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怨念难平
东北神汉2018-03-22 10:533,691

  贾馆长坐下后明显的有点魂不守舍,先喝了口水说道: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吧,昨晚不知道是谁在殡仪馆搞的恶作剧,我想大家在来的路上也看到了吧!对于这件事,一定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

  看来今天,老贾真的是怒了,以往那种平易近人早已经荡然无存了。

  老贾看了看众人又说道:鉴于这段时间,馆内出了不少事情,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每人开始轮流值班。

  这个消息一经发出真赶上一个重磅炸弹,我和老白还好说,毕竟都是见鬼习惯的人了,而别人听到这个消息无疑比看惊悚片还要惊悚,铁一般的命令是无法改的,大家面对现实吧。

  从会议室里出来后,众人便开始交头接耳,今天值班的正好是司机钱胖子,要说这钱胖子今天是第一天见到此人,五短身材,挺个大肚子看上去比老贾还要腐败,从会议室里出来后他的眼睛就像个雷达似的,逐个开始扫描,找了一圈,最后把目标锁定在我和老白身上。

  只见钱胖子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对我俩说道:两位小兄弟怎么称呼啊。

  我和老白相视一笑知道这钱胖子的来意,定是要晚上让我和老白陪他值班,简单的介绍后,钱胖子给我俩递了烟就开始和我俩闲扯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老白早就不耐烦要不是同在一个屋檐下早就调头走了,最后老白受不了说道:钱哥你是不是有事啊。

  钱胖子脸一红搓着手笑呵呵的说道:不瞒两个老弟说,还真有点事想求二位!你们也知道今天该我值班,要知道大晚上的就我一人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哥哥我还真有点害怕,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两位兄弟陪哥哥一晚上,晚上的吃喝哥哥都包了你们看怎么样。

  其实我和老白巴不得的在这呢,要知道李守财这个老鬼今晚有可能还会光顾这,所以我和老白准备来个守株待兔。但我和老白也不能表现的那么直白,只见老白面露难色的说道:这个!我俩得好好想想,临下班之前给你答复,你看怎么样。

  钱胖子一听有门,连连称谢,临走的时候对我俩说:那两位弟弟哥哥就先谢谢你们了,咱们晚上见,说完后一溜烟就跑了。

  等钱胖子走后,我和老白也回到了化妆间,为今晚的事情准备起来,由于大多数的东西都放在家里,所以我和老白也就是就地取材,多画了些符,这时老白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溜小跑去了火化室那边没过多一会便回来了,手拿个塑料袋里面装的类似于黄土的东西,走了过来笑呵呵的对我说,我怎么把这个东西给忘了呢。

  我看着老白像个傻袍子似的对手里的东西当个宝,便问道,这是啥啊。

  老白对我说,这东西可是宝贝,这东西学名叫,莫进土,说白了也就是火化炉里面的土灰,这东西我曾听人说过,是驱邪的首选呢,刚才我去火化室管高华要的,由于这莫进土乃是火化炉中的土灰,成天被火烧,所有对鬼魂之类东西极其管用,将它洒在值班室的附近,百鬼不侵,怎么样是个好东西吧。

  听老白这么一说,我对这莫进土还真是刮目相看。

  夕阳西下,钱胖子早已经在门口等候我俩了,见到我俩到来后,笑呵呵的对我俩说道:两位小兄弟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笑着对钱胖子说,我俩想好了,今晚就在这里陪钱哥了。

  钱胖子听我这么一说脸都笑开花了,直给我俩作揖。

  月亮高高的升起,看来今晚是十五,月亮非常的圆,晚饭时,钱胖子抬了一箱啤酒和几样熟食招呼我俩过来开整,打更的老孙头这时也来了,见到屋子里这么多人,就是一愣,他和钱胖子关系挺好便问钱胖子是怎么回事,钱胖子告诉老孙头说是馆长吩咐的以后殡仪馆里的每个人都要轮流值夜班。

  老孙头对昨晚的事情多少也了解一些。这时我们几个加上打更的老孙头便开始喝了起来,一箱啤酒我们将尽喝了一半,钱胖子起身说要去方便,方便。然后站起来一步三晃的走了出去,看来钱胖子今晚没少喝啊!

  过了能有十五分钟,钱胖子还没回来,这时老孙头便说,小钱是不是出了啥事啊,咋还没回来啊。

  我和老白听老孙头这么一说也有点担心,打开门准备出去看看,我和老白刚从屋里出来,就看到钱胖子在不远处正原地踏步走呢,我喊了几声,可钱胖子似乎没听见,还是在那原地踏步。

  糟了!表打墙。白驰狠狠的说道。

  这时一阵阴风刮过,妈的!看来李守财这个老东西真来了,我和老白赶快走了几步到了钱胖子身前,我拿出一张破字符用火机点燃后喊了一声破。

  钱胖子突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我和老白扶起钱胖子便回了屋,到了屋子里后,老孙头见钱胖子这幅德行就是一愣说道:他这是咋啦!是不是让啥东西给冲着了。

  还没等我俩解释,老孙头像疯了似地用手指着窗外喊道,快看!那是个啥啊!

  我俩回头一看,这下可不要紧,差点连刚才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只见窗外站在一人,身上都被烧焦了,嘴一动一动的,似乎在说什么又似乎在笑。

  我俩吓的一闭眼睛,等在睁开时,那东西就不见了。

  老孙头吓的不轻,一直闭着眼睛,而钱胖子如今也是昏迷不醒。李守财真的来了,天黑请闭眼,如若不然将会看到更惊悚的东西。

  值班的第一晚,我和老白与司机钱胖子还有打更的老孙头,我们几个人在喝酒谁知道钱胖子出去上厕所时遇到了鬼打墙,回来后口吐白沫已经不醒人事了,而老孙头却遇到了这辈子都不能让他忘记的事情,那就是窗外站着一个被烧焦的人。

  我和老白也看到了,猜想那个被烧焦的家伙应该是李守财这个老帮子。我和白驰撇下正在发抖的老孙头,便冲了出去。

  门外空空如也,莫非刚才是眼花了,老白看了我一眼。

  我此刻也纳闷,刚才明明看到人了,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就在这时一阵清风刮过,一名清风来到我的面前对我说道:先生!罢才有一股非常重的怨气从外面进来,不知先生可知否。

  我看着面前这个清风,他应该是常小跑派来的,一说话还之乎者也的,看来是还挺有学问的。我点了点头说道:刚才我已经看到了,但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不知道你们可有什么发现。

  那清风对我说道:先生,这股怨念如今躲在不远处的停尸间间里,难道你们二位没有察觉吗。

  此时白驰一拍大腿对我说道:不会好了小枫,这老帮子八成是去吸怨气了,那个停尸房里面都是些,无人认领的,或者死于非命的,要是让那老帮子吸足了怨气,咱俩可就要够呛。

  听白驰这么一说,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老帮子,还挺有心眼,给我和老白来了个调虎离山,本以为老帮子来殡仪馆是为了报仇,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停尸房里的尸体这下可好了,让个死老鬼给我俩玩了。

  白驰回屋对还在发抖的老孙头说道:孙师傅一会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别出来知道吗,然后拽下墙上的钥匙也没有理会老孙头听没听懂便走了出来,对我说,小枫咱俩赶快过去吧。

  来到停尸房前果然如那清风所说,这里的怨气要比一般的地方多的多,而且这股怨气还不断的上升。

  我手中握着灭字符,然后又把一张金刚护体符贴在身上,白驰也是如此。我对白驰点了点头,老白拿出钥匙把停尸间的门打开了。

  就在打开门的一刹那突然一股极强的怨气奔我而来,还好我早有准备,这时那张金刚护体符起了作用,那股怨气从我的身边滑过。

  门大开。

  借着外面的月光,让我和老白看到了一幅十分诡异的画面,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人,正与一个尸体做着亲密接触,像是在吸什么东西。那人发现了我和老白慢慢的回过头。

  我和老白一愣,那人根本不是什么李守财,因为李守财的遗照我们在李柏家见过,面前这人一张国字脸,留着络腮胡子看上去要比李守财凶的多,我和老白一愣,那人这时也看着我和老白嘿嘿的冷笑。

  娘的,不管他是谁,就算是李守财的二舅今晚也得消灭,我手中赚着那张灭字符突然向那老鬼甩去,然后大喊一声灭。

  那老鬼,见到我的符咒来了,站起身此刻他身上的怨气在不停的转动,那张灭字符在他身前打了几转后便掉在地上。

  我愣在原地,我这灭字符对妖邪来说可是百试百灵,唯一失手的一次就算对付赶尸人,如今又失灵了,我现在真的怀疑是面前这老鬼太厉害,还是我的法力不行。

  白驰见我不灵一把将我拽到他的身后,双手结印嘴中念叨,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白驰奉茅山祖师敕令,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张子贵,东方五鬼陈贵先,急调阴兵阴将,火速前往,速速领令,火速奉行,茅山祖师敕令。

  一阵阴风过后,只见我们身边出现五个阴灵,老白这时对那五个阴灵喊道:奉吾之令,速将其拿下。

  那五个阴灵听到后瞬间冲了过去,与那老鬼斗在一处,这时我问白驰,那五个阴灵是干啥的,白驰对我说道:这是茅山请鬼秘术,和你们出马仙中的清风差不多,但要比清风厉害多了。

  如今我和老白只当是个看电影的,那五个阴灵和那老鬼打的不亦乐乎,虽然那五个阴灵比清风厉害,但那老鬼的怨气确实大的惊人,如果不是发现及时等他得了手,那时候是什么结果就很难说了。

  看着五个阴灵打的激烈,我也念动咒语把手下那下清风招来,谁承想念了好几遍连阵风都没有,我心中暗道:糟糕。

  就这这时,那停尸间的里的那个老鬼突然暴叫一声,偌大的殡仪馆瞬间回荡着老鬼的叫声,那真叫一个凄惨,突然老鬼的怨气瞬间提升,那些原本无形的怨气立刻变成有形的黄色气体如同旋风般围绕着那老鬼,只见这老鬼把手一张怨气瞬间被释放出来,五个阴灵没有任何防备,被这怨气所缠绕,动弹不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