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班的第一天
东北神汉2017-12-25 16:293,711

  回到东北已经是夜里了,我和老白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个小酒馆喝了点酒,虽然到了东北,但工作的地方在我家这,所以白驰也没有回家直接就跟着我过来了。在火车站白驰给他的叔叔打了个电话,他叔叔听说白驰分配了工作,还真挺替白驰高兴,就是地方离家太远了,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嘱咐白驰自己注意安全,如果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

  由于白驰这回是到了我的地头,所以我怎么说也得尽地主之谊啊,让白驰去我家住,刚开始这老小子还推辞说不去,说是明天到了单位去住宿舍,但白驰禁不住我忽悠,在我忽悠几句后,白驰也只能妥协了,去我家住,这样我俩也好有个照应,如果出了什么事商量起来还比较容易。

  喝着天湖啤酒那真叫一个美,还是家乡的酒好喝,上大学以前我是滴酒不沾但上了大学后,成天与寝室那五个禽兽在以前厮混多少也练出一些酒量,而白驰也挺能喝,喝了五瓶啤酒还没有丝毫的败象。

  老白喝了点酒对我说道:小枫啊!如今我们也回到东北了,我打算一边上班一边修行,你看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如今也只能这样,你别忘了如今离五年的约定已经不远了,可是我看咱俩的水平也没长多少,我看趁这几年咱俩得努点力了。

  白驰点了点头。

  和老白喝完酒后,咱俩似乎都有点多了,为了明天的工作今天也算是提前庆祝了,而常小跑与黄小花一下车就对我说要先回仙堂跟各位仙家报个平安,我都服了这俩傻子了,这都到东北了,在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还怕个啥,说来这事也有意思,老白不知道为啥居然和常小跑这个老畜生很合得来,只要有我在的情况下就有常小跑,而每次老白总是和常小跑有聊不完的话题,更离谱的是有好几次老白居然借着找我的名义和我含糊的说几句话后便让我把常小跑喊出来,等喊出来后这两人似乎已经忽视了我的存在便聊在一处。

  回到家后,因为在回来之前我把白驰的事情跟他们说了,家里人也很赞成,特意在我的屋子里又加了一个床铺,我和老白到家后,父母也为我们准备好了饭菜由于我和老白刚喝完这时啥也吃不下但总得应付下,没想到在桌上老白居然和老爸这么谈得来,结果俩人又喝上了,望着这两人我真是无语了,只好自己回房睡觉了。

  某殡仪馆门口,老白由于昨晚和老爸和的很晚早上差点迟到,简单梳理下,我就准备出门,可老白这家伙也不知道搞什么眼看就要到时间了还在那墨迹,我回屋一看,原来老白从他的箱子里翻出一件西装来,妈的这也不是参加什么舞会,至于穿的这么隆重吗。

  等出租车到了地方,我和老白一下车就是眉头一皱,这殡仪馆果然非比寻常,只见一根又高又大的烟囱正冒着黑烟,在殡仪馆的上空布满了阴气,这个地方属于阳间的终点,阴气居然这么重。

  我和老白来到了殡仪馆的人事处,拿出介绍信后,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看着我俩说道:你俩的事情我前几天已经接到上面的通知了,我是这里的馆长,以后你们就叫我,贾叔吧。

  这个贾叔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中等身材,还有点秃顶,戴着副眼镜怎么看怎么像个腐败分子,老白见馆长点头同意了,一个劲的点头哈腰一脸的奴才相。

  这时馆长贾叔对外面喊了一声,老黄你来下。

  一个上了岁数的男人走了进来,馆长对我俩说,这个是我们殡仪馆的黄师傅,老黄啊!你带这两个大学生下去看看让他们熟悉下。

  那黄师傅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我们俩人出去了,在路上我俩与这黄师傅聊了起来,原来这黄师傅是这殡仪馆里的电工,工作一天很清闲,黄师傅见到我俩这衣冠楚楚的笑了笑对我俩说:大侄子,你俩以后在这工作可得小心喽!这里可不像别的地方,三天两头的便会发生点奇怪的事,但时间长了就好了。

  我和老白相视一笑,要说天下在奇怪的事情莫过于鬼怪之说了,而我俩一个是南茅弟子,一个是北方出马弟子,啥怪事没见过啊。

  正往前走着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你们还我爹的性命,我爹还没死就让你没给火化了,我爹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我和老白一听心中暗道不好,看来要有事了。

  殡仪馆的上空乌云密布,谁又能想到刚刚工作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麻烦的事情,我和老白在黄师傅的带领下,准备前往殡仪馆的化妆间,没走多远,我和老白便听到,殡仪馆的大门外面有人喊,还我父亲的命,我父亲没死就被你们火化了,我要到法院告你们,我父亲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等着吧,你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我和老白听到声音回头看瞧,此时我看到刚才那个喊冤的人,是个小青年,年纪不大穿了一身素衣左臂上还带着黑纱,如今正被几个殡仪馆的保安拦在门外面。

  都已经来了四回了,非得说他父亲没死就让我们给火化了,你说说这人是不是人精神病啊!如果真的没死谁敢火化。说话的正是黄师傅,此刻黄师傅也走了过来。

  我和老白对视一眼都感觉这事没这么简单,因为那小伙子此刻的额头上已经是阴云笼罩,这正是代表此人的气运不佳,如果时间在长点,此人定有血光之灾。

  黄师傅看了一会后对我俩说道:别看了我们还是走吧。

  这时老白突然说道:黄师傅,我早上可能吃坏东西了,得去趟厕所,你和小枫先去吧,我随后就到,说完后老白直奔厕所而去。

  黄师傅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便带我去了那化妆间,来到化妆间后,我仔细打量着化妆间,这是一间不足五十平米的屋子,屋子里面只有一张给死人化妆用的铁床,旁边摆放着几个架子,上面放的都是些化妆品之类的,还有口红,最显眼的就要属墙上的这块一人多高的镜子了,在镜子里,我怎么看我的脸都有些发青,妈的是不是阴气太重的原因。

  不多时,白驰回来了,这时黄师傅对我俩讲,这火葬场原先也有两个化妆师,一个由于岁数太大所以退休了,另外一个干了半年就不干了为什么没人知道,其实这里的工作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而且还有红包可拿。

  我和老白点了点头,然后黄师傅又对我俩说,这县城的火葬场和市里的比不了算上你俩也才十个人,你们今天看到的那个贾馆长,还有我,剩下的还有一个司机,两个后山修坟的,一名会计,还有两个火化工,所以劳动量不是那么大,有时候一个星期也没有一单生意。

  我和老白点了点头,对这个殡仪馆算是基本了解了,黄师傅吩咐我俩把这屋的卫生收拾下,然后就先走了,等他走后我问老白打听了怎么样了。

  老白对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办事你放心,要知道哥们我办事能力那是没的说。

  我现在才发现,这老白的嘴不知道啥前这么能贫了都快变成第二个常小跑了,我瞪他一眼说道:快说哪那么多废话呢。

  白驰这时才对我说出刚才的事情,原来我和老白刚才相互对视后他就知道我的意思了,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其实是打探消息去了,老白假装上厕所,等我和黄师傅走后,他又偷偷的出来,此时那小伙子已经被保安不知道多少次的撵走了,看着那小伙的背影,老白直叹气,老白走到保安那,掏出兜了的烟发了一圈后,没几句就熟络起来由于他们也知道我和老白是来这里上班的所以聊了几句后就无话不谈了,老白正好借此机会问刚才那小伙子的事情,果然那几个保安也没多想什么,便对老白说了,那小伙子叫李柏,也是本地人,家离这不远,他的父亲是上个月死掉的,拉到我们这后第三天便执行了火化,可一个星期后这李柏就回来闹了说是他的父亲没死,我们就把他父亲给火化了,让我们陪他父亲命,要知道人都已经火化了上哪里能查的出来,而且我们也问过当时的火化工,可火化工说是当天也没有什么异常绝对不会出错的,你要知道就他这么闹,我们这里的生意能好的了吗?所以馆长准备妥协知道他在这无理取闹,准备给他点钱打发走,可这小子从小就犟,说什么也不同意就说是他的父亲没死,非得给个说法,没办法馆长下令如果在来闹就轰出去。

  白驰说完后,我问白驰,你要来李柏家的地址了吗。

  白驰点点头,看来今晚得去李柏家看看了,而且还要找他谈谈。

  一天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这是我和白驰头一次走进社会,对这份工作充满了希望,临下班时贾馆长特意来看我和白驰对我俩说,怎么样这里还习惯吗。

  我看这贾馆长人还不错,每次说话都是乐呵呵的。所以也笑着说道:谢谢贾叔的关心,这里很好。

  贾叔和我们寒暄几句后便走了,眼看快到下班的点,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晚上我和白驰晚点回去吃饭不用等我们了。

  下班后,老白骑着我以前的自行车驮着我赶赴李柏家,要说李柏家离我家还是不算远,没多大时间便到了,我下了车只见李柏家的大门此刻挂着大白花,而且屋里还隐约的传来哭声。

  我和白驰把车停下后走了进去,只见一进门李柏正从屋里出来,见到我俩就是一愣。请问你们是?

  我和老白赶忙说道:你好!我们是民政局的,听说你家与殡仪馆闹出点不愉快我俩是特意来调节的。

  李柏看了看我俩,显然对我俩产生了怀疑。

  这时不知道老白在哪里弄了一个证件递了过去。李柏看了一眼后突然跪倒在地对我俩说道:二位你们可要为我父亲伸冤那,我父亲死的太惨了,活活被烧死的,而且每晚都回来,搅得我家不得安宁。

  我心中一惊,看来这又是鬼怪在作祟。

  李柏把我和老白让进屋里后,这时我才看到原来屋子里面搭着一个灵堂,地上跪着个人,应该是李柏的母亲,刚才的哭声应该就是她发出来的,只听李柏的母亲一边哭一边说,孩子他爹啊,你死的惨那!可你死了也不能来祸害我们娘俩啊,儿子已经为你伸冤去了,你就别再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