小男孩,见他向他们走来。袁术莽撞,率先向王恒吼道,“小子,你就是那个要摆平我们仨的混蛋?”王恒早就见三个锦衣男子在打量自己,暗自思索这三人是谁?王恒向三人走去,走的速度不快。

  忽然听到这句话,王恒便开口答了一句,“混蛋说谁!”。“混蛋说······”,袁术也有些本事,话说一半,便反应过来,骂道,“混蛋!竟敢骂我?”“来人,给我狠狠的打,若他敢反抗,就废了他。”

  曹*与袁绍站在一旁冷眼旁观,面无表情,并不言语。只是曹*眼中闪现出一丝的担忧,而袁绍眼中全是冷漠,眼前的事似乎与他没有一丝关系。王恒在应付袁术的同时,也在观察剩余两人的反应。而喊人的这个人也算是有些分寸,知道不能将人打死。

  周围路人见有十几名大汉从袁术三人背后冲了出去,便纷纷退开让出一片空地,但眼中充面了担忧。见此,王恒松开小红马,迎向那十几个袁氏家奴(衣服上都有标记)。王恒瞬间击到两人,让周围之人眼睛瞬间一亮,然而曹*眼中的担忧之色却并未减少。因为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受过训练的,现在并未展示出他们的真正实力,而且最重要的一条是王恒反抗了。

  那袁氏兄弟旁边家将见王恒瞬间击倒两人,动作干净利落,便收起了轻视之心,遂大喊道,“弟兄们,别大意了,这小子有点儿本事!”袁术听到此话,俊俏的脸满脸通红,吼道,“再大意,就剥了你们的皮!”转身对身边家将道,“你也上去吧!”那家将道:“是!动作都给我利索点儿,再拿不下他,就等着受罚吧!”

  那家将便带领着家奴冲向王恒,家奴都开始发力,而且也都有了配合。王恒见此,便将自己从小就练习的太极使了出来。战斗就由不利的局面转而陷入了僵持。但双方人数不等,王恒就自己一人,只要力竭,便会被擒。于是,王恒便目视那个眼带忧色的锦衣男子求救,向其求救。

  袁术见自己的人就要将其擒下,大喜,转而又想到,自己那么多人竟然到现在还没有擒下那小男孩,便感到丢人,遂满脸通红,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

  曹*见到王恒求救的眼神,又想到他以孩童之躯便有此等勇力,不忍让其受伤,便急喊道:“住手”。众人遂即都停了手,曹*等三人发现,袁氏家奴身上尽皆带伤,只有家将身上没伤。而王恒,除去衣衫和头发有些凌乱之外,没受一丝伤,只是有些疲惫罢了。袁术瞪了一眼王恒,便转而怒视曹*,怒道:“曹阿瞒,你说,为什么让人停手?”又道,“继续给我打!”“住口,公路,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够?”袁术听之,大怒道:“袁本初,你不过一婢女所生,有什么资格管我!哼!”说罢,袁术便冲王恒看了一眼,道:“小子,今天就放过你了,以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你知道后果。”说完后,他扭头便走。

  袁绍在心里大骂,该死的袁公路,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揭我短。袁绍心中愤怒已极,然却面带微笑,对王恒道:“小兄弟,真对不起,我那公路兄弟脾气有些暴躁,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包涵。还有我叫袁绍,字本初,汝南袁家人。”曹*道:“我叫曹*,字孟德。”

  王恒心中并没有多么惊讶,因为他见到那袁氏家奴时,心中便已经有了初步的猜测,此刻不过是证实罢了。王恒便面带微笑的向袁绍躬身道,“没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说罢,王恒转而向曹*躬身道,“曹公子,谢谢!”“不用,我年长些,叫我曹兄就行了。”“好的,袁兄,曹兄,我名吴翔,吴起的吴,飞翔的翔。”曹*道:“好了,那我们先走了。”说着,曹*便拉着袁绍向袁术走的方向走去。

  曹*心道,“果然聪明,只一会儿便察觉本初的性格,为不使其嫉恨,竟然先向本初躬身,再来谢我。只怕这吴翔也不是真名吧!”曹*的确聪明,只一会便把王恒的想法猜了个十之八九。

  很快,王恒便找到了英雄楼。英雄楼集客栈与酒馆为一体,自开业起,便几乎天天爆满。

  王恒刚一进去,便听见有人喊他,“吴小兄弟,这里!”王恒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见是曹*、袁绍、袁术三人,便回应了一声,“曹兄,两位袁兄!”。说罢,王恒见二袁脸色微变,也没在意。王恒往三人所在的方向走去,而那伙计看了看,犹豫了片刻,并不出声,随即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王恒来到三人所在的位置后,便道:“两位袁兄,曹兄,小子吴翔见过三位!”“哼!坐吧!”袁术语气傲慢,抢先开口道,“与我们兄弟一起喝点!”王恒眉头皱了皱,正色道:“抱歉了,公路兄,小子今年方才十岁,不便饮酒。”

  嘭!袁术大怒,喝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罢,又吼道,“快喝!”王恒面色再变,遂目视曹*与袁绍。而曹孟德与袁本初均是冷眼旁观,闭口不言。很显然,曹*与袁绍心中各有自己的想法。而曹*则留了一个心眼,想看看王恒会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王恒见曹*、袁绍不理他,又不想把事惹大,且又不能示弱,只得言道,“公路兄,我今年才十岁,家父让我在成年之前不能饮酒,以免对身体正常发育造成影响。难道公路兄要让我违抗父命吗?”说罢,王恒便向袁术等三人鞠了一躬,道,“两位袁兄、曹兄,这次小子估计要辜负三位的好意了!父命在身,不便饮酒。”

  袁术听罢,一脸郁闷,心中所想的一切被王恒那该死的父命给挡了回来。他只得闷闷的喝酒,心道,为什么我每次遇到他吴翔都会那么惨?袁绍有了台阶,以及王恒的道歉,脸上的不快渐渐散去。曹*则一边面带微笑的注视着王恒,一边慢慢的喝着酒。王恒见此,便故意玩笑道:“曹兄就这么一直盯着我看,不会是有恋童癖吧!”说着,王恒便双手抱胸,怕怕的看着曹*。

  听的“噗”的一声,王恒定眼望去,只见袁绍一口酒喷在了袁术的脸上,而曹*则一口酒喝呛了,在那“咳”个不停,而周围之人则哈哈大笑,笑个不停。而曹*、袁绍、袁术三人在心中发誓,以后再也不在酒馆大厅喝酒了,要喝也只在包间喝!经过此次,曹*他们三人终其一生再也没在酒馆等公众场合吃饭喝酒。

  三人异常狼狈,袁术怒视袁绍,而袁绍则瞪着王恒,王恒一脸茫然的看着曹*,而曹*则无奈的看着袁术。他们都非常清楚,此时的罪魁祸首就是王恒,然而王恒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而且王恒正在装可爱。见此,三人便一溜烟的跑去更衣室换衣服,同时其声吼道:“吴翔,你小子给我们为你等着!”王恒哪敢在原地等着他们三个回来,便去掌柜那开了一个房间,回屋去了。

  等王恒回屋了,曹*三人便出现了。

  三人便哈哈大笑,大声道:“吴翔,你小子终究还是怕了?”曹*又道:“算了!没意思,他走了,我们也走吧!跟一个小孩斗心眼,而且还斗不赢,实在是丢人,没意思!实在没意思!”等曹*三人离开后,王恒便从房间出来,言道,“你们终于走了!呵呵···”

  当王恒再次出现在大厅时,便见一个侍从走了过来,让他去后院。其实当王恒走进英雄楼的那一刻,王越便已经知道了。王越命人把王恒带到后院,王恒来到后院,看见一个中年人站在那儿。当那人转过身来的时候,王恒便感到一股无形的气势在压迫着自己。见得中年人面容,王恒便跪在地上,向那中年人,道:“弟子吴翔拜见师傅!”“先不忙!你把那招剑法练给我看看。”

  王越看着王恒使出的剑法,暗暗点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王越的关门弟子!”

继续阅读:第7章 蔡府拜师 显现枪法 (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恒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