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天黑请闭眼
东北神汉2017-12-25 16:293,711

  李柏进屋后把他老娘扶起来后对他母亲说道:妈啊!这两位是民政局的,今天来就是为我们解决事情的。

  李柏的母亲看了看我俩说道:两位小同志,你们可得给我们做主啊,我家老头子死的太惨了,活活的被烧死的啊。

  我和老白安抚了一下李柏的母亲后,然后对李柏说,你能不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我们讲讲。

  李柏拿出烟给我们点上后说道:事情还得从我父亲出殡那天说起,出殡那天,我们来到了殡仪馆,告别仪式结束后便推着我的父亲进后面火化,由于我苦苦哀求,馆长才同意我送父亲最后一程,看着父亲火化。在火化厅里面,当父亲刚刚被推进炉的一瞬间我看到父亲的手指动了下,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父亲便被推了进去,当时我以为是自己花了眼也就没有多想,谁知道事情发生在一个星期后,也就是我父亲的头七那天,那晚我们准备好东西,以为父亲当晚会回来看我们最后一面,谁知道我和母亲等到十二点了也没有动静,刚要睡觉时,只听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我和母亲虽然都很害怕,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所以我就大着胆子对门外喊道:是父亲吗?父亲儿子好想你啊。

  可是谁承想门外没有人回答,我战战兢兢的起身去关门,就在这时屋子里的灯突然全灭了,我当时吓的不轻,母亲在一旁大喊,老头子是你吗?

  我死的冤那!你个不孝子居然害死我,把我活活烧死,如今地府不要我,我成孤魂野鬼了,要不然你俩下来陪我吧,这件事因你而起,还是下来陪我吧。

  我当时听到这个声音吓的摊在地上,母亲在屋子里大叫,那声音真真切切的是父亲,我知道是父亲回来了,这下可给我们吓坏了,好不容挨到天亮,我找来隔壁村的神婆,神婆来到我家后便说,你父亲如今冤死,在你家里不走呢,你现在给你父亲烧一栋房子,再给他烧个金身或许还能保一时之命,但这是治标不治本啊!你要想完全了结此事,还得去殡仪馆找馆长让他承认是误杀你父亲,才能平复你父亲的怨气啊。

  我听神婆这么说,当天便给我父亲烧了个金身,又烧了个房子。当晚父亲又来了,对我说,让我去给他讨个说法,时限为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内还没有个说法,就要把我和我妈都带走,事情就是这样,两位同志如今还是一个星期就是一个月的限期了,还请两位同志秉公处理,还我们一个公道。

  我和老白听完后都感觉这就是鬼怪在作祟,娘的实在不行晚上我和老白就把那老鬼给收了。

  老白站起身对李柏说道:如今你的父亲已经死了,而且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反对封建迷信,单凭你这么说我就可以让人把你抓起来告你个宣传封建迷信罪。

  李柏当时就懵了,没想到老白会这么说,当即给老白和我跪下说道:两位同志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俩一定要相信我啊。这时李柏的母亲也要给我俩跪下,还好让我俩给拦住了,李柏的母亲说道:两位同志我儿子说的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啊。

  我看了老白一眼,那意思是,是不是有点过了。

  老白咳嗽一声说道:这样吧,我们也不能听你们片面之词,一个星期后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怎么样。

  李柏还想说什么,但被他母亲拦住了,只听他母亲说道:那就麻烦两位同志了,一个星期如果还没有个结果,那我和儿子只能去下面陪他父亲了。

  我和白驰出门时,我回头看了看那灵堂上的照片,照片上是个年近半百的男人,一脸的沧桑,抬头一看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李守财。

  原来李柏的父亲叫李守财,今晚上让常小跑去下面查查这个李守财到底是何方妖孽,就在这时老白突然捅我一下让我看那张遗像。

  只见那李守财的遗像这时竟诡异的对我和老白笑了笑。

  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全国都有五到十例活人被火化的事情,只是这些事情没隐瞒起来,如果这些事情被曝光那火葬场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要知道火化活人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其实人都有假死现象,而李柏的父亲李守财就是个特例,处于假死的李守财被稀里糊涂的火化了,由于不是真死,其怨气可想而知。

  就在我和老白要走的时候那张李守财的遗像突然对我俩笑了一下,要不是我和老白对这些东西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说不定还真容易被吓到,我叹了口气,看来这李守财真是阴魂不散,一开始我和老白以为是李柏在这胡说八道,因为我们从进门也没有感觉到一点阴气,如今看来李柏说的是对的,李守财果然没走,奇怪的是就连我这天生阴阳眼也看不出端倪来真是邪了。

  老白看了我一眼后,对李柏说道:大哥!你最好是去附近的庙里找个和尚给你父亲念念经,超度下吧。

  这么做管用吗?李柏问道。

  不知道,要是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一定是你父亲的怨念太重所以才会回来找你们,找个和尚念念经也没什么坏处,可能还能去掉你父亲身上的怨气呢,替他超度下也好。老白的这番话看来是打动了李柏。

  李柏想了想后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听两位的,明天就去庙里烧香,找个和尚做场法式看看。

  我和老白出门后,老白对我说:小枫啊!这件事看来没这么简单,我估计那个李守财还会回来,即使找和尚念经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我看,我们这几天还是多多注意火葬场那边的动静吧,搞不好这老孙子给咱来个直捣黄龙那可就糟糕了。

  我点了点头,也对,真所谓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个老鬼呢。

  由于我们的火葬场建在山里,离我家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本想买个摩托车,这样上下班也方便,但老白却固执的说还是骑自行车好,既省钱又锻炼身体,结果每天都是他骑自行车带着我,给这老小子累的直喘粗气,而李柏家离我家正好是一半的路程。

  到家后,我先给仙堂上了香,然后回屋把常小跑,黄小花找来后对他俩说,这两天多派些清风在殡仪馆的四周,我怕要出什么事。

  常小跑答应我后对我说,小枫啊,如今已经回到东北了,我和小花准备回仙堂闭关一阵,由于上次的事情我和小花感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我俩准备在回去好好深造下,这段时间你就自行处理吧,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联系仙家。

  我点了点头,看来常小跑与黄小花被赶尸人打怕了,心里留下了阴影,这样也好回去闭关既可以增加实力而且也没有人在我耳边唠叨何乐而不为呢。

  等他俩走后,老白已经洗漱完毕正坐在电脑前打着游戏,我对他说,老白你说咱俩是不是也得找个时间闭关修炼下呢。

  老白这时突然转回身对我说道:小枫啊!这件事情我也想了很久,五年的期限一转眼就到了,如果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五年后不用赶尸人来,咱俩就自己抹脖子吧,所以我认为提高本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咱俩应该多积功德才是王道,我在天荒道典上曾经看到一篇关于功德的描写,我挑主要的给你说,这就好比打彩票,如果你够幸运有可能买一张就中五百万,如果你的运气不好就算你买十年也不会中一张,所以这功德就相当于幸运值,如果五年后我们打过不那个老帮子,或许加上我们的功德弄不好还能来个柳暗花明呢。

  我听老白这么说,也有点心动了,关键是如何积功德呢,总不能天天扶老太太过马路吧,要不是就是捡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面,这些算功德吗。

  老白接着对我说,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想这个事,如今有个主意。

  我听到老白说他有主意顿时眼前一亮,说道:那你说说啥主意。

  那就是咱俩在附近租个房子,成立一个癔症事务所,你看咋样,这样既可以赚钱,又可以积功德,而且和我俩的工作时间也不发生冲突你看如何。

  别说老白这小子还真是个狗头军师,他这么说正合我意,在刚出马的时候,李四姑就对我讲过,刚刚出马时都需要一段时间来养堂,这段期间就是仙家不过问事事,如今也有好几年了,我想应该差不多了,明天我问问我家的教主,是不是也该出山了。

  我对老白说,这个主意不错,我明天就跟家里人说这事。咱俩先把李守财的事情解决了,然后就着手准备癔症事务所的事情。

  老白点了点头。

  一夜就这样过去,第二天一大早我和老白就从家里出来,直奔殡仪馆。刚到殡仪馆时便看到几个保安手里拿着涂料在那粉刷着,要知道我和老白昨天从这过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啊,今天是怎么了。

  我和老白到了近前,正好赶上一个保安用白色的涂料正在掩盖一个不知道是红色涂料写的还是用血写的死字,我喊了一声:喂!你们几个在干什么呢。

  那几个保安听到我的喊声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看着我和老白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拜托!人吓人吓死人!你俩走路怎么没声音呢。

  我哼了一声说道: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难道你们做啥亏心事了啊。

  几个保安看着我和老白说道:你俩知道啥!昨晚这里可发生邪乎事了!知道今早为啥涂墙不,这墙上昨晚不知道被谁用血,写了三个字,必须死。刚才后山修坟的老李头说是咱们不知道得罪了那个死者如今是来报复了,这不贾馆长今天早来了对我们说先吧这几个给盖上,一会还得开会呢。

  我和老白听完后心里都是一惊,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那个老孙子,李守财的恶作剧,娘的做鬼也不消停,看来今后可有的忙了。进了殡仪馆我和老白换完衣服后,黄师傅来喊我俩说是开会了。

  我和老白来到会议室后,大家都已经到了,黄师傅为我和老白介绍下昨天没看到的,司机钱胖子,还有两个修坟的,张师傅和李师傅,和火化工,冯强,高华。而那名会计却是个女的叫吴静。

  众人坐好后,贾馆长走了进来,我抬头看去,只见这贾馆长如今也是印堂发黑,看来这几天也要有血光之灾了,没想到那李守财这么厉害怨气居然这么大,如今都波及到这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